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2021-07-12 22:48:39   执笔人:慕容美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这是一个盛夏的午后,没有风,也没有云。
  陕南,星子山,承月峰顶。
  蓝色的天心湖,一平如镜。
  沿湖的垂柳,倒悬着,纹风不动,枝头鸣蝉,哽咽凄切,听来令人昏昏欲眠;这时,西北角的柳荫之下,一座向湖面伸出约丈五左右的水橙上,正舒适地躺着一名年约十四五岁的蓝衣少年。
  自入夏以来,差不多每天午后,都是如此。
  他,现在的这位蓝衣少年,在这里,这座柳荫下的水橙之上,静静地躺着,仰望着蓝色的天空,或者俯视着蓝色的湖水,独个儿将身心溶化在清凉的蓝色之中,默默地享受着蓝色的平和,蓝色的温馨。
  今天,蓝衣少年躺在这里,已经好一会儿了。
  此刻,他似乎已对没有云朵追逐的天空感到乏味,身体轻轻一翻,俯首水面,日光正好落在水中一张朝他迎来的面庞之上。那是一张非常英俊的面庞:长长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方口,直鼻,唇角浮漾着一抹无邪的笑意。
  像往日一样,他望着它,它也朝他望着。
  他扮了个怪脸,水底那张面庞也跟着扮了个怪脸。他一瞪眼,稚气地笑骂道:“我认得你,宗岳,别学我的样子好不好?”水底那张面庞也一瞪眼,同时稚气地无声地笑骂道:“我认得你,宗岳,别学我的样子好不好?”
  “难道是我在学你不成?”
  “难道是我在学你不成?”
  他摇摇头,笑了;它跟着摇摇头,也笑了。
  忽然间,一阵睡意侵袭,蓝衣少年打着呵欠,眼前便开始朦胧起来。
  几乎是同一时候,堤上柳荫之下,缓步踱出一位年约二十四五,眉如古剑,目如晓日,英挺而潇洒的白衣青年。
  这时的白衣青年,微仰着脸,手负背后,在柳荫下缓缓地来回踱着,神态看上去虽似安闲从容,但双眉不时紧蹙,又好似有着什么心思一般,当他偶尔低头,瞥及了堤下水橙上的蓝衣少年之后,不由得双目微微一亮,好像说:“怪不得到处找不到人,原来你是在这儿!”唇角微扯,正准备出声招呼之际,剑眉一掀,初衷忽改,闪目四扫,看清左近无人,脸上掠过一片异样光彩,立即迅速地蹑足隐至一株柳树背后。
  他怔怔地自树后凝眸望着水凳上蓝衣少年的背影,咬唇暗忖道:“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也是最好的机会,我可得好好的想上一想了。”
  “到昨天为止,师父的‘绝户剑三六式’业已全部授完,打从明天开始,我又将奉命下山,这一去,那一天才能再回来,以及我是不是还有兴趣回来,尚在未知之数,若不趁此将心愿了却,还等什么时候?”
  “师父因受誓言约束,有生之年,已无法再出此峰一步,况他年事巳高,已进入风烛残年之期,来日有限,对我可算已无大碍,退一步来说,他会的武功,我都会了,而今而后,他对我,纵想加以管教,也将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所以说,现在的问题,就在这小家伙一人身上。”
  “他跟我一样得到了师父的真传,不久的将来,师父一死,武林中除了一个‘十绝魔君’之外,下来就数我们师兄弟两个;说得明白点,要是没有了这个小家伙,那么,我文士仪将来在武林中的地位,便将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说句良心话,师父跟这小家伙,待我都还不能算错;可是,话得说回来,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家伙并非泛泛之辈,每次我奉命下山办事,都曾背着他做下了些什么,我就不相信他真的蒙在鼓里!”
  “不然的话,他为什么一直在我面前说小家伙资质比我差,将来的成就,势将远不如我呢?”
  “那不简直是在安我的心吗?”
  “为什么要安我的心呢?一句话说完,老家伙对我起疑了!”
  “我虽不是他的骨肉,但我却系他从小一手养大,他有理由对我的品行起疑,要证据,却是什么也没有,在这种情形之下,我虽然身为师兄,但是,很明显的,我已无法成为本门的衣钵传人了。”
  “因此,他们对我好,如说是一种串通好的笼络手段,也未尝不可。”
  “依此推测,在我不断离山的时日之中,要说老家伙没有留着几手偷偷传给了小家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像这样,我与他们一老一少之间,可说已无真情可言,我还顾忌什么?”
  “小家伙如果学的跟我一檨,而且资质真比我差的话,那还情有可原,可是,如今的趋势异常明显,小家伙由于年事尚轻,目前虽不一定强过我,但他将来成就一定会出于我之上,却已无可置疑,一个‘十绝魔君’都令我梗梗在心,如再容得小家伙留下,那岂不成了‘武林第三人’?”
  “俗语说得好:‘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明天天一亮,我便将为打听‘十绝魔君’的近况而下山,从今以后,会不会再回来,只有天知道,而现在,小家伙睡得那么深沉,我走去,只须举手之势,即可令他尸沉湖底,永无后顾之忧,等到老家伙发觉,我早鸿飞冥冥了,老家伙纵不气死,又能将我怎么样?”
  “那时候,要是再能算计了‘十绝魔君’,我不但是‘孝徒’,是‘义侠’,更是‘武林第一人’!那时候,一举成名天下知,诸般荣耀,尽归我身,今天的事,还有谁知道?”
  想至此时,一抹狞笑油然浮上他那张英挺的面孔。
  他直起身来,吸足一口清气,功聚双掌,悄然往堤下走去,一面忖道:“为了留个退步,我应该尽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就算他万一惊醒过来,我尚可饰称只不过想逗他玩玩——”
  蓝衣少年沉沉地睡着,头垂得离水面不足三寸。
  这时候,一尾金鲤悠然游来,另一尾金鲤自后面悠然追上,两鲤相逐,经过蓝衣少年额前时,前面一尾忽然来了一个急转弯,尾鳍一圈,扬起数点水星,激了蓝衣少年一脸;于是,蓝衣少年梦见天下大雨,头脸尽湿。
  突来的清凉之感驱走睡意,眼一张,不由得哑然失笑。
  水珠顺着鼻梁往嘴里流,他想:“一定又是那些金色的小鬼头——”他没有用手去擦,水流在脸上痒痒凉凉的,舔在舌尖淡淡甜甜的,两种感觉,都令人舒服。
  双鲤逝去,水纹已平,蓝衣少年溜目找不着鱼影后,就要爬起来,目光方待抬离水面,水底一条灰白的身形,蓦地映入眼帘。
  凝眸之下,看清了,原来是师兄。
  白色的身形,好似来自对面水底,正朝自己迎面走来。
  “唔!我知道了。”他微笑着,默默忖道:“士仪哥哥大概想趁我不备,唬我一跳,他可能以为我仍睡着,决想不到我已正好醒来,嘻嘻,来吧!士仪哥哥,被唬一跳的,还不知道是我是你呢!”
  白色的身形,愈来愈近,面部五官,业已依稀可辨。
  蓝衣少年脸向下,微笑着,全身原姿不动,目注水面,不稍一瞬,心情紧张而有趣地准备着随时一跃而起。
  白衣青年快到水凳之前了。
  这时的他,气息粗促,脸色更是苍白异常。
  他于跨上水凳之先,暗忖道:“动作要快,只许一击成功,决不能给他有还手的机会——”牙关一咬,双掌功力又增三成,然后一脚向水凳上跨去。
  这时的蓝衣少年,目注处,不由得心头猛然一怔,讶忖道:“师兄病了么?你看,他此刻的脸色,该多怕人?”
  他,蓝衣少年,今年十五了,但是,他对自己的身世,仍旧一无所知,今年业已年过二十的师兄,也是一样。
  师父说:关于这个,你们自有知道的一天,不过目前还不是时候,在目前,你们应该做的,便是心无二用的先将武功练好。
  师兄有时候尚免不了要向师父追问,而他,蓝衣少年的想法,却不一样。
  他以为:“养”“育”之恩并重,人虽应该有父母兄弟姊妹,但我是师父一手抚养成人的,我纵然另有生身父母,他们对我的恩惠,也将不比师父为多;我纵然另有同胞兄弟姊妹,他们也将不能令我比对我的师兄更感亲切!
  他觉得:师父的后半生,可说全为了他们两个师兄弟而活着,在见着亲人之前,师父,便应是他们唯一的亲人,唯一应该孝敬的对象。
  关于他们的身世,师父目前不愿宣布,可能自有他老人家不得已的隐衷,归根究底,十九也是为了他们的切身利害作想,多问徒拂老人之意,其与孝思何补?“孝”与“敬”,“养”与“育”,两者二而一,如形影之不可分,似此,养我者我且不敬,纵归育我者,孝自何生?
  他常告诉自己:我有慈祥亲切的师父,我有风仪令人心折的师兄,我有看不完的经史诗词,我有练不完的各种奇妙武功,我,还缺什么呢?
  所以,只要师父不暗地里长吁短叹,只要师兄不一离开师父就皱眉深思,在他,便觉得这座有着天心湖的承月峰,一切的一切,均都美好无比了!
  因此之故,蓝衣少年一见师兄脸色不正,神态有异,无邪的小心灵中,尚以为师兄遭了什么意外,这一惊,非同小可,说什么也无心再装下去了,他也没有顾及他的动作会不会太突然了点。蓦地双掌一按,猛自水橙上跳身而起,面对白衣青年,目射疑电,惊惶地劈头喊道:“士仪哥哥,你,你怎么啦?”
  白衣青年身躯一震,瞪目瞠视,脚下不由自主地退却半步,脸色骤然由白转青,意外得愕然不知所措。
  他还以为阴谋已被当前这位小师弟窥破,暗道一声:“事成骑虎之势,那就顾不得许多了——”
  心一横,右掌微举,正待痛下煞手之际,却忽见蓝衣少年以手击额,顿足自怨道:“唉,唉,我真卤莽透顶!”
  紧接着,脸一抬,目中满含真挚的歉意,不安地道:“士仪哥哥,你不舒服么?我是自水影中看见你的,心一急,也没有先打个招呼,你没有被我吓着了吧?”
  白衣青年一怔,忙定了定神,点头道:“没有,没有,喔,是的,愚兄有点不自在。”
  蓝衣少年关切地又问道:“怎么会的呢?”
  白衣青年双眸溜动,神色这时业已缓和不少,当下故意苦笑了笑道:“说来也没有什么,咳咳,今天太阳太大,愚兄刚才在草坪上练剑,可能练得太久了点,咳咳,现在已经好多了。”
  蓝衣少年点了点头,放心地嘘了口气。
  白衣青年俊目动处,忽然一整脸色,正容接道:“岳弟,不是愚兄责备你,你现在说小也不小了,要歇凉,也该选个稳妥的地方,这座水橙这么仄,虽说你水性好,掉下去也不在乎,但人睡熟时,情形就不同了,心定神安,突遭意外,万一受了惊吓,那时怎办?”
  蓝衣少年赧然低头,白衣青年声音一沉,又道:“师父他老人家耗尽心血,好不容易造就成今天的我跟你,师父为我们活着,师父为我们受苦,说来说去,也不过是为了寄托一个希望,假如我们连自己都不知道保重,给师父知道了,你想想看,他老人家伤心不伤心?”
  蓝衣少年抬睑时,双目已润,白衣青年注目怜惜地道:“愚兄练完剑,本待在柳荫下缓缓气,回头忽然看见了你,虽然感到身心不适,却又眼睁睁地放心不下,出声喊吧,怕你冷不防受惊,反而不妙,因此只好强忍着走了下来,唉,弟弟,你呀——”
  蓝衣少年泪水夺眶而出,低头颤声道:“谢谢土仪哥哥,以后除了挑水,岳儿不再到这里来了。”
  白衣青年点点头,嗯了一声,又整了整脸色,道:“这种小事,你是聪明人,一点就透,过去的,也就算了。但另外有件事,因为愚兄长你几岁,却不得不说,武家有谚云:寒练四九,暑练三伏。这种大暑天,在普通人来说?固属诸事不宜,但我们身为武入,可就不同了。‘绝户三六式’中的‘六绝招’,师父昨天已经教完,你比愚兄如何?连愚兄都不敢一刻称懈,而你却躺在这儿避暑纳凉,难道你以为记熟了招式的变化,就算习成了一套武林无双的剑法么?”
  蓝衣少年惶然不安地偷瞥了师兄一眼,低声道:“请师兄从旁指点,岳儿这就上去演练好不好?”
  白衣青年点点头,唔了一声。蓝衣少年见已得到师兄谅解,不由得感激地又望了白衣青年一眼,同时赧然破涕一笑:也没再说什么,足尖一点,双层晃处,一个“春燕剪水”之式,划出一道弧形,蓝色身形已巧妙地从白衣青年身侧水面十,一掠而过。
  当蓝衣少年身形掠过白衣青年身侧时,白衣青年双目凶光一现,心神微紧,右掌业已蓄势待发,蓦地一咬牙,终又忍住。
  他迅忖道:“不行,这样做太冒险,看他刚才情急跃起的身法,已比我所差有限,况且他终年与水为伍,水性特佳,这一掌纵能伤了他,但绝无法制他死命,师父年事虽高,功力仍未可轻视,万一惊动了老家伙,可就完了。”
  他接着忖道:“明天离此后,还回不回来,取决在我,将来机会并非完全没有,大可不必急于一时,弄巧成拙。再说由现在到明天,其间仍有十来个时辰,抓住机会,仍旧可以随时动手,难决者,心念罢了,谈下手,可实在不算什么。”
  他最后忖道:“刚才我离开屋子时,老家伙方刚入定,距离定尚早,小家伙年轻不知事,胸无城府,十天前,老家伙忽然命我下山添购三个月的口粮,现在想起来,在我离开的四、五天中,老家伙可能在‘绝户三六式’中的‘六大绝招’中出了花样,小家伙好胜心强,且让我用点心计来套套他,如确有其事,我就不信他能逃得过我的双眼!”
  念转如电,身形却未因而停滞,蓝衣少年纵登堤岸,白衣青年也即同时跟上。
  二人相即登岸后,蓝衣少年顺手自树上折下一枝柳条,然后回头一笑,向堤外一块草地奔去。
  白衣青年也随后走去。
  蓝衣少年将那支三尺来长的柳条双手平持横于前胸,目光平视,缓吸一口清气,然后双手一托,高举齐眉,先以“众星拱月”的礼招,亮开门户,跟着腰身微折,柳条冉冉平落,左臂弓,右臂箭,往左前方一送,“鹤腾驾起”,侧身活开步眼。
  三环相连,一声清啸,一个大回旋。
  左手放剑捏诀,右手一剑擎天,“绝户三六式”,随之绵绵展开。
  但见他一根柳条,或指或刺,或劈或削,平稳处,如泰山缓倾,轻巧时,若蝶穿花丛,或腾或降,或起或伏,一霎时行云流水,转瞬间骇浪惊涛,真是个气象万千,极尽玄奇奥妙之能事。
  白衣青年一旁观看着,目不转睛。
  他表面上虽在不断地点头,心底下却不由得暗忖道:“这小家伙才华横溢,的确不可轻视,不过照他此刻的路数看来,由于这套剑法本身便不同凡响,他也只不过尽了本份而已,要说有什么地方强过了我,却不见得,尤其招式变化,均舆我所习者无异,难道是我猜错了不成?”
  思忖至此,双目蓦地一亮。
  原来蓝衣少年已演完三十招整,再往下去,从三十一到三十六,便是“绝户剑”中的“六大绝招”了。
  这最后六招可说招招惊心,式式动魄,绝户之称,便系由此六招得来。
  这时的蓝衣少年,身形一变,长啸声中,一条身躯蓦地窜起三丈来高,半空中,夭矫如龙,柳条挥处,漫天布开一道青色光网。
  白衣青年脱口喊道:“天网恢恢!”
  喊声甫毕,光聚一点,疾如陨星,当空射落。
  白衣青年道声好,又喊道:“疏而不漏!”
  蓝衣少年长啸答谢,手中柳剑不但未曾因而稍缓,反而精神抖擞,愈显威力,一阵暴雨狂风,余下四招,一气呵成!
  一个收式,剑定入现。
  “如何?师兄!”
  “很好,很好。”
  “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没有,没有。”
  白衣青年口中应着,心下却又在迅忖道:“‘绝户剑’中的最后六招,可说是全套‘绝户剑’的精华所在,这六招,师父一共才教了六天,最后一招,昨天刚教完,小家伙也没有见他练上几遍,如今整套使来,居然运用得这般纯熟灵活,真是出人意料之外,老实说,就是换了我,充其量,当也不过如此——”
  他暗暗点头,又忖道:“唔,是的,这里面一定有毛病,如仅就剑法而论,小家伙可能并没有比我多学着什么,但老家伙可却更为令人疑心了。他说:小家伙资质比我差的远,但现在看来,小家伙什么地方差?如小家伙资质比我差是真的,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小家伙这六招比我学得早,否则,老家伙的话便是欺人之谈,目的在安我的心,二者必居其一!”
  蓝衣少年见师兄忽然沉吟不语,不由得有点不安,惶然低声道:“别瞒我,士仪哥哥,一定有地方出了错,是吗?”
  白衣青年心念一动,故意绉了绉眉头,这才迟疑地注目说道:“如说错误,的确是一点也没有,不过,愚兄回想一下,总觉得你在这套剑法中好像缺了点什么似的,弟弟,你自己也检讨检讨看,你比师兄火候差,师兄不在时,师父自然不愿意让你闲着,免不了要督促你提前学习,或者多练几遍,师父要你注意的地方,可能被你忽略了某一部份,也不一定。”
  蓝衣少年急得满脸通红,苦着脸,绉眉搓手道:“没有呀!师父教我时,师兄你都在场,我忘了什么呢?”
  蓝衣少年说话时,白衣青年显得非常留意,这时点点头,暗道一声:“这就怪了——”口里同时含混地道:“这样说来,也许就只是火候问题了。”
  就在这时候,草坪尽处的一间茅屋之前,悄然出现了一位驼背的白发老人,老人抬脸望了一下,立即缓步朝两师兄弟这边走来。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二章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