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2021-07-14 14:44:56   执笔人:秦红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暮秋。
  重九近午时分。
  鲁西七子山母峰,一棵苍松浓荫下,静静地半着一个蓝衣少年和一个身穿夹布僧袍的小和尚。
  蓝衣少年约莫十四五岁,剑眉星目,鼻端唇红,此刻正瞑目而坐,神态轩然,英华内蕴,显然身怀无上神功,且已有着不凡的成就!
  小和尚年在十六七,面貌清秀,额上戒痕历然,此刻也在垂目打坐,年纪虽轻,但风度庄严肃穆,老成持重,令人觉得可爱而又肃然生敬。
  他们静静地闭目端坐,有如老僧之入定……
  快到中午的时候,首先睁开眼的是蓝衣少年,他俊睑突露一丝喜色,两道明澈的目光慢慢向小和尚瞧过去。
  好象起了感染似的,小和尚也在这时睁开眼来,他移目朝蓝衣少年望过,开口道:“来了么?”
  蓝衣少年点头含笑道:“是的,来了两位!”
  小和尚眉头微皱,轻语道:“奇怪,另一位是谁?”
  蓝衣少年微徵一笑道:“我想两位都应该奇怪!”
  小和尚讶道:“怎么,两位都不是?”
  蓝衣少年笑道:“他们正施展轻功向这峰上扑来,如果其中之一是‘缺一神翁’,他的轻功应不致如此蹩脚!”
  小和尚静听片刻,点头道:“不错,他们快到了——你说他们轻功蹩脚,其实远比小僧高明啊!”
  蓝衣少年含笑不答,慢慢转头向北面峰沿一片杂树林望去。
  “嗖嗖”两响,杂树林中射出一白一红两个绝色少女来!
  一个年在十六七之间,身穿雪白衣裳,体态婀娜,长发披肩,弯弯的细眉,俏俏的凤目,外表娴雅娇慵,有些儿病美人的气质!
  一个年约十五,身着深红薄袄,背插长剑,体态纤细,秀发挽成一条马尾,匕首般的长眉,活溜溜的大眼,外表天真娇憨,令人觉得她一刻不闹事就混身不舒服的样子。
  她们飞出树林,一眼瞥见峰顶中央的一棵苍松下坐着一僧一俗两个少年,两人皆是一怔,穿红薄袄的少女诧异地“咦”了一声,别睑向白衣少女道:“芸姐,我们没有弄错吧?”
  穿白衣裳的少女蹙蹙细眉,不胜慵弱的掩口轻咳两声,轻轻道:“不会,大概是不相干的,咱们过去吧!”
  他们说着手牵手姗姗朝苍松下走过来。
  苍松下的小和尚一见出现了两个少女,连忙正襟危坐,挽首垂目,不敢稍抬。
  蓝衣少年看看穿白的,又看看穿红的,俊睑微露不安,上身一倾,好像惊弓之鸟,准备随时破空飞遁。
  两个少女走到苍松下,穿白的自顾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穿红的两颗水汪汪的大眼不住在蓝衣少年和小和尚的脸上溜来溜去,忽然掀掀薄唇,举手一指蓝衣少年道:“喂!你们两个小孩子,今天这座峰上有事,你们快到别个地方去玩!”
  语音清脆,有如珠走玉盘,听来使人感到异常舒贴。
  蓝衣少年一听心下稍宽,移目望望小和尚,见他已“迎神入虚”,只得站起来朝她抱拳一拱道:“两位小姑娘,今天这座峰上的确有事,你们如是游山来的,还是赶快离此到别个地方去玩吧!”
  穿红衣的少女闻言,匕首般的双眉一挺,狠狠瞪了蓝衣少年一眼,转脸向穿白的少女尖叫道:“嗨!芸姐,你看居然有人敢顶撞本掌门人,真是气死我了!”
  穿白的少女举起玉腕轻掠鬓发,淡淡回道:“凤妹,别管人家,咱们等咱们的人好了。”
  蓝衣少年听穿红衣的少女自称“掌门人”,心中一乐,暗忖道:你这个小丫头乳臭未干,竟敢大言不惭冒起“掌门人”来,待我刮刮你的脸皮!
  童心一起,摆头向小和尚笑道:“悟果掌门人,你不是说要添制一件袈裟么?如今这里来了一位开布庄的‘掌门人’,你何不乘便向她订制一件?”
  小和尚——悟果,闭目低宣佛号,力持镇静地开口道:“善哉,宗掌门人不可说笑,小僧一件已足,不必再添制了。”
  穿红衣的少女气得粉睑一阵青一阵白,右腕抬处,“呛”的抽出亮闪闪的长剑,退步一指蓝衣少年娇叱道:“野孩子!你才是开布庄的掌门人,你过来,本掌门人要教训教训你!”
  蓝衣少年——宗岳,见她冒了火,慌忙朝她长长一揖,陪笑道:“对不起,在下因不知姑娘是甚么样的‘掌门人’,故尔胡猜一通,恕罪恕罪!”
  穿红衣的少女粉脸一绷,待要开口,那个穿白衣裳坐在石上的少女忽然轻启樱唇道:“凤妹,别怪人家,人家实在不知道你是甚么样的‘掌门人’呀!”
  穿红衣的少女怒容稍霁,满不高兴白了宗岳一眼,掀掀唇道:“连我‘青城第十八代掌门散花女公孙小凤’都不认识,还背甚么臭剑!”
  宗岳错愕一下,随又转对悟果失笑道:“掌门小师父,你听过这个‘大名’没有?”
  悟果合十道:“阿弥陀佛,小僧只听过‘青城派公孙大娘’之后有‘铁观音公孙兰’,至于这位女施主的大名,尚是初次拜闻——”
  散花女公孙小凤听悟果提到“铁观音公孙兰”,霎时眼眶一红,跺脚喊道:“你说的‘铁观音公孙兰’就是我娘,她被‘十绝魔君’的七弟子‘七海毒蛟蓝海臣’害死了!”
  说着,忍不住泪珠潸潸直流,嘤嘤哭泣起来。
  宗岳见她忽然哭起来,而且愈哭愈伤心,心里有几分相信,但碍于初见面,男女授受不亲,一时不知如何开口劝解,不觉呆呆站着发楞。
  公孙小凤哭泣中见宗岳不言不动,误道他还不相信,恨牙牙地探手入怀掏出一颗七彩耀眼芒辉四射的夜明珠,恨声道:“你还不信么?你看这是甚么东西?’
  宗岳虽没见过她掌心托的那颗夜明珠,但青城派掌门信物“七彩夜明珠”却早已听师父形容过,这下哪敢不信,连忙正容抱拳行礼道:“原来是青城掌门公孙女侠驾到,在下宗岳这厢有礼了!”
  悟果也忙起身趋前合掌行礼道:“阿弥陀佛,小僧悟果,这厢拜见青城掌门公孙女施主!”
  公孙小凤这才转嗔为喜,举袖擦泪破涕一笑道:“你们知道就好了,我也不怪你们!”
  话完,似乎忽然想起一事,两颗水汪汪的眼睛慢慢睁大,手指宗岳和悟果喊道:“喂,你们两个刚才好像也‘掌门人、掌门人’的乱喊,须知这不是开玩笑的,你们到底是甚么样的‘掌门人’?”
  宗岳和悟果相视一笑,各由怀中掏出一件东西,托在掌上玩摩。
  “呀!少林派掌门信物‘绿玉佛像’!”
  “呀!终南派的‘金牌令符’!”
  公孙小凤惊得两眼发直,张开小嘴呆了半天,失声喊道:“怎么搞的,怎么掌门人都是小孩子呀!”
  宗岳将“金牌令符”端放人怀,接口笑道:“是啊,真是无独有偶!”
  公孙小凤登时玉容一板,胸脯向前一挺,叱道:“你说甚么?”
  宗岳大惊,一揖到地,惶然道:“对不起,在下形容错了,应该是……应该是……”
  仓猝间想不起妥当的措词,不禁俊脸涨得通红。
  公孙小凤“噗哧’一声,开心地笑道:“算了吧!看你这副可怜相!”
  说着回头向那个穿白衣裳的少女笑道:“芸姐,他们既然都是一派掌门,你也应该自己介绍一番呀!”
  穿白衣裳的少女轻咳着点点头,慢慢由怀中取出一只白玉环,未语泪先流,晶莹的泪珠已一颗一颗滚了下来。
  “啊!长白‘天池寒玉环’!”
  宗岳张目惊呼,悟果垂目念佛,穿白衣裳的少女整衣徐起,朝他们敛衽一福,哽咽着道:“长白第十五代掌门病仙女古秋芸,请两位掌门人多多指教!”
  宗岳、悟果还礼如仪,相谈之下,方知长白派也在十三代掌门人“三白先生”死后,即沦入“十绝魔君”五弟子“五爪黑龙刘三江”手里,其后“白发客古宾”接掌长白派,成为长白派十四代流亡掌门,不幸去年在孤山与“五爪黑龙刘三江”遭遇,激战之下被“十绝阴掌”所伤,逃回家未几即告气绝,临终前立孤女古秋芸为十五代掌门,遗命为长白派复仇。
  四个少男少女掌门人各述遭逢,相对欷嘘一会,公孙小凤收泪道:“那么,你们今天也是来赴‘缺一神翁’的邀请么?”
  宗岳微惊道:“是的,这么说两位掌门人也收到了他的请帖?”
  公孙小凤哭得快,笑得也快,这会泪痕未乾,便已兴冲冲地笑道:“是呀,你们知不知道‘缺一神翁’是甚么样的人?”
  悟果随将“缺一神翁”的外貌描述一遍,病仙女古秋芸心思灵敏,立刻提出怀疑道:“这位‘缺一神翁’会不会就是‘十全老人’?”
  其余三人听得神色一震,宗岳因负有师命必须找到“十全老人”将当年“十绝魔君”隔空掌切石翁仲的秘密告诉他,此刻听病仙女古秋芸怀疑“缺一神翁”即是“十全老人”,再想想“缺一神翁”将请帖偷偷送入自己怀中的神乎其技,以及传授悟果一套奇奥莫测的“迷形幻影”步法,心里也有些感触,但转而一想,单从武功方面也不能完全断定他就是“十全老人”,当下忙问道:“古掌门人如此猜测,敢问有无根据?”
  病仙女古秋芸咳嗽两声,玉脸露出淡淡的哀愁,摇摇头道:“没有,我只是胡乱想的,我不知道‘十全老人’的‘十全’两个字作何解释,如果是指一个人的十全十美的话,我,我不敢相信这个世上有十全十美的人……”
  宗岳同意的点头笑道:“古掌门人说得极是,如果‘十全’是指十全十美的话,在下以为,他老人家改号为‘缺一神翁’确是很恰当!”
  病仙女秋波凝注宗岳,浅浅一笑道:“宗掌门人这么说,可是发现当年的‘十全老人’有着甚么缺点?”
  宗岳觉得不该批评一位武林人人敬仰的长者,忙摇头道:“不,在下也是胡乱猜想的,因为,因为‘缺一神翁’这个绰号实在太怪……”
  病仙女轻颦细眉,现出一副多愁善感之态,幽幽一叹道:“说真的,我接到‘缺一神翁’的请帖时,不知为甚么立刻就联想到‘十全老人’,这当然很幼稚而可笑,但我常常在想,如果传说不误的话,当年‘十全老人’败给‘十绝魔君’只不过细微之差,也即是说他们两人仍是势均力敌的一对,要是‘十全老人’嗣后肯于牺牲他本身的某‘一’方面,相信武林也不致遭此浩劫……”
  宗岳听得心中暗惊,心想这位长白派女掌门看来年纪顶多不过十七岁,外表温文娴静,那知思想竟如此锐利,但这问题触到一个人的思想,深究下去对“十全老人”未免太残酷,也太苛可求啊……
  四人相对沉默一阵,青城散花女公孙小凤打破寂静娇喊道:“现在别管他是‘缺一神翁’或是‘十全老人’,他既然发帖请我们吃饭,现在时间巳列,客人都来了,怎的主人反不见个影子,莫不成骗我们来这里饿肚子的?”
  经她这一说,大家都不由仰头望太阳,果然午时已至——缺一神翁怎的还不来?
  思疑间,宗岳蓦然有所警觉,便开口笑道:“来啦!”
  其余三人忙摆头四瞩,却不见一个人迹,公孙小凤随即回头手指宗岳尖叫道:“好!刚见面你就玩这一套,下次我也叫你上个当!”
  宗岳连忙陪笑道:“公孙掌门人请不要误会,此刻的确有一人正在飞上峰来,只是这人恐怕不是‘缺一神翁’罢了……”
  公孙小凤咬了小指头想了想,侧睑向病仙女古秋芸道:“芸姐,你看他年纪轻轻的,究竟是在吹牛皮呢,还是他内功真有这么好?”
  病仙女温婉一笑道:“凤妹,摆头向北面看看,那不是有人来了么?”
  众人一齐朝北面望去,果然此时杂树林外静静地站立着一个手执拂尘的年青道士!
  十八九岁的年纪,潘安般的俊睑,身穿青布道袍,足登白袜云鞋,文质彬彬,风度飘逸,居然有些儿出尘之相。
  他面现惊疑之色,直望着苍松下的四个少男少女,迟疑一阵后,右手拂尘轻轻一挥,举步缓缓走到苍松下,向众人举掌打讯,发出清悦的声昔道:“贫道冒昧请问,诸位可是游山来的?”
  公孙小凤一马当先,排众而出,双手往腰一插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小道士面上一愕,跟着朝她深深一躬道:“无量寿佛,女施主答话何必如此带火气?”
  公孙小凤一想也是,于是挤眼笑了笑,仰睑望天吊儿郎当的漫声道:“我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那曾带火气?你自己疑心疑鬼活该!”
  小道土道行不高,孩子气仍在,闻言睹情,忍俊不住张口哈哈笑道:“就算是贫道的错觉吧,但先发问的是贫道啊!”
  公孙小凤双眸一转,微笑道:“出家人随和一点,你虽然先问,就先回答也吃不了甚么亏——”
  说到这里,回头脖子一伸向三人问道:“你们说是不是?对不对?”
  宗岳已摸清了她的个性,这时含笑接上道:“对,言之有理!”
  公孙小凤大喜,兴奋地朝他抛去一眼,奸像在说:你这人倒还不错,我就跟你交个朋友吧!
  她一笑之后,随又回对小道士道:“怎么样?大家都这么说了,你就随和一点吧?”
  小道士一点也不肯随和,只朝她深深一躬,默默走到一旁,拣了一块净地坐下,阖目打起坐来。
  公孙小凤气为之结,不由欺上一步戟指叱道:“喂!小牛鼻子,这地方是我们先来的,你快滚蛋!”
  小道士听如不闻,闭目端坐如故。
  公孙小凤气极,反手拔出长剑,跳到他跟前尖叫道:“小牛鼻子,你起来,本掌门人叫你尝尝‘青城万花剑’的厉害!”
  小道士两眼突睁,惊异而又调侃地失笑道:“‘本掌门人’!开甚么店的‘掌门人’?”
  此语一出,其余三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宗岳笑得打跌,悟果合掌而念不成佛,病仙女两手抱心,连笑带喘,不胜慵弱之态。
  公孙小凤眼眶一红,跺脚嚷道:“好!你们笑吧,笑死了才叫高兴!”
  宗岳觉得不好再缠下去,忙忍住笑朝她一揖道:“公孙掌门人不可卤莽,这位道长说不定也是‘缺一神翁’邀请来的呢!”
  小道士闻言跳起,面对宗岳稽首行礼道:“无量寿佛,这位小施主如此说,莫非诸位也是应‘缺一神翁’之邀而来的?”
  宗岳抱拳还礼道:“是的,在下终南宗岳,敢问道长如何称呼?”
  小道士又行一礼道:“贫道武当一脉,贱号北星——”
  话至此,少林悟果立即跨步上前,合十宣佛道:“阿弥陀佛,道兄与武当二十五代掌门‘南阳道长’如何称呼?”
  北星小道士面容一惨,咬咬嘴唇,忍泪答道:“正是先师,三年前已——”
  公孙小凤纳剑入鞘,抢着道:“死在‘两仪真人’的‘十绝阴掌’之下,是不?”
  北星小道士眼中泪光闪动,颔颔头,忽然露出央求的目光向她道:“这位女施主,贫道每次想起先师的惨死,暴躁的毛病就难以压制,请你不要再惹我好么?”
  公孙小凤“咭”的一笑,掩口吃吃道:“我才懒得理你呢,咭咭,大男人了还哭……”
  北星小道土顿时“毛病”发作,倏地退出两步,手中拂尘一挥,瞪目怒喝道:“小丫头,你过来!”
  公孙小凤吓了一大跳,目瞪口呆了片刻,待得回过神来,玉腕疾抬,再度拔出长剑,挺身便欲扑过去。宗岳慌忙横步拦住,长揖道:“住手!住手!都是自己人——”
  公孙小凤左冲右突,竖眉尖叫道:“谁跟他自己人,他对本掌门人太无礼貌,本掌门人非教训他一顿不可!”
  宗岳张臂挡住,陪笑道:“你是掌门人,这位北星道长不见得就不是啊!”
  公孙小凤一怔,停止进扑,轻蔑地白了北星小道士一眼,掀唇道:“我就不相信有这么多小掌门!”
  北星小道士“毛病”一发即止,这时业已恢复文质彬彬之态,闻言举掌稽首道:“贫道无德无能,临危衔命,忝承武当二十六代掌门之职,贻笑武林在所难免,尚请女施主不吝指教!”
  不亢不卑,徐徐道来,俨然有几分老掌门人的风度!
  公孙小凤嘟嘟嘴,突然伸手道:“拿出来看!”
  武当掌门北星小道士神色一愕,讶道:“女施主要贫道拿出甚么?”
  公孙小凤哼了一声道:“拿出武当派的‘惊鲵金剑’来,待本掌门人验明信物,本掌门人才肯承认你的身份!”
  北星小道士恍然一哦,含笑点点头,慢慢探手入怀取出一柄古色斑斓小巧玲珑的八寸短剑,按卡轻轻一抽,一片刺眼金光闪处,现出一支纹鳞金剑!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上一篇:
第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