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三 天地变色
2021-02-21 15:07:14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原来胡子玉一见假“幽灵”凌空一击,所想起来的,正是当年自己在“丹桂山庄”上,见“三绝先生”公冶拙试验“拈花玉手”功效时的情形。
  当时,他曾亲见“拈花玉手”分水辟火的奇效,既然连那么灼烈的火苗,尚能辟开,可知“拈花玉手”,一定能够侵入内家真力所组成的力网,而使得内功绝顶之人,变得一无防范!
  而假“幽灵”凌空一击,也必是此意!
  若真如此,则老僧功力再好,亦非其敌,老僧一败,自己也死无葬身之地!
  吃惊之余,凝神细看,只见那老僧突然向后一退,而假“幽灵”则已直欺而上!
  那老僧佛号高喧,随即又长叹一声,身形飘忽如烟,假“幽灵”的身法,已然可以算是快到了极点,但是那老僧的身法,却比他还要快疾,简直不像是一个人,而只像是一缕轻烟所凝成的一个人形,一转眼间,已然在三丈开外,长叹声兀自未毕,道:“檀樾手中所持,莫非是‘天香三宝’之一的‘拈花玉手’么?”
  假“幽灵”见一扑不中,也自骇然,阴恻恻一笑道:“老和尚,你是何人?”
  那老僧身形凝立,双掌合十,道:“年代久远,老僧已自忘了法名了!”
  假“幽灵”“桀”地一声冷笑,道:“敢情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和尚双目之中,射出一种祥和已极的柔光来,目光罩定了假“幽灵”,缓缓地道:“檀樾这一身装扮,和讲话的口音像是昔年姬子洛檀樾,但是,却只有一点不像,老僧一望便知!”
  假“幽灵”心中暗暗吃惊,透过蒙面黑纱,目光如电,在木肩大师、许狂夫和胡子玉三人身上,逗留了极短的时间,三人只觉得目光与他接触,便有一股寒意,自顶至踵透过!
  胡子玉心思最是灵敏,已然知道这假“幽灵”因为本来面目,被那老和尚一语道破,所以为了不让秘密泄露,他非要杀尽在场的人不可!
  胡子玉心想,凭自己、许狂夫和木肩大师三人之力,只怕万不是假“幽灵”的敌手,而且绳梯也被烧断,后退无路,是生是死,俱要看这个从未见过的老和尚,是否能胜得过假“幽灵”了!
  心情不免十分紧张,向许狂夫靠近了几步,低声道:“贤弟,你伤势怎样?”
  许狂夫目注假“幽灵”,似要冒出火来,也低声道:“我倒不碍事!”
  一侧头,向木肩大师望了一眼道:“倒是木肩大师,伤得甚重!”
  胡子玉心中暗叹一声,心忖木肩大师,佛门高人,在武林中享有何等威名,怎知一交手,便为“拈花玉手”击成重伤!
  正想再向木肩大师问上几句时,那假“幽灵”已然“嘿嘿”冷笑道:“老和尚,你眼力果然不错!”
  胡子玉一见假“幽灵”直截了当,竟然承认自己不是真的姬子洛,心中便“啊”地一声,知道不妙!
  因为,若是他抵赖的话,则可见他还是不想让自己的真正身分,被人知道,而今,他竟然并不否认,而他既然挖空心思去假冒姬子洛,当然是不希望武林中人知晓他的真正面目,可知在他的心目之中,自己这几个人,全是瓮中之鳖,迟早得由他来收拾!
  胡子玉一想到此处,心中已暗暗地打定了及早退身的主意。
  但是“神钩铁掌”许狂夫,是个性格直爽,豪气干云之人,不像胡子玉那样,工于心计,因此一听得假“幽灵”如此说法,立即叱道:“贼子,那你是谁?还不快快说出来!”
  假“幽灵”目光停在那老僧身上,像是根本没有将其他三个武林一流人物,放在眼中,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们知也无用!”
  许狂夫怒道:“为什么?”
  假“幽灵”道:“你们眼看全是明镜崖上,无主孤魂,就算给你们知道了我是谁,又待怎地?哈哈,还能传与武林中知晓不成?”
  他语意铿锵尖锐,震得人耳鼓发响。
  但是他话刚讲完,那老僧也开口,道:“檀樾,你不但语音和姬子洛一样,连话可傲天的语意,也与他一样,就是有一样你学不到他的!”
  假“幽灵”怒喝道:“那一样?”
  老僧白髯微指,神态安详,道:“姬檀樾虽然行事任性,有时不免带上三分邪气,但却光明磊落,绝不会在自己面上,蒙上黑纱!”
  讲至此处,突然手臂向下一沉,衣袖袖尖倏地疾拂而起!
  随着他衣袖拂起,一股极是强劲的力道,突然破空而生,带起“嗤”地一声,直向假“幽灵”的蒙面黑纱拂去!
  这一下出手,突如其来,而且又是一拂即至,待到假“幽灵”觉出,那股力道,已然将蒙面黑纱,向上揭了起来。但是假“幽灵”究竟也是一个具有通天彻地本领的人,一声断喝,“拈花玉手”一扬,在自己面前,疾划而过,立时将老僧所发的那股力道隔断!
  老僧的那股力道一断,蒙面黑纱,自然也垂了下来,仍然将他的面部罩住。
  在蒙面黑纱一起一落,电光石火之间,胡子玉也未曾放过。
  可是胡子玉的目光,虽然锐利,但时间实在太短,他也未曾看清那个假“幽灵”的面目,只是看出他面色极是苍白,而且,还是一张马脸,更令胡子玉心惊的,是他感到虽然只是一瞥之间,但是那脸形,对他来说,却是极熟!
  胡子玉立即迅速地想了一遍,自己的熟人之中,可有这样的一个人。
  可是他殚智竭力,却是想不起来!
  只听得假“幽灵”怪笑之声不绝,道:“人家出家人不惹是非,你这老贼秃,竟然如此多事,你既在此出现,定是此寺中前辈,只要你答应我一事,我还可以网开一面,饶你不死。”
  老僧“呵呵”一笑,道:“老僧死活,本无所谓,但你求何事,不妨直言。”
  假“幽灵”道:“我此来七宝寺,一则,是为了要取‘天香三宝’中的‘夺命黄蜂’和‘驻颜丹’两件物事,二则,是要毁灭七宝寺!”
  老僧双目下垂,低声道:“劫数!劫数!”
  那四个字声音虽低,但是却听得胡子玉、许狂夫和木肩大师等三人,心中怦然而惊!
  假“幽灵”又道:“若是你们能献出三宝,阖寺僧人,只须聋、哑、瞎,却还可以保命!”
  老僧道:“檀樾难道未曾听说,天香三宝中的‘夺命黄蜂’和‘驻颜丹’,虽然曾落在七宝寺中,但是已为‘东川三恶’,所偷去了么?”
  假“幽灵”“哼”地一声,说道:“你们当我是三岁孩儿不成?‘东川三恶’,是何等脚色,焉能从七宝寺,来去自若,盗去二宝?”
  老僧长叹道:“檀樾不信,老僧多讲也是无用,若是那二宝尚在时,‘天香三宝’,各具生生相克的妙用,老僧尚不取出应用么?”
  “铁扇赛诸葛”胡子玉在一旁听了那老僧的这番话,虽然身在险地,后退无路,可是心中的喜欢程度,实在是难以形容!当年,他虽从“东川三恶”手中,取得了“驻颜丹”和“夺命黄蜂”,但是,他却始终不明白,那两件异宝,究竟是如何使用法的。
  那“驻颜丹”,顾名思义,当然是服之可以驻颜,事实上也是三枚朱红的丹药。
  那“夺命黄蜂”,则是一枚黄铜的圆管,极是沉重,可是内中所放的是些什么东西,胡子玉一直不知,因为这“夺命黄蜂”的威名太甚,他也不敢轻易拆开来,看个究竟。
  这次,他上明镜崖来,也是为了想要打听“夺命黄蜂”的具体用途。
  如今,那老僧虽然未曾道出“夺命黄蜂”的具体用途,却指出了“天香三宝”,生生相克,连那“驻颜丹”,也另有用途!
  所谓生生相克,自然是指那“拈花玉手”固然连内家真力,都不能阻止,但是其他两宝,可以制住它的威力而言!
  胡子玉为人深沉,虽然在无意之中,得到这样的大秘密,心中狂喜,但是面上,却不露声色,可是许狂夫却有点沉不住气。
  胡子玉一听许狂夫如此问那老僧,心中便知要糟,立即向许狂夫使了一个眼色,不令他再说下去,但是如果诈作不知,情形反倒会好一些,这一使眼色,百密一疏,倒给假“幽灵”看出了破绽!
  只听得他“哈哈”一笑,道:“一个急于要问二宝用途,另一个却鬼头鬼脑使眼色止往,莫非二宝竟然是在你们的手中么?”
  许狂夫这才知道自己失言,胡子玉也知自己忙中有错,连忙冷笑道:“若是二宝在我们手中,还能由得你在此逞凶么?‘飞鹰山庄’上的旧账,早就要和你在此处清结一番了!”
  假“幽灵”阴恻恻一笑,道:“原来‘飞鹰山庄’上的事,你们也料到是我所为了,你们可还记得,人头排出的四个是什么字?”
  许狂夫悲愤无比,一字一顿地道:“欺……人……者……死!欺字头上的,便是裘二哥!”
  假“幽灵”道:“不错,欺人者死!你们若是得了其余二宝,敢说未曾得到,也难免一死!”
  胡子玉心中骇然,但面上却是泰然,道:“笑话,你上七宝寺来寻宝,却追到我们两人头上来了,岂非可笑之极?”
  假“幽灵”“哼”地一声,道:“等一会你们便知,并不可笑了!”
  一个转身,向老和尚喝道:“老贼秃,既无宝物,你一条老命,却需赔上!”
  老僧双掌合十当胸,道:“老衲早已准备,檀樾请进招吧!”
  假“幽灵”“拈花玉手”,向外轻摆,身子倏地向前滑出了丈许。
  在他滑出丈许之际,手中的“拈花玉手”,已然漩起一片玉光,将他全身,尽皆护住,简直成了玉光交织而成的一个人影,直向老僧撞去。
  老僧本是合十当胸的双掌,一见假“幽灵”挡了过来,立即手掌一翻,双掌一齐向前推出。
  刹那之间,大殿之上,狂飙大作,大柱隐隐晃动,三宝佛像,轰然倒下,泥飞砖跃,许狂夫等三人,俱都感到站立不稳,不由自主,向后退出。掌力之雄厚,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可是那么雄厚的掌力,却并未能将假“幽灵”拦住,不出胡子玉所料,“拈花玉手”,不仅可以辟火分水,而且能以突破任何深厚的内力!
  假“幽灵”一闪即至,来到了老僧的面前,老僧一见双掌推挡无功,立时变招,左右双手,上下一分,又突然向里一合!
  此际,假“幽灵”已然冲到老僧身前五、六尺处,“拈花玉手”平空划出,指向老僧胸前的“华盖穴”。
  可是老僧那一招“天地合一”,也恰恰在这个时候使出!
  在老僧双掌一合之际,左掌凌空击下,击向假“幽灵”的顶门。而右掌则向上一托,托向假“幽灵”的腰际。假“幽灵”虽然已经一招“仙人指路”,疾点而出,但老僧却根本不顾自身安危!
  假“幽灵”心中猛地一惊,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冲进那老僧前所未见,雄浑如此的掌力,全是凭了“拈花玉手”之功。
  而此际,如果自己求胜心切的话,是不免要被他击中两掌,这两掌,自己是否承受得了,尚是疑问,极可能是和他同归于尽!
  一想及此,假“幽灵”连忙改招,若以他和那老僧的武功而论,内力深厚,固然当推老僧,但是招式灵巧,却推假“幽灵”。
  更何况假“幽灵”有“拈花玉手”在手,要占上风自然不难,身子一缩,左掌下沉,反手一掌,向老僧的右手迎去,“叭”地一声,双掌相交。
  而就在老僧左掌,将要压到他的头顶之际,他的“拈花玉手”,突然向上一翘,反点那老僧掌心中的“劳宫穴”!
  这一下,变招如电,而且他左掌和老僧的手掌相交,两人各自内力疾吐,假“幽灵”稍逊一筹,已然被老僧的内力震退!
  但是因为一个手掌上翻,一个手掌下压,所以名为“震退”,实是假“幽灵”被老僧的内力,震得向上,突然提高了半尺!
  他用“拈花玉手”去点老僧掌心的“劳宫穴”,本是一个上扬之势,再加上身子突然升高了半尺,去势更疾!眼看老僧避无可避,却突然之间,左掌向下一沉,避开了“拈花玉手”的来势,反向“拈花玉手”抓到!
  而同时,他右掌掌力,将假“幽灵”震退之后,也已然就势一掌,拍向假“幽灵”的腰际!
  那一掌去势如风,一拍即中,“叭”地一声,将假“幽灵”本已悬空的身子,击得打横横在半空。
  假“幽灵”大叫一声:“好老贼!”
  手中“拈花玉手”,斜划而下,只见两人倏地由合而分,假“幽灵”身形摇晃,像是站不甚稳,显然是因为腰际中了一掌之故。
  但是那老僧却已然血流披面,站在当地,半晌不语,突然道:“劫数!劫数!”
  四个字说完,便向下倒了下去!
  假“幽灵”哈哈大笑,道:“劫数也罢,不是劫也罢,老贼秃总是见阎王去了!”
  突然一个转身,转了过来,对住了木肩大师、许狂夫和胡子玉三人!
  胡子玉本来已然心中打定,要趁假“幽灵”和那老僧激战之际,先避开此地再说。在他想来,那老僧功力如此深厚,即使假“幽灵”有“拈花玉手”,两人至少也可以过上三五十招,才分得出胜负来。
  但事实竟然大大地出于他的意料之外,两人动手,前后不过三招,胜负已分,而且,那功力如此惊世骇俗的老僧,究竟是怎样死的,也未曾看出来!
  再想走时,假“幽灵”隐含杀机的目光,已然将他们三人,一齐罩住,哪里还走得脱?
  胡子玉心中暗暗吃惊,但是他究竟是在武林之中,经过无数狂风大浪的人物,虽然此时的处境,险到了极点,他面上也是不露出任何惊惶的神色来,冷冷地道:“老和尚已死,阁下还是得不到那两件宝物,可谓虚此一行了!”
  假“幽灵”“桀”地一笑,道:“并不虚行,那二宝怕只在你的身上!”
  胡子玉仰天一笑,道:“阁下如何还不动手夺宝?”
  假“幽灵”哈哈大笑,道:“我不将其中经过情形说出来,谅来你死了也不会心甘情愿!”
  “铁扇赛诸葛”胡子玉见他语锋如此犀利,心中更是暗惊,道:“有什么经过情形,你倒不妨详细说来听听!”
  他是想多拖延一刻时间,固然希望渺小,但总比上时就死,要好一些!
  假“幽灵”道:“我和你实说,当初我确是不信,‘东川三恶’会有这等手段,能在七宝寺中盗去那两件稀世异宝!”
  胡子玉道:“你自认料事如神,却不过尔尔,七宝寺失宝,焉会是假?”
  假“幽灵”厉声道:“如今我已然确信,那两件异宝是为‘东川三恶’取去!”
  胡子玉道:“那你就该去找‘东川三恶’啊,关我们何事?”
  假“幽灵”一声狂笑,道:“胡老四,你曾在‘幽灵谷’外,隐居多年,可是真的?”
  胡子玉一怔,暗忖自己在“幽灵谷”外,隐居一事,武林中绝无人知晓,连许狂夫也是寻找多年,方始找到,他却如何知道?
  但继而一想,便已恍然,那毫无疑问,一定是韦明远和他说的!
  假“幽灵”续道:“‘东川三恶’,得了那两件异宝,一定要到‘幽灵谷’去讨好!”
  “铁扇赛诸葛”胡子玉冷冷地道:“可是向你去讨好?”
  假“幽灵”哼地一声,说道:“胡老四,你别油嘴滑舌,那‘东川三恶’,到了‘幽灵谷’,一定难免死在谷口,当然那‘夺命黄蜂’与‘驻颜丹’,也就被你拣了便宜去!”
  胡子玉见事实情形,几乎被他全部估中,心中也不由得好生佩服,可是此时,如果承认了那两件异宝,是在自己身上,则“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只有死得更快些,因此语带讥讽,道:“好见识!我却说他们带了那件异宝,赶到‘幽灵谷’,未见到真正谷主,却撞到你这个西贝‘幽灵’,给你拣了便宜去哩!”
  假“幽灵”冷笑道:“胡老四,你别口硬,我叫你死得心服!”
  右臂突然向外一挥,一道玉虹过处,木肩大师首当其冲,大叫一声,已然被“拈花玉手”,在胸前划过,立时惨死!
  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一见情形不好,各大吼一声,待要出手时,假“幽灵”身法如电,那一招将木肩大师,毙于“拈花玉手”之下,但是却余势未尽,极其迅速地颤了两颤,已然将胡子玉和许狂夫两人的“带脉穴”封住!
  两人大吼之后,已然准备向旁跃开,就在这刹那之间,穴道被封,身子倾斜,样子怪到了极点,可知这假“幽灵”出手之快!
  假“幽灵”将两人身形定住之后,才冷冷地一笑,说道:“胡老四,若是我在你们两人身上,搜不出‘夺命黄蜂’和‘驻颜丹’来,我饶你们不死如何?”
  两人穴道虽然被封,但是假“幽灵”用的力道,并不太大。
  假“幽灵”道:“若然给我搜了出来,我却要将你们两人的头颅,也像裘老二的一样,放在‘欺’字头上,绝不宽容!”
  许狂夫实在按捺不止,大吼道:“要杀便杀,何必多口?”
  假“幽灵”笑道:“只听姓许的口气,便知‘天香三宝’,今日当尽归我了!”
  一面讲,一面仰天大笑起来,笑声真可以说得上惊天动地!
  不但整个七宝寺中,尽可听到,僧众自知无辜,连明镜崖下,也可以听到他的笑声。

×      ×      ×

  这时候,明镜崖下,正有一个衣服破烂的穷道士,负手立在一堆绳梯之前。
  那一堆绳梯,已有不少为火烧去,但因为正好落在一条山溪上,所以还有一大半留了下来,浸在隐泛银光的溪水中。
  而原来系在绳梯上的红灯,也已烧得残破不堪,但总还可以认得出,那是一盏一盏,彩扎红灯。有九盏红灯,已然被溪水冲出老远,却又为鹅卵石所阻,像是落花逐水一般。
  那衣衫破烂的人,不消说,便是“穷家帮”中第一高手,“酒丐”施楠了!
  只见他呆呆地站在溪边,直到七宝寺中,传来的狂笑声,送入他的耳中,他才摘下背后所挂的大葫芦,“嘟嘟嘟”连饮了三口酒,以衣袖抹了抹嘴唇,长吟道:“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
  过了半晌,又吟道:“江湖夜雨十年灯,唉!红灯!红灯!”
  吟毕,又仰头望着明镜崖之上,手提朱红葫芦,飘然而去!

×      ×      ×

  数千里之外,皖南名胜,黄山之中,在这晚却是平静到了极点。
  黄山素以松、云两景驰名,黄山十八松,天下无人不知,而云海奇景,也不知醉倒了多少骚人墨客。
  这一晚,黄山正是浮云不多不少,就在松树之旁,如洁白的绸带也似,缭绕而过,正是欣赏黄山松、云二景最佳的日子,最难得的是月华如水,映得一草一木,一石一花,皆泛起了一层闪亮的银光。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廿四 师门渊源
上一篇:
廿二 七宝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