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2021-07-14 18:23:02   执笔人:丁剑霞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十绝魔君也立悟到上当,朝十全老人厉声道:“司马老儿,这是怎说?”
  这时十全老人反而淡淡的答道:“女儿是你的,地点在贵谷眼皮下,我问谁?”
  并微微一叹道:“尝言道,女大不中留,八成是令媛看上了那姓宗的小伙子,串通走啦!”
  原来嘛!这座山神庙,确在十绝谷禁地内,外人途径不熟,那能走的如此乾净俐落。
  十绝魔君不禁哑口无言,半晌,才回顾左右道:“追!”
  二公主胡月姣首先纵身飞出庙门。
  其余男徒亦纷纷离开神殿搜寻。
  十全老人立刻摇摇头,目视十绝魔君道:“我也要告辞了,后会有期!”
  这位老人家,如今二次出山,似乎毫不把阴古希老怪放在眼下。
  十绝魔君忽嘿嘿一笑道:“司马老儿,咱们相见不易,你难道就不留点什么做个纪念么?”
  他语气中,暗有希望印证武功之意。
  十全老人口角微哂,一面立掌遥向丹墀中一座高可及人的铁鼎劈去,一面哈哈大笑道:“人老力衰不中用了啊!”
  不过他嘴里虽是如此说,但那座铁鼎,却应手而分为两半,轰然倒地,宛如用刀切的一般。
  这是什么功夫?
  一时十绝魔君暗中骇然!
  只见十全老人,又道声再见,大袖微扬,就失了踪迹。
  十绝魔君深知人家不是猛龙不过江,往日艺业便高过自己一筹,现又经过二十余年的苦练,其精进可知,虽然为了保全颜面,适才闻报,不得不亲身赶来,其实早有不敢轻敌之意,试想此刻又目睹对方露上这一手不可思议的绝学,那还敢自讨没趣拦阻。
  也因此之故,心头十分沉重,不觉失神凝视庙门外,暗思对策。
  良久,偶一转目,忽然发现碎裂的鼎内,露出一纸白柬,走近一看,其上竟大书:“今天我对此鼎,也是事先做好手脚,能和你当年在石翁仲上玩的把戏媲美么?”
  分明这是十全老人所留。
  十绝魔君,顿时气得满脸发青!他绝没有料到,自己一向弄奸取巧,工于心计,今日却一再受愚,连上恶当!
  更从而联想到如今的十全老人,似乎已性格大变,不像当年可欺以方了。
  这里暂按下他不表。
  且说小侠宗岳,一到殿后,立向阴素棠示意,提气蹑足,直趋来时的秘径洞口。
  阴素棠冰雪聪明,早就猜到个郎必是已得十全老人暗示,赶忙紧紧相随。
  霎时双双就穿过地穴甬道,抵达韬光洞外瀑布之前。
  此刻天光已见曙色,一弯新月,仍高挂在银空。
  首先阴素棠,长长吁了一口冷气。
  继而不知何故,忽又噗嗤一笑。
  宗岳也眼见已到安全之地,脚步放缓,回顾愕然道:“阴姑娘……”
  不料阴素棠,顿时截住嗔道:“谁还姓阴?”
  宗岳马上改口道:“孔姑娘……”
  谁知阴素棠,不!孔素棠,仍不快的打断道:“你还称我姑娘么?”
  这种话,一时听得宗岳如同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禁停足反问道:“咦!小可不称你姑娘,称什么呢?”
  孔素棠闻言,螓首低垂,娇声幽幽细语道:“刚刚司马老前辈,曾当众说些什么来?你可还记得?”
  宗岳毫不思索的脱口答道:“大半都是讥讽十绝老怪呀!”
  孔素棠,似乎颇不满意,又问道:“曾说咱们什么呢?”
  这一来,宗岳倒恍有所悟了,不过他素性拘谨,惟恐唐突美人,立刻涨红了脸,嗫嚅的答道:“那只是他老人家取笑之词罢了!”
  孔素棠,迅即冷冷的接口道:“哼!取笑?”
  更一抬眼,珠泪夺眶而出,直问到个郎脸上道:“女子以名节为重,试想我今生今世,除了你,还能另事别人不?”
  其实孔女这种话,只怕自钟情宗岳以来,早就暗藏心底,非止一日了。
  今天恰好有了名正言顺的藉口,也确是最适当的良机,怎怪她情急!
  自然宗岳,既屡承玉人援手,又经连日嘘寒问暖,以及授艺之恩,亦不能无动于衷。何况男女之间的事,与生俱来,极端微妙。别看他们都是十六七岁的大娃儿,说真个的,倒懂得不亚于成年人呢!
  但见宗岳慌不迭一揖到地道:“愚兄糊涂,贤妹千万别气恼!”
  并顺手握住孔女一只柔荑,微叹道:“能得素妹不弃,我宗岳真是几生修到!”
  孔素棠,也马上化嗔为喜,乘势紧偎在心上人身侧,幽幽的低问道:“你这可是真心话?”
  宗岳又慨然道:“愚兄仅不过是一个江湖末学,得妻如贤妹,夫复何憾!”
  且一指晓风中的残月道:“假如我口不应心,有如此月!”
  孔素棠连忙说道:“我信,我信!”
  又佯嗔道:“谁要你起誓嘛?”
  宗岳忽然俊眉一皱道:“愚兄身无长物,拿什么给贤妹作聘呢?”
  孔素棠螓首微摇,娇声道:“咱们只要心心相印,那些俗礼没有何妨!”
  随即不由自主的,手儿相携,肩儿相并,同坐在瀑布前草地上,情话绵绵起来。
  也不知经过多久,二人突听侧方有人惊呼道:“宗哥哥,不!宗掌门,原来你已经回生,也在此间啊?”
  霎时红影一闪,现出青城散花女公孙小凤。
  大约今天正是她们九日一次的假日,所以也走出韬光洞了。
  宗岳马上起立拱手道:“多谢公孙掌门关怀!”
  孔素棠也领首微笑。
  只是说也古怪,这时公孙小凤,既不还礼,亦不开口,一味张大两只寒星似的妙目,不住的打量宗孔二人,粉脸在晨曦中,笼罩着片片疑云。
  半晌,才一撇嘴道:“你们好亲热嘛!”
  她一向天真,说话口没遮拦,总是想到就说。
  宗岳不由面上一红,尴尬的一指身旁爱侣道:“公孙掌门许还认得吧?”
  孔素棠依旧含笑不语。
  公孙小凤淡淡的答道:“我怎的不认识,她不是咱们在五龙河小镇上遇见,那女扮男装,后来行踪鬼鬼祟祟的阴姑娘么?”
  又大眼珠一瞥宗岳道:“你朝思暮想,如今可想到啦!”
  这样话,宗岳听来老大不是意思。
  倒是孔素棠,面不改色,落落大方的笑答道:“我可不姓阴!”
  公孙小凤秀眉一挑道:“姓什么?”
  孔素棠缓缓答道:“华山掌门继承人孔素棠!”
  此言一出,公孙小凤立刻诧异的问道:“既然你也是咱们十大门派之人,日前怎的躲躲闪闪呢?”
  孔素棠微笑道:“不久公孙掌门自会明白。”
  公孙小凤一撇嘴道:“哼!事无不可对人言,吞吞吐吐,哪像个掌门人?”
  且朝宗岳一瞪眼道:“前儿个,大家为了你差点急煞,谁知你竟……”
  下面的话,似乎不便出口,马上扫了孔素棠一眼,又问道:“你们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呀?”
  这位姑娘,好像今天神态大异往昔。
  孔素棠不待心上人开口,便又含笑代答道:“不妨奉告公孙掌门,我和岳哥哥便是适才方经十全老人司马前辈作主的哩!”
  她说的倒轻描淡写。
  但却听得公孙小凤,心头一震,顿时一侧脸,凝视宗岳问道:“真的?”
  宗岳点点头道:“不错!”
  也不知是什么缘故,宗岳这“不错”两字一出口,便见公孙小凤,蓦地双手一捂粉脸,痛哭失声,扭转头就向韬光洞飞奔。
  如此情形,一时看得宗孔二人,相顾愕然!
  忽闻飞瀑后,发出一声有气无力语声道:“凤妹,是谁欺侮了你?”
  宗岳入耳就听出是长白病仙女古秋芸说话。
  果然白影微闪,目睹古女正拦住公孙小凤,又问道:“凤妹为何哀伤?”
  公孙小凤一见到病仙女,立刻如同碰到亲人,越发悲啼不已,口中抽抽咽咽,断续的答道:“恨……死……我……也……!”
  宗岳也趋步拱手道:“古姑娘别来无恙!”
  病仙女闻言一抬脸,马上喜形于色,欢声道:“啊!宗掌门痊愈了,谢天谢地!”
  宗岳又朗声道:“多谢古掌门记挂。”
  不过一旁公孙小凤,却一抹眼泪,插口冷笑道:“哼!咱们不稀罕人谢!”
  倒是古秋芸颇识大体,颔首答道:“宗掌门不用客气。”
  并一眼认出孔素棠,顿时恍悟公孙小凤乃因何故,微笑亮声道:“阴女侠何时到此?”
  不料孔素棠正要答话,公孙小凤又忿忿的冷笑道:“什么阴女侠,人家已经是宗大掌门的夫人啦!”
  突然,对面甬道口有人接口道:“不错,是家师适才撮合,小丫头眼红了是不是?”
  入目乃是日前失踪的斑衣神童在此现身。
  宗岳连忙抱拳相迎道:“原来是顾兄,令师他老人家可还在山神庙内?”
  斑衣神童一面答礼,一面摇头道:“家师已经离去!”
  更朝公孙小凤扮了一个鬼脸,然后向宗孔二人拱手道:“小弟特来向二位贺喜呢!”
  孔素棠首先敛衽答礼道:“多谢令师玉成。”
  此时公孙小凤,满腔不是滋味,一见斑衣神童竟向自己明讥暗讽,立刻心头发火,怒喝一声:“小癞痢头,你也欺人?”
  陡然纵身朝斑衣神童扑去。
  病仙女见状,一把没有拉住,慌不迭高呼道:“凤妹使不得!”
  斑衣神童彷佛早有预知,足下微一动,便横跨到一旁,轻喝道:“慢着!”
  且一本正经的目视公孙小风续道:“今天顾某乃是奉朱老前辈和家帅之命到此,主要的还是为了你这小丫头,再无礼,我就不管了呢!”
  他神色庄严,不像作耍,而且打出天羽秀士和十全老人的招牌。
  因此公孙小凤,也不由不忍气停手,高叱道:“什么事,快说!”
  只是斑农神童此刻却不慌不忙,慢条斯理的答道:“你不妨猜上一猜呀?”
  听口气,分明这是有意刁难。
  公孙小凤又恨得一瞪眼,作势欲前,娇喝道:“小癫痢头,你说是不说?”
  斑衣神童微微一笑道:“第一,朱老前辈命我代为考验你这九日来的进境。”
  这话公孙小凤那里肯信,马上一撇嘴道:“呸!凭你也配?”
  斑衣神童似乎无可奈何,马上摇摇头,反问道:“谁配呢?”
  迅又一指宗岳道:“他配么?”
  公孙小凤不由得瞟了宗岳一眼,倏地一扬眉道:“也不见得!”
  斑衣神童又淡淡一笑道:“小丫头,你可知道宗掌门日来因祸得幅,已身兼两仪神功,适才在山神庙对敌一鸣惊人,连十绝老魔都不敢轻视呢!”
  更故作不理公孙小凤,别转头目视病仙女正色道:“朱老前辈,因见古姑娘和另……唉!不说她也罢,先天禀赋不足,恐难期日功行完满,特命在下前来转知宗掌门,要他先用玄阴真气加以考验,假如你们经不起一掌之力,就必须速以‘乾天纯阳真气’代为打通督任二脉哩!”
  病仙女察言观色,已听出了决不是戏言,顿时肃然答道:“朱老前辈神目如留,确然看的不错。”
  一旁公孙小凤,低头不语。
  古秋芸又抬脸问道:“另一位,大概该是凤妹吧?”
  斑衣神童点点头,但嘴却故答道:“人家本事大着呢,宗掌门那配嘛?”
  自然他这样做作,乃是有意取笑,以及明报日前一掌之辱。
  不想公孙小凤,天生一副倔强的性格,立刻狠瞪了顾大可一眼,骂声:“死小癞痢!”
  转身朝韬光洞就走。
  病仙女连忙高唤道:“凤妹且慢回洞!”
  同时孔素棠捷若飘风,栏住去路,含笑低语道:“凤妹别当真,咱们还有话说呢!”
  可是谁知此刻公孙小凤,早就憋着一肚子委屈。尤其对孔素棠,有一种不知何来的敌意,见状更不打话,便闪电般的一掌,朝对方迎面拍去。
  倒是孔素棠竟毫不为忤,反展颜一笑,乘机也使出绝学,一招“赤手搏龙”,马上刁住公孙小凤玉腕,扣在寸关尺脉上,回顾心上人道:“岳哥,快来先助凤妹打通督任二脉呀!”
  且将浑身酥软的公孙小凤搂在怀中,附耳悄语道:“咱们十大门派,如今已荣辱与共,贤妹千万别闹小性,影响大局啊!”
  斑衣神童也转向宗岳急道:“宗掌门请快动手!朱老前辈和家师,甚盼兄台即日和孔女侠联袂东行,先收复终南华山,以为十大门派反攻基地,然后静待此间各派掌门功行完满,再大家会合,同心协力,扫荡魔氛哩!”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上一篇:
第三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