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 幽恨莫赎
2021-02-22 12:24:31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韦明远在兴奋中,突然体验到一种从所未有的感觉,从萧湄的体内,有一股汹涌的热力,直透过来,灼人如火。
  他正想运功抗拒之际,忽然“精促穴”上一麻,他全身立刻疲软无力,一任那股汹涌的热潮将他神智烧得模糊……
  也不知经过多久,他才清醒过来。
  萧湄已替他把衣服穿着整齐,可是她却异常疲累地躺在一边,脸色焦黄,彷佛久经大病……
  看到她憔悴的神态,韦明远内心深处泛出歉意。
  握住她的纤手,喃喃地道:“湄妹!对不起,我又冒犯妳了,我不知怎地竟无法控制自己……湄妹!我伤害妳了吧?”
  萧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微弱地道:“不,明远,不能怪你,你知道我给你喝的梅花雪酿中掺入了什么?那是最厉害的媚药……”
  韦明远愕然道:“媚药……湄妹!妳为什么要那样做呢?只要妳开口,不!只要妳略作表示,我愿意为妳做任何事!”
  萧湄见了韦明远的诚挚表情,黯淡的眼神中泛出光亮。
  “明远,你不觉得我是个淫贱的女人吗?”
  韦明远急忙道:“不!我若生此心,天诛地灭!湄妹,在我眼中,妳永远是圣洁的,皑如山上雪,皎若云中月……”
  萧湄惨笑道:“谢谢你,明远,有你这句话,我可以瞑目了!”
  韦明远惊道:“瞑目!湄妹!干吗妳要这么说呢!”
  萧湄道:“我此刻的生命,已如油尽之灯,再过一会儿,等我把应该说的话,都说完之后,大概也差不多了……”
  韦明远大惊,一把抓住她,急问道:“什么!湄妹!妳吃了什么东西?”
  萧湄皱眉头,无限痛苦地道:“明远!你轻一点,我现在一点气力都没有……”
  韦明远歉然地减弱手上的力量,仍是急急地问道:“湄妹!快告诉我!妳吃了什么东西?”
  萧湄轻轻地道:“我什么都没有吃……”
  韦明远心中这才一宽,可是萧湄又继续地道:“不过我确知我的生命,不会再超过一个时辰!”
  韦明远又急了,萧湄软弱地摆摆手,拦住她道:“明远!你别打扰,趁我还没有死之前,我还有许多话说,这些话很重要,你必须每一个字都听清楚!”
  韦明远见她说话很庄重,果然不敢再出声。
  萧湄思索了一下,才轻轻地道:“五年前,你就问我,那个首先得到我的男人是谁!那时我没有告诉你,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事不易使人相信。”
  韦明远痛苦地道:“湄妹,我相信的妳每一句话,妳不用告诉我,我相信妳并不爱他,让我们都忘记他,不要再提了!”
  萧湄不理他,继续自己的话头道:“所以我只等着,等我们再见面时,我用事实来告诉你,我不求世人谅解,但我一定要你明白!”
  韦明远想了一下道:“那个该死的混蛋,他也用媚药对付妳……”
  萧湄苦笑一下道:“你越缠越错,我当时知觉已失,根本用不到什么药!”
  韦明远怒叫道:“那他更该死!他是谁?”
  萧湄浅浅一笑道:“你还是想知道的!”
  韦明远讪讪地道:“我只是要杀掉他,因为他曾那样对待过妳!”
  萧湄突然叹了一口气。
  “他叫‘无名老人’,不过他已经死了,是我杀死的,现在我想起来倒觉有些不该,他于我究竟还有授技之德……”
  韦明远厉声道:“授技之德?那他还是妳的师父呢,如何能做出这种寡廉鲜耻之事,简直死有余辜,还有什么不该?”
  萧湄望他笑道:“人家都说你侠义心胸,很了不起,原来也很狭窄,人都死了,你还在吃他的醋,不是太稚气了吗?”
  韦明远被她说得脸上一红,良久始道:“湄妹,不是我心胸狭窄,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也一样地愤慨的,不过在妳身上,使我觉得更气愤罢了!”
  萧湄摇着头道:“你不会明白的!他那样做,是为了成全我!不然的话,我那来这一身超凡的功力与惊世的武技……”
  韦明远为她的话弄得莫名其妙,不解地道:“妳说明白一点吧,我被妳弄胡涂了!”
  萧湄凄然道:“他学的不是正宗,因此在为我疗伤之际,真阳鼓动欲泄,练武的人,岂有不珍惜功力的,因此他只有利用这方法将功力移注给我,否则在短短的时日中,我怎会有这么大的进境!”
  韦明远听了,愕然片刻,正欲开口说话。
  萧湄突然阻止他道:“你必是尚未全信。现在,你以一半的功力,对这石榻拍一掌看看,记住,只要一半的力量就行了!”
  韦明远悬疑地道:“湄妹,这是做什么?”
  萧湄催促道:“别问为什么,你只要照做就是!”
  韦明远无法拂逆她迫促的要求,随意在石榻上拍了一下,这一下他并未精确地估计,大约用力总在四成左右。
  可是这一掌后果却令他张大了嘴,几乎合不拢来。
  那么厚的青石板上,印进半尺深的一只掌印,轮角分明,余石都被压成碎粉,满室飞扬!
  萧湄欣然笑道:“明远,意外吧?你现在是天下第一人了,以你现在之功力,发出‘太阳神抓’,将无一个人能接得住!”
  韦明远在惊愕中,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伸手扳萧湄的双肩道:“湄妹!妳刚才也将妳的功力转注给我了?”
  萧湄平静地道:“是的!我自礼佛后,对男女之事,己觉淡薄异常,所以不得不借助于药物,现在你一切都明白了!”
  韦明远泪流如注,哭叫道:“湄妹!妳……妳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妳已为我付出太多,我怎能再接受妳的情意呢!”
  萧湄的精神愈来愈颓弱,低声道:“明远!别打扰我,我一心只想报答你,报答你对我所支付的爱情,所以在移功之际,我未保留,我连生命力都一起输导给你了,这样很好,我活着本来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孩子有湘儿抚养,我很放心……”
  她的声音愈来愈微弱,低细到韦明远必须贴近她的嘴才能听得见,萧湄低细的声调仍在说着:“在橱中有一本绢册,那是我一生的武技,你拿去练熟之后,再传给孩子及小环,小环就是我的那个徒弟!
  “你必须快些到黄山始信峰下的寒潭之中,以‘拈花玉手’辟水之功下去,取得‘水精璧’,否则你的功夫仍是无法完成!……”
  她顿了一顿,继道:“我哥哥死于白冲天之手,你要替我除去他……”
  韦明远心如刀割,凄苦地道:“湄妹,这些事我一定会办到的,只是妳干吗要那么决绝呢?我们可以在一起生活的,刚才不是说好吗!”
  萧湄突然振奋起来了,朗声道:“怀念比爱情容易,你爱的人太多,爱你的人也太多,与其跟别人去分享你的爱,不如自己独占你的怀念!”
  韦明远凄然无语,内心充满歉咎。
  萧湄黯然地道:“我还是无法独占你的怀念,你的怀念还有一半是留给你的师妹的,不过我总算是得到过你了……”
  她的手仍是握在韦明远的掌中,渐渐地失去了温热!

×      ×      ×

  很久很久之后。
  韦明远听见背后有人黯然地道:“韦师伯,师父已经去了!”
  韦明远回头一看,原来是那小尼姑小环,不知她在何时,已然来至屋中,旁边还放着一口大缸。
  韦明远凄苦地道:“是的!我知道!我要多陪她一会儿!”
  他的眼泪已经不流了,可是脸上却流露比哭泣更深刻的哀痛,他的声音冷静而麻木,充满了空虚与凄凉!
  小环轻轻地道:“韦师伯!师父的真元已竭,留得愈久,她也衰败得愈快,你看这一会儿功夫,她已老得多了……”
  韦明远抬眼望去,果然萧湄的如花容颜上,已起了皱纹,丰润的皮肤上也失去了光泽,在逐渐干缩!
  心中对她所习怪异功夫,深感惊奇,口中仍道:“没有关系,即使她成了一堆枯骨,我对她的情意也不会稍减,我要多陪陪她,生前我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促了!”
  小环轻轻地道:“妇人以色事人,色衰而爱绝,师父为保留您对她的怀念,吩咐我她一断气,立刻就加以火化……”
  韦明远惊道:“什么!妳师父早就准备一死了?”
  小环静静地道:“是的!她方才就是叫我去准备一切后事的。您看,我连缸都带来了,我们还是别拂逆她的心意,快点收殓吧!”
  韦明远仍未放开萧湄的手,激动地低声道:“湄妹!湄妹!今生妳待我之情,我是无法报答了,不过我将终身佩带妳的骨殖,直到永恒……”
  小环道:“师父早想到了,她吩咐我说,火化之后,她把头盖骨留给您做纪念,因为在她的脑中,始终只有您一个人的影子,其余的骨灰,她要遍洒在洞庭湖中,她从哪儿来,还该回到哪儿去!”
  韦明远听她说话的声音,平淡而空虚,中间竟无一丝感情的存在,不由大感惊异,忍不住问道:“小环,师父是否对妳很严厉?”
  小环道:“师父对我是很严厉,可是她爱我如同己出,爱之深则期之切,与其说师父对我严,不如说她爱我深!”
  韦明远道:“这么说来,师父对妳极好,怎么她死了,连一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
  小环平静地道:“悲伤那是需要表情的!浅水低吟而深水哑然,只有肤浅的人才将悲哀放在脸上,哭在嘴里!”
  韦明远突然道:“小环!妳几岁了?”
  小环道:“十二岁!”
  韦明远呆了半晌才道:“我岂仅不了解女人,连妳这么个女孩我也不懂!”
  小环道:“我以后都会跟着师伯,您有很多的时间来懂得我!”
  韦明远再无话可说,默然片刻道:“我们把她入殓了吧!”
  小环点头道:“您把她抱进缸里吧,我到外面架柴去,您别替师父难过,她已死得其时,还有所爱的人送葬,将来若是您百年之后,怕还不见得有这份福气呢!”
  韦明远低身托起萧湄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略微替她整理一下衣襟,默然地放进大缸之中。
  眷恋地看了一眼,然后抱起大缸,向院中走去。
  以他现在的功力,力举千钧亦非难事,可是这一口缸,对他而言,却是异常地沉重,这沉重是发自内心的!
  小环已将柴薪堆成一个小丘,韦明远将缸放在丘顶上,徐徐的在小环手中接过火把,点上了火!
  在熊熊的烈焰中,他彷佛看见萧湄含笑倩影,随着缕缕青烟,袅袅地上升,升向无穷的碧空。
  热流激起旋风,有人说这是鬼魂的来临,韦明远不相信这些的,可是他极愿这是萧湄的芳魂出现……
  “湄妹!妳安息吧!妳的头骨将永伴在我身畔,妳的爱情,将永留在我的心上,天长地久……”
  在他喃喃祷语中,火越烧越小了……

×      ×      ×

  带着小环,韦明远又回到那所茅舍。
  夕阳衔远山,这时湘儿应该在门口等他的!
  可是没有,茅舍前静悄悄的。
  韦明远忽然有一种预感,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种感觉在她上一次回到长江畔的小渔村时,曾经出现过。现在,又再次降临到他身上来了!
  湘儿别是又出事了!
  他在心中默忖,匆忙地推门而入,湘儿不在外屋!
  立刻又冲向内屋,他才放下心来!
  湘儿带着孩子,并排地睡熟在床上,脸上俱浮着淡淡的笑意,幸福而又满足,看起来美极了!
  “可怜的湘儿!妳大概有很久没有好好地睡一下了吧!”
  韦明远充满温情地俯身,先吻一下孩子!然后把嘴唇移向湘儿微现得憔悴苍白的双颊!
  突然!他的血管凝住了,他的心跳几乎停止了!
  湘儿的双颊给他一种冰冷的感觉,这种感觉不陌生,不久之前,他在萧湄的手上感觉过!
  那是一种死亡的感觉!
  “湘儿!”
  韦明远一声暴喊,声似中箭的哀狼。
  随着他只看见眼前金星乱舞,立刻就什么都迷糊了!
  当韦明远醒来的时候,额上依然有冰冷的感觉,不过这次的感觉略有不同,那是小环洒来的冷水!
  小环神色平静地递过一封厚信道:“韦师伯,这是我在桌上找到的,您若是不舒服,最好等一下再看,否则我怕您会受不了的!”
  韦明远一把抢过信来道:“妳看过了?”
  小环摇摇头道:“没有!不过我猜得到!她把您让给我师父了,忍让是一种美德,只可惜她们没有事前商量一下,苦了您了!”
  韦明远慢慢地拆开信封,没有回答她的话,心中虽在惊异于她的智慧,然而他迫切地需要看这封信。
  湘儿的信中,娓娓地诉说她深浓的情意,也显露出她天真而又成熟的思想,以及她伟大的决定!
  “韦大哥:
  这么叫你惯了,我甚至已忘记你是我的丈夫,忘记我已是你的妻子,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韦大哥!
  我知道你是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世界是还有许多事待你去做,而你,也不可能一辈子老守在我身边!
  可是!我却需要你,我一天也无法离开你,因此我只好这么做,惟其如此,我才不会妨害你的壮志豪情!
  多谢爷爷!他老人家广博的医药知识,使我知道如何毫无痛苦地离开你,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我给孩子服下的是安宁散,他只有二十四个时辰的甜睡,你已回来了,而他,亦不知我已安静离去!
  萧姊姊是个好人,她爱你极深,虽不会比我更深却可与我一样的深,而且!她比我更懂得该如何爱你!
  孩子是她亲生的,由她抚养,也比我更妥当,我!只是你的累赘,因此我是应该早些离去的。
  你也许会为我伤心,可是萧姊姊会安慰你,为你弥补心灵上的创伤,她会代替我的地位,做你温柔的妻子!
  我知道她的个性极强,所以我希望我的死能感动她,使她脱下袈裟,重新投到你的怀抱!我死时毫无痛苦,心中充满喜悦,因为我将看到你幸福的生活,你的幸福,就是我的喜悦!
  我安心地去了,留在人间的,是我对你不灭的爱意,爷爷在泉下太寂寞了,我该去陪伴他老人家的。
  我在泉下不会寂寞,你和萧姊姊在世上不会寂寞,大家都有归宿,这该是件多么美满的事!美满的代价并不高,仅是我的一条生命!
  我的生命因你的来临而充实,因我们的重逢更加充实,我以充实的生命而赴死,也是件最幸福的事!
  萧姊姊的武功可以辅助你创下无比的伟业,而我在泉下,也可以分享你们的成功。
  我还是爱孩子的!家祭时勿忘奠我杯酒,也别忘了要他叫我一声妈妈,我自己不能生育,可是我喜欢这个称呼。
  我一向不太懂事,终于,我为自己能做件懂事的事而感到骄傲,我虽看不到爷爷,我却能看到他在九泉下赞许!
  别矣,韦大哥!别矣,萧姊姊!别了,孩子……
  最后,我仍有一个最卑微的希望,希望你饶恕我的哥哥,不管他做了什么,你都要原谅他,除非他要杀死你!两个人中,要我取舍孰死孰生,我一定毫无考虑地选取你,因为!我爱你!
  一斗一勺地量取海水,一粒一颗地数星星,纵然是量完了,数清了,依然抵不上我对你的爱!
  愿你与萧姊姊幸福,假若我在地下有知,我曾做你们的守护神,从黑暗到天明,保护着你们不受伤害。
  湘儿绝笔。
  韦明远念着!念着,止不住泪水像雨般地流!
  “湘儿,湘儿!痴丫头,傻孩子,你就这么撇下我去了,你不知你做了件多么傻的事!你永远是个孩子,你从未长大过!
  “湘儿!湄妹!你们都做了最伟大的事,可是你们把我让给了谁呢!我该属于谁的呢!
  “你们都干干净净,毫无挂碍地去了,却留下我来承受这世间无比的痛苦与罪孽,你们到底是爱我还是害我……”
  看着韦明远脸上的表情,小环突然感到了恐惧!
  “韦师伯!您可千万不能再做傻事了,师弟年纪还小,他还需要照顾,我……我照顾不了他……”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惶急,把韦明远从出神中惊醒。
  韦明远望着小环的脸,深沉地叹息一声,道:“傻孩子!你别怕,我不会死的,我还有许多的事要做呢!不过!我得先找个地方安顿你跟纪湄!……”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六二 何处归程
上一篇:
六十 缘尽情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