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2021-07-14 18:13:38   执笔人:阳苍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终南白衣侠文乐天在述说改名隐居农庄的经过中,忽然气绝脉止,含恨死去。
  宗岳因他的死,联想起师父所遭受的同样命运,皆因那忘恩负义,弃师另投的师兄文士仪而起,不由伤心欲绝,再加上突闻父亲死讯,却又不明死因,一时百感交集,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公孙小凤见他哭得泪人儿似的,心甚不忍,刚想上前安慰劝解两句,倏然,身前人影一闪,少林掌门人悟果小和尚已然双手合十挡住去路,严肃地高宣了一声佛号,又摇摇手阻止她道:“这时别去劝他,让他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发泄发泄一下也好!”
  公孙小凤无奈,只得退下暗暗陪着流泪。
  宗岳哭了足足袋烟工夫,蓦地,声收泪止,只见他,双手紧握成拳,两目红如喷火般瞪得大大的,直望远处,一眨不眨。
  悟果小和尚一直注意着他,这时一眼瞥及他那失常的态度,情知宗岳伤心透顶,很可能气急难解,一下想不开而做出傻事。
  于是,他一飘上前,轻轻抚着宗岳肩头,微微一叹道:“令尊死讯固然使人痛不欲生,但仍请宗掌门人节哀,以武林大局为重!”
  公孙小凤一旁不住抹泪道:“尽哭个甚么劲儿呀!咱们谁没经过这等痛苦?你不过只是其中之一罢了。俗语说:人死不能复生,赶快设法查明死因报仇倒是正事,光哭有甚么用?……别哭啦!哭得人家心里烦死了!”
  “……”
  “……”
  你一言,我一语地劝了老半天,总算把宗岳给劝住了,只见他游目向身旁二人各扫一眼,嘴唇掀动了两下,似想说什么,却又欲言无语,接着,又流下了两行热泪,缓缓垂下头去。
  公孙小凤最不惯身处悲哀气氛之中,这时忍不住一顿莲足,道:“嘿!你倒是怎么啦?白衣侠文前辈的尸骨到底该怎么处置呀?”
  这句话尤如一支利箭,使宗岳心头猛可一震,一眼扫过仍然依着树干末倒的文师叔尸体,脱口而出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悟果小和尚知他仍处伤感之中,神志一时末复,忙道:“依小僧的意见,不如暂时将文前辈的尸体安葬树下,待大局好转之后,再行迁葬终南,宗掌门人意下如何?”
  只听宗岳恍如对敌叫阵般大声叫道:“不!我绝不能让师叔……”
  公孙小凤不待宗岳话尽,突然插言:“我知道,你是说不让文前辈死后亡魂不安是不是?宗掌门人,不是我说你,你未免太过自私了!”
  她这几句,不但话出突然,而且粗声大气,直似与人吵嘴。
  不要说宗岳闻之大感惊异,就是一旁的悟果小和尚,也为之莫名其妙,不知她所指的自私为何。
  宗岳此刻神志渐复,惊异之下,不由双眼频眨,满腹疑云问道:“公孙掌门人此话当有原因,请直说如何?”
  公孙小凤理直气壮地道:“我们冒着生命危险,来此目的何在?”
  悟果小和尚一时仍未体会她的话意,抢着接道:“不是为了阻止那三公主卞无邪来夺取玄阴草的么?”
  公孙小凤未及答话,宗岳已然领悟,陡然“啪!”的一声,拍了一下脑袋,自言自语道:“对呀!我怎如此糊涂?玄阴草既已被人夺去,那还有时间容许我运尸返回绝南?”自语至此,抬头朝公孙小凤一拱手道:“多谢公孙掌门人提醒,恕我……”
  公孙小凤“嗤!”地一笑,摇摇手道:“别说啦!咱们快动手安葬文前辈吧!”
  三人合力,霎时便将白衣侠文乐天安葬完毕。
  宗岳问起斑衣神童顾大可的行踪,公孙小凤苦脸道:“刚才你浴血奋战,三进三出,精力损耗甚巨,在你调息之时,忽听黑暗中有人叹息,他说要四处看看,我阻止不及,但不知怎地一去半天,不要出了什么乱子才好?我们是不是……”
  话声中,忽听“嘘!”的一声,接着花影一闪,斑衣神童已神色张惶地飞奔而来。
  宗岳见他神色不正,像是面临重大难题,不禁暗暗吃惊,刚想张嘴问信,斑衣神童已然以指按住嘴唇,又“嘘”了一声,示意不要说话。
  公孙小凤最沉不住气,不知斑衣神童弄的甚么玄虚,但见他那紧张而又认真的脸容,似又不是在开玩笑,是以忍住没有作声。
  斑衣神童走到众人面前,一句话也没说,就急急地东一指西一划,要众人分开躲藏起来。
  宗岳与悟果小和尚看出其中大有蹊跷,也不多问,立即闪身藏入暗处。
  只有公孙小凤屹立原地不动,大有你不说出理由我就不躲的意思。
  害得斑衣神童苦丧着睑,作揖打拱地半求半推,总算把她藏了起来。
  四个人恍如捉迷藏般躲了约莫一盏热茶工夫,斑衣神童方始大声地吁了一口长气,神情轻松地缓缓走出。
  公孙小凤早已憋得一肚子火,这时又见他若无其事,心里更火,大声叫道:“癞痢头!你究竟捣的甚么鬼?”
  斑衣神童咧嘴一笑,道:“小姑奶奶,没事!没事!”
  宗岳闻言,心中也颇感不悦,本想责备斑衣神童几句,不该在此时此地随便乱开玩笑,但转而一想,又觉事出必有原因,斑衣神童方才那付表情,绝不像是无的放矢,愚弄于人,因此,他朝斑衣神童深深盯了一眼,道:“顾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孙小凤紧接着双手一叉,道:“没事?你装缺一神翁,已经冤得我们够苦,这次你要不说出个青红皂白,我不让你癞子癞变丑八怪才怪!”
  珏衣神童先是背着手从这头走到那头,从那头走回这头地来回踱着方步,像是心中有着疑难的问题,说又不好,不说不行。
  公孙小凤以为他在使坏,故意拖延时光,气得双足一顿,幌肩冲到斑衣神童面前,大声叫道:“癞痢头!你到底说是不说?”
  斑衣神童有如熄妇做错了事被叫到婆婆面前似地感到尴尬非常,使劲地吞了一口口水,露出苦笑,道:“姑奶奶,你别逼,我说就是啦!”
  公孙小凤得理不饶人,冷冷一笑道:“说!你为甚么鬼鬼祟祟地要我们都躲起来?”
  斑衣神童抓了抓头,做了个无奈状,道:“不瞒你们说,终南宗掌门人调息运功之时,我忽听得有人轻轻叹息,这叹息之声,不像出自我们几人,很像有人窥伺在侧,经我追出一查,果然,远远只见两条人影,一红一绿……”
  宗岳一旁闻言至此,忍不住插话问道:“一红一绿!是男是女?”
  “两条身影我已看清,全是女的!”
  宗岳跌足道:“真的又是她们?”
  公孙小凤眼一瞟,道:“喂,几次提起一红一绿,你都神思不属,这两女子究竟有甚么值得你那么神魂颠倒的?”
  宗岳尴尬地冲她一笑,随又问斑衣神童道:“结果你追着了没有?”
  斑衣神童闻言,顿时睑露难色,又抓了抓头,道:“就在我堪堪追上的当口,陡然,远远的斜处,忽又出现一人……”
  说到此处,他倏然终止黯然不语。
  公孙小凤还当他在思忖当时情景,故未予催逼,但过了半晌,依然不见他有开口的意思,不禁急道:“后来是怎么啦?”
  “后来……后来我就跑回来了呀!”
  宗岳心中暗急,问道:“那你为甚么不继续追下去呢?”
  斑衣神童做了个鬼脸道:“我不敢追嘛!”
  公孙小凤对他伸了伸舌头,道:“难道有鬼拉住你的腿不成?”
  宗岳惊讶地问道:“究竟为什么?总得有个原因哪!”
  斑衣神童腼觍地笑笑,道:“当然事出有因,你们要知道,那从斜刺里窜出来的人,武功要比我高上不知多少倍啊!我逃都唯恐不及,还敢追吗?”
  “那人是谁?十绝谷的?”公孙小凤带着讥笑的口吻道。
  斑衣神童摇了摇头,意思是说公孙小凤猜的不对,但他却没说话否认。
  悟果小和尚自斑衣神童返后一直就没一言半语,此刻亦忍不住一稽首道:“顾施主别打哑谜了,究竟那人是谁?令施主如此畏惧!”
  公孙小凤啐了一口,道:“真没出息!要是我,就是十绝魔君出现,我也跟他拚上一拚,绝不像你这么窝囊废,嗅着味儿就恨爷娘少生两条褪,怕得连自己姓甚么都忘了。”
  这几句话,直把斑衣神童挖苦得面红耳赤。
  斑衣神童气得脖子老粗,大声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胆小?你们甚么时候;见我怕过人来着?上次我假扮缺一神翁,曾跟十绝魔君斗过,你们不是亲眼得见的吗?我是不是胆小如鼠之辈?……”
  宗岳听他愈说声音愈大,恐他恼羞成怒,连忙插话道:“顾兄胆识过人,宗某自叹不如,但是,顾兄这次的麦现,的确令人百思莫解,不知主要原因何在?”
  “别说啦!老实告诉你们,那人我见他下得!”
  宗岳与公孙小凤同声惊问道:“那人你见不得?”
  斑衣神童点了点头,又“唔”了一声。
  宗岳与公孙小凤、悟果小和尚三人异口同声又道:“那又为甚么?那人是谁?”
  “是谁!是我师父嘛!”
  “你师父?”
  “十全老人?”
  斑衣神童又点了点头,神情懊丧道:“是我师父十全老人!”
  此话一出,宗岳等三人同时大吃一惊。尤其是宗岳,想起师父所交待的任务,首要的便是寻访十全老人,转告师父当年在邛崃十绝谷所见的全部实情,然而,下山已然半月,正愁无处可寻十全老人,如今天赐良机,十全老人碰巧经此,想不到斑衣神童竟……
  宗岳思忖至此,倏然,悟果小和尚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顾施主,你怎轻易地便把大好机会放过?若是能将十全老人……”
  斑衣神童摆了摆手,阻止悟果说下去,接着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将宗掌门人师父天南剑客赵正令当年所见全盘说出,而将家师十全老人劝醒重出江湖,便能与十绝魔君一较雌雄,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对不对?可是,你要知道,我是背师偷下山的,要是让他碰上,我能吃得消吗?”
  宗岳情知此刻埋怨他也没用,索性不再责难,心念一转,道:“顾兄可知令师去向?”
  斑衣神童道:“好像是朝南,此刻怕已追之不及了!”
  宗岳大声道:“无论是否追赶得上,我们还是要尽力去追!”
  说罢,不待他人答话,便已纵向南方,没入黑暗之中。
  公孙小凤与悟果小和尚随后跟去,斑衣神童无奈,也只好硬起头皮,尾随追去。
  宗岳在前,公孙小凤等三人随后,蓦地,宗岳忽然刹住去势,回过头来朝众人一点头道:“三位请稍停,我们只顾追赶十全老人,险险误了另一件大事。
  我们既不能阻止三公主抢夺玄阴草于前,却不能听由玄阴草顺利送达十绝谷于后,因此,追赶十全老人固然重要,玄阴草却也不能放弃。
  以宗某之见,追十全老人有一人已足,公孙掌门人与小师父请随顾兄同行,即刻转回古庙,盯梢三公主卞无邪与文士仪,如果三公主等一行离去,可径往十绝谷前一站守候,定在该处夺草。路上各位请多加小心,宗某无论是否追得上十全老人,都将往十绝谷前会师,咱们不见不散!”
  斑衣神童听说不要他同往追赶师父十全老人,顿时心花怒放,连连应好道:“宗掌门人的话一点不错,玄阴草的确太重要了……”
  公孙小凤朝他一挤鼻子,道:“好啦,这下可称了你的心啦!少废话,事不宜迟,快走!”
  宗岳与斑衣神童等分手,立即全力展开轻功朝南纵去。
  只因他心悬十绝谷前会师之事,唯恐赶之不及,足以一路急纵狂奔,甚至连吃奶的力气也给用上了,这一全力飞纵,直似流星飞矢,奇快无比。
  约莫是天亮的前后,宗岳急急奔驰中,陡然,只见前方一点黑影浮动,但因相距过远,加之天色未明,一时实无法辨认是人是兽。
  既然发现远处有物,宗岳奔驰更速,恨不得胁下插翅,赶到头里看个真切。
  谁知,无论他奔行多快,远处之物,却始终遥遥领先,生似鬼魅幽灵一般,始终追之不及。
  天色渐渐发白,黑暗渐渐褪去,等到宗岳发现远处之物是人而非兽时,一座庞大城池已然在望。
  宗岳发觉追了半个时辰的是人,不禁心头一喜,忖道:眼前的黑衣人,定为十全老人无疑,自己全力追赶,尚且追他不上,足证他轻功非凡……
  正思忖中,那人已然隐入城门之内,宗岳心想:他既然进入城中,如非有事,便是歇腿进食,多少总得逗留一些时间,只要赶上两步,便可相遇城中。
  眨眼工夫,宗岳已然穿过城门,眼光到处,只见自己追赶之人,正以常人的步伐,悠闲地在前面数十丈走着。
  大庭广众之下,施展轻功未免惊世骇俗,而且,眼前之人既然步履缓慢,一时并无去意,自己何不也慢下步来,缓缓而行?
  宗岳虽然不敢快奔,但他双眼,却片刻不离眼前黑衣人,唯恐稍为疏忽,踩脱了线,则功败垂成了。
  黑衣人在街心行了一阵,倏然,身形一侧,向街旁走去。
  宗岳定神一望,不禁喜出望外。
  原来那黑衣人进入的是家小饭店,果然被宗岳猜中,他是进城歇腿进食的。
  这家小饭店许是专为赶早市买卖之人而开,一大清早便门庭若市,里面七八张小桌子早巳坐得满满的,宗岳行至店门口,店里人手少而生意忙,直让宗岳冷在店外。
  宗岳一眼看去,店里座无虚席,即使想跟人拼桌也插足不入,好在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倒也不急着进店,背起双手,态度悠闲地等侯空席。
  店里的食客,大多属于贩夫走卒之流,但求一饱,还急着赶路,是以片刻工夫,人已陆续散去。
  但去者自去,来者自来,川流不息,门户为穿,宗岳本无须杂在川流不息的人丛中挤入,但连夜奔劳,加上那一阵阵的热豆汁香味,确也勾起一丝食欲,再说,如不赶紧挤进店去,很可能在自己豆汁尚未到口,十全老人已然食毕出店,落个不尴不尬,因此,顾不得甚么身份不身份,一眼发觉有个空位,立即抢着坐上。
  宗岳在店门外时,黑衣人正好背朝店口,等宗岳抢得座位,却又正好与黑衣人遥遥正面相对。
  这时他方发觉,黑衣人面蒙黑巾,除了能看到他闪闪有光的两目外,根本无法看到他的面貌。
  对于这一点,宗岳毫不感觉奇异,因为他知道,十全老人乃是一代长者,既在十绝谷当着十大门派败给十绝魔君,自应遵守当时共订的诺言,不得重现江湖,如今他现身江湖,假使不将本来面目遮住,岂不贻人口实?
  可是,当他目光渐渐下移,直到黑衣人身前桌面时,却又不禁大感诧异,只见黑衣人面前空空如也,除了一双杯筷,甚么也没搁着,就像是刚来还没点叫食物似的。
  宗岳想了想,为何黑衣人进店许久,至今未曾端来食物……
  他一边偷瞧一边忖想,倏然,心中暗“啊”了一声,忖道:看他桌上摆有酒杯,敢情是在等下酒菜的,这家饭店早上专卖豆汁,许是酒菜尚未齐备之故……
  正思忖中,店伙匆匆近前招呼,宗岳脑中闪电般掠上一念,道:“豆汁不要,我要点菜吃饭!”
  店伙一听是个大主顾,连忙哈腰道:“小店酒菜俱备,只不过得忙过这会儿,你瞧!那位大爷也来了半天了,您要是能等待片刻,一会儿就有!”
  宗岳挥挥手道:“行!等会儿就等会儿,不碍事!”
  店伙哈腰而去,宗岳安心坐着等候,间或瞟眼偷瞄黑衣蒙面人一眼。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工夫,店里食客已然渐渐稀落,仅剩下三五个像是本城的人,慢条斯理地边吃边谈。
  在这半个时辰之中,宗岳与黑衣蒙面人桌上,俱已端来热腾腾的菜肴。
  宗岳不喝酒,片刻便已吃饱,但瞟眼黑衣蒙面人时,却只见他一手掀着黑巾,一手举杯缓缓送近嘴唇,呷了一口,再缓缓放下,然后换筷挟菜,又缓缓送入嘴中,其动作之慢,就像七老八十的老人,举手抬足都感困难。
  宗岳虽然腹中已饱,但目的未达,眼看黑衣蒙面人那股慢劲,无奈只好再叫店伙添了半碗饭,一粒粒地数着往嘴里送。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二十四章
上一篇:
第二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