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二 何处归程
2021-02-22 12:25:29   执笔人:司马紫烟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静静的梵净山。
  杜念远在山道口教赵大念诗。
  这是夏天,炎阳高照,白鹦鹉小玉躲在树荫中打盹!
  杜念远稚嫩的喉咙在吟: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这是白居易的〈问刘十九〉,白乐天擅于长歌,可是他短诗一样地令人叫绝,这一首五绝的意境多高……”
  赵大闭着眼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着她乱哼,忽然睁开眼道:“不好!这一首最差劲。”
  杜念远小眼一瞪道:“赵大,你又胡说了,白居易诗中之神,他的诗连缝衣的老太婆,都会掉眼泪,怎么会不好?”
  赵大卷着舌头道:“我不是完全说他不好,只要改一个字就好了!”
  杜念远笑着道:“贾岛因为‘僧推月下门’一句诗,由推敲二字,捉摸良久,形成文坛佳话,你却要替白居易改诗,也成了了不起的大事了,你且说说看,说不定蠢牛一哞,竟成天籁,白乐天在泉下,也会叹知己于千古!”
  赵大得意地道:“那能饮一杯无的‘杯’字,该改为‘缸’字,能饮一缸无,多好,新酒要喝一缸才知味,才过瘾!”
  杜念远笑得打跌道:“赵大,你是个酒鬼,这番话要是让李太白听见了,一定拍案叫绝,只可惜白居易不是个酒友!”
  赵大沮丧地道:“所以了,诗人会喝酒的,只有李太白,俺赵大爱喝酒,可是不会作诗,不然俺一定不比李太白差!”
  杜念远忍住笑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你读了那么多的诗,总也该能哼几句,你练习过作诗没有?”
  赵大忸怩地道:“俺想整天光是背别人的也没意思,昨天胡诌了几句,只是念出来,怕你笑我,所以没有敢告诉你!”
  杜念远大感兴趣道:“我一定不笑,你念出来看看!”
  赵大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念道:
  天上明月亮如盘,
  烧鸡烤鸭载满船。
  大醉跌将水里去,
  喂了王八心也甘……
  他摇头摆脑地刚念完,杜念远已笑得前俯后仰!
  赵大撅着嘴生气道:“俺知道不好,你一定要俺念,念了妳又笑……”
  杜念远咬住舌头,忍笑道:“不笑!不笑!你做得很好,浑朴自然,别有意境,不失本色,你不是没有外号吗?以后就叫‘诗金刚’赵大好了。”
  赵大受了夸奖,很是高兴地道:“‘诗金刚’,听起来怪顺耳的,这……外号有什么意思?”
  杜念远道:“诗表示你文雅,金刚表示你勇猛,又文雅又勇猛,这个外号多好,而且完全适合你,一会儿我告诉大家,要公开庆贺,替你上号。”
  赵大嘻笑道:“公开庆贺!有没有酒喝?”
  杜念远道:“当然有了!而且你是主客,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赵大兴奋地道:“醉了也没有关系?山主不会罚我?”
  杜念远笑着道:“不会!醉了,我们就把你扔下河里喂王八,这是你自己说的,你这首诗该列入千家诗,传诵千古……”
  赵大却发愁地道:“不行,俺说是说,可不能真的干,你不是说诗不禁夸张吗?白发三千丈,头发那有三千丈长的?”
  他还在找理强辩,杜念远却笑得直抚肚子。
  小玉在树上一翅飞起,笑着叫道:“赵大,她在冤你呢,什么‘诗金刚’,分明是‘屎金刚’,你的好诗大作,比屎还要臭,亏你还得意呢!”
  赵大看见杜念远的样子,恍然大悟,气道:“小妖怪,原来你在作弄我,瞧我不剥你的皮才怪!”
  说着又开大手,要去捉杜念远,杜念远一扭头,像一溜青烟似地从他掌下脱去,躲在老远叫道:“赵大,你有本事捉到我,我就对你磕三个响头!”
  赵大气吼吼地追过去,杜念远娇笑着逃避。
  一大一小,两个人就绕着大树追逐起来!
  追了半天,赵大累得满头大汗,倚在树上喘息道:“不追了,算我怕你,小鬼头,你这么刁钻,将来一定不会长……不,宝宝,我希望你长命百岁!”
  这粗人虽在气愤之际,语词中仍是流露出深厚的情义!
  杜念远颇为感动地靠近他,小手抚他粗壮的胳臂道:“赵大!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开玩笑的!”
  赵大的嗓子中居然夹着哽咽道:“不!宝宝,只要你高兴,随你怎么说都行!”
  杜念远默然无语,小手仍在他膀子上抚触。
  赵大喘着气,可是目光显著无比的温柔。
  轻轻地挪开身子,不好意思地笑道:“宝宝!俺一身臭汗,别熏坏了你……”
  炎阳下,天仍是那样地闷热,蝉在枝梢高鸣。
  突然,远远的出现了人影。
  小玉最先发觉,翘起翅子道:“有人来了,我先看看去。”
  不久,它又飞回来了,叫道:“是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小尼姑跟一个男孩子!”
  赵大想起上次杜念远被人抢去之事,微有余悸。
  关切地道:“宝宝,你先回去,俺来看看他是什么来路!”
  杜念远却因为听说来人中也有个孩子,颇感兴趣道:“不!我要留在这儿,小玉,那个人是谁?”
  小玉道:“我不知道!他长得很英俊!”
  杜念远心中一动!抢先跑到高处远眺,等她看清楚了,立刻又跑下来,附在赵大的耳根道:“赵大!这人恐怕不是什么好人,等一下他若是来了!你最好打他一顿,不过你注意,千万不能将他打伤!”
  赵大傻兮兮地点点头,果然攘臂等待。
  小玉却别有深意地嘿嘿干笑一声。
  不一会儿,那一大两小三个人已来至跟前。
  赵大凶神似的大吼道:“喂!你这汉子,乱闯到此地想干什么?”
  那青年男子神态从容地道:“在下韦明远,与贵山主乃是旧交,特来造谒,有烦尊驾前去通报一声,说我有事要求见!”
  听说他就是韦明远,赵大不禁气馁了一下。
  杜念远连忙又在他耳畔低声道:“他胡说,你别管,先打他一下!”
  赵大闻言,果然迎面劈出一拳。
  韦明远没有想到赵大会如此鲁莽,好在他功力高深,迎住他的拳势,轻轻一掌封回来!
  赵大神勇盖世,不过因为他事先得到关照,不许伤人,所以他这一拳,并未使上全力!
  幸而这样,他吃亏也不大,因为他的拳头,刚一触上韦明远的掌,立刻被一股强力弹回,震得手臂生痛。
  韦明远哂然一笑道:“你怎么那样不讲理,我依礼前来拜访,你却不声不响地出手偷袭,所幸我尚会武功,否则岂非要受重伤!”
  赵大吃了哑巴亏,倒不禁恼羞成怒,返身取得斧头,对准韦明远的肩上,就是一斧砍下去!
  杜念远见状,急呼一声:“赵大!使不得!”
  她仍是喊慢了,赵大的斧锋,已经擦上韦明远的衣衫。
  韦明远肩膀微晃,躲开他的一击,然后伸出两个指头,点着斧面,朝外一荡,口中喝道:“混账!你怎可如此可恶!看在你们山主面上,我不杀你,不过却应该让你受些薄惩!以儆无礼!”
  赵大立感掌心发热,斧柄握不住,脱手飞去!
  杜念远却跳着拍手道:“好!真好!你真不错!”
  韦明远这才注意到她,由她的模样,使他大感惊奇!凝神注视半天,忍不住脱口问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杜山主是你什么人?”
  杜念远眨着亮星似的眼睛道:“我叫杜念远!山主是我母亲!”
  韦明远将“杜念远”三个字连念了好几遍,才叹息着道:“不错!是你,你知道当你降生之际,还是我接生的呢!一晃就是八年了,你长得真像你母亲!”
  杜念远的脸红了一下道:“你是韦明远吧!不!我该叫你韦伯伯,我的名字就是为了纪念你而取的,韦伯伯!你跟我想象中一样的年轻!”
  这时赵大已气呼呼地去拾起斧头,杜念远立刻叫道:“赵大!别再胡闹了,方才我是故意叫你试一试韦伯伯的!”
  韦明远奇道:“你干吗要试我一下呢?”
  杜念远羞笑了一笑道:“每个人都说你很了不起!我很想知道一下你有多厉害!”
  韦明远摇头道:“顽皮!顽皮!怎么可以这样试呢?”
  杜念远却神色飞舞地道:“韦伯伯,你真行,赵大的斧头可以说是天下无敌的了,却抵不上你的两个指头,韦伯伯,我感到很骄傲!”
  韦明远笑着问道:“你骄傲什么?”
  杜念远庄重地道:“我为我的名字跟你有关而骄傲!韦伯伯,你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我的父亲比你差的多了!”
  提起任共弃,韦明远不禁长叹一声,默默无语。
  良久,他招手把纪湄跟小环叫过来道:“这是我徒弟小环,这是我的儿子,他叫纪湄,湄儿!叫姊姊!小环你叫她一声妹妹吧!”
  纪湄很高兴地叫了一声,小环却冷冷地点了个头!
  杜念远望着小环:“环姊姊,你好像不太喜欢我!”
  小环冷冷道:“是的!你聪明太露,一眼就可以把别人看穿了,跟你在一起,我很难藏得住自己!因此我不希望接近你!”
  杜念远奇怪地道:“我心中并无害人之意,即使是把别人看得透彻一点,也没有什么害处呀!你为什么要躲避我呢?”
  小环道:“你禀受了母亲的温柔美丽与仁慈,但你也禀受了父亲的恶毒,在良善的环境中,你会成圣女,到了罪恶的环境中,你会变成毒龙!”
  韦明远轻轻地呵责道:“小环!别胡说,她还是个小孩子!”
  小环冷静地道:“我看人从不会看错!”
  韦明远尚未开口,杜念远却虔敬异常地道:“环姊姊!所有的人中,你比我母亲知我还深,虽然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却尊敬你,我愿意一辈子听你的话!”
  小环平淡地道:“那是你的问题了,只怕我的话有时很不中听!”
  杜念远坚决地道:“终我此主!我以良师益友视你!”
  听了这两个孩子奇特的谈话,韦明远反而感到愕然了!这两个孩子话中所透露的智慧,有些话使成年人都不易了解!
  杜念远却似与小环的事已告一段落,亲热地拉住纪湄的手,转头向着韦明远,好奇地问道:“他叫纪湄,莫作也是纪念一个人?”
  韦明远黯然地道:“是的,他的名字纪念一个伟大的女人。”
  杜念远轻轻地一笑道:“韦伯伯!我听说关于你的许多事,都关连着女人!”
  韦明远脸上飞红,呐呐不知所答!
  小环轻哼一声道:“可爱的人!有时会说出最不可爱的话!”
  杜念远憬然而悟,立刻道:“韦伯伯!我说错了!你的事都是世上最美好的事。”
  韦明远苦笑着摇头道:“孩子话!孩子话!”
  小环又冷冷地道:“不得体的赞颂,比最尖刻的谩骂更能伤人!”
  杜念远沉思片刻,立即动容地感激道:“谢谢你!小环姊!大智若愚,大勇若怯,我一向认为我聪明,跟你一比,那就差多了。”
  韦明远大是诧异地望着小环,忽然间他觉得她不是个孩子,也不是他认识的在庵前扫地的小尼姑了!
  她好像一个神,一个高站在云端的神。
  高不可及,深不可测!尤其是在她眼中所流露的智慧的光芒,彷佛永无穷尽,耐人探讨!
  在他的出神中,一声清亮的招呼将他惊醒。
  “韦……大侠,别来无恙!”
  韦明远抬头一望,面前站着明眸皓齿的朱兰!
  她还是穿红衣,脸上掩不住因他前来的喜悦。
  想到旅邸中为他疗伤的情形,韦明远感到脸上一阵温热,一种异样而又复杂的情愫,油然而生,微笑地招呼道:“朱姑娘!你好!一别匆匆,现在已有七、八年了!”
  朱兰忆起往事,脸上一阵飞红,悠悠道:“是的!七年零三个月了!”
  韦明远微笑着道:“姑娘记得真清楚!”
  朱兰轻轻地叹一口气道:“怎么会不清楚呢!山居无事,我一面数日子,一面打发日子,幸亏有那些记忆,才使我支持下去……”
  韦明远歉然地望着她,感到很难说什么!
  朱兰却幽幽地一笑道:“小玉已把你们来临的消息传进去了,山主特别派我出来迎接你,她此刻正在‘蕊珠宫’恭候大驾呢!”
  韦明远轻叹了一声道:“谢谢姑娘,有劳你了!”
  朱兰伸手牵杜念远与纪湄,领先走去,韦明远带着小环,默然在后面跟着,渐渐的就可以看到“蕊珠宫”了。

×      ×      ×

  杜素琼风华绝代地站在宫门,美丽的脸上浮着浅笑:“师兄!对不起!我由于衣衫不整,没有亲自去迎接你!”
  韦明远望她盛装宫髻的雍容之状,打内心涌起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回顾自己的狼狈相,不禁赧然道:“不敢当!师妹!你太客气了!”
  杜素琼抬头看见朱兰手中的纪湄,脸色微微一动道:“师兄!几年不见!你也有孩子了,他母亲还好?”
  韦明远一阵伤心,咽哽地道:“他们都死了!我是来托孤的!我还有许多事要办,只好暂时托你管教一下,我……我很少有别的朋友!”
  杜素琼微感诧异地道:“托孤……”
  韦明远痛苦地对朱兰道:“姑娘!麻烦你把孩子带去洗个澡……”
  朱兰知道他有许多话不便当着孩子说,答应着去了。
  当朱兰将纪湄及小环一切安顿好,已是很久之后了。
  她再次回到“蕊珠宫”,只见杜素琼一个人呆坐在哪儿!
  朱兰奇怪地道:“韦……韦大侠呢?”
  杜素琼抬眼微叹道:“走了!他是个命中注定无法安定的人……”
  朱兰微感失望地道:“他……你们是很久没见面了,要忙也不在这一刻呀!”
  杜素琼轻轻地道:“以我们的感情,言语已是多余的了,即使永远不见面,我们也会互相知道对方的一切,知道大家想说的话……”
  忽然她见到朱兰脸上怅然若失的情状,微微一笑道:“他还会来的,等该办的事办完了,他就会来了,那时他可以多作盘桓,你也可以好好的招待他一番!”
  朱兰的颊上,印上了如火的红晕!

相关热词搜索:江湖夜雨十年灯

下一篇:六三 浩浩江湖
上一篇:
六一 幽恨莫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