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2021-07-14 18:14:54   执笔人:阳苍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春云奋力相抗,硬接硬架,两剑接实,顿时黏在一起。
  宗岳出乎意料之外,正想变招换式,蓦地,只觉剑身传来绵绵不绝的寒流罡劲,其力道之阴柔,令人有如置身冰窟之中。
  大惊失色之下,电光石火般忖道:这贱婢莫非也获得十绝魔君传授了“五阴玄功”?
  他虽脑中思忖,但一面已潜运“五阳神功”逼出体内那股阴流。
  这一运功相抵,阵阵热浪,直似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春云暗发五阴玄功,见宗岳脸色骤变,只道自己功出奏效,正自暗喜,不料,仅只眨眼工夫,自己功力不但无法推进,反有节节后退之势。
  她不禁大为惊异,暗道:这小子有甚么鬼门道?竟能……
  她念甫转,思忖末已,忽觉阵阵热浪,恍如铁浆熔岩,透过指掌,传入手臂。
  春云估不到宗岳内功如此精纯,自己已用至八成真力,非但未能逼使对方受伤,且连长剑也未能震脱出手。暗惊之下,又加二分真力。
  这样一来,宗岳剑上传来的阵阵热浪,已不似当初那么汹涌,但春云真力,却已损耗甚巨。
  二人缓缓盘旋,两口剑则微微颤抖。
  就这样相持约莫一袋烟的工夫,春云已是香汗盈盈,娇喘连连。
  宗岳仅以半力对待,见对方如此,不由忖道:我当你有多大能耐,原来不过是个不堪一试的货色,看你还神气活现不?
  又过了片刻工夫,春云脚步浮动,脸色阵青阵白。
  宗岳正想暗中加上一分功力,将对方伤于五阳神功之下,陡然,春云猛可拚出一声尖嘶,喘道:“小侠……饶我……我……我投降……愿为你……做做……任何事……”
  宗岳闻言,倏然勾起一念,手腕抖处,“呼”的一声,春云手中长剑,斜斜飞向天空,落于数丈以外。
  这一得手,但见他手中长剑快如流星飞矢般剑尖一斜,堪堪顶住春云心口。
  他将对方胁制剑尖之下,然后道:“要想活命,乖乖听话,我问你,你们十绝谷中可有个喜穿红衣的阴姑娘么?”
  春云早已魂飞魄散,这时忽听尚有生机,急忙答道:“我若答了实话,是否饶我一命呢?”
  “只要不假,自然言出必行!”
  春云垂头,微一沉思道:“神君座下,有十大弟子,最……”
  最字出唇,陡然,忽闻一声娇叱,道:“胆大贱婢,竟敢吃里扒外,想是嫌命长了!”
  喝骂声中,只见路旁树梢,捷逾飞鸟般掠起一条人影,红云飘飘,疾向春云身边飞射而下。
  来人身形方落,春云睑上神色突然大变,面无人色地瞠目咋舌,望着来人发楞。
  宗岳一眼望去,原来此人非别,正是他深为怀疑是友是敌的红衣少女阴姑娘。
  只见这位阴姑娘身形一稳,冷冷哼了一声,那双黑白分明的凤目,立即有若电芒利剪般飞扫了春云一眼。
  阴姑娘在扫了春云一眼之后,立即神色一变,改得极为从容温和地对宗岳道:“宗掌门人怎和这个贱婢动起手来?”
  话尚未了,忽见春云畏缩地退了两步,手指阴姑娘颤声说道:“宗掌门……她……她是……”
  下文尚未说出,阴姑娘粉脸一变,急叱道:“贱婢,找死!”
  话未落,香风飒飒,已自飘身到了春云面前,玉指点处,春云连哼都没哼出一声,便即翻身栽倒于地。
  身形之快,出手之疾,简直快逾电闪,无与伦比。
  宗岳空负一身神技绝学,竟然没来得及出手施救,加之对方事先未得自己同意,便将剑下俘虏废去,心中不免愠怒微生。
  正待发作,阴姑娘已含笑说道:“我生平最恨这种临危变节之人,更讨厌他们那种摇尾乞怜的丑态,这种人,除非不落在我的眼里,否则,不杀之不足以平气。掌门人!是怪我过于残忍么?”
  宗岳本有微怒,经她这么一说,确无理由责备对方处置之不当,何况阴姑娘于己曾有过救命之恩,更不容他反目相向。
  如此一想,旋即插回长剑,抱拳施了一礼,道:“姑娘说的是,这种人实不应容留于世,即使你不下手,迟早也会被别人宰杀,不过,人死也就罪消,我们将她掩埋了罢!”
  阴姑娘含情默默地螓首一点,道:“看不出你倒还是个菩萨心肠,好!我帮你!”
  两人在路旁挖了个洞,将春云葬下。
  宗岳忽想起阴姑娘的小婢小云,怔怔道:“姑娘怎地独来独往,小云姐姐呢?”
  阴姑娘以嘴朝远方撅了撅,道:“我因另有要事,她已先回家了。”
  提到回家,宗岳又想起她不肯吐露姓名身世这上面来,算算这已是第四次见面,此时问她,相信必无理由可借,于是,微带笑容道:“阴姑娘,不瞒你说,你对我的恩德,时刻萦绕于心,我总觉得连一个救命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阴姑娘脸一红,道:“你还等甚么人吗?”
  “等人?没有呀!”
  “那么我们边走边谈如何?”
  宗岳心想正好,边走边谈倒少耽误一点时间。当下一侧身,让阴姑娘先行。
  阴姑娘微微一笑表示谢意,身形起处,不朝大路,却往野草丛生的荒地奔去。
  宗岳先是一怔,继而一想,暗道:敢情她怕与我这个陌生人走在一道,被人撞见惹是生非。
  两人遥遥沿着大道徐徐而奔,阴姑娘半天没有开口,宗岳忍不住又重将老问题提出。
  阴姑娘粉睑忽罩一层忧郁,但仍强装笑容道:“我们这样不是很好么?为什么一定要斤斤计较那俗不可耐的一套?”
  “不知恩人姓名,焉能算人!”
  “你要这么说,那我把你当小狗就是啦!”说罢,咯咯一笑。
  “我真奇怪,身为武林人,出身姓名有甚么不可说的?”
  阴姑娘闻言,霎时忧容密布,头一低,似有百般为难,委决不下,良久,方始抬头舒眉,道:“宗兄!并非我不肯奉告,实在我觉得就这样很好,一旦说出来,也许会破坏了现状。”
  宗岳诧异不已,道:“怎么会呢?”
  “希望你不要逼我,宗兄!求求你……”
  话说至此,已是凄然欲泪,语不成声。
  宗岳一眼瞥见,好生不忍,不知她悲从何来,急得频频搓手道:“好!好!好!我不逼你,你也别说,从此以后,除非你自愿,我绝不再问你,这样总好了罢!”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阴姑娘反斗然“哇!”的一声,真的哭了起来,像是受了极大委屈,宗岳一时不知所措,身不由主地上前握住阴姑娘双臂,摇了两摇,却又想不出适当安慰词句,只结结巴巴道:“阴……阴姑娘,别哭!别哭!”
  阴姑娘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乘势一倒,投入宗岳怀里,嘤嘤泣道:“岳哥!你……你对我太好了……”
  宗岳忽然想起话来,道:“既认为我对你好,那就别哭,你如果再哭,那就是我对你不好!”
  阴姑娘嗤的一声,破涕为笑,道:“我不哭!我不哭!”
  “不哭那就该起来啦!”
  阴姑娘“晤”了一声,又扭动了一下身子,道:“我已答应你不哭,这样还不可以吗?”
  宗岳生怕催急了又引起她伤心,只好不再吭气。
  这两人,一个是不敢吭气,一个是陶醉在温馨之中,下愿吭声。
  一男一女偎依一起,却沉静得连呼吸和心脏跳动的声音,都能清晰听到。
  宗岳虽然心无邪念,但那阵阵的少女气息,与耳鬓厮磨的感觉,却使他对阴姑娘从此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陡然,阴姑娘双掌在宗岳胸前一推,身子纵出他的怀抱,脸红红地含羞带笑,道:“干嘛还楞着不动?走呀!”
  宗岳没想到她突然如此,恍如大梦初醒般“啊”了一声,楞楞地道:“走!走!”
  阴姑娘走了几步,又道:“我送你的东西在不在?”
  宗岳知她问的是那镶嵌着十颗血红珠粒的乌黑小牌,连忙答道:“在!当然在!”
  “你知不知道我运你这块牌子的意思?”
  “知道!知道!”
  阴姑娘双目一睁,面现讶色,道:“你知道?”
  宗岳一想,觉得不对,忙又道:“不知道!不知道!……知道!知道!”
  阴姑娘一听这前后不符之言,禁不住心头一跳道:“你一会儿知道,一会儿又不知道,最后还是知道,你是怎么啦?”
  宗岳微一欠身,徐徐道:“我想起了小云姐姐说过,所以我说知道。”
  “小云说了甚么?”
  “她说见物如见其人,有事有话,均可代传代做,对不对?”
  阴姑娘点点头。忽然嗤地一笑,道:“还有呢?”
  “没有了!”
  “没有!”
  “没有!”
  阴姑娘故意鼓起双腮,一顿脚,摆出斗气的模样,道:“我说还有!”
  宗岳不知她是故意,还以为她当真,心想:这丫头性子真强,老是顺着她也个是事,弄成习惯,将来见了面反都得听她的,那还成何体统?
  一念既毕,立即脸色一板,道:“我说没有!”
  陡然,忽听阴姑娘咯咯一阵大笑,笑得前仆后仰,宗岳见了,不觉一头雾水。
  阴姑娘笑了一阵,玉指一伸,指着宗岳道:“你这傻子,我是说还有话在我肚子里没说出来,你怎知道没有了?”
  宗岳这才知道,她是在使坏,止不住也一笑道:“好!你作弄我,看我可会报复……你说还有其他的意思,有就快说呀!”
  “你急甚么?……你不是有要事待办吗?”
  宗岳吞吐了一阵道:“是的,我的确还有要事……”
  “我知道,你不用着急,这里到邛崃山,最多不过一个日夜便可赶到,你就是迟上一天,也来得及,保险不会误事。”
  宗岳闻言,顿时心头一震,暗道:敢情我们的事她全知道,倘若她是十绝谷的人,那……那……那……
  他简直不敢再想下去,因为斑衣神童等正守候在十绝谷前,万一事机不密,走漏了风声,十绝魔君倾巢而出,岂不将数派掌门一网打尽!
  宗岳脑中掠过不堪想像的后果,霎时心情如死,木然楞住。
  阴姑娘似已看穿他的心思,近前一步,伸出玉掌,轻轻在他脸颊上拍了两下道:“看你急成这个样子,这么一点儿事就沉不住气,将来怎能领导武林各派铲患除奸,振兴武林呢?凡事你也得动脑筋想想,不能单凭直觉,如果我存有坏心眼儿,我会事先告诉你,让你有所准备吗?岳哥!你说是不是?”
  听了这一番话,宗岳茅塞顿开,既佩服,又惭愧,哑然无言以对。
  阴姑娘见他面容已渐缓和,接着又道:“你别问,只管听,卞无邪和文士仪夺得玄阴草后,另外还顺便要办一件事,最少要耽搁两天才能回谷,千真万确,所以我叫你不必作急,绝不会害你,相信吗?”
  宗岳轻轻叹了口气,道:“话我绝对相信,只是……我对你的来历的确十分怀疑……”
  “久后你自会明白,我们不谈这些,刚才我说赠你血珠牌还有另外的意思,你听着,我要把牌子上那条鹅黄丝绶穿在脖子上,让那血珠牌吊在心口,这意思你懂不懂?用不用我详细解释?”
  宗岳知她这是心心相印的意思,睑一红急道:“我懂!我懂!用不着再解释!”
  阴姑娘咯咯一笑,睑上也浮起红云片片道:“瞧!你又急了,我怎会解释!真是个傻小子……嘿!我问你,你究竟喜不喜欢我?”
  宗岳先是一怔,觉得她愈说愈露骨,但忽又想起刚才被她作弄,此刻报复的时机已到,不由又是一喜,故意装着慎重其事的样子,道:“喜欢!”
  “真的?——喜欢我甚么?”
  宗岳心里偷笑,面容不变,道:“喜欢你爱哭!”
  “唔!不来了,不来了!岳哥哥欺侮人。”
  宗岳见她不住扭着身子,哈哈大笑道:“谁叫你刚才使坏作弄我的?有仇不报非君子,我是君子,焉能不报?”
  阴姑娘捏着拳头要打,宗岳边笑边躲,就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儿童在互相追逐,嘻笑之声,洋溢云空。
  片刻,宗岳因心悬十绝谷口,无暇多作逗留,遂故意装作绊倒,让阴姑娘追上,两人倒在一堆,阴姑娘拳头像擂鼓似地击向宗岳,非要他讨饶不休。
  宗岳捉住她的手腕,同时也顺从地讨了声饶,然后坐起身来,道:“咱们说正经的,你怎么对卞无邪的行踪知道得如此清楚?还有对我们的事也了若指掌?”
  阴姑娘让他握住双腕,微微含笑道:“关于卞无邪我暂时不说,不久你就会知道;你们的事说起来也一文不值,不过你既然问,我一点不说也不好意思。那天我办完事路过农庄,发现身后杀声大起,情知庄中已起变化,故此掷绢示警,等你们进庄后,我又弃马潜回,一直在你们左右……”
  “你既潜回,为何不出手相助?”
  “我看你们一个个神勇非凡,似乎不须多此一举。”
  “但玄阴草却让人给夺走了啊!”
  “别人既能夺去,你们当能夺回,这有甚么了不得?”
  宗岳点点头道:“你又怎知我们会在十绝谷口拦截夺草呢?”
  “这只是我的猜想,正好又碰着你往这条路上来,更证实我推测得不错,怎么样,说穿了是下是—文不值?”
  宗岳不置可否,倏然问道:“你有事没有?”
  “没事——有事。”
  “你怎么也学起我来了?”
  “我是在学你的嘛!”
  “到底有事还是没事?”
  “有事没事你别问,你的意思不说我也知道,有事请便,没事陪你上十绝谷走走,帮忙夺取玄阴草,对不对?”
  “你真是个鬼灵精,天下人要都像你这样,那不天翻地覆才真有鬼!”
  “到底对不对嘛!”
  宗岳情知瞒她不过,只好点头应是,阴姑娘挣脱双手,站起身来,道:“有事没事都不去,还是我们初次见面的一句老话,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以前是感恩图报,觉得好奇而已,这一次,情形自然不同,阴姑娘不但言语中含情富义,行动上尤为明显不过,再再都有将宗岳当作心上人的暗示。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上一篇:
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