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2021-07-14 14:24:34   执笔人:慕容美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蓝衣少年蓦地一呆,老人仰着脸,静静地接下去说道:“但从现在开始,你所听到的,便都是真话了。近二十年来,众所周知,武林中计有十大名派,两大奇人。十大名派便是‘少林’、‘武当’、‘华山’、‘峨嵋’、‘青城’、‘黄山’、‘昆仑’、‘长白’、‘南海’和‘终南’等十派。两奇呢?两奇便是‘十全老人’和‘十绝魔君’!”
  “而在二十年前的武林中,十绝魔君并无藉藉名。”
  “十绝魔君的真正出身,很少人知道,那时候,大家仅知道他姓阴,名古希,武功颇高,经常在邛崃山一带出没,如此而已。‘十绝魔君’四字,起初只是他的自封,它之为武林所承认,是在一个悲惨的故事发生之后。”
  蓝衣少年忍不住脱口问道:“什么悲惨的故事?”
  “有一年,十派掌门人,忽然在不同方式之下,先后接获一份内容相同的请帖,请帖上这样写着:
  司马威、阴古希谨订于本年八月十五日在邛崃十绝谷公开印证武学恭请
  贵掌门人届时莅临作证
  十全老人、十绝魔君拜启
  到了八月十五日正,十派掌门人都到了,十全老人也到了。十派掌门人赴会的原因是为了请帖上有着十全老人的名字,而事实上十全老人事先根本毫无所知,直到此事在武林中沸沸扬扬哄传开来,他老人家始才获悉。”
  蓝衣少年不由得又岔口问道:“阴古希怎可如此作法?”
  “十绝魔君这样做,意义有两种:第一,他要大家知道,他是挑战者。第二,这是一种预留退步的措施,事情传开,十全老人不会不知道,十全老人前去,固他所愿,设或十全老人置若罔闻,他威风已显,也好趁此下台。”
  “十全老人乃一代长者,一身功力,已臻神化之境,领袖武林,垂数十年之久,他老人家做梦也想不到居然会有人将麻烦找到他的头上,得讯后略一打听,闻知此人阴毒嗜杀,好色如命,不由得暗忖:‘借此机会,为武林除去一害也好——”
  蓝衣少年忙问道:“二人功力谁高?”
  “伯仲之间。”
  蓝衣少年忙又问道:“结果呢?”
  “应邀与会者到齐之后,十绝魔君首先以地主身份致词道:‘双雄不并立,余愿与十全老人作“轻功”、“暗器”、“内力”等三场比试,胜方主盟武林,败者自动隐名埋姓,永不得再涉武林中的恩怨是非。’”
  “好狂!”
  “第一场轻功,优劣难判;第二场暗器,秋色平分;”
  “第三场呢?”
  “第三场,较内力。十绝魔君命人抬来两尊石翁仲,放在筵前十步之外,然后立起身来,立掌遥遥一切,其中一尊石翁仲,立即应手分为两半。”
  “好功力!”
  “十绝魔君朝十全老人拱手一笑,傲然落坐。十全老人微笑不语,悠然自座中立起,也仿着十绝魔君的姿势,立掌遥遥一切,另外一尊石翁仲,也应手分为两半。”
  蓝衣少年不由又惊又喜,脱口喊道:“啊啊,三度平手!”
  老人摇摇头,静静地道:“不!胜负已分!”
  蓝衣少年一怔,忙问道:“谁胜?”
  老人静静地说道:“十绝魔君!”
  “啊!”
  “同样的两尊石翁仲,十绝魔君劈开的那一尊,切断面平整如削,而十全老人劈开的那一尊,削断面却留有极细极细的十字裂纹,因此之故,这第三场比试应作十全老人稍逊半筹论。”
  “唉!”
  老人仰着脸,默默无言,蓝灰少年顿足一叹,大感懊丧,头方垂下,心头一动,猛然忆及一事,不由得急忙抬脸道:“师父,你刚才不是说两人的功力在伯仲之间吗?”
  “是的,师父刚才这样说过,而现在,师父还可以说得更为肯定点,稍占上风的,应该是十全老人,而不是十绝魔君!”
  “那么十全老人怎会失手的呢?”
  “那不是失手的问题。”
  “应该怎么说?”
  老人没有立即间答,回过脸来瞥了爱徒一眼,跟着一声不响地立身而起,朝爱徒以目示意,静静地道:“到岸上去。”
  上了岸,老人走近那株日间被他以掌沿切断的柳树,指着树桩向爱徒道:“到这里来,看仔细,孩子,看看切断处有甚异状没有?”
  蓝衣少年犹疑了一下,依言走了过去。这时红日虽落,返照之光却将整座峰顶映射得特别光亮。蓝衣少年凝眸检视着那株柳树的横断面,看来看去,始终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若在平时,他早耐不住了;但现在情形不同,师父既然这样吩咐,其中必有原因,于是,他只好重新里里外外地认真检查。
  就在这时候,目光至处,他看出端倪来了。
  他看到一丝极细的斧凿之痕,心头一震,暗忖道:“难道说——”他不敢再想下去,悄悄抬起眼角,正好迎着老人朝他平静地望来的眼光。
  老人注目静静地问道:“孩子,现在明白了吗?”
  蓝衣少年低着头,没敢答腔,老人静静地接着又道:“昨天,师父在授完你们‘绝户剑’最后一式之后,曾吩咐你师兄下峰去找一种开着小朵黄花的野菜,并吩咐你去峰后砍柴,师父一人留在峰顶做什么的呢?就是做这个,用利器将这株柳树砍断!”
  微微一顿,接着又说道:“十绝魔君当年所做的,也差不多,只不过他比师父做得更高明罢了。”
  蓝衣少年终忍不住抬脸不安地问道:“十绝魔君为了胜过十全老人,其不择手段,尚有可说,师父却又为了什么要这样做的呢?”
  老人轻轻一叹,仰脸道:“十派掌门人,均为当时一代耆宿,尤以十全老人本人,更是罕世异才,照理说,十绝魔君的那次卑劣花样应该逃不过众人的眼光才对,可是,俗语说得对,关己则乱,十绝魔君能在第一二两场中跟十全老人分庭抗礼,事出众人意外,所以第三场比试开始时,十全老人本人虽能镇定如恒,但与会作证的十位掌门人,却已心神紧张得有点紊乱了。看完那尊石翁仲的断裂情形,十绝魔君哈哈一笑,十位掌门人立即相顾失色。十全老人默然呆视了两尊石翁仲片刻,掉眼瞥了十绝魔君一眼,数度欲言又止,最后终于脸色一黯,朝众人拱拱手,一声不响地返身出门而去。”
  蓝衣少年忙问道:“这么说,十全老人当时就有点疑心了?”
  老人点点头道:“很可能。”
  蓝衣少年着急地道:“那么他怎不当众揭穿呢?”
  老人回头注目反问道:“揭穿什么?”
  蓝夹少年话到嘴边,忽然咽住,同时默默地垂下了头,老人轻轻一叹,重又仰起脸,微喟着说道:“十全老人是何等身份?无凭无据的事,叫他如何出口?”
  蓝灾少年低声道:“之后呢?”
  老人静静地道:“十全老人一走,十位掌门人相顾无语,觉得也无再留下的必要,于是一个个相继起立,准备离去,就在这时候,却见十绝魔君忽然大步走至厅门口,返身两臂一张,一声狞笑,目射凶光,向众人道:‘诸位要走不妨,但请赏脸留个纪念!’”
  蓝衣少年诧异地道:“留什么纪念?”
  “十位掌门人中,当时黄山派的‘闲云叟’年事最高,十绝魔君语音一歇,众人眼望‘闲云叟’,‘闲云叟’立即越众而出,沈声道:‘阴大侠语义何在,明说无妨。’十绝魔君哈哈一笑道:‘问得爽快,问得爽快!’目中凶光一炽,接着阴阴地道:‘诸位既然欢喜干脆,我姓阴的也就不必吞吞吐吐的了,姓阴的久仰十大名派的威名,早想一一分别拜会,难得今天有此好机会,姓阴的拟与诸位掌门人各过三招,无论胜败,三招一过,立即恭送各位!’”
  蓝衣少年微急道:“十绝魔君虽然在最后一场比试上作了弊端,但从他能在第一、二两场的轻功、暗器上跟十全老人平分秋色看来,他纵比十全老人称逊一筹,其相差也似甚为有限,十位掌门人会是他的敌手吗?”
  “当然不是。”
  “那他不是有意折辱吗?”
  “折辱!哼!”
  “哦?”
  “当时闲云叟迅速瞥了身后诸人一眼,强忍着胸中怒火,向十绝魔君冷冷一笑道:‘设若老朽等有自知之明,阴大侠又将何以见教?’十绝魔君哈哈一笑道:‘诸位身为一派掌门之尊,假如连普通的武学印证都不屑为的话,留着一身武功何用?’‘闲云叟’未及答言,十绝魔君已双目一瞪,敛容阴声接道:‘凡不愿赐教者,请即自断少阳少阴双脉,姓阴的一样恭送!’”
  “啊,他要诸人自废武功。”
  “‘闲云叟’闻言之下,勃然变色,转而仰天大笑道:‘老朽行将就木,能在物化之前见识见识高人一二手的绝招,也是好事。’”
  “笑罢口喊一声请,昂然向前跨出三步。”
  “十绝魔君手一挥,冷冷地道:‘姓阴的是主人,掌门人请。’闲云叟也未再谦,口道:‘有谮了。’单掌一立,便向十绝魔君前胸按去。黄山武学向以掌力浑雄见称,闲云叟年逾八十,修为已在一甲子之上,别看他那轻描淡写的一掌,论劲道,少说点,也当在千斤左右——”
  蓝衣少年不由得宽心地嘘了口气,点头道:“这样说来,挡过三招大概没有问题了。”
  老人轻轻一叹,眼注远处虚空,追怀着说道:“是的,孩子,别说是你,当年在场的人,差不多都有过这种想法呢!”
  蓝衣少年品味了一下,失声道:“难道结果没有吗?”
  老人回头凄然一笑,又仰起脸道:“没有!当然没有。”
  “结果呢?”
  “死在第二招上。”
  “啊!”
  “在当时的几位掌门人来说,闲云叟居然勉强接下了第二招,方被拍碎天灵盖,已算相当难能可贵了呢!”
  “什么!”
  “闲云叟一掌按去,十绝魔君右掌一亮,接实之下,一声轻哦,好似微感意外,众人见了,正自暗喜,那想到转瞬之间,但见十绝魔君左掌一挥,发出一股阴柔之劲,闲云叟双掌齐推,仍然承受不住,脚下一个不稳,踉跄倒退三步,身形未定,十绝魔君右臂暴伸,一抬一拍,众人尚未看清其势,闲云叟已经一声惨哼,鲜血四溅,头脸一片模糊,天灵破碎,扑地栽倒!”
  “啊!”
  “目睹惨状,众人不由得齐声脱口惊呼,与‘闲云叟’并称为‘武林双叟’的昆仑‘逍遥叟’,一声狂吼,飞身抢出。”
  “结果——?”
  “逍遥叟由于急怒攻心,结果竟比闲云叟更为不济,一招‘怒潮澎湃’尚未发出全部灭力,十绝魔君身躯滴溜溜地一转,其疾无比地欺至他的身侧,狂笑声中,右掌一抬一拍,血光闪处,地下已是双尸并陈。”
  “啊!”
  “逍遥叟的死法,跟闲云叟的死法完全一样,天灵破碎,两叟死状,甚惨无比,余人见了,不由得热血沸腾,目皆尽裂。于是,无可避免的结局,终于来了!”
  “‘少林百了禅师’、‘武当灵空道长’、‘华山浩然处土’、‘峨嵋太极上人’、‘长白三白先生’、‘青城公孙大娘’、‘南海天外散人’,一个接一个,先后步了双叟后尘!”
  “天哪!”
  “十绝魔君的手法,从头到尾,始终都是那一招,身形急转,猛欺敌侧,右掌迅速地一抬一拍,而众人的死法也如出一辙,一拍之下,天灵盖应手破碎。”
  “哦!”
  “那一招看上去虽然平凡之极,但竟无一人识得,也无一人破解得了,诸人中除了‘少林百了禅师’及‘长白三白先生’系死在第三招外,余者多半丧生于二招之内!”
  “那是一招什么武功?”
  “这时候,放眼厅中,血流尸横,除了十绝魔君本人之外,十位掌门人就只剩得一位‘终南派’的‘天南剑客赵正令’了。”
  “唉唉,迟早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
  “啊!怎么说?”
  “天南剑客赵正合,是一位掌门人中唯一活了下来的一个!”
  “独他接下了十绝魔君三招?”
  “当南海天外散人在血雨四溅中倒身下去之后,十绝魔君照例发出一阵阴声怪笑,笑毕凶睛一溜,便朝天南剑客扫出。这时的天南剑客,脸色灰白,从他那扭曲的表情看去,可知他似乎正为某种矛盾的心情所痛苦着,最后但见他牙关一咬,好似下定决心,终于离座走出。”
  “啊!”
  “十绝魔君嘿嘿一笑,点点头,正待举手相让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天南剑客右手食中两指一骈,猛往自己心窝戳去,十绝魔君怔得一怔,天南剑客赵正令,业已颓然跌坐当地。”
  “自尽?”
  “他依了十绝魔君的第二个要求,自断心经,废去一身武功!”
  “什么!天南剑客竟是这样人?”
  “十绝魔君定过神来,眼角瞥处,忽然怪声笑道:‘赵正令,你错了,现在人证俱无,我姓阴的无论施用什么手段,也唯有天知地知,你想活,可已迟了一步了!’”
  “唉唉,天南剑客一代掌门,这是何苦?”
  “这时的天南剑客,由于心经一断,真气已散,直与凡人无异,且由于气血逆涌,更是痛苦不可名状,十绝魔君的一番话,不啻焦雷轰顶,一阵怒惭忧急,几乎当场晕厥过去。”
  “多受痛苦,徒污清誉,都只为了迟死一刻,真乃不值!”
  “是的,孩子,自古艰难唯一死,在那时候的天南剑客来说,的确不值之至,不过,他终于留得一命,还算不幸中之大幸呢!”
  “喔,对,我忘了,之后呢?”
  “当时,但见他身躯猛然一震,两手支地,挣扎着向上仰起脸,朝十绝魔君惨然一笑,虚弱地颤声说道:‘是的,阴大侠,你说得不错,不过,今天你大侠挟压“十全老人”,掌毙“少林”、“武当”、“华山”、“青城”、“黄山”、“昆仑”、“南海”、“长白”、“峨嵋”,九位掌门人,并令我“终南剑客”畏威自残的经过,又将藉何人之口向天下武林宣达呢?”
  “好说词,活定了!”
  “十绝魔君凶睛一阵眨动,蓦地拍手大声赞道:‘有理,有理。’跟着扭脸朝门外扬声喝道:‘来人!’两僮应声奔入,十绝魔君手一挥:‘向梅娘取三颗“续命丹”来。’三天之后,邛睐山中走出一位比进去时几乎老了二十年的老人,他便是当时十大名派中硕果仅存的一位掌门人,天南剑客赵正令!”
  老人说至此处,一叹住口,同时缓缓掉转脸来,抬手轻抚着爱徒的双肩,低头注目,柔声向爱徒问道:“岳儿,在你看来,那位天南剑客当时做得对不对?”
  蓝衣少年这时似在出神,闻问望了师父一眼,凝眸虚空,摇摇头,微显激动地喃喃说道:“岳儿真不知如何说才好,那位天南剑客不管他做得对不对,终究是位武林前辈,而且他的惜命是否另有隐衷,外人也不得而知,所以岳儿实在不敢妄加月旦。不过,那时要是换了岳儿处在他的地位,岳儿将不致舍众独生。”
  老人目注爱徒,连连点头道:“你是对的,孩子,婉转而公允!”
  蓝灰少年似有所感,忽然抬脸道:“这个故事就是那位天南剑客告诉师父的吗?”
  老人点点头,静静地道:“也可以这么说。”
  “他是师父的朋友?”
  “比朋友更亲。”
  “他现在人在何处?”
  “在你面前。”
  “什么?”
  “那位天南剑客,便是师父我!”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四章
上一篇: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