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 巨寇深谋
2021-02-22 12:20:55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从狂热中突然冷却,从激动中恢复平静!
  尽管他们是超越常人的武林高手,尽管他们都有一身出奇的武功,他们也有常人一样的疲倦与喘息!
  萧湄软弱地抚着韦明远壮健的胸膛,轻捋他着胸前的毫毛,轻轻地,满足地而又娇柔地道:“明远!你刚才真凶!我现在想起来倒有点怕了!”
  韦明远躺在他身旁,手指仍在她身上滑动着,虽然他已与湘儿结为夫妇,却在萧湄哪儿得到从所未有的满足!
  蓦而!他想起一件事。
  扳过萧湄的脸,轻轻地道:“湄!告诉我!”
  萧湄在鼻中轻哼道:“什么事?”
  “他是谁?”
  萧湄痛苦地道:“我知道你会问的!你可以不问吗?”
  韦明远默然了,他想到自己并没有权利问。
  他的手指仍在身上滑动,突然又停止了。
  “湄!告诉我!他是谁?”
  萧湄哭了,哭着道:“明远!我求你别问,我答应你,你是我唯一爱过的人!从前是!将来也是!也许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韦明远又默然了。
  天亮了,亮光照进窗子,照上了他们的床。
  韦明远几乎静默了一个时辰,终于他又开口了。
  “湄!告诉我!否则我会受不了的!”
  萧湄的泪也流了一个时辰,突然她哭着声音道:“我那样求你了,为什么你还是要问呢?你是有妻子的,我受得了,杜素琼嫁了任共弃,你也受得了,为什么你偏偏受不了我呢?”
  萧湄是几句伤感的话,却又在韦明远的心中刺了一刀。
  他无言地掀被坐起,披上尚未全干的湿衣走了。
  头也不回地走了,耳中却飘来萧湄带哭的声音:“明远!你这样一走,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      ×      ×

  韦明远怀着一种屈辱的心情回到家中。
  不!这应该是吴止楚的家,他与湘儿成婚后,这荏弱的女孩既需要他,也需要爷爷!
  所以他没有另外置屋,仍是住在吴止楚哪儿!
  渐近屋门,他心中的罪恶感也更深,屈辱的心情渐渐没有了,代之以一种忏悔的心情!
  一种对圣洁的湘儿忏悔的心情。
  忘记那个淫荡的女人吧!反正仇也报了!今后我将伴着湘儿,终老是乡,再也不走江湖了!
  望见那竹篱小舍的时候,他恨不能一步飞进去,但也有些踟踯,“近乡情更怯”,或许就是这种心情!
  湘儿并没有在竹门外等他,他摇了头,低说一声:“这孩子!到底是孩子,说的都是玩话!”
  于是他又记起离家前夕,湘儿曾挽他的颈项说:“韦大哥,你走了之后,我会想念你的,我天天站在那竹篱笆外面,等你回来好不好?”
  记得自己也曾开玩笑地回答她道:“好的!你记住,我一定在太阳落山时回来,每天你就等那一下好了,假若太阳下了山,我还没有回,那就要等第二天了!”
  “真的?韦大哥!我就那么办!”
  想到这儿,他不禁笑了,心底暗自地道:“真是孩子!成亲都两个月了,还是称名道姓地叫我韦大哥,看来这称呼是一辈子都改不了口!现在正将日落,她没有出来等我,回去逗逗她去!假装生她的气,让她急得跳脚,流着眼泪求我……”
  就在这些遐想中,他跨进了竹篱。
  篱门没有关,里面显得出奇的平静。
  这平静有一种不祥的预示,他在院中就不停地喊道:“湘儿,我回来了!”
  屋子里静静的,没有一点回音!
  上天保佑,别出事吧!但愿他们是有事出门了!
  他在心中祈祷着,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了。
  推开屋门,他怔住了。
  屋中凌乱不堪,桌椅散乱,满地都是药材。
  吴止楚的尸身半倚在墙角,胸前一个大洞。
  韦明远心胆皆裂,狂吼一声,连忙走近前去。
  吴止楚仍留着愤怒的表情,手指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血字,意思分明,想是写了一半,即告气绝。
  那几个字成为唯一的线索了。
  他忍着悲哀看下去!
  “湘儿被掳,杀我者乃……”
  最后一个字只有那两点,这老人拼尽最后的一口力气,想告诉他仇人是谁,可惜已力不从心了!
  据尸身的情形来看,他死去将有半天工夫!
  “这贼子一定是在今天上午行凶掳人,可惜我来迟半日,否则,爷爷!也许不至于死得那样惨……”
  他泪眼模糊地喃喃低语着,一面开始研究那几个血字,遗憾的是它竟在最重要之处中断了!
  “唯一可追究的是那两点,那两点可能凑成什么字呢?”
  蓦而,他记起了萧湄临走时的话了!
  “……你会后悔的……”
  “这妖女,她报复得真快!”
  “爷爷胸前的大洞,不正是‘搜魂指’的杰作吗?”
  “她功力比我高,赶在我前头半日,当然不成问题!”
  “那两点不正是萧字的起笔吗?”
  一切迹象归纳起来,都是萧湄无疑!
  “你掳去湘儿!还可说是为了报复我,可是你不该杀死这可怜的老人,他是无辜的啊!
  “你说我会后悔的!我果然后悔!我后悔没有趁妳在不备时候将你杀死,而且对妳也浪费了一些感情!
  “可怜的湘儿,在你手中,不知将受什么折辱!
  “狠毒的妖妇,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用尽一切的方法,我也会杀死你,替爷爷报仇的!……”
  当夜,他埋葬了吴止楚。
  然后一把火烧掉了那幢小屋!
  天涯海角,他开始去追寻仇恨了!
  旧恨刚了,又添新仇,仇恨始终追随着他。
  “我是个不祥的人,我所到的地方,就会带去灾祸,我所爱的人们,就会得到不幸,我真是那么不祥吗?”
  他开始诅咒起自己来了!

×      ×      ×

  多事的江湖又起了一阵新的波动。
  英雄大会虽无结果,产生一个绝大的变异!
  当众就离开的两个绝世高手……萧湄与韦明远,从那一次之后,就神奇的失了踪,引起了大家纷纷猜测……
  有人说他俩重叙旧欢,躲到哪儿享福去了!
  也有说他俩都死了,否则新任的水道盟主,绝不敢那样猖獗,趾高气扬,任意非为!
  新任的水道盟主是谁?
  此人非他!乃英雄大会一举成名的文抄侯是也!
  萧湄留下了一手无人能及的武功,却神奇的失了踪,不但将天下第一让给他,连水道盟主也让给他了。
  任共弃是副盟主,专管惹事生非。
  胡子玉是总护法,负责策划一切。
  水道声势日壮,几将席卷江湖。
  八大剑派名存实亡,有的销声匿影,有的已被水道网罗吞并,有的尚在咬牙苦拼,作困兽之斗!
  水道无形之中,已成了武林霸主!
  是距上次英雄大会的五年之后。
  岁月如流,多少给人留下一点痕迹,有的是鬓边白发,有的是额上皱纹,有的是成长,有的是萎缩!
  在君山水道总坛的一间密室中,端坐着文抄侯、任共弃与胡子玉,在举行他们的重要会议!
  每一件震慑江湖的大事,都是在这密室中决定的。
  文抄侯仍是那幅长相,只是不作穷儒打扮了!
  胡子玉越老越瘦,下巴尖翘,越现得老奸巨猾。
  任共弃留了黑须,衬得他深沉而鸷猛。
  这三人内心并不和谐,然而他们在一起却造成了无数的杀孽,今天他们又在聚会了!
  任共弃最先开口道:“我们的势力已经够大了,‘武当’尸居余气不足论,其他门派也不谈,只有‘少林’与‘峨嵋’仍成心腹之患!”
  文抄侯道:“他们虽厕身武林,却都是出家人,并没有和我们争权夺利之意,我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任共弃微微一笑道:“大哥之言当然有道理,只可惜晚了一点!”
  文抄侯微一色变道:“此话怎讲?”
  任共弃仍是以那种笑答道:“兄弟于今日下午,已传了‘九龙令’,叫河南的分坛进攻嵩山,令泯江分舵进攻峨嵋金顶,此刻火箭传令大约已经走出千里之遥,而且我规定的是令到即行,因此大哥即使要想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文抄侯急道:“我们凡事都是经过商量才决定的,这一回老弟怎么不声不响的一个人就作了主张!”
  侄共弃不在乎地道:“此事我认为在所必行,跟你们商量,必有许多顾忌,所以我干脆做了再说,造成事实,免得夜长梦多!”
  文抄侯急道:“‘少林’二百余年为武林主脉,凭河南分坛那点力量,岂非以卵击石,‘峨嵋’亦不可轻侮,泯江分舵当然是必败无疑!”
  侄共弃道:“我知道是一定败的!”
  文抄侯道:“折师辱名,那又是为了外么呢?”
  任共弃冷笑道:“打败了!为着声誉攸关!你们才会全力以赴!”
  文抄侯长叹一声道:“老弟!我本来是孑身一人,这点基业是大家一起闯下来的,弃之并无足惜,只是你总得说个明白!”
  任共弃故意装胡涂道:“你要我说什么?”
  “干什么你必须要跟‘少林’与‘峨嵋’过不去!”
  任共弃两眼一翻道:“非我族类者即我敌,一日不除,一日不安!”
  文抄侯望他,憋了半天才道:“做都做了!现在争论确已太迟,我们快准备一下吧!”
  闲在一边的胡子玉突然开口道:“准备什么?”
  文抄侯道:“当然是起尽精华,先扫平嵩山啊,难道非要等河南分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才开始行动?”
  胡子玉子笑道:“不用这么急,传一张铁血令,限他们两派掌门人在三个月内,来总坛叩头求饶,声明永远臣服!”
  任共弃奇道:“士可杀而不可辱,当然不会接受!”
  文抄侯道:“那我们还等什么?愈早解决愈好!”
  胡子玉双手一摊道:“‘少林’、‘峨嵋’都不会投降的!拼起来他们的实力也不如我们,因此总得要给他们时间去找帮手呀!”
  文抄侯愈弄愈胡涂,怀疑地道:“我实在猜不透你们的真意何在,胡兄你明白说吧!”
  胡子玉哈哈大笑地指着任共弃道:“空床寂寞难挨!我们任副盟主在想浑家了!”
  文抄侯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但是梵净山主会出头吗?”
  任共弃似笑非笑,脸色极为难看地道:“老胡!你料事如神确实不错,但有时嫌太讨厌!”
  胡子玉耸肩道:“你办法的确不错,但若无我的计划,恐怕你会越弄越糟,信不信由你,要不要我管也由你!”
  任共弃想了半天,才无可奈何地道:“老狐狸,再让你出回风头吧!”
  胡子玉长笑连声,得意已极!
  文抄侯却仍是不信地道:“梵净山主真能因此出山?”
  胡子玉道:“老大请放心,非杜素琼不足以与吾等为敌,非‘少林’、‘峨嵋’两派存亡危急之机,无法请得动梵净山主玉驾!”
  文抄侯道:“何以为凭?”
  胡子玉道:“‘少林’涤尘、‘峨嵋’天心与杜素琼关系颇深,只要你们二人联袂而行,杜素琼必会再度出山!”
  文抄侯却担心地道:“她要是真的出来了,我们有把握取胜吗?”
  胡子玉胸有成竹地道:“君子斗智不斗力,山人自有妙计,杜素琼重行出山,不但是江湖一大盛举,而且可以解决我们一个大问题!”
  这下子其他两人都惊异了,同声问道:“什么问题?”
  胡子玉独眼一眨道:“我们这五年来寝食难安的是什么事,五年前大家辛辛苦苦布下的是一局什么棋,难道你们不想得结果吗?”
  二人同“哦”了一声。
  密室中开始变为切切的小声商谈了!

×      ×      ×

  一切都如预料中那样!
  水道一帮在嵩山及峨嵋同时碰了个硬钉子!
  “铁血令”带着杀意公开地送了出去。
  然后有密报送到君山总坛!
  “少林”涤尘大师风尘仆仆地入川拜谒侠尼天心,然后二人一同离开峨嵋金顶,再度向贵州而去。
  密室中的三个人相视而笑,胡子玉拍着任共弃道:“老弟!你的苦相思快有结果了,到时候可得你自己努力,这种事谁也帮不了忙,希望能喝你第二次喜酒!”
  任共弃怪模怪样地笑一下算是回答!

×      ×      ×

  天心与涤尘到达梵净山时,已是春天时分,离约期尚有二月之遥,限期虽宽,二人心中却如火焚。
  犹是旧日桃源路,仙境不迷旧渔人。
  景物依然,人事变迁太多,天心虽是世外人,却也不禁感慨丛生,对着灵山故景,无限唏嘘!
  第一关守门的不是朱兰,却换了赵大。
  这浑人还是那副憨相,见了他们,笑嘻嘻地道:“师太,你从哪儿找来个光头伴当,俺在这儿无聊得紧,拜托你给俺也找个傻老婆子来作作伴可行!”
  傻人说傻话,可又透着绝顶聪明!
  第一句话,就将两位佛门高人窘得无地自容!
  末后还是天心打破僵局,合十道:“赵施主别开玩笑了,贫尼与‘少林’长老涤尘大师,为要事想进谒贵山主一面,请施主惠予通报!”
  赵大听完话后,将眼一瞪道:“要见山主?不行,你是夜猫子进宅,必有灾祸,上次来一趟,将我们仙子害死了,这回又要来害山主了……”
  天心见他人虽傻,说话却极有道理,倒不禁为之语塞,可是千里迢迢,总不能空手而回,只有坚请道:“吾等实有要事,敬请施主慈悲!”
  说完又是一合十。
  赵大见她很客气,倒不再发横了,想了一下道:“山主来到山上之后,曾经严令不接见外人,而且她比仙子厉害多了,动不动就要罚人,我实在不敢替你们通报!”
  涤尘插口道:“我们与山主仅是故人,请施主费神代为通报一声,见与不见,自由山主决定,断不会牵连到施主的!”
  赵大道:“你胡说,我们山主来此以后,尘缘已断,哪里还会有什么故人,我看你们还是回去吧!”
  不但不傻,说话而且极有道理。
  涤尘低声对天心道:“此人大智若愚,哪里是真浑呢!”
  天心也低声道:“上次我来时,他的确是浑人一个,也许在五年之中,杜素琼开导他不少,现在怎么办呢?”
  涤尘道:“任重如山,岂能半途而返,只有坚持到底了!”
  天心点点头,遂向赵大道:“我们专程而来,志坚如铁,不见山主绝不回头!”
  赵大大声道:“若是我不放你们过去呢?”
  天心道:“我们只有在此坐等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赵大想不到这两个人会耍赖皮,一时倒没有主意了。
  抓头挠耳半天,见二人依然不走,忽然道:“要我去通报也行,只是有个条件!”
  赵大道:“上次咱们是比赛抢斧头,结果我输了,今天咱们再来一次,若是我再输了,立即带你们上去如何?”
  天心见他提起上次比赛,脸上不禁红了一下,但怕又要经过重重考试,所以抢先问道:“前面一共还有多少关口?”
  赵大摇头道:“没有了,杜山主根本就不见外人,所以不设关口,你们若是胜了我,便可以直接去见到山主!”
  天心思索了一下,觉得别无他法,低声问涤尘道:“大师以为如何?”
  涤尘沉声道:“别无良策,惟有一试!但求佛祖慈悲……”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五五 机关算尽
上一篇:
五三 爱恨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