十八 太阳神抓
2021-02-21 15:01:05   执笔人:倪匡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韦明远喏喏以应,他此时,对谷中“幽灵”的心情,实是了解得极其透彻!
  “幽灵”讲罢,又叹息了几声,伸出手来。韦明远只见他手指甲老长,掌心红润之极。道:“令尊所习武功,与我不同,但天下武学,殊途同归,你受我传授‘太阳神功’及‘太阳神抓’之后,再以你本身智慧,与你父所授,会合一起,不难从此身兼两家之长,练成绝世武功,报仇一事,更不在话下!”
  韦明远心中狂喜,重又叩谢。
  “幽灵”缓缓地站了起来,手掌平伸,向外缓缓扬去,突然反手一抓,“轰”地一声,丈许开外,一株碗口粗细的大树,突然凌空断折!
  韦明远失声道:“师父,‘太阳神抓’功夫,竟然如此神奇!”
  “幽灵”点头道:“我位在谷中多年,武功仍是与日俱进,两丈以外,已全在我‘太阳神抓’威力笼罩之下!但你却要在两年之中,至少练到一丈之内,‘太阳神抓’威力能达到三尺以外的程度,因为我至多再待两年,便要与爱妻在地下相会!”
  韦明远想起这样身具绝世武功之人,两年之后,便要自杀,心中不知会是什么滋味!
  人生在世,究竟是为了什么?韦明远不由得心中自己发问!
  “幽灵”将手慢慢地缩了回来,叹道:“只可惜我爱妻三件宝物,因爱妻死后,我痛苦异常,只感到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因此只抱了爱妻的尸体,来到此谷,那三件异宝,却流落江湖,不知所踪,不然,只以其中一件,‘驻颜丹’给你服上两颗,不但容颜长驻,且能平添六年功力!”
  韦明远道:“徒儿也不敢奢求,只盼两年之内,能将恩师一身武功习成大概,也不负恩师收容之德,可令恩师死而无憾!”
  “幽灵”连声赞道:“好!好!说得痛快淋漓之极,人生在世,孰无一死?只要死得心中安乐,便可以无憾了!”
  言下竟对韦明远大表同情!
  韦明远也长叹一声,想起父亲之死,却是死而有憾!
  “幽灵”顿了一顿,又道:“五天之后,我开始授你武功,这五天之内,你可以随意游玩,不必以我为意!”
  韦明远答应,当晚两人便在大石上露天而卧。

×      ×      ×

  韦明远在谷中玩了五天,第六天开始,便由“幽灵”传授,学那惊世骇俗,天下无双的“太阳神功”以及威力无匹的“太阳神抓”功夫。
  秋去冬来,冬尽春至,时间易过,一晃眼间,便已是两年了!
  在这两年之中,“幽灵”已将“太阳神功”和“太阳神抓”的精髓,全都传给了韦明远。
  韦明远虽功力未逮,不能和“幽灵”相比,但他身兼两家之长,也已然登堂入室,武功之高,绝不在任何一流高手之下!

×      ×      ×

  又是七月中旬了!
  从七月初十起,“幽灵”便在那块大石附近,挂起一盏一盏的红灯。
  两年来,韦明远每见“幽灵”在大石附近,长吁短叹,泫然流泪,已然知道那是“幽灵”的爱妻,“天香娘子”的埋骨之所。
  这时,他见“幽灵”在大石附近,挂起了红灯,便已知道“幽灵”自杀之期已近。
  七月十一,七月十二……一连四天,“幽灵”都一步不离,守在大石之旁。
  韦明远也守在恩师身旁,一步不离。
  到了七月十五的夜晚,乌云四合,牛毛细雨,阵阵凄风,正和两年前,韦明远得到“胡老四”的指点提红灯,进入“幽灵谷”那时,一样的天气!
  天色一黑,“幽灵”便低声吟哦,吟的全是倾诉相思,哀艳欲绝的词句。
  韦明远也忍不住泫然泪下。
  “幽灵”将他叫了过来,道:“明远,你追随我两年,已尽得我之所传,只要苦心苦练,二十年之内,便可和我今日相若!”
  韦明远听了,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凄凉,久已藏在心中的一句话,脱口而出,道:“师父,师母死已多年,师父你又何必悲怆太甚?”
  他并不敢劝“幽灵”不要自杀,追随“天香娘子”于九泉之下。
  他只是以这样的话,试图打开劝解“幽灵”之门!
  “幽灵”长叹一声,道:“明远,你年纪还轻,又未曾知道情爱一词,对人的重要,自然难以明了我此时的心情!”
  略停一停,又长叹一声,道:“自爱妻死后,我已然性情大变,多年来,在‘幽灵谷’中,死在我‘太阳神抓’下的,不分正邪,不知有多少人。他们之死,全是因为他们手提的灯,不合我意!”
  这个疑问,韦明远存在心中也已多时,趁机回道:“师父,何以你独独喜欢这样的红灯?”
  “幽灵”长叹一声,道:“‘天香娘子’突生奇病,病发之际,正值中元将至,为恐她病中寂寞,我日夜守候在她的病榻之侧。爱妻扶病,扎了这样的一盏红灯,悬于榻前,唉!唉!灯在人亡,夫复何言!”
  讲到最后两句,语言凄厉已极!
  韦明远本来还想问他,何以他的心意,武林中人人不知,前去送命,但是谷口那个“胡老四”,却能知道?一想到胡老四,他又摸了摸怀中那三封密柬,如今复仇有望,只是不知胡老四那三封密柬,要自己做的,是些什么事情!
  “幽灵”讲完之后,厉声道:“明远,你远远离去,切不可近我,子时之后,方可进来,只要将两株小柏,植于大石之前,便可以了!”
  韦明远与他师徒两年,在这“幽灵谷”中,朝夕相处,如今却眼看他要自杀而死,心中大是恻然,但知他的死期已有多年,绝非自己所能劝解,目中含泪,道:“师父再造之德,徒儿没世不忘,不知师父还有什么吩咐,徒儿一定做到!”
  “幽灵”侧头想了一想,从怀中取出三枚“无风燕尾针”来,道:“此针主人,人称‘神钩铁掌’许狂夫,你见他之后,可将这三枚针,还了给他。”
  韦明远接过针来,“幽灵”一拂衣袖,劲风骤生,将韦明远送出两丈,道:“去吧!”
  韦明远一连几个起伏,已然逸出了里许开外,痴痴地站立。
  起先还听得叹息之声,阵阵传来,但不久便没有声息。
  待到过了子时,韦明远急回到大石旁边时,陡地一呆,眼前发现的怪事,简直使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来那大石仍然兀立,但是他师父却并未死去,仍然负手站在石上,昂首向天,韦明远一走近,便回过了头来,双目神光炯然!但是面上,却已然多了一重面纱!
  韦明远大是错愕之余,不知说什么才好,呆了半晌,道:“师父,你怎么……”
  但那句话却是问不下去,因为韦明远天生至情至性,当“幽灵”决定追随“天香娘子”于九泉之下的时候,他心中已经是难过,但是却无从劝止。
  当下见到子夜已过,师父未死,心中半是奇怪,半是高兴,那句话若是问了下去,便是“师父你怎么未曾死?”
  但他心中却是不想师父死去的,所以问了一半,便改口道:“师父,你……决定不死?”
  一言甫毕,只见“幽灵”眼中,像是露出了一股极是凶恶的神色,但转眼即逝,“嗯”地一声,道:“你且走开些,别来理我!”
  韦明远心中极是奇怪,但是却不敢违命,只得唯唯以应,走了开去。
  他心中只觉得师父的情形有异,但是却想不出在自己刚才离开之后,到午夜的这一段时间内,曾有什么事发生。因为他在这“幽灵谷”中两年,除了他和“幽灵”之外,根本没有第三个人出现过!
  韦明远走开之后不久,一个人在林子之中发怔,过了一会,忽又听得一声长啸,接着,便又听得“幽灵”叫道:“你过来!”
  韦明远在“幽灵谷”中苦练两年,已得了“幽灵”一半真传,武功之佳,已然登堂入室,入于第一流高手境界,一听得师父叫唤,连忙展开轻功,三四个起伏过去,已然来到了那块大石附近。
  此时,已然雨过天晴,月色皎洁,韦明远只见“幽灵”手中,拿一只玉光闪闪的玉手,韦明远一见,心中更是一惊。
  当他身怀血仇,冒险来到“幽灵谷”口,只待到时进入谷中,向谷中“幽灵”,学成本领,去报父仇之际,也曾听得武林中人说起,昔年“天香娘子”所遗三件异宝,已然相继出世。
  而“天香三宝”之中,最令人瞩目的,正是“拈花玉手”!
  如今看“幽灵”手中所持的那只玉手,正像是“拈花玉手”,因此心中惊异。
  韦明远这两年来,只是在“幽灵谷”中勤学苦练,对于世上所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知道,当然也不知道“三绝先生”公冶拙曾为这只“拈花玉手”,在他“丹桂山庄”上召开过别开生面的“丹桂飘香赏月大会”一事,只当“幽灵”既然是“天香娘子”的丈夫,则“拈花玉手”在他手中出现,自然也不是什么奇事。
  所以他心中的惊异,已是一闪而过,道:“师父呼唤徒儿,有何吩咐?”
  “幽灵”半晌不语,才一扬手中玉手,道:“此是何物,你可认得?”
  韦明远道:“莫非昔年‘天香三宝’之一的‘拈花玉手’?”
  “幽灵”点了点头道:“不错!”手一扬,那只“拈花玉手”,竟然向韦明远飞了过来!
  韦明远连忙接住“拈花玉手”,尚未待发问,“幽灵”突然道:“这只‘拈花玉手’,分水辟火,暗器不侵,我赐与你,你却要善自保存!”
  韦明远听出师父的口气,像是玉手一赐,师徒便要缘尽今宵!在他之意,却是宁愿不要这只人人梦寐以求的武林至宝,而维持师徒的关系,因此急忙道:“师父,你以后……”
  “幽灵”不等他讲完,便仰天一阵怪笑,道:“你倒真是聪明绝顶之人,我刚才忽转心意,已决定再多活十年,在这十年之中,依你的武功修为,不难达到和我一样的程度,我只怕人心难料,到时你反而以我为忌,倒不如我们师徒缘分,至此为止的好……”
  韦明远听了这一番话,当真如同五雷轰顶,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一时之间,也未及细想,两年多来,师父虽然对人冷漠,但是待人却极是至诚,从来也不曾这样对人猜疑过,何以忽反常态,惶急之余,“噗”地一声,跪倒在地,叫道:“师父!”
  “幽灵”衣袖微拂,虽然两人一上一下,相隔丈许,但韦明远已然觉得出,有一股大力涌到,只听得“幽灵”道:“你且起身!”
  韦明远仍然跪在地上,道:“师父,徒儿若不是两年之前,蒙恩师收留,如今只怕已被仇人寻到,斩草除根,尸化飞灰,何有今日?师父如果疑虑徒儿将来会叛变恩师,徒儿宁愿罚下重誓!”
  “幽灵”冷冷地道:“也好,你罚什么誓?”
  韦明远想了一想,毅然道:“徒儿若是有违师命,不但不能报父亲的血海深仇,兼且身死仇人之手!”
  韦明远当年不顾危险深入“幽灵谷”,便是为了要报“雪海双凶”与“欧阳老怪”的杀父之仇,这个誓言,可以说罚得极重。
  而韦明远在罚此毒誓之时,的确是诚心诚意,因为他虽然知道,当“天香娘子”未死之际,“幽灵”是介乎正邪之间的武林第一异人,但是却正多邪少,他也永远不曾想到过自己会对师父有所背叛之动机!
  “幽灵”又是冷笑一声,道:“既然如此,则我们师徒情分尚在。今晚你且先出谷去,自去行事,我们在江湖上,另有见面之日!”
  韦明远站了起来,两年多来,朝夕相处,一旦分手,韦明远心中,不免恻然,但是师命难违,只得拜了几拜,黯然而别!

×      ×      ×

  韦明远离了“幽灵谷”之后,仍是作少年书生打扮,轻易不露武功,人家也只当他是一个读书士子,却不知他身怀绝技,是谷中“幽灵”,唯一传人!
  他一面打探杀父仇人,“雪海双凶”与“欧阳老怪”的下落,一面又寻访昔年自己父亲的至交,大侠“金锏银尺”严灵峰的踪迹。
  直费了两年多的时光,他才找到了“金锏银尺”严灵峰,但是严灵峰却已然一身武功,尽皆失去,并且双目已盲!
  但是“金锏银尺”严灵峰,却还将韦明远两年前托他保管的那柄古铁剑,小心地保存着。
  韦明远问出了“金锏银尺”严灵峰之所以会受伤,以致一身惊人武功,全都失去,竟也是为“雪海双凶”所害。“雪海双凶”为了怕严灵峰为好友韦丹报仇,所以夤夜来犯,出其不意,“金锏银尺”严灵峰苦战脱身,但也仅以身免!
  韦明远听严灵峰讲完了经过,心中对“雪海双凶”的仇恨,又增加了几分!
  他别了严灵峰之后,便浪迹江湖,在八月十五日之夜,泛舟洞庭湖上,却巧遇“五湖龙女”萧湄,并还参加“五湖龙王”萧之羽所主持的水路英雄争夺盟主大会。那个“天雨上人”一上场,他便觉得情形有异,是以前去会他一会。
  哪知狭路相逢,“天雨上人”竟正是“雪海双凶”的大凶“玄冰怪叟”司徒永乐!
  紧接着,二凶“雪花龙婆”华青琼也已赶到。韦明远正待施展两年所学绝技,替父亲和严灵峰报仇之际,整个洞庭湖上,即在刹那之间,变得漆也似黑,伸手不见五指!
  那时候,“五湖龙女”萧湄,也已然到了“水上擂台”,欲与韦明远双战“雪海双凶”。萧湄武功虽高,但是却极少在江湖上行走,眼前突变漆黑,眼前敌人又是两个手段狠辣,武功绝顶,出了名的邪派中人,心中不免有点发慌。
  怔了一怔,立即低声道:“喂!你在哪里?”
  其时萧湄尚不知韦明远的来历,是以只好如此称呼。
  话刚讲完,突感到自己一只纤手,已然被人握住!此时半尺之内,不辨物事,是敌是友,全然不知。萧湄一觉出手被人握住,心中一惊,用力一挣,竟然未曾挣脱,更是大惊,左手反手一掌,向外拍出,但那一掌只拍到一半,便听得一人低声道:“萧姑娘,是我!”
  萧湄一听,便认出是青衫少年的声音,赶紧收掌,想起自己柔荑,在对方掌中,俏脸飞霞,心头小鹿乱撞,竟讲不出话来!
  正在发怔中,忽然又听到另外有一个人的声音,低声道:“你们两人,还不快走,更待何时?”
  同时听得青衫少年道:“师父,这两人……”
  但他话未讲完,那声音便道:“这两人与我昔年,略有渊源,你不可伤他们!”
  韦明远一见满湖灯火,倏地熄灭,便知道普天之下,除了自己的师父“幽灵”之外,再也没有人能有这样的手段。
  而师父之所以能令得满湖灯火,一齐熄灭,也一定是以绝顶内家罡气,拂起湖水,化成万千水滴,所以才能在片刻之间,将满湖灯火,尽皆打熄!
  但是韦明远却万万料不到,师父出现之后,竟会不准他伤害“雪海双凶”!
  当下他还想争执,但是“幽灵”已然再次出声,道:“你快跟我离了此地!”
  韦明远只得答应,道:“是!”放开了萧湄的纤手,待要离去。
  萧湄的芳心之中,对这个青衫少年,已然有了极深刻的印象,一觉出他要离去,心想从此天涯海角,人海茫茫,不知何日方得相逢?
  因此急道:“你……你要上哪里去?”
  韦明远心中,也有点不舍得就这样便和萧湄分手,道:“我也不知道。”
  萧湄道:“我与你一起,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
  韦明远心中,自然是千情万愿,但是却又怕师父不同意,正待出声,“幽灵”已然道:“你们两人,快去湖边等我。”
  韦明远心中一喜,重又握住了萧湄的纤手,顺手一掌,砍下一段木头来,手一扬,便将那段木头,飞出丈许,落于水中。
  虽然此时湖面之上漆黑,但韦明远和萧湄两人,武功全都极佳,一听得那段木头落水之声,便飞身跃至,丝毫不差,立在木上,遂以“登萍渡水”绝技,向湖边而去。
  不一会,便已然上了岸,乌云散去,明月重现,两人四目相对,半晌无话,萧湄才低下头去,“嗤”地一笑,道:“刚才我还以为你只是个迂书生,一点武功也不会的哩!”
  韦明远也笑道:“萧姑娘,你不将我逐出洞庭湖,我心中感激万分!”
  萧湄抬起头来,明如秋水的眸子,望了韦明远半晌,道:“你,你就是近两年来,武林中传说,‘幽灵谷’中那位‘幽灵’的传人么?”
  韦明远道:“萧姑娘猜得是。”
  萧湄秀眉略轩,奇道:“那位‘幽灵’,不是说有了传人之后,便追随爱妻于九泉之下,何以又突在洞庭湖上现身?”
  韦明远其时以未深知萧湄为人,只得含糊应之。萧湄是何等聪明伶俐的姑娘,自然明白其中另有曲折,也就不再问下去。
  两人在湖边互道姓名,款款深谈,韦明远想起师父不准自己伤害“雪海双凶”,也等于是难报父仇,心中极是郁闷,背负双手。在湖边蹬了几步,望着浩浩湖水,曼声低吟道:“乱山如浪未曾流,静水无波不暂留,湖上借秋秋欲暮,胸愁寄在一帆舟!”
  吟声甫毕,只见湖面之上,一艘小船,飞也似疾,掠向岸边,离岸三丈,一条黑影,已然倏地飞起,落在岸上。
  韦明远连忙迎了上去,叫道:“师父!”
  萧湄知道是那位名震武林,虽然近十年来,他身在“幽灵谷”中,但一提起他的名字,仍不免令人色变的“幽灵”到了,忙行了一礼,道:“今日得遇前辈,实是三生之幸!”
  抬起头来,却见“幽灵”面上,蒙着一层黑纱,心中便是一呆。
  只听得“幽灵”道:“明远,你可是心中对我,有所不满?”
  韦明远道:“师父,那‘雪海双凶’,乃是家父大仇人,徒儿拜师之际,曾……”
  “幽灵”却打断他的话头,冷笑一声,道:“除非你不认我这师父,否则却非听我的话不可!”
  韦明远怔了一怔,想起自己在“幽灵谷”中,所罚毒誓,不由得长叹一声,再无言语。
  但是韦明远却绝不甘心,就此便不报父仇,只是他想着如何才能说服师父,容自己下手!
  当下“幽灵”又向萧湄打量了一阵,道:“你们两人,若是不愿分开,可于日后到芜湖褚家大宅之中等我,到时我自然回来!”
  话才讲完,已然如飞驰去!
  韦明远怔了半晌,遥见湖上灯火复明,便道:“萧姑娘,令兄必以你失踪为念,你还是回湖上去吧!”
  萧湄眼中略现幽怨之色,道:“刚才你不是答应我的么?”
  韦明远知道她指的乃是灯火乍熄之际,所说“你到哪里,我也到哪里”一语,心中一阵激动,眼中深情流露,道:“好!”
  两人竟不再赴湖上,以致“五湖龙王”萧之羽,为了寻觅萧湄的下落,走访“丹桂山庄”,听得了两年之前,“丹桂飘香大会”的秘密!

×      ×      ×

  却说两人一路遨游,到了约定的时间,便来到了芜湖。
  那“幽灵”果然出现,吩咐他们夜间在“褚家大宅”中相会。
  但到了大宅不久,“幽灵”却又走了出去。这些日子来,韦明远和萧湄两人之间的情感,已然大增。萧湄见韦明远望着那七盏彩扎红灯,长吁短叹,因此才问起他投师学艺的经过来。
  而韦明远也就一字不留地,讲给了萧湄听,却未料到隔墙有耳,他所说的一番话,也被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听在耳中!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十九 意外之变
上一篇:
十七 当年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