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一 尘缘难断
2021-02-21 15:59:02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天心默然半晌才道:“尼姑是我师父,那女的才是我,贫尼一生中仅此一段恨事,迄今四十年了,说来犹感心动,总是尘缘难断……”
  黄衣丽人大感意外,不信这位世外高人,竟有这一段悲惨身世,凝视良久,忽地泣下,挥手道:“同是天涯沦落人,你们过去吧!”
  天心默然地施了一礼,走上回桥,向对岸而去。
  黄衣丽人犹自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连小玉在何时飞起都不知道,口中仍不住喃喃念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小玉飞了半天,见侠尼仍是默然,不禁道:“我不知你是个可怜人,刚才我很伤心。”
  天心叹了一口气道:“我是不祥之人……你黄姊姊大概也有一段伤心的遭遇吧!”
  小王道:“我不晓得,她很少跟人亲近,也从来不跟人谈起她自己,我们都不喜欢她,仙子也不太喜欢她!”
  天心恻然地道:“她很寂寞,也很可怜,你们该对她好一点!”
  小玉不说话了,一人一禽,默默地前进着。
  走了一会儿,天心忽然道:“前面又该到关口了吧?”
  小玉应声道:“嗯!前面是赵大,他是个浑人,别跟他斗力气,想个方法骗过他就好了,要是斗力,你一定输的!”
  天心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能用机诈,听天由命吧!”
  正说之际,隐隐已听见有人轰雷似地喊道:“什么人想过去,吃俺老赵三斧头!”

×      ×      ×

  天心上前一看,这赵大的确惊人,身高丈余,像一截宝塔似的手持一柄开山斧,足有五、六百斤重。
  他斜倚住一根石柱,往前正是那条羊肠,再无别的路可通,正应了所谓“一夫当关”之语。
  天心走前一步道:“贫尼欲上山进谒仙子,请施主方便!”
  赵大怪声吼道:“什么方便不方便?你这个秃头老太婆,也配去见仙子,好!只要你挡得住俺三斧头,俺就让路了!”
  声如霹雳乍惊,四谷振动!
  小玉怒骂道:“赵大,你又乱讲粗话了,看我不告诉仙子抽你的筋,这位大师是名门高尼,你该叫她一声师太!”
  赵大这么魁伟的汉子,对小玉却是怕极,嘟着嘴道:“师太就师太,俺老赵真晦气,一天到晚要受你这小妖怪的气,一个没头发的老太婆,怎么就成了师太?”
  委屈地对天心道:“师太!你可敢挡俺老赵三斧头?”
  天心见他的确浑得可以,遂也不再多客气,只是道:“贫尼赤手空拳,血肉之躯,用什么挡施主利斧?”
  赵大偏着头道:“对!你空手,俺用斧头!不公平!”
  小玉道:“赵大,你跟师太比拳吧,你三掌打不到就输了!”
  天心知道小玉要她以轻功躲避,逃过这浑人三掌,实在太容易,然而她不愿意如此地欺骗一个浑人!
  因此道:“这也不公平,贫尼与赵施主对三掌吧!”
  谁知道赵大一听这话,跳起来道:“不干!不干!你们女人手最脏!碰到俺手上,俺连饭都吃不下去,岂不要饿死俺老赵!”
  天心啼笑皆非,无计可出。
  小玉眼珠一转道:“有了,你跟师太抢斧头吧,一人抓一头,谁把斧头抢到就算赢了,谁要是松了手就输了!这法子可好?”
  赵大跳起来道:“好!这法子好!小妖精,你真聪明!”
  小玉又飞到他耳边道:“赵大!你是自己人,我教你一个办法,等一下你先拿斧头柄,这比较轻多了,你不是赢定了!”
  赵太高兴得咧嘴直笑道:“对!对!谢谢你,小宝贝!”
  在这浑人口中,小妖精是贬词,小宝贝就是褒语,却不知小玉在给他苦头吃,斧柄滑直,当然容易脱手!
  赵大兴冲冲地将斧头举起,自己选了柄,将头送给天心露着憨笑,响声如巨雷地大声嚷道:“来!师太!抢斧头,谁松手就算输!”
  天心见事已如此,多言无益,只得接住另一头。
  小玉叫一声:“开始!”
  二人遂各施全力,向后拖夺。
  赵大的神力的确惊人,汹涌而来,不可抗拒!
  天心那等高人,若非小玉帮助,手下便于使力,斧头早已脱手,饶是如此,也被他一步步地直往后拖去。
  小玉见天心占便宜,仍是赢不了他,心中亦大为着急,飞上飞下,直是在动脑筋!
  忽地它振翅飞去,瞬息不见,只留下二人苦拼。
  当她再回来时,天心已遍头大汗,被拖出十来步远!
  赵大却大声地道:“师太,没头发的老太婆,你不要脸!你一直跟我走,就是抢到明天,我也夺不下斧头来呀!”
  小玉却飞到他头上,开口道:“赵大!你犯规!怎么可以骂人?”
  他说话之际,一样东西从它口中落下,正好掉在赵大壮如树干的手膀上,犹在蠕蠕而动,却是一条蚯蚓。
  赵太低头一看,蓦地放手大叫道:“妈呀!长虫,老赵没命了。”
  天心算是将斧头抢到手中,退后十几步才拿桩站住,脸红、心跳、手颤,口中连连喘息不止!
  小玉飞着欢叫道:“赵大!你输了,快让路给师太过去!”
  赵大已将蚯蚓抖落,沮丧地道:“这不算,那假长虫害了我,应……应该重来!”
  小玉作色地道:“赵大,你敢赖皮,不怕仙子将你丢下蛇坑去!”
  赵大这才不作声了,哭丧着脸侧身让路。
  天心放下斧头,脸带愧色地从他面前经过。
  走出里许远近,小玉忽然笑道:“赵大真有意思,那么大的个儿,却会怕蛇,连一条蚯蚓都怕得要死,这人真浑得可以了!”
  天心羞惭地道:“这次又仗你帮忙了,他的神力实在惊人,不过用这种方法赢了他,我心中总觉有些不安!”
  小玉笑着道:“他一斧能劈下半座山峰,不这样你怎么见得着仙子!”
  天心默然,半晌才道:“到底还有多少关?我现在有些力不从心了!”
  小玉道:“前面是最后一关了,守关的姥姥最厉害,有人能接下赵大三斧,无法接得任姥姥一杖!”
  天心骇然问道:“怎么?她难道比赵大的神力还强!”
  小玉道:“不!赵大仗的天生蛮力,一发即止,姥姥是内力,后劲无穷,绵绵不绝,谁能一直地支持下去呢?”
  天心忧道:“这一关岂非无法度过了吗?”
  小玉道:“只要你能支持到一盏茶之久,我就有办法了!”
  天心忙问道:“什么办法?”
  小玉故作神秘地道:“法不传二口,妳只要支持一盏茶时光就行了!”
  天心不由得笑了,道:“看不出你倒是鸟中诸葛,禽里周郎,我尽力而为吧。”
  小王也笑着道:“你不要看不起我,仙子常夸奖我说:假若我是一个人,卧龙凤雏不如也。你拿我比周瑜,我岂是那小气鬼。”
  天心忍着笑道:“失敬!失敬!方才就算是我失言了。”
  说完与小玉相视大笑起来。
  笑声中渐渐地路面转宽,面前豁然展开一片奇景。
  天心不禁赞叹道:“‘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我一直以为蓬莱仙山,方壶胜境,只是小说家口中的胡诌,想不到今天开了眼界!”
  小玉得意地笑道:“你既是羡慕,干脆学仙别学佛了!”
  侠尼正色道:“不行,仙在修己,佛在度人,我为着早年冤孽缠身,这才立意出家,发誓助人,怎能三心二意,回头耘己!”
  小玉点头想了一下道:“这道理很伟大,我以前怎么没听过。”
  天心点头叹息道:“你身具慧根,应是莲台会上客,紫竹林中神,只可惜无人接引,乃堕劫尘,他日有缘,仍返吾门!”
  若棒喝,若警惕,声如钟盘,堪济迷离!
  然而小玉听了半晌,无可奈何地摇头道:“太深,太深!不懂,不懂!”
  天心喟然道:“有天你会懂的,当你懂了,你就超脱了。”
  说着已至一座华楼之前,许多锦衣女郎,簇拥着一个童颜银鬓的老妪,女郎个个都是卓丽不群!

×      ×      ×

  小玉忙着介绍道:“这是天心师太,这是‘仙杖神姥’,神功盖世,无人……”
  老妪笑着拿拐杖连连击地骂道:“小妖怪,少往我脸上贴金,还不滚到一边去!”
  小玉作了一个怪脸,收翅停到一个紫衣女郎肩上。
  老妪咧开大嘴,露出一口玉白般的牙齿笑道:“‘绛珠宫’有关形同虚设,数十年来,从未有通过二关之人,今日师太连闯三关,足令老身快慰生平!”
  天心暗自心惊,因为老妪以杖击地之际,即感心头震动,这一开口说话,语音响笑,两耳如受锤击。
  再看她身旁诸女,俱都神色平静,毫不为之所动,心知不但这老妪功力精深,连这些女郎亦都不凡。
  遂强自镇定,合十作礼道:“贫尼乞见仙子,尚祈姥姥成全!”
  老妪仍是大笑着道:“师太能至此地,必可见到家主人!”
  天心以为她已允放行,正想表示谢意。
  老妪却接着道:“过朱丫头关须雅人,闯过黄丫头的须智者,击退赵大的必为勇者,师太雅智勇兼备,过我这一关可太容易了!”
  天心见她又翻了腔,只得耐着性子问道:“姥姥这一关不知如何过法?”
  老妪举起手中拐杖道:“受我‘寒铁龙头杖’一击!”
  天心见她的杖泛黑紫色,雕成龙形,知道分量不会比赵大的板斧轻,面上现出了犹豫之态。
  老妪笑道:“你受得住,当然可以见到家主人,受不住,变作杖下冤魂,念你连闯三关不易,家主人亦会一吊你遗骸,所以我说你到得此地,必可见家主人之面,倒非虚语!”
  天心见事必无善了,将心一横道:“贫尼就接姥姥一杖吧!”
  老妪道:“你要什么家伙,凡器难当一击,好在利器我们这儿俱有,任凭师太选择,我立刻命人取来!”
  天心凛然道:“贫尼就以空手接姥姥一招!”
  她这番话说得正气磅礡,四周动容。
  老妪亦庄重地道:“豪哉,既是师太如此相让,老身若再多作客套,反而显得矫情,师太请注意,老身这就发招了!”
  语毕众女四散分开,老妪大喝一声:“着!”
  一杖劈下,但见杖化千条,竟不知那一条是实!
  天心艺出“峨嵋”,“分光剑法”中尤擅“捕光捉影”之法,见得真切,猛然跃起,双手接住杖端,随杖而落!
  脚踏实地之后,才觉得那杖身重逾泰山,一个失手,立为肉泥,遂运起毕身功力,向上抬去。
  天心身为“峨嵋”之秀,数十年虔心修为,其造诣亦不同凡响,虽是功力不如老妪,到底将拐杖托住了,一人一头,成为平持之局。
  老妪见天心能从千万杖影中,将杖抓实,而且能抵住自己六成功力之一击,不由一怔,四围早已娇声叫起好来!
  小玉最是兴奋,扑翅飞在高空,大声地喊道:“师太,用力啊,这是最后一关了,记住我的话!”
  它是在提醒天心支持一盏茶时光的事!
  老妪精目微瞪,手底又加一成功力,这一来天心立现不支,手臂渐下降,她已使出十二分的力量了。
  支持到有半盏茶时,天心实在无法再撑,想到此行的任务,眼看有点根苗,却不料在此功亏一篑!
  她眼前彷佛现出无数的人,在杜素琼与任共弃的剑下惨遭屠杀,辗转呻吟,此刻她一心全在替那些人担心,根本忘记了自身的安危!
  就是这种悲天悯人的神情,大义凛然的目光,使得老妪心中一动。
  又过了一会,就在天心即将丧身杖下之际,老妪突然将杖一抽,恭敬地道:“师太神功无双,老身这一关你通过了!”

×      ×      ×

  铃钹轻敲,丝竹齐奏,一阵仙乐悦人。
  一个着罗绮的垂髫少女,年约十三、四,脆喉轻启:“仙子在‘蒹葭宫’敬候贵宾!”
  天心重施一礼,肃容道:“贫尼谨候吩咐!”
  老妪柔和地道:“师太不必多礼了,请随老身来吧!”
  天心恭敬地跟在她身后,由众女簇拥着,直向“蒹葭宫”而来,一路尽是雕栋画栏,黄金为地玉为砌,珊瑚作饰珠作灯,说不尽一种富贵华丽的景象。
  行至一座华殿,老妪将身立定道:“就是这里了,小玉去告诉仙子一声……”
  小玉扑翅飞起,穿越殿上月洞窗门而入,天心抬头一看,但见殿上有一方长匾,隶草“蒹葭宫”三个大字,俱用明珠嵌就!
  凭是天心身在空门,六根清净,已至富贵不能动的境界,也不禁咋舌惊叹此地气派之大。
  正思索浏览之际,忽闻一声金锣,殿门大开,洁白无垢的玉地上铺着一溜大红的地毯。
  两旁各站立一列宫装少女,或持长两孔雀翎宫扇,或奉玉如意,或端金炉,香烟绕缭,麝气氤氲!
  正中坐着一位丽人,风华绝代,姿容无双,论年龄不过三十许,端的是眉似春山难画,鬓赛停云更浓……
  天心瞧在眼中,心头不免狐疑,管双成六十年前即已名满江湖,现在何以如此年轻,莫非是错了……
  正在犹疑间,小玉已代为通报道:“‘峨嵋’高尼天心,已过四关,循例请见仙子!”
  仙子玉臂一舒,罗袖微飘道:“小鬼头别饶舌了,我自定下规律以来,能连闯四关的,师太尚是第一人,那有前例可循,还不快为师太设座!”
  一言方毕,立即有人在右侧设下一张锦墩。
  仙子伸手肃容道:“师太请坐,梵净山有幸,能接待师太如此高人!”
  天心顶礼就坐,想了一想道:“久闻梵净山中,绰约多仙,倾思一访,今日得见,果然是管青衣、董双成一流的人物!”
  她故意将两个传闻中的仙女名字说出来,其中冠姓嵌名,恰好有管双成三字,冀图一试反应。
  果然仙子闻言,脸色动了一下,半晌始道:“师太从何得知我昔日旧名?”
  天心一听她果然就是管双成,心中又喜又疑,喜的是这一趟总算没找错,疑的是这仙子实在太不像!
  因此仍是支吾地道:“仙子莫不是……”
  仙子经点头道:“我就是昔名‘禹二’,今号‘冷心’的管双成!”
  天心惊道:“仙子岂仅风月无边,简直就是青春永驻,六十年前轰动江湖,六十年后红颜如故,贫尼岂仅仰慕,亦且……”
  “冷心仙子”管双成展容笑道:“师太大概吃惊了吧,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不过这梵净山麓产一种‘九天梅宝’,功能驻颜……”
  天心恍然道:“‘九天梅宝’仙府珍果,难怪悠悠岁月,玉容不减……”
  管双成笑着道:“梅实仅能保颜,却不保命,人寿几许,到时依然白骨黄土,我之所以自号仙子,也不过是安慰自己而已……”
  歇了一下又道:“而且此物最忌动心,必须面冷心死,方克有效,少时我以数枚相赠,倒是颇为恰当!”
  天心闻言无语,小玉在珊瑚架上偏头念道:“阅人多矣,谁得似长亭树,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若此……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常圆……”
  声调凄婉,竟似美人迟暮,伤春悲秋!
  天心等了一下才道:“多谢仙子盛意,贫尼出家人,需此无益,而且我虽是身在佛门,也难做到百事不在心,例如此次……”
  管双成插口道:“我正欲相问,师太知我名字,远程而来,必不是游方行脚,而且看师太之意,竟似特意来找我似的!”
  天心道:“贫尼正是专程前来进谒仙子!”
  管双成奇道:“师太有何贵干?”
  天心沉重地道:“有贫尼前来,乃为武林万千生灵乞命!”
  管双成不解地道:“我在此足不出山,难道会危害武林不成?”
  天心摇头道:“不是仙子自己……”
  管双成沉声道:“难道是我宫中有人在外惹了祸了吗?”
  天心道:“正是,仙子门下任共弃……”
  管双成奇道:“我们中并无此人!”
  天心也呆了,想了一下又道:“他是个少年男子,大约有二十多岁,颇为英俊……”
  管双尚未答话,小玉又抢道:“巡山侍者被罚离宫三年,师太说的也许是他!”
  管双成沉吟一下道:“嗯!有这可能师太因何知道他是我门中!”
  天心道:“笛音却敌,举世无二,一阕〈无猜曲〉……”
  管双成急道:“那就是他了……这孽畜做了些什么?”
  天心只得把任共弃与杜素琼大闹“武当”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管双成听完了,不理会别的,却问道:“这杜素琼人品如何?”
  天心不知她此问何意,只好说道:“貌拟天人,性若冰霜!”
  管双成颇感兴趣地再追问道:“比我这门下诸女如何?”
  天心朝周围看了一下,感到颇难回答,半晌才道:“一时俊秀,难分瑜亮……”
  管双成却笑着道:“师太别替她们留余地了,我想杜素琼必是比她们美多了,这小子眼光不错,福气也不错!”
  天心见管双成竟有嘉许之意,不由得急了,忙道:“仙子,他们在外面这一尽情杀戮……”
  管双成不以为然地道:“照你所说,杜素琼身受极惨,那她现在所作所为,都是那些人所通,杀之实不为过,巡山侍者更是见义勇为……”
  天心道:“报甚于施,实在有干天和!”
  管双成道:“一树桃花千朵红,无债也该有利息,何况韦明远在杜素琼心中是何等地位,杀尽天下人也不足以偿之!”
  天心见她提出的歪理虽是不通,却也无法辩得清楚,也许愈说下去,她更振振有词,只得道:“仙子昔年归隐之时,曾有不出江湖之誓!”
  管双成点头道:“不错,我发过那誓!而且我的确也没有出去过!”
  天心再追着道:“仙子亦有笛不履人间之约!”
  管双成怒声道:“是的,那是对那三头老蠢牛说的气话,事后我就后悔了,而且那三个老家伙也该死了,约言自然也无效了!”
  天心不知道约言究竟是如何订的,无法辩解,只得问道:“仙子昔年如何立约?”
  管双成恨恨地道:“我说只要你们三个笨牛未死,我这笛子绝对不吹给别人听,即使我将来有门徒传人,也必受此约束……”
  天心凛然道:“仙子是何等身分之人,岂能自食约言!”
  管双成道:“当然,难道那三个蠢牛的命真有这么长?”
  天心道:“虽不知道‘青城三老’未死,却也不知道他们已死,现‘少林’涤尘大师已往青城相探,未得确讯之前,仙子有责约束……”
  管双成道:“好!我明天就下山找他们去,同时我也想去看看,那三头蠢牛是否果然不死,我已想好治牛之法,倒可一试!”
  天心虽不知涤尘大师的收获如何,但能令管双成暂时践约总是好事,假若三老确已仙去,只有慢慢再想法子了!
  乃合掌恭身道:“阿弥陀佛,仙子此举造无量功德!”
  管双成却望着她,不怀好意地一笑道:“师太且慢夸奖,也许我这一去所造的杀孽还要更大呢!”
  天心想起她昔年之作为,不禁毛骨悚然,良久始道:“仙子六十年虔修,能保朱颜,虽仗灵药之效,修为之功亦不可没,贫尼揣度仙子绝不会如此!”
  管双成哂然一笑道:“师太期我太高,也许你会失望的!”
  天心哑然!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四二 血劫江湖
上一篇:
四十 老奸巨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