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二 七宝古寺
2021-02-21 15:06:26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路上行了七八天,并无什么意外发生,已然来到了河北境内,再向西去,便是山西境界,那五台山在山西五台乡境,已然只有两三天的路程。
  两人仍然是趁夜赶路,又走了一夜,第二天,算计路程,天明时分,便可赶到明镜崖前。
  这一晚,两人更是各展绝技,向前飞驰,行到午夜,正拟稍事休息,忽然看见前面,有数十点红光掩映林间!
  两人心中一惊,立时停止了脚步。
  许狂夫惊问道“四哥,那是什么?”
  胡子玉极目望去,辨出前面,乃是一个密密的松林,相隔还远却辨不清那红光是何物事,但是两人心头,皆有一个感觉,那便是彩扎红灯!
  呆了半晌,胡子玉低声道:“我们再走向前去看看!”
  此时,两人已然身在五台山中,山路险峻,罕有人至,沿着一条小径,又向前驰出了里许,只见一块高可及人的石碑,竖在小径中心,碑上赫然刻着八个字:“此径已封,妄入者死!”
  当下胡子玉、许狂夫两人一见“此径已封,妄入者死”八个字,不由得齐皆抽了一口冷气!“铁扇赛诸葛”胡子玉,在大别山“幽灵谷”口,隐居多年。当韦明远进入“幽灵谷”后不久,谷口大石之上,便出现了八个字,乃是“此谷已封,妄入者死”,和如今这八个字,口气一模一样!
  而且,小径前面的林子中,红灯掩映,难道“幽灵”也来到了此处?
  两人心中不禁大是犹豫,胡子玉虽然足智多谋,但一时之间,却也委决不下,究竟应该如何?若是前进,则可能与“幽灵”相遇。但是如果那“幽灵”也在此间的话,则不问可知,他也是来寻木肩大师的。“幽灵”来寻木肩大师,毫无疑问,当然是为了“天香三宝”中的“夺命黄蜂”与“驻颜丹”。
  而这两件宝物如今在胡子玉的身上,被他秘密地藏在靴底之中。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此来,便是为了要探明“夺命黄蜂”的用途!所以说,如果冒险前进的话,只要不被人发现,却又是一个极佳的机会!
  许狂夫本是有勇无谋之人,更是想不出主意来,双眼望住胡子玉。
  胡子玉背负双手,在那块大石碑面前,徘徊片刻,心内仍是委决不下。
  正在此时,忽然听得明镜崖上,“当当当当”,一连传来了十七八下极是急骤的钟声。
  那钟使人一听到便可料到,七宝寺中,发生了极是紧急的大事!
  此时,天色已黑,暮色苍茫,阵阵急骤的钟声,更令人觉得惊心动魄。
  胡子玉心中猛地一动,低声道:“贤弟,七宝寺中,钟声乱传,必是警号,恐怕那‘幽灵’已然到了寺中,我们不妨效褚家大宅中的故智,隐身一旁,偷窥经过!”
  许狂夫道:“四哥,小弟唯你言是从!”
  胡子玉道:“好!只要小心从事,怕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的!”
  两人身形,一齐疾掠而起,落地无声,地上更是不留丝毫痕迹,已然越过了那块镌有“此径已封,妄入者死”的石碑,直向前扑去!
  两人身法,何等快疾,不消一盏茶时,已然来到了那条小径的尽头,就星月微光,抬头看时,只见眼前一座峭壁,镜也似滑,隐隐发光。
  两人一望,便知那峭壁,一定便是“明镜崖”了。
  再抬头向上望去,只见峭壁顶上,灯光掩映,钟声连连,正是“七宝寺”。
  两人轻功虽好,但是对如此陡峭滑溜的“明镜崖”,却也是无法可施。
  许狂夫急道:“四哥,咱们冒险来到了明镜崖下,若是上不了崖,岂非多此一举?”
  胡子玉沉吟道:“七宝寺住持木肩大师,固然内外功造诣,已臻绝顶,但未必寺中僧人,个个皆和木肩大师一样,一定另有通道,我们只要细心寻找一遍,便不难发现!”
  说着,身子一转便向崖侧转去,刚一转过两人又是一愣!
  原来在峭壁之侧,从崖顶上,直接下一副绳梯来。那副绳梯,少说也有数丈之长,顺风飘荡,虽然有梯,但如果不是轻功有了相当造诣,只怕爬到一半,便头昏目眩,难以支援。
  但既有绳梯,自然难不倒许狂夫和胡子玉两人。两人之所以发怔,是在那绳梯上,每隔丈许,便接着一盏彩扎红灯!
  一路向上看去,数百盏红灯,直上直下,蔚为奇观,但是也阴森可怖,谲异诡怪,到了极点!
  胡子玉一怔之后,低声道:“好厉害的手段,贤弟,只怕我们迟到一天,便不能见此奇景,而只见红灯残破,上得崖去,也只见满寺死僧而已!”
  许狂夫也是心中骇然,道:“四哥,如今那‘幽灵’正在崖上,似已无疑问,但是七宝寺中,住持木肩大师,武功已属惊人,而且听说木肩大师,还有一位师叔,早已闭关不出,若论年岁,至少已在百岁开外,内功精湛,更是不可思议,未必见得满寺僧人,都会一一死在‘幽灵’之手吧?”
  胡子玉苦笑一声,道:“木肩大师本身武功,和我们差不许多,寺中僧人虽多,但亦无济于事,他那位师叔,江湖影影绰绰,已传了四、五十年之久,但是谁也未曾见过,我想‘东川三恶’,固然轻功独步。但能在七宝寺中,从容盗宝留字而去,以致令得木肩大师连是谁盗宝,也不知道,是否真有那么一位高僧,还是木肩大师故作神秘,还真是令人可疑。”
  许狂夫半晌不语,良久方道:“四哥,我们难道就此退缩不成!”
  胡子玉冷然一笑,道:“既然来到,当然没有退缩之理。”
  许狂夫手一探,已然抓住了绳梯,“刷”地便窜高丈许,胡子玉跟在后面,两人身形,疾如猿猴,迅速向上攀去。
  转眼之间,已然攀上了一大半,忽然一阵风过,许狂夫身形一个不稳,向地转了一转,急忙双手紧握绳梯时,已然碰到了一盏红灯!
  纸扎红灯,自然一碰即破,灯中烛火,向上冒起,转眼之间,已然将灯烧毁,而且火舌也已然舐到了那道绳梯上面!
  那绳梯自七宝寺建寺以来,每五十年一换,自从上次更换至今天,已有二十余年,干燥易燃,火舌才一舐便熊熊着火!
  这一切,全是电光石火之间,晃眼间所立即发生的事!
  两人虽然各具一身武功,但是仓皇之间,也不禁手慌足乱,无法应付。
  胡子玉在许狂夫的下面,只来得及在百忙之中,一提真气,硬生生地将身形拔起六尺,和许狂夫一起抓住了一格绳梯。
  接着,两人双掌风过处,将火头压熄,但就在那一刹间。火也已将绳梯烧焦,火焰虽熄,但是已然被火头烧焦的绳梯,被两人的掌力一逼,却也齐焦处断了开来!
  百千丈的一截绳梯,便直向下,掉了下去!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因为这样一来,不但“幽灵”下山之际,可以猜到曾有人上明镜崖来过。而且,那道绳梯,看来是上下明镜崖的唯一通道,如今一大半已然烧断跌落,自己也是一样地下不了山!
  眼前的情势,可谓凶险到了极点!
  许狂夫为人正直,一想到造成目前这样的困境,全是自己不小心的结果,心中大恨,反手一掌,“叭”地向自己脸上打去。
  胡子玉拦阻,已然不及,忙低声喝道:“贤弟,你这是作甚?”
  许狂夫恨恨地道:“我自己死不足惜,咎由自取,但害得四哥你也和我一样,小弟心中,实是痛如油煎,难以言喻!”
  胡子玉心中苦笑一下,正色道:“贤弟,你我结交多年,为何你还会讲出这样不够交情的话来?别说如今我们未死,就算真的将到死境,愚兄岂会有丝毫责怪你的意思?”
  许狂夫叹了一口气,道:“四哥,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意,但仍不能减我心中内疚之念!”
  胡子玉“哈哈”一笑,道:“人生千古孰无死,贤弟也太婆婆妈妈了,如今我们,后退无路,只有上了明镜崖再说了!”
  许狂夫心中感激之极,道:“四哥,你无论智谋武学,皆在小弟之上,若是有什么危急情形发生,小弟拼掉性命不要,也要护你脱险,好为裘二哥复仇!”
  胡子玉笑道:“贤弟,你将愚兄当作何等样人了?别多耽搁了,快走吧!”
  两人向下面望了望,只觉黑沉沉地,那千丈长的大半截绳梯,早已跌到崖底,红灯也全都熄灭。两人知道在绳梯上久留,只有更加危险,真气连提,身形如飞,不一会,便已然攀到了绳梯尽头,一式“细翻巧云”,已然脚踏实地!

×      ×      ×

  两人一上了明镜崖,立即身形晃动,隐身在一块大石之后。
  身形快绝,就像有人对住了他们注视,只觉眼前一花,像是有两个人也随后上了崖顶,一闪便自不见而已!
  两人在大石后面藏定,再探头出来看时,只听得寺中钟声,仍是响个不停,但每一下之间,已然隔了不少时间,在崖顶上听来,更是觉得钟声沉重洪亮,震得人耳际“嗡嗡”作响。
  首先触入眼帘的,乃是一座亭子,但是却已然倾坍。那亭子四根石柱,每根皆有一抱粗细,皆是当中折断,而一块匾额,跌在地上,犹可看出上面写着,瘦硬挺拔的三个瘦金体字:“迎客亭”。
  两人见了亭子倾坍的情形,心中也是骇然,心想那石柱断折之处,参差不齐,分明是被掌力生生震断,而其人掌力之强,也实是不可思议!
  匿了片刻,未见有人前来,站起身来,打量四周围的情形。
  只见崖顶平整光滑,竟是一个数十亩大的石坪,在三四丈开外,一溜庙墙,正门上面,写着四个擘窠大字:“七宝古刹”。
  大门紧掩,而寺中除了钟声之外,似乎也已然静到了极点。
  两人心知既然来到了明镜崖上,而且绳梯已断,有进无退,身形晃动,只一闪,已然闪到了庙墙旁边。
  胡子玉伸手在庙墙上一按,真力疾吐,倏地扬起手臂,提开了手掌,只见一蓬砖灰,随手飘扬,墙上已然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洞眼。
  两人一齐向洞中望去,只见墙内,乃是一个老大的天井,大雄宝殿之中,灯烛辉煌映得三宝佛像,庄严生辉,但是却静悄悄地一个人也没有。
  胡子玉心中不禁大是诧异,心中想着封径挂灯,寺中钟声连鸣。这一切,都表示有人来犯,而来犯者除了那“幽灵”以外,似又再无他人。但为什么大雄宝殿之中,却又显得如此清静?
  他为人极是仔细,未有绝对把握之前,绝不妄动。依着许狂夫的心意,只怕要越过大雄宝殿,冲到后殿看个究竟。
  但胡子玉却只是耐心等待,返身折下了一丛枝叶茂密的灌木,放在墙旁,遮住了两人的身子。
  庙墙之旁,这一类矮树甚多,也根本不容易惹人起疑。
  等了好一会儿,只听得钟声又由慢而快,突然一声盘响,大雄宝殿的大门,无风自开,两行僧人,雁翅也似,缓缓地走了出来。
  那两行僧人,年纪均已中年,面上满是忧虑之色,约有二十余个。
  众僧人来到大殿,一齐盘腿坐在蒲团之上,然后才见一个满面皱纹,苦口苦面,双眉倒垂,面色如败木,双肩垂削的老僧,缓缓走出,来到三宝佛前,双掌合十,一字一顿,道:“闻得知客来报,寺有贵客临门,如何尚不见现身相见?”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本来已是当“幽灵”和木肩大师,已然在七宝寺中,展开了惊天动地的大战,而今听得木肩大师如此说法,才知道“幽灵”虽然已上了明镜崖,但是却尚未和木肩大师相见。
  两人心中,皆不免一惊,因为“幽灵”尚未现身,说不定匿于何处,将自己两人的行动,也看在眼中!两人对望一眼,一齐忍住了不出声。
  只见木肩大师垂眉略轩,又道:“贵客既来敝寺,而匿不现身,莫非是鼠窃狗盗之辈?”
  一言甫毕,只听得一阵狂笑之声,突然从大殿之中,传了出来!这一阵笑声,可以说突如其来,到了极点,因为大殿之中,本无一人!
  木肩大师心中一凛,循笑声看去,更是吃惊!
  原来在大殿四角,粗可两人合抱的柱子中,东西的那根,离地丈许,一个人正钳在柱子之中!
  那柱子色作灰黑色,那人的衣服,也是灰黑色,而他全身,却陷在木柱之中,所以若不是他出声,根本不知敌人已在大殿中!
  在围墙之外偷窥的胡子玉与许狂夫两人,也是吃了一惊,因为他们也没有发现,大柱之上,早已有人!
  那大柱虽是木制,但这样的巨木,木质紧密,何等坚实,那人竟能以内力硬生生地将身子钳入,功力之高,当真是匪夷所思。
  定睛一看,那人面蒙黑纱,正是在褚家大宅中见到过,“崆峒双剑”、清心大师,尽皆命丧在他手的那个“幽灵”!
  只见他笑声未毕,人已飘然而下,往上便留下了一个玲珑毕肖的凹躯,正好是一个人!
  木肩大师眼中精芒四射,道:“闻得知客来报,阁下自称是‘幽灵谷’中‘幽灵’,一上崖来,便毁了迎客石亭,确是幸会!”
  “幽灵”冷冷地道:“木肩大师,在下此来,原是为了贵寺所藏,‘天香三宝’之二,‘驻颜丹’与‘夺命黄蜂’,不知大师可知?”
  胡子玉心中一喜,暗忖自己所料,果然不差,“幽灵”确是为这两件异宝而来。
  木肩大师道:“可惜阁下来迟了数年,那两件异宝,早已失盗!”
  “幽灵”“嘿”地一笑,道:“七宝寺失宝之说,早已传遍武林,但是骗得别人,却难以骗得过我!尚望七宝寺勿因此二宝而毁!”
  词锋咄咄逼人,讲得凶狠之极。
  木肩大师面上仍是木然,只是双肩向上扬起,道:“阁下此言大谬,若非真正失盗,七宝寺焉有自损威名之理?”
  “幽灵”道:“然则,贵寺藏宝阁上,可能容我看上一看?”
  木肩大师双掌合十,道:“阁下此言,未免过甚,七宝寺中,纵无能人,但寺中藏宝阁,却也不能让人随便观看!”
  “幽灵”哈哈大笑,声震屋宇,道:“木肩大师,我既然来此,只怕不容得你不给!”
  木肩大师倏地踏前一步,道:“阁下威名,久震武林,贫僧明知难敌,也要请阁下赐教一二!”
  “幽灵”怪啸一声,道:“木肩大师,七宝寺百余年基业,难道真要因此毁于一旦么?”
  木肩大师双目微闭,像是若无其事一样,道:“悉听尊意!”
  胡子玉和许狂夫,看到此处,已然知道木肩大师和“幽灵”,已经非要动手不可!更是屏气静息,只当可以像在芜湖“褚家大宅”外一样,袖手旁观,怎知大雄宝殿之内,剑拔弩张,情势紧张之极的时候,两人忽然觉得身后一轻。
  他们身后,本有胡子玉拔来的两丛灌木,将身子完全遮住,陡地一轻,两人尽皆一惊,但不等他们回过身来。耳际已然响起了个极细极细,听来像是不知在多少里外,随风飘到,但是却又极为清楚,一字不漏的声音,道:“两位施主,既来敝寺,为何只在墙外偷窥,不入寺去一游?”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也不是无名之辈,虽然心中吃惊,但也不至于临阵慌乱,两人各自反手一掌,向身后拍出。
  那两掌,两人皆用了七成力道,分明已然击中了一件物事,但是却一点声音也没有,触手软柔,像是一掌击在棉花上一样!
  急忙回头看时,只见星月微光之下,一个身材高大,面色红润,身披灰色袈裟的老僧,正站在自己身后,宛若闲云野鹤,超脱已极!
  胡子玉的见识,在许狂夫之上,立即知道,刚才自己一掌,击在那老僧身上,能开山裂石的大力,于倏忽之间,便消逝无踪,纯是因为那老僧佛门气功,已臻登峰造极之故!
  心中禁不住微微吃惊,可是一抬头,和那老僧打了一个照面,只见那老僧面色,慈和之极,像是笼罩着一层极是圣洁的银辉,令人一望,俗念顿消,更无一点怒色,知道对方是不世高僧,早已没有了嗔怒之念,这才放下心来。
  只见那老僧双手略伸,已然轻轻握住了两人的手腕,道:“大殿之中,尚有贵客,两位何妨进殿去,共作一聚?”
  一面说,一面便向寺中走去。
  许狂夫和胡子玉两人,只觉得身不由主地便跟着他走了进去,一身武功,竟然无从施展,晃眼之间,便已进了大殿!
  这时候,大殿之中,木肩大师和“幽灵”的人已然相距丈许,各以一双精光湛然的眸子,注定了对方,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但老僧带着两人一进来,情势便立即有了改观,木肩大师木然的面上,突然现出了无比惊讶之色,道:“师叔,你老人家何必出关?”
  那老僧微微一笑,道:“我听得钟声惶急,寺僧奔告,道是‘天龙’姬子洛来到,昔年我与姬檀樾有一面之缘,因而静极思动,可知佛门不闻不问那一关,实是难以勘破的哩!”
  娓娓道来,竟然丝毫不以为大敌当前!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本来被那老僧带进了大殿,心中实是异常惊恐,但这时候听了老僧和木肩大师的对答,心中却大为高兴!因为他们已然弄清了那个老僧的身分,正是武林中传说了数十年,木肩大师的师叔,而且,那老僧武功之高,也已然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若然眼前这个“幽灵”,当真是昔年“天龙”姬子洛的话,只怕“太阳神抓”,如此威力,那老僧也未必是敌手。
  但是两人已然可以肯定,那“幽灵”绝非“天龙”姬子洛,则老僧可能胜过他,便在这七宝寺中,揭穿他的面目,非但为“飞鹰”裘逸,报了深仇,而且还可以为武林之中,除一大害!
  只见那僧讲完,手一松,已然将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放开,两人立即后退丈许,并肩倚柱而立。
  老僧则缓缓转过身来,向“幽灵”望了片刻,道:“姬檀樾,我们五十年前一会,到如今大家全是隔世之人,不知贫僧法名,姬檀樾还记得否?”
  “幽灵”“哼”地一声,并不回答。
  胡子玉看在眼中,心内暗暗好笑,心想这假“幽灵”只怕连七宝寺中,有这样一位世外高人一事,都未必知道,否则怕也不会上明镜崖来出丑露乖了,叫他怎叫得出那老僧的法名来?
  老僧又道:“贫僧虽在此处闭关,但武林中事,却也不致隔膜,闻得姬檀樾自爱妻死后,已然痛不欲生,为何又在武林走动?”
  语意虽是柔和,但是词锋却咄咄逼人。
  “幽灵”冷笑一声,道:“我来此只为拙荆所留,‘驻颜丹’及‘夺命黄蜂’二宝,你们出家人,要来无用,若然不给,多说何益?”
  老僧叹了一口气,道:“贫僧已数十年未与人交手,更不愿与姬檀樾动手!”
  “幽灵”目中精芒流转,道:“既是不愿动手,速将二宝交出!”
  老僧道:“适才木肩已言明,那二宝早已被人盗去,不在敝寺!”
  “幽灵”怪笑连声,突然反手一掌,向木肩大师,疾袭而出!
  这一掌,不但突如其来,而且掌势飘忽,不可捉摸,掌力如山,半个大殿之中,均可感到有一股无形的大力,骤然而出!
  木肩大师身形一拧,退出丈许,才敢还了一拳,但是掌力相交,不免被“幽灵”震退几步!
  老僧银眉略轩,奇道:“姬檀樾,你一向不习外门功夫,莫非数十年不见,已然易了当年的宗旨了么?”
  老僧这两句话使得胡子玉心中一动,连忙道:“他虽然自称是‘天香娘子’之夫,实则并不是昔年‘天龙’姬子洛,在武林之中,作恶多端,大师切不可轻易将他放过!”
  此言一出,木肩大师、那老僧,尽皆为之一怔。老僧双眼,一直半闭,这时候也突然睁开来,眼中射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光辉,望住了那个假“幽灵”,一字一顿地说道:“姬檀樾,当真如是?”
  “幽灵”全身也是为之一震。
  胡子玉料事如神,根据种种的情形来揣测,已然可以肯定他绝不是真的“天龙”姬子洛。
  这种揣测,当然是事实,但是对假“幽灵”来说,他却绝想不到自己布置得如此周详的一切,竟然会被人揭穿秘密!
  只听得他“哈哈”一笑,道:“老和尚,你信还是不信?”
  老僧并不言语,假“幽灵”目光如电,向胡子玉、许狂夫两人,扫了一扫。
  胡子玉心头一震,知道若不是那假“幽灵”在此败北,只怕以后,随便自己,躲向何处,皆不免遭到他的毒手!
  老僧幽幽长叹一声,说道:“贫僧信也罢不信也罢,已然绝不会与任何人动手,檀樾且下山去吧!”
  他在“檀樾”之上,已不再加上一个“姬”字,可见他心中已信胡子玉之言!
  假“幽灵”一声冷笑,道:“要我下山,那除非合寺僧人,连这两人,一齐尸横大雄宝殿之上,才有可能!”
  “神钩铁掌”许狂夫,早已目射怒火,望注了假“幽灵”,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一听得他如此说法,知道若是局面不大乱,只怕老僧仍是不肯出手,因此不等假“幽灵”说完,暴喝一声:“大胆狗贼!”
  手扬处,三枚“无风燕尾针”已然墨光一闪,电射而出!
  他在那独门暗器,“无风燕尾针”上,已下了三十余年苦功,三十丈之中,百发百中,一闪即至,了无声息,厉害之极。
  那三枚“无风燕尾针”,更是暗蓄全力以发,大雄宝殿再大,也绝不会有三十丈见方,照理说,应该一发即至,但针才发出,只见那老僧衣袖略扬,三枚“无风燕尾针”,便立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而就在此际,假“幽灵”也已然发动,黑影如电,直向那老僧扑到,只见他手中,倏地飞起了一团玉光,只见他像是手臂突翻之际,长出了一截。原来眨眼之间,他已然掣了“拈花玉手”在手中,向老僧当胸抓到!
  老僧身形,仍然兀立不动,但是红润的面色,却倏地一变。
  胡子玉和许狂夫、木肩大师三人,一见那假“幽灵”一出手便是武林至宝,“拈花玉手”,都知道那“拈花玉手”辟水退火,厉害至极,专破内家气功,看老僧的情形,闭关数十年,已然绝对不肯和人动手,只怕被他一招袭中,也难免吃亏!
  三人俱是一样心思,胡子玉肩头一晃,铁扇探在手中,一招“清风徐来”,窜向前去,并自右侧疾点假“幽灵”的“缺盆”、“气户”两穴。
  而许狂夫则铁钩横扫,“狂风拂柳”,向假“幽灵”的下三路攻到。
  木肩大师更奇,身形微晃,双肘齐出,和身向假“幽灵”撞了上去!
  这三人,也全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三人齐攻,势子何等急骤!
  可是假“幽灵”既然敢冒充“天龙”姬子洛,自然有超凡入圣的功夫,只倏忽之间,身子一缩,三人的一招,已然一齐落空。
  同时假“幽灵”,退出丈许之后,突然之间,又向前扑到,舞起团团玉光,木肩大师首先惊呼一声,踉跄后退,肩头血迹殷然,已被“拈花玉手”抓伤。
  本来,木肩大师之名,是由他真气聚于双肩,再厉害的掌力,若是击在他的双肩之上,也如中木一样而已。
  但此时,他肩头被专破内家气功的“拈花玉手”一抓,真气尽散,即使不死,也成废人!
  在木肩大师重创退出的同时,许狂夫也怪叫一声,倒纵出去。
  他退避略慢,胸口已被假“幽灵”的掌风,扫及一下,胸内立即热血翻腾,已受内伤!
  只有胡子玉最是见机,一见两人相继受伤,团团玉影,向自己罩下,那敢恋战?硬生生地向旁一移,移出丈许!
  而假“幽灵”之“拈花玉手”,向胡子玉一击不中,立即改招,向那老僧击到。
  那“拈花玉手”,双指微翘,看来真像一只美人的纤手一样,可是实则上,却无异是催命无常的鬼手,三招之间,已对三个高手,一齐逼退!
  只听得那老僧高喧佛号,身形微侧,已然向后退去,衣袖拂出,将假“幽灵”的来势,阻了一阻,但是假“幽灵”突然足尖一点,凌空拔起,任何人都当他一起之后,一定重向老僧发招。
  怎知事情却大大地出乎意料之外。他一跃起之后,在半空中身形一拧,突然落在丈许间外,身形如电,在那二十来个打坐的僧人面前疾掠,晃眼之间,那二十余个僧人,纷纷倒地,全死在他“拈花玉手”之下!
  那些僧人,本来也是七宝寺中,武功颇高的一辈,但是在假“幽灵”的面前,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自死于非命!
  “铁扇赛诸葛”胡子玉见那老僧,仍然是兀立不动,大声叫道:“长老,再不出手,满寺生灵,尽皆涂炭!”
  老僧面现苦痛之色,胡子玉知道他心中,实是不愿意和人动手,心中一动,又道:“长老,你数十年苦修,再不出手,只怕便毁于一旦!”
  这一句话,确然将老僧的心打动,长叹一声,道:“阁下且退后!”
  胡子玉知道老僧已然决定出手,心中不禁惊喜参半!
  因为他起先不知道那“拈花玉手”,只当那老僧稳可胜过那假“幽灵”。
  但如今“拈花玉手”,在他手中,则老僧能否取胜,实未可料!
  而老僧如果再败在他手中的话,自己的命运,不堪设想!武林中的噩运,更是不堪设想!
  因此,一听得老僧叫自己让开,心知这两人动起手来,一定是惊天动地,自己站得近了,只怕也不免禁受不住。
  因此连忙闪开,将木肩大师、许狂夫两人,一齐扶起,退到大殿一角。
  只听得假“幽灵”“哼哼”冷笑不已,“拈花玉手”,闪出团团玉光,道:“老和尚,世传你已在百岁开外,修佛一世,也该归天了!”
  老僧道:“善哉,施主行事若此,只怕老僧虽然归天,施主亦必不久于世!”
  假“幽灵”哈哈大笑,突然“拈花玉手”扬起,凌空一抓,向老僧劈头抓到。
  此时,他和老僧相隔,尚有丈许,以老僧的功力而言,他凌空发招,应该是一点用处也没有。
  可是在一旁的“铁扇赛诸葛”胡子玉,一见他凌空发招,猛地想起一件事来,不由得全身皆震,大吃一惊,面如死灰!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廿三 天地变色
上一篇:
廿一 恨海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