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2021-08-14 13:03:16   执笔人:高庸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那秃头老人虽然打扮粗俗,但出言却字字震耳,竟在她们不知不觉中欺近到十丈以内,显见决非平常店小二一流人物。
  公孙小凤不觉有些胆怯,强自抗声道:“你是谁?人家又没有说你!”
  秃头老人脚下一探,身法直如行云流水,一幌跨近六七丈,瞪眼道:“不说我,是说谁?这儿周围五十里,只有我周秃子一个癞痢,你这女娃儿年纪轻轻,面目陌生,竟敢老远跑到周家村来骂人撒野,看样子必非善类。”
  公孙小凤被他骂得火起,立刻竖眉喝道:“放屁,你才不是好东西,看你鬼头鬼脑,活像个老贼。”
  秃头老人暴跳起来,哇哇叫道:“反了!反了!活了这大一把年纪,今天第一次被人骂我老贼,小丫头,你仗着身上有刀有剑是不是?有种的等着,我去叫人去。”
  他气得嘴唇发青,混身发抖,掳袖子想要动手,看样子又怕打不过公孙小凤,终于忍了一口气,捧起木盒,匆匆而去。
  宗岳听得屋后喧嚷,一齐赶了过来,迎面撞见那秃头老人,徐琚横身拦住,手按剑柄,大声问:“芸妹妹,怎么一回事?”
  古秋芸粉脸一红,未及开口,那秃头老人又叫起来:“好哇,你们男男女女一大堆,躲在茅屋里干什么好事?哈!还有和尚道士?这成什么体统,我老人家一定告到县衙门去。”
  悟果和尚急道:“善哉!善哉!胡说八道要下十八层割舌地狱的。”
  “善什么哉!好小子,等着不要走,有你们瞧的……”
  秃头老人放下手中木盒,一面大骂不止,一面掉头如飞而去,转过一片芦苇,登时消失了踪迹。
  徐琚迷惑地道:“这老头子好奇怪,普通百姓,行动焉能如此迅速,竟像有一身上乘武功的样子呢?”
  北星小道士也点点头道:“不错,贫道看他乃是假作疯狂,必是武林中人乔装的。”
  公孙小凤听了一跳,道:“你们看会不会是十绝魔君的爪牙,特来刺探我们下落的呢?”
  宗岳沉吟了一下,道:“他留下一只木盒,咱们且看看盒子盛的什么东西?”
  公孙小凤叫道:“对!让我来。”
  她迫不及待闪身上前,一探手揭开盒盖,顿时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
  大伙儿齐聚拢来,个个拍手而笑,原来那盒中乃是热气腾腾一桌酒菜,红烧鸡、香酥鸭、油焖鲜笋、水晶肘子……不住向外散发着阵阵香气。
  公孙小凤咽了一口馋水,抢先伸手拈起一支鸡腿,津津有味啃起来,笑道:“想不到,老家伙果真是饭店里夥计,掌柜不知叫他送菜到哪一家去,他却在这儿跟咱们吵架,一桌酒菜全送给咱们了。”
  大家昨日激战一日,又在湖中泡了许久,早已饥肠辘腌,一见公孙盟主已经先动了手,个个恨不得抢一块鸡鸭蹄膀来尝尝,徐琚、古秋芸……紧跟着都想动手,孔素棠忽然沉声道:“诸位别忙吃他的东西,也许里面有毒!”
  古秋芸等连忙缩手,公孙小凤却哭丧着睑道:“唉!你怎么不早说,我已经吃下了半只鸡腿,要是中了毒怎么办?”
  说着说着,丢了手中鸡腿,捧着肚子叫道:“唉呀!不好了,真的肚子有些痛。”
  宗岳惊道:“赶快运气阻住毒性,看能不能把毒逼出来。”
  公孙小凤呻吟道:“不成,我肚子饿,真气也运不起来……”
  悟果和尚和北星道土全变了色,大伙儿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突然,孔素棠从木盒底下抽出一张字条,扬扬手道:“这儿有张字条,大家快来看。”
  众人凑在一起,细读字条,只见上面写道:“激战劳累,想必饥饿,特送上等酒席一桌,聊表慰问微忱,胜败常事,唯胜勿骄,败勿馁,此君等宜慎记勿忘者。十绝魔君搜湖未获,现在分布爪牙,沿湖追踪,此时十绝谷中必然空虚,实君等长驱破敌,洗雪前耻之大好时机也。倘得捣毁贼巢,生掳贼党,何愁不能救得萧、牛二位?事不宜迟,兵贵神速,越快越好。
  下面落款,赫然竟是“十全老人”四个字。
  宗岳大喜道:“原来是十全老前辈特意赠食留字,要我们趁虚直捣十绝谷!”
  悟果和尚合十道:“阿弥陀佛,此乃围魏救赵,避实就虚之计,若非十全老前辈赐示,我们竟未想到,实在惭愧。”
  孔素棠道:“毕竟是前辈神机,我们万万不及,十绝谷中除了阴古希功力超凡,只有三公主卞无邪心计武功最高,但她纵然聪明绝世,也料不到我们会大胆偷袭十绝谷。”
  宗岳忙问:“你说那卡无邪,是不是在五龙河畔指挥抢夺‘玄阴草’的绿衣少女?”
  孔素棠点点头道:“正是她,十绝魔君座下十位公主,其中以卞无邪武功最高,心计也超人一等。”
  公孙小凤嚷道:“少爷少奶奶,别尽头谈论人家了,咱们快些吃吧,肚子里蛔虫造反啦。
  古秋芸忍不住打趣道:“咦,你的肚子不痛了么?”
  公孙小凤红着脸笑道:“怎么不痛,但这一次是饿得痛,不是中毒痛了。”
  这话一出,连悟果和尚和北星小道土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茅屋中响起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荡漾在荒凉的湖岸边。
  七位掌门人围坐一团,吃着、笑着,暂时忘记了昨日的挫败,也暂时忘记了明日的艰险。
  他(她)们都是十几岁天真未凿的孩子,虽然人人都有一段可悲的身世,但同样人人也有一个美妙的希望,好像十绝谷中早已敞开了大门,只等他们大摇大摆的走进去,把所有谷中门下一个个用绳子绑成一长串,再大摇大摆牵着走出来。
  公孙小凤更是早把心里的不痛快,忘得一乾二净,才啃完了鸡腿,又去抢鸭翅膀,兴高采烈的道:“毒龙尊者说过,咱们行动一次,就改选一次武林盟主,现在我宣布任期届满,进攻十绝谷,应该另推一位盟主,大家赞成不赞成?”
  她左右瞧了瞧,大家都低头吃喝,没有人答腔,但她并不在意,又道:“我提议宗掌门人继任盟主,你们没有意见吧?”
  大家依然无人出声。
  公孙小凤笑道:“好,没有人反对,通过!”
  古秋芸突然“噗哧”笑道:“小凤,你一个人自说自话,在做什么?”
  公孙小凤道:“我在改选盟主呀!你们都不说话,只好由我一个代表你们说了。”
  古秋芸淡淡一笑,温柔而缓慢的道:“昨日在湖中推选盟主,我是第一个举手的,但经过一夜苦斗,我忽然觉得那样做有些迹近胡闹,现在还感觉后悔,咱们何必再选什么盟主呢……”
  北星道土不等她说完,接口道:“贫道也有同感,咱们十大门派联盟对付十绝谷,彼此只须戮力同心,互助互谅,实在不需要什么盟主来指挥统治。”
  徐琚也道:“这话有理,十派本来都是平等的,为什么偏要一个高高在上的盟主,大家都得听他一个人的呢?”
  公孙小凤见大家都跟自己唱反调,心里老大不高兴,这时候,她才发觉顾大可和胡芦童、玩铃童三人不在,大家竟跟自己如此格格不入。
  一时委屈得泪光盈盈,赌气道:“依你们说要怎样才好?”
  宗岳笑着道:“若依在下之见,咱们同心合力对付十绝谷,彼此相亲相爱,就像兄弟姊妹一样,所以不必再学陈腔旧调,乾脆兄弟姊妹相称,大家更显得亲切。”
  公孙小凤跳起身来,拍手道:“好!太好了……”
  但忽又住口,轻轻将古秋芸拉到屋外,悄声道:“芸姐,你说咱们结拜成兄弟姊妹,是不是比现在好?”
  古秋芸笑道:“自然要此现在亲切得多,以后也不会见面就吵架了,更不会几个人一起,尽商量作弄人家。”
  公孙小凤道:“但是,既是兄妹,就不能再私下里要好,像你和徐琚,宗岳和孔素棠那样,你说对不对?”
  古秋芸娇羞道:“胡说,我们怎么啦!”
  公孙小凤又道:“芸姐,不瞒你说,上次我告诉你的那些私心话,我到现在还不肯死心,要是结义之后,大家一视同仁,不像从前那样偷偷亲热,我自是赞成,要是还跟先前一样,他们好他们的,我气我的,那我就坚决反对。”
  古秋芸想了想,笑道:“假如你有这番心,更该赞成结义,以后大家都是兄弟姊妹,他叫她一声‘棠妹’,就不能不叫你一声‘凤妹’。”
  公孙小凤心头卜卜而跳,道:“真的?你说他会像待她一样待我么?”
  古秋芸道:“怎么不是,但这只限表面,你能不能夺得他的心,那就得看你以后的方法了。”
  公孙小凤欣然大喜,又重回到茅屋,大声道:“好啦!我赞成大家结义,以后以兄弟姊妹称呼。”
  大夥儿兴冲冲询问年龄,其实彼此相差无几,细算月份日子,才分别出徐琚较大,其次是悟果和尚、北星道士、宗岳,再其次,才轮到三位姑娘,病仙女正月初六生,做了姐姐,孔素棠五月五,公孙小凤十一月底,都做了妹妹。
  公孙小凤忽然记起“三童”,忙道:“还有黄山、昆仑两位掌门人和顾大可没有参加,排行该怎么算呢?”
  宗岳笑道:“对啦,还有一位稳稳当当的大哥哥没有参加,咱们几乎把他忘了。”
  公孙小凤抿着嘴道:“你是说贺老先生呀?他最占便宜了,咱们谁也大不过他,都得把现成的大哥宝座让给他,真气人!”
  孔素棠笑道:“这样吧!咱们今天结拜,暂时不分排行第几,年纪大的,都叫哥哥姊姊,年龄小的,都叫弟弟妹妹。”
  公孙小凤叫道:“不!还得加上一个姓氏,才能分别,譬如我叫宗掌门人宗哥哥,叫古掌门人就叫古姊姊。”
  古秋芸摇头笑道:“那么,咱们叫悟果和北星二位掌门人,总不能叫和尚哥哥,道士哥哥呀?”
  公孙小凤拍手笑道:“谁说不能,咱们就叫悟果哥哥,北星哥哥……”
  孔素棠笑道:“实在太不像话,不过,在没有正式排定长幼顺序以前,也只好暂时这样称呼了。”
  酒菜现成,男女七个就在茅屋中插草为香,诚诚敬敬叩了三个头,从此哥哥姊姊叫得震天价响,果然亲热了许多。
  酒足菜饱,结束登程。
  为了害怕目标太大,七个人分成三批,宗岳和徐琚前行开路,长白病仙女、孔素棠、公孙小凤三位姑娘结伴居中,悟果和北星,一僧一道,联袂殿后。
  每一批相距或数十丈,或半里,彼此遥遥可以望见,假如有甚么事故,也可以互相救援。
  出洞庭,奔荆州,溯江而上,昼夜兼程,直奔十绝谷。
  宗岳沿途打听,知道十绝魔君果然还未西返,众人莫不欣喜,越加疾驰猛赶,恨不得长个翅膀,飞到邛崃才好。
  这一天,抵达青城山麓龙溪镇,再往北走,便是松潘高原和邛崃山了,众人急赶了几昼夜,都已疲累不堪。
  公孙小凤道:“小妹忝为青城派掌门人,虽然青城派被七海毒蛟蓝海臣恃强霸占,小妹总算得是个主人,各位哥哥姊姊远道赶来,应该由小妹略尽地主之谊。”
  古秋芸道:“算了吧!彼此都在难中,还分什么主客,只是眼下已到邛崃,疲惫之师,何以克敌,我赞成略作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一早,便开始进攻十绝谷。”
  公孙小凤道:“是啊,大家都应该休息一夜了,镇外柳家庄柳员外家,是我娘生前最要好的朋友,我带你们去那里作客去。”
  宗岳道:“我们兼程赶来,最重要不能暴露行踪,依我看,不如连夜入山,到山中寻个隐蔽的地方休息,免得泄露行迹。”
  徐琚也道:“这话有理,此地邻近青城邛崃,正是贼子们出入必经之地,不宜久留。”
  公孙小凤嘟着嘴道:“自从我娘去世,很久连她老人家的墓也没祭扫过,好不容易回来了,你们难道不让人家去拜一拜娘的墓园吗?”
  宗岳忙道:“令堂墓园在什么地方?”
  公孙小凤红着眼眶道:“就在柳家庄上。”
  宗岳向众人道:“既然公孙前辈墓地就在柳家庄,连我们也该去祭奠一下。”
  众人自无话说,于是在镇上购了些香蜡纸烛,金箔银锭,由公孙小凤带路,齐向柳家庄来。
  那柳家庄滨临岷江,遥对青城,夹道植着千百棵垂柳,一望无涯尽是层层梯田,这时清风抚着柳丝,田畦间闪耀着一片金黄色稻穗,风光如画,直如世外桃源。
  众人越溪跨涧,穿行在纵横阡陌之间,个个被景色陶醉,几日来的辛劳奔波,彷佛都一扫而尽了。
  不久,到了一座宽敞的农庄前。
  公孙小凤抢先两步,踏进庄口,四下里一望,庄中竟然全是陌生面孔,从前旧识一个也没见到,她心底不禁一阵怅惘,暗忖道:这些年,变迁一定很大,不是自己长大了,便是人家都老了,难怪没有人认得出自己。
  她寻到庄中最大的一间瓦屋,站在门口高声叫道:“柳大婶,柳大叔,您们在家么?”
  一连叫了两三声,冷清的院落中才缓步走出一个龙锺老人,眯着眼仔细向众人打量了一阵,怔怔地问:“这位姑娘,你要找谁?”
  公孙小凤见那老人有些面善,只是一时叫不出称谓,便道:“请问柳员外夫妇在家吗?”
  老人脸色微微一变,问道:“姑娘是什么人?”
  公孙小凤道:“我是青城派的公孙小凤,您不认识我,只管去通报一声,柳大叔柳大婶一定记得我的。”
  那老人突然混身一震,四下里一望,低声道:“姑娘莫非是公孙女侠孤女小凤姑娘?”
  公孙小凤喜道:“正是!老人家也认识我……”
  老人不待她说完,蓦地沉声道:“小凤姑娘快走,这已经……”
  众人方自一怔,猛见里面房中大摇大摆出来一人,接口哈哈笑道:“要走?咱们守候了多年,好容易守得兔子落了网,还想往那里走?”
  公孙小凤一见那人,骇然大惊,玉腕一翻,呛地拔出长剑,低喝道:“各位哥哥姊姊,快退出庄外去!”
  宗岳等闻声纷纷撤出兵刃,才待转身,谁知甫回过头,院门口早涌进来十几名劲装大汉,刀光剑影,耀眼生花,业已密密层层将院门围得水泄不通。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六十章
上一篇:
第五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