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 机关算尽
2021-02-22 12:21:27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天心遂对赵大道:“就照施主的办法吧,是否仍和上次一样?”
  赵大道:“是的,不过你们这次是两个人,谁跟我比呢?”
  天心自忖内力不如涤尘深厚,而且“少林”以硬功见长,参与这种比赛较为恰当,遂指着涤尘道:“由这位大师与施主一较!”
  赵大将涤尘望了一眼,摇头道:“不行!他比不过我的,这样吧,我让你们一起上!”
  涤尘正要反对,天心却知道赵大甚深,晓得他不是凭空吹嘘,而且这次比赛只许成功,不能失败!
  遂对赵大合十道:“多谢施主承让,就这样决定吧!”
  涤尘见天心答应了,自己亦不便多说。
  赵大仍将斧头伸过来,自己握住斧柄道:“你们抓紧了,就开始吧!”
  天心与涤尘默然地双双伸手抓住斧头,见赵大仍选吃亏的一边,心中不但不轻松,反提高了警觉。
  两方都握实了之后,赵大猛喝道:“开始,拉!”
  双方都拼出全力,将斧头向自己身边猛拉。
  合天心与涤尘两位佛门高人之力,又是岂同小可,然而赵大以一抵二,居然毫不逊色!
  双方坚持了约有盏茶时分,大家脚下都不曾移动分毫!
  赵大高兴得大叫道:“过瘾!过瘾!俺老赵今天非多喝两坛酒不可,师太,你多了一个帮手,真强得多了,不是俺近来大有进境,一定非输不可!”
  涤尘与天心却没有他那么轻松,二人拼力苦撑,头上青筋暴起,额头已现汗渍,咬牙忍住一口真气不吐!
  再坚持了一刻,二人步下已经不稳,渐渐已有朝赵大那边挪动的趋势,若非手上抓得紧,几将脱手!
  赵大见二人的脚步又渐渐地向他靠近,大声叫道:“不行!不行!你们两打一,还要耍赖皮!你们一直靠过来,我岂非仍是抢不过斧头!再不准过来了!”
  二人的脚下不住向前动,闻得赵大之言,心中虽是惭愧,口中却不答话,手头握得更紧了!
  赵大将他们又拖了几步,突地猛喝一声:“去!”
  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在斧柄上传过来,震开二人握紧的手,也将他们震得直飞出去。
  赵大歉疚地道:“我本来不想这样对付你们的,可是你们一直耍赖皮,不得而已,我才那样做了,不算欺侮你们吧?”
  涤尘与天心倒在地上,万念俱灰,热泪直流!
  他们不是为失败而伤心,也没有受伤。
  想到本派将会在一场滔天的杀劫下消灭,他们无法止住自己滔滔不绝,悲天悯人的眼泪!
  这情形倒把赵大吓呆了,呐呐地道:“我……我没伤你们吧?输了没关系,回去从头练过再来,哭算什么呢?完全不像好汉子了!”
  二位佛门高人的热泪仍是不止。
  赵大抽抽噎噎地道:“俺就是见不得人哭!你们再哭,俺也要哭!”
  说完陪他们坐在地上直淌眼泪。
  突然门洞中飘下一个粉装玉琢的女孩,不过四、五岁的样子,遍体罗绮,披着满头秀发,用手指刮着脸唱道:“羞!羞!羞,三个大人哭一堆……”
  天心望过去,这女孩十足又是杜素琼的化身。
  天心早岁坎坷,晚年事佛,最喜灵慧的幼儿,见那女孩清丽脱俗,赶忙走过去,握住她的小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睁着两颗溜回的眼珠,好奇地望着侠尼道:“我叫杜念远,你呢?”
  天心微笑道:“我俗家的名字早已不用,现在叫天心。”
  杜念远摇摇一下头道:“天心这名字不好,不如我的有意思!”
  天心见她年纪虽小,却装着一派成年的样子,大感有趣,遂露着笑容,同她搭讪地道:“妳的名字有什么意思呢?”
  杜念远偏着头道:“山主说我的名字是纪念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天心想到杜素琼与韦明远的一番遭遇,不禁感慨地道:“是的,他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
  杜念远大是兴奋,扯住天心的袖子道:“你认识他?告诉我好不好?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有些什么了不起的事?还有……他叫什么名字?”
  天心奇道:“难道你母亲没有告诉你?”
  杜念远撅嘴道:“没有,她说我年纪大小,要等我大了才跟我说……我忘了告诉你,山主就是山主,她不是我的母亲!”
  天心知道梵净山的规矩,也知道杜素琼何以不让自己的孩子称她为母亲的道理,不过心中总不舒服,遂问道:“那你的父母呢?”
  杜念远神秘地摇头道:“我不知道!山主很爱我!许多姨姨也很爱我,尤其是姥姥,她最疼我了,我想我不需要父母!”
  这孩子虽然只有五岁,可是说起话来,口齿伶俐,完全超过了地的年龄,使得天心更喜欢她了,正在捉摸该如何再向她问话时,一旁的涤尘大师轻咳了一声,天心抬头一望,当初把守第一关的红衣少女朱兰已站在面前。
  朱兰冷冷地道:“师太是明知故问,对一个孩子讲这些话,不是太失你出家人的身分吗?念远!过来!”
  杜念远像只小蝴蝶似的奔扑到朱兰的怀中,天心则满脸飞红,讪讪的颇不是味,口中亦呐呐地说不出话。
  朱兰哂然一笑道:“师太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远道而来,这次又有什么见教,莫不是又有什么掀动江湖的大事发生了?”
  天心见她的语调尖刻,显然极不欢迎,然而自己上次前来,即送掉管双成的性命倒是怨不得人家!
  遂极和蔼地道:“贫尼很惭愧,梵净山人间仙境,贫尼无事实不敢前来打扰,这次不但是为了天下生灵计,而且也是为了……”
  话尚未说完,即为朱兰打断道:“这些话跟我说没有用,你来的目的是要请山主,还是留点精神去向山主说吧!不过我怕你会失望的……”
  天心惊道:“难道山主不肯接见我们!”
  朱兰目光一扫二人,摇头道:“二位既是山主故人,而且先前又承呵护之情,山主倒不会如此绝情,她已知二位前来,命我迓客的!”
  天心不解道:“姑娘先前之言,贫尼就不明白了!”
  朱兰道:“山主虽接见你们,却断不会下山帮你们了断事务,这样岂非使二位白跑一趟,所以我说你们会失望的!”
  天心沉吟不语,涤尘突然道:“还是请容我们先诣山主之面吧!”
  朱兰毫无表情地一挥手道:“二位请随我来吧!”
  二人默默地跟在她身后,朱兰走了几步,发现杜念远兴致勃勃地跟在身旁,不由眉头一皱道:“念远!仙子今天叫你做什么的?”
  杜念远瞪着眼睛道:“没有!什么也没有!”
  朱兰笑道:“小鬼头,你别耍滑头,今天明明是双日,是该你去教赵大唐诗的日子,你还不快去!”
  杜念远撒娇道:“朱姨姨,山从来没有外人来过,您就让我也去看看热闹吧!赵大笨死了,一阕清平调,三天还没背熟……”
  朱兰摇头道:“不行,那是山主规定你的工作,你有胆子尽管不做好了,回头罚下来,可是没有人敢替你讲情!”
  杜念远想了一下,才红着眼睛走了。
  天心诧异道:“她才那么小,就可以教别人了吗?”
  朱兰得意地笑着道:“别看她小,文武两途,有人学了几十年,都未必能赶得上,赵大才受了了她半年熏陶,不是文雅得多了……”
  天心感佩地点点头,半晌才又问道:“山主对她很严吧?”
  朱兰道:“爱之深则督之切,山主不仅是对她,对每一个人都是这样,恩威并施,连费姥姥都对她又敬又怕!”
  天心肃然问道:“山主一定很得人心!”
  朱兰亦是恭敬地道:“是的!山主治理本山,除练武功外,每个人都要学很多东西,做很多事情,当初我们对仙子只是敬服,然而山主平易近人,她跟我们一起操作,一起生活,大家对她除了尊敬之外,还具有一种真正的感情。”
  天心慨然而叹道:“贵山主是个了不起的人!”
  朱兰不再开口,只是肃穆地在前面领路。
  山中的环境与从前改变了许多,瑶花琪草,亭台楼阁犹是昔日面目,只是其中往来的,已不是绰约仙子了。
  她们都一式布衣裙钗,有的纺纱,有的织布,有的读书,有的练剑,每一个人都自得其乐!
  天心感慨地道:“无怀氏之民欤,这儿简直就是秦人旧舍,桃源胜地,贵山主确是了不起!”
  说着又往前走了一阵,突然花丛中一个戴竹笠的农装女子站了起来,手上还是沾了泥土,向他们倩然微笑!
  天心定睛一看,不是梵净山主,又是谁来。
  杜素琼裣衽作福道:“梵净山得二位高人佛驾,幸何如之,兰妹妹,请你先将二位贵宾带到听松轩旁小坐,我洗了手就来。”
  朱兰躬身答应了一声,天心与涤尘向杜素琼见过礼,寒暄了几句,才跟在朱兰身后而去。
  听松轩傍崖而筑,设备淡雅宜人,窗外遍是苍松,微风拂过,掀起一片松涛,使人耳目为之一清。
  小婶送上香茶,朱兰微笑让客道:“我们不敢自诩为仙,没有胡麻饭奉客,这茶可确实是松子泡的,请二位尝一尝新!”
  天心与涤尘谢着接过,入口一品,果然别具一种清香之味,不由得赞赏异常,连连呼佳。
  一茶将尽,杜素琼一身淡装翩然而临。
  天心、涤尘又站起来,重新见礼,分宾主坐定。
  杜素琼笑着道:“二位间关远来,必是江湖上又有大事发生了?”
  天心道:“正是,这次严重多了,不但关系着若干生灵,而且还影响武林劫运,因此贫尼与涤尘大师不得已……”
  杜素琼神色不动地道:“我已远离江湖,对这些事十分陌生,莫非在此数年中,武林中又出了什么极为厉害的高手不成?”
  天心遂将近年所发生的大事,以及“峨嵋”、“少林”受到威胁的情形说了一遍,更强调水道为害武林之重……
  只有说到韦明远化身妇人,出现英雄大会杀死“雪海双凶”之际,杜素琼与朱兰都略有激动之状,其他如文抄侯领袖水道,独霸武林与任共弃、胡子玉等,狠狠为恶之事,她们显然都不感兴趣。叙述完毕之后,朱兰忍不住问道:“那……那明远未出现过么?”
  杜素琼望了朱兰一眼,朱兰的脸顿时红了。
  天心却率直地道:“韦明远与萧湄在英雄会上一走,再未出现过,只是在长江畔的一个小村中,有着吴止楚的坟墓……”
  她故意顿了一下,见二人俱无反应,仍接着道:“此老据传是死于非命,而且韦明远的妻子湘儿,也同时失了踪,韦明远曾单独回去过一次,接着就失了踪。”
  屋中沉默了半晌,杜素琼轻叹一声道:“我尘心已淡,也许比你们出家人还看得开,这些人,这些事,再也不能令我动心了!”
  天心急道:“‘峨嵋’与‘少林’危在旦夕,尚祈山主能大发慈悲,力挽狂澜,免我两派数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杜素琼摇头道:“我不能管这事,我发誓不下山了。”
  涤尘也急了道:“任共弃出身梵净山,山主应有责任阻止他胡为!”
  杜素琼道:“他已经被逐出门墙,梵净山只是一个安居之地,并非武林门派,对他的行为,我们不能,也不愿负责!”
  天心见杜素琼执意不允,实无良策,想起此来责任之重大,心中大是着急,突地跪下道:“贫尼敬为两派数百条生灵请命!”
  涤尘也跪下道:“老衲别无他法,也只有一跪乞求了,山主一日不允,老衲一日不起,望山主能大发慈悲,本武林同道之谊……”
  这二人平日在武林中之地位,何等崇高,然今日为门中安危,竟屈膝求人,在他们而言,已是最后之策。
  可是杜素琼单手一挥,有一股绝大之力,将二人轻轻抬起,她的脸上仍是一无表情地道:“二位别这样,小女子当受不起重礼,我已立有誓约,二位当不至于强人之难,一定要我背誓吧!”
  她的手仍是伸着,那股力量绵绵而来,托住二人身形,想跪却跪不下去,只急得两泪直流。
  朱兰见状,心有不忍,刚开口唤了一声:“山主……”
  技素琼又望了她一眼,朱兰接触到杜素琼微带愠意的眼光,立刻把底下的话咽了回去。
  杜素琼等了片刻,才道:“我已是爱莫能助,事情关系颇巨,我也不敢多耽误二位时间,二位还是早点回去另谋他策吧!”
  说完把手微微一抬,将二人各送到椅上坐下。
  天心与涤尘万念俱灰,身子都彷佛瘫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了,杜素琼朝朱兰冷冷地道:“兰妹妹,麻烦你还是送他们下山吧!”
  说完朝二人谦恭地一福道:“天无绝人之路,以‘少林’、‘峨嵋’之雄厚实力,与水道一争,并不一定会败,二位何必尽长他人志气呢!”
  涤尘长叹道:“山主不知道,单单任共弃一人,昔日已闹得天下大乱,现在那文抄侯之功力,犹在任共弃之上……”
  杜素琼彷佛极不愿听见任共弃的名字,皱眉道:“既是他们那么厉害,我去了也是白费。”
  涤尘道:“仅从山主刚才那一手烘云托日的功力,已足睥视天下,何况山主进境,尚不至此。”
  杜素琼叹息道:“天外有天,人上有人,武学一道,无涯无境,我越学越知自己不足,有违二位盛意,深感歉咎……”
  说着点点头,率先出了听松轩。
  朱兰将手一比道:“山主事忙,未克亲送,仍由我代表,恭送二位下山,异日二位得暇,仍请常来玩玩,山肴野蔬,尚堪饷客,此刻二位归心如箭,我也不多留了!”
  天心与涤尘废然地站起来,默默地追随朱兰,步下山去。

×      ×      ×

  就在二人离开梵净山之后,一个隐秘的地方,钻出了两个人,望着两个身披袈裟,嗒然若丧的背影……
  年轻的一个开口道:“老胡,看情形他们是碰了钉子,计又将安出?”
  年纪大的一个道:“我一时也别无良策,要不你进去闹他一场,反正你里面的路径熟,情形又清楚!”此二人不问而可知是胡子玉与任共弃。
  他们虽设下了逼杜素琼出山之计,但也考虑到杜素琼未必肯答应,故而跟在后面,一观究竟。
  果然天心与涤尘没有成功。
  任共弃想了一下道:“不行,对山里的情形我知道,凭我这点本事,到了里面只有吃亏,更别说是闹事情了!”
  胡子玉道:“你跟杜素琼到底是夫妻呀!一夜夫妻百夜思,百夜夫妻似海深,难道她真好意思杀你不成!”
  任共弃勃然色变道:“老胡,你是故意调侃我吗?再拿我开胃,可别怪我不客气,‘分筋错骨法’的滋味你是尝过的。”
  胡子玉耸肩干笑道:“老弟!你火气真大,一句玩笑的话,你就认了真……别忙,让我们摸近一点,看情形再想办法!”
  任共弃默然无语地跟着他,慢慢地向前靠近。
  入口前的大树下,并坐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形。
  原来是杜念远在教赵大念诗。
  她清脆的声音,摇头摆脑地念着:
  春风一枝露凝香,云雨巫山痛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赵大粗哑的喉咙跟着她一句句地念着。
  忽然他偏着头道:“燕子飞着很快乐的,怎么又会可怜呢?它身上永远是那么一身毛,哪儿来的新装呀?”
  杜念远顿小脚气道:“飞燕是赵飞燕,她是一个女人,不是飞的燕子,你可真会解诗!李白听见了,不气死才怪!”
  赵大这才明白了,但仍是不服气道:“李白早就死了,他不是跳在河里捞月亮淹死的吗?那家伙比我还傻,他才不会生气呢!”
  杜念远撅着小嘴道:“赵大,你再胡说,我就不教了。”
  赵大高兴地道:“你不教最好,俺才不想学这劳什子呢,别别扭扭的,所有的诗里面,只有一首对了俺的胃口!”
  杜念远好奇地道:“那一首?”
  赵大兴趣浓厚地道:“李白的‘将进酒’!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会须一饮二百杯……但愿长醉不愿醒……”
  杜念远将嘴一撇道:“还亏你对胃口呢,次序全弄错了,前句搬到后句来!”
  赵大脸上一红道:“只要记住就行,次序颠倒有什么关系。俺看这李白定是一个酒鬼,不然他怎么能想得这么绝。”
  杜念远又好气又好笑,顿着脚道:“你真的不想学了。”
  赵大着笑道:“要是还有喝酒的,俺就再学几首,逢到喉咙痒的时候,念念也过瘾,要是什么云呀!花呀!俺实在不想学了!”
  杜念远瞪着小眼睛道:“好,我就这么回山主去,这是你自己不要学的,我也落得轻松些,免得天天对你生气!”
  说着就站了起来,这一下可把赵大整住了,连忙上前拉住她,口中还苦苦地哀求道:“学!学!小姑奶奶,俺算是怕你,一个小玉一个你,你们算是吃定了俺老赵了,你们比长虫还可怕……”
  杜念远强忍住笑道:“原来你也怕山主处罚!”
  赵大苦着脸说道:“俺倒不怕山主打我,俺皮粗厚,挨几下没关系,就是怕不准喝酒,那可憋死老赵了!”
  一大一小,又在树下念起诗来了!

×      ×      ×

  任共弃躲在远处,仍可清楚地看到杜念远的一举一动,身上不由自主地起了一阵颤抖,父女的天性自然地流露无遗……
  胡子玉在他耳畔轻轻地道:“这一定是令嫒了,恭喜老弟有此掌珠,慧质天生……”
  任共弃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喃喃道:“五年了,想不到她会这么大了,长得真像她母亲……”
  胡子玉突地在他耳畔轻轻地说了几句。
  任共弃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样太苦孩子了!”
  胡子玉道:“不这样如何搬得动尊夫人大驾,而且你们父女也该聚聚,我要是有这么美丽聪明的女儿,我一定把她带在身边,骄傲地给别人看看!”
  任共弃考虑了半天才道:“不会伤着她吧?”
  胡子玉道:“老弟也算是用药行家,让该知道这玩意儿的性质,最多叫她昏迷一阵罢了,走出个百十里地,立刻就救过来。”
  任共弃又考虑了一下才道:“别用过量。”
  胡子玉点头道:“我晓得!这么好的孩子,我也舍不得伤了她!”
  两个人又屏住气息,慢慢地向前移动了!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五六 山雨欲来
上一篇:
五四 巨寇深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