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2021-07-14 14:29:12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见此情形,文士仪心头不觉大惑不解,到了十绝谷,怎么还不见十绝魔君出来?
  他这阵打量,说来话长,其实只是一瞬间事,此时只听金庸站在一边喊道:“十大门派门下弟子,参见大公主,暨少林掌门一统大师,武当掌门两仪真人!”
  十一个人,在金庸喝声之中,一齐躬下身去。
  文士仪听得心头大惊,十绝魔君在师傅口中,乃是一个好淫嗜杀的邪派大魔头,何以像少林武当这等领袖武林的名派的掌门人,和他沆瀣一气?
  心中想着,禁不住又偷眼往上觑去!
  那个端坐中央,被称做大公主的丽人,杏腮含春,左手微微一抬。
  站在她身后左侧的一个侍婢,妖妖袅枭地走出几步,娇声说道:“大公主有命,诸位远来辛苦,不必多礼!”
  她两道水汪汪的勾人秋波,却在娇喊之中,盈盈的往文士仪瞟来,接着咀角微翘,红馥馥的脸上轻含媚笑,向后退去。
  文士仪给她这么一笑,心头大动,差点三魂出窍,六魄飞升,恨不得立时扑身上去,亲个够儿!
  “诸位………”
  那个少林方丈一统大师此时突然发出洪钟般声音。
  文士仪斗然一惊,赶紧正身立定。
  “……乃是各大门派的后起之秀,此次由各大门派甄挑保送到十绝谷来,投在神君门下,精益求精,诚属可贺,百尺竿头再上一步,当可拭目以待,不过诸位虽已经过各派甄选,但武功方面难免互有短长,参差不齐,不能一致,影响传技,神君有鉴于此,特命大公主、两仪道友,暨老衲三个主持最后一次甄试……”
  文士仪心中暗暗哦了一声,原来他们三个是主考之人,看来自己十一个人,还要来一场比试!
  哼!凭这些人,自己极具信心,可以名列前茅。
  “不过,如果要诸位各把内功拳剑,一一试为,殊嫌费时。
  而且诸位都能通过落魂涧、百折岩两处险地,关于轻功身法两项,已有评分记录,现在只要诸位各将‘出身卷’上所填擅长,演练一遍即可,好在诸位都带有随身兵器,可按编号开始!”
  大家听说方才飞渡落魂涧和百折岩,竟然列为轻功和身法的考试,不由全都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只有文士仪暗暗得意,但他此时面对主考,却不敢稍露神色!
  那个动人心坎的娇媚侍婢,此时又俏生生地走到阶前,手上捧着他们在报名时填写的“出身卷”,娇身喊道:“第一号,少林派柯少峰!”
  应声走出的,正是站在排头的跨刀少年,他在大天井中演了一套“少林刀法”。
  “第二号,武当派张少华!”
  他演的是一套“太极剑”;
  “第三号,峨嵋派秦少云!”
  他演的是“乱披风剑法”;
  第四;
  第五;
  第六……
  俏婢按照编号,一个个叫着名字,一个个应声出场献演。
  但她一双水汪汪的俏目,却一直瞟着文士仪。
  当然,文士仪也星目放光,闪着异样色彩。
  “第十一号,十全老人门下文士仪!”
  文士仪蓦然惊觉,赶紧向大公主和一统大师、两仪真人躬身施礼。
  然后缓步走入场中,气定神闲,从容掣出长剑,横抱前胸!
  他人本英俊,再加上一身白衣,越发显得飘逸,举止之间,更优美而饶有剑术大家风度。
  直瞧得座上三人,暗暗颔首。
  此时文士仪目光平视,微微吸气,右腕一转,剑身直竖“一柱擎天”,亮开门户。
  剑诀遥领,进步转身,长剑圈动,剑花错落,倏变“三星入户”,身随剑走,再演“起凤腾蛟”。
  “绝户剑三十六式”,至此已连绵展开,一支长剑,倏点、倏刺、倏削、倏劈。
  轻灵处,像行云流水,纯出自然;
  奇奥处,如惊涛骇浪,极尽奇幻!
  匹练横飞,银虹起落,但听丝丝剑气,激荡成风!
  直把站在一旁的十个劲装少年,瞧得目不暇接,自惭弗如!
  文士仪精神抖擞,剑势越演越快,光幕愈来愈密,陡然一声清啸,剑随啸发,人随剑起,一道银虹,冲霄直上,到达三丈来高,蓦地右腕一抖,漫天剑影,散作一片剑网,在空中爆开。
  不,刹那之间,寒光尽收,只见一点银星,骤然陨落!
  文士仪已脸含微笑,把剑卓立,向座上施礼而退。
  四周之人,早已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那站在阶前的俊俏侍婢,也脸含惊喜,向他注目示意,表示嘉许。
  两仪真人闪动一双烱烱眼神,向文土仪一阵打量,脸色阴晴不定,侧身凑近大公主,低低说了几句话。
  大公主微微颔首,回头向俊俏侍婢一阵吩咐。
  只见俊俏侍婢脸带喜容的瞟了文士仪一眼,接着说道:“大公主有命,十大门派弟子,复试到此为止,金管理可领他们回转宾馆休息。”
  金庸躬身领命,十一个人同时也向厅上鞠躬。
  文士仪随着众人躬身,心头却大感失望,自己费了半天劲,居然一点结果也没有。
  娇声又起:“第十一号文士仪,公主着令暂留谷中候命!”
  文士仪蓦地一怔,抬头望去,只见那侍婢冲着自己嫣然一笑,环佩叮当,已随着大公主往厅后走去!
  少林掌门一统大师、武当掌门两仪真人,也同时起身离座。
  他一时惊喜参半,错愕得连躬身称谢都忘了,大厅上早已走得一个不剩,当下由庄丁引他到一处小客厅中休息。
  他一个人枯坐了好一会,依然没人传呼,心中不由渐起疑惧。
  同时想到方才武当掌门两仪真人,瞧了自己的剑法之后,曾向大公主低低说了几句,大公主才吩咐留住自己,莫非人家对自己已起了疑心?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所料不错。
  人,当真是非常奇怪的,方才要他回转宾馆,他觉得大失所望,但如今留下来了,却又疑神疑鬼,忐忑不安。
  凭自己一身武功,闯荡江湖,黄金美人,可说到处都有。更何况自己又没有真心要替老鬼师傅办事,何必一定要撞上十绝谷来呢?
  如今身落虎口,祸福未明,他心中越想越怕,也越想越恨,抱恨自己鬼迷了头,竟然听信了老鬼的话。
  此时要找人问问,又怕犯了十绝谷规矩,本来无事的,反惹出事来,一时真有如坐针毡,片刻难宁!
  中午时分,庄丁送来午餐,他也无心下咽。
  一个人不论祸福,最怕没人理会,他在这间布置得还算雅洁的小客厅中,又整整耽了一个下午。
  庄丁又送晚餐来了,他觉得腹中饥饿,勉强吃了几口,正待停筷!
  蓦地,身后有人“噗哧”轻笑了声!
  他心头一惊,连忙回头瞧去!
  “文相公怎不多用一点,难道这些菜肴,不合你的口味?”
  香风扑鼻,软语如珠,来的竟是那俏丽侍婢。
  文士仪只觉眼睛一亮,连忙起身揖道:“原来是姊姊芳驾,不知有何吩咐?”
  那侍婢此时换了一身浅绿衣裙,映着灯光,越发显得妖媚动人,本来红馥馥的脸上,此时更飞起一朵红云,水汪汪俏眼一转,低声笑道:“瞧不出你一张咀还挺甜!”
  文士仪心头给她笑得蓦然一荡,一双直勾勾的色眼,射出异样光彩,眨都不眨!
  四目相对,侍婢两颊有若火烧,嗤的轻笑道:“文相公,你怎么啦?”
  文士仪啊了一声,想起自己吉凶未卜,怎好如此失态,俊脸一红,嗫嚅地道:“在下正在静候姊姊吩咐!”
  侍婢白了他一眼,正色道:“文相公不知是在那里遇上三公主,蒙她赐铃推荐前来的呢?”
  文士仪是什么人,早已瞧出对方心意,一时怕引起误会,连忙把自己在客店里发现金铃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
  那侍婢眨着眼睛,道:“文相公一鸣惊人,不但蒙三公主推介,连我们大公主,平日里极不轻易许可人的,今日也向神君面前荐举,岂非难得。”
  文士仪放下耽心,色心也随着潜出,低声笑道:“虽蒙两位公主介荐,但姊姊大德,在下也不敢或忘。”
  侍婢娇羞脉脉的瞥了他一眼,口中欲语还休。
  文士仪那禁得起她恁般挑逗,胆子一壮,伸手便往她纤腰上揽去!
  侍婢忽然脸露惊色,急急以目示意,一边说道:“啤子奉公主之命,神君在宫中传见文相公,请快随婢子来!”
  文士仪侧眼一顾,果然见到一个人影,缓缓走过窗前,连忙躬身道:“那么烦请姊姊领路!”
  那侍婢轻声道:“十绝谷虽然不禁男女私情,但也只限练功静室之中,此处法令最严,文相公初来,还得处处小心!”
  细语喷兰,脂香微度,她当真显出十分开心!
  文士仪知她所说不假,更加动心,也称谢不迭!
  当下由侍婢引路,领着他穿过回廊,直奔后院。
  一会工夫,已到了庄院后面,那是一处悬崖,崖上隐隐有着一条极窄石径,侍婢招呼一声,便往石径上走去。
  文士仪不敢多问,提着真气,紧随她的身后,往崖壁上走上,两人一前一后,走了一盏热茶时间,回头瞧去,自己两人,已在云上。
  又走了一会,窄径尽头,恰是两崖中间。
  侍婢不再理他,走前几步,在石笋嶙峋之处,躬身道:“婢子春云,奉命带同十全老人门下弟子文士仪人宫。”
  话声未落,只见中间两根石笋,忽然缓缓移开,露出一个高大崖洞,看去甚是幽黑昏暗。
  文士仪心中迟疑,但眼见春云已然往黑洞中走去,也只好跟进。
  约莫走了数十步路,便到尽头,春云首先朝壁跪下,俯伏默叩。
  文士仪忙也将身跪倒在春云身后,猛觉眼前一花,定神再瞧,眼前已然换了一个境界。
  只见画栋雕栏,到处通明,八根大红抱柱,并排两行,上面盘着金龙,中间设着一个水晶宝座,上铺虎皮。
  四面粉壁上,画着无数天魔美女,远远望去,媚目流波,栩栩如生,粉腿雪股,活色生香!俯仰坐卧,姿状不一,红桃肥绽,宝蛤环含,婆娑妙舞,冶艳尽态!
  文士仪出世以来,几曾见过这种画像,不由又偷看了好几眼,竟然越看越爱,看了个淋漓尽致。
  看到妙处,渐渐目迷神移,不克自制,若非还想起身居危境,有着顾虑,恨不得走上前去,仔细观赏!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时,隐隐听到四壁细乐大作,声音委婉,靡靡动听,使人淫欲顿生,魄荡神驰!
  “神君升座!”
  出谷莺声方一响起,乐声顿止。
  文士仪蓦然惊觉,自己初来,正是奉召参见,怎可如此失态,一时竟吓了个通体透汗,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稍抬!
  此时水晶宝座上忽然响起一个清如凤鸣的声音,说道:“文士仪,你既是十全老人门下,何故要投到本神君门下来?”
  文土仪闻声抬头,不知何时,水晶宝座上,已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长眉细目,脸透莹光的道人。
  瞧他年龄,不过四旬左右,却生得仙风道骨,飘然出世,除了两道惨绿的眼神稍嫌阴森之外,那像魔道中人?
  他身后分站着四个粉装玉琢的垂髻女童,手中各自捧着古剑、拂尘、玉笏、令旗,目不旁视,一派肃穆!
  文士仪瞧着这般光景,早已叩头像捣蒜般答道:“弟子下山之时,原是奉师傅之命,要弟子混入十绝谷,探听神君机密……”
  “唔!此事岂能瞒得过本神君?”
  文士仪暗暗透了口气,又道:“弟子下山后,见江湖上到处推崇神君,乃是武林中第一人物,始知受了师傅蒙骗,衷心景慕,已非一日,只苦于无缘拜谒……”
  十绝魔君点头道:“你说得还算老实,十全老人要你前来,有何用心?”
  文士仪道:“师……十全老人时常说,他忍耐了十几年,不能赢得神君,决不下山去。”
  十绝魔君脸上不由飞起一丝诧异之色,一面徐徐地道:“他要忍到何时,才能赢得本神君?”
  文士仪道:“他说要到取得神君‘十绝真经’的那一天!”
  十绝魔君听得脸色骤变,道:“这就奇了,他如何知道‘十绝真经’这个名字?”
  说到这里,双目突然射出两道森森碧光,问道:“你师傅果真是十全老人?”
  文士仪和他目光一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噤,忙道:“弟子从小由他扶养长大,他就是十全老人。”
  十绝魔君点头道:“你把‘绝户剑法’使一招给我瞧瞧!”
  文士仪领命站起,退后几步,右手中食两指一骈,捏了个剑诀,代替长剑,正身吸气,右腕一转,剑诀直竖,使了一招“一柱擎天”,正待错步转身,接演第二招“三星入户”……
  “够了!”
  十绝魔君晶莹如玉的脸上,笼罩了一层狞笑,道:“你师傅武功如何,你可曾亲眼见过?”
  文士仪想了一想,道:“弟子自小由他扶养长大,知道他平日身体衰弱,从未露过一手武功,即使传授拳剑也只是口授……”
  十绝魔君冷冷道:“哼!他本身武功已失,如何向你们示范?”
  文士仪惊奇地道:“不过弟子确信他武功极高!”
  十绝魔君冷冷地道:“此话怎说?”
  文士仪恭敬地道:“弟子下山那一天,他曾露了一手,粗逾手臂的柳树,经他轻轻一切,立即应手折断,而且断口处,平整如削……”
  十绝魔君先前似乎并不置信,但忽然之间,脸上满布杀机,阴声笑道:“赵正令,你真是死有余辜!”
  他自以为当年他和十全老人比武掌劈石翁仲的秘密,天下无人知晓识破。那想此时,听文士仪说起当时被迫切断心经,废去武功的天南剑客赵正令,居然依样葫芦,以此手法骗了他的门徒,那么显见自己所为,也早已被他觑破了。
  这一件有关自己威信的秘密,怎能容人泄露?
  但文士仪可不知究竟,惶然地道:“弟子不认识赵正令其人呀!”
  十绝魔君冷笑道:“文士仪,枉你天份极高,被赵正令出卖了,竟还懵然不知?告诉你,他就是你的师傅,假冒十全老人之名的人!”
  “他………他叫赵正令。”
  文士仪骇诧得不知所云!
  十绝魔君微一沉思,又道:“晤!以本神君看来,你们师徒之间,似乎早有裂痕,你且把从师学艺经过,详细说来听听!”
  文士仪懔然地跪下身去,叩头道:“神君神目如电,洞瞩隐徵,弟子和他名虽师徒,恩义早绝,他一直把弟子当作外人看待。”
  接着便加油添醋的把赵正令如何不信任自己,在传授之时,经常支使自己下山等等,捏造渲染了一番。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七章
上一篇: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