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2021-07-14 14:22:27   执笔人:慕容美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老人看上去约莫七旬上下,身穿一套灰纱布衫裤,步履迟缓,脸上堆满绉纹,眼神黯淡,直与一名普通老人一般无异。
  老人走近后,两师兄弟一致垂手喊了声:“师父!”
  老人脸一抬,微笑着问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蓝衣少年往白衣青年一靠,高兴地抢着答道:“士仪哥哥正在督促岳儿练剑呢!”
  老人哦了一声,点点头,于是掉脸向白衣青年慈和地笑问道:“是昨天刚教完的六绝招吗?士仪,你看过了你师弟的演练之后,感觉如何?比以前进步了些没有?”
  白衣青年微微躬身,必恭必敬地回道:“进境之速,出入意外,师父不信,不妨命岳弟再练一遍,师父亲眼看过后,自可证实弟子所言非虚。”
  老人又哦了一声,同时微微摇头道:“那倒不必了,你看过,也就可以了。”
  说至此处,顿了顿,忽然脸一抬,注目接道:“仪儿,你也练一遍给师父看看。”
  白衣青年应声一躬,口道:“谨遵令谕……”立即自蓝衣少年手中取过那根柳条,开户立式,将蓝衣少年刚才施展的剑法同样演练了一遍。虽是一套相同的剑法,但此刻一经白衣青年使将出来,威力又自不同。
  行招去式之间,确比蓝衣少年强出甚多。
  老人静静看完后,不由得点点头,肃容说道:“晤,像这样,就真的差不多了!”
  说着轻轻一叹,又转向蓝衣少年道:“岳儿,看到没有?什么时候你能达到你士仪师兄这等成就,师父也就安心啦!”
  蓝衣少年俊脸一红,低下头,想了一下,忽然抬脸迫切地向老人道:“师父,假如岳儿今后痛下苦功,修至士仪哥哥目前这等成就后,那时合我跟士仪哥哥两人之力,可敌得过‘十绝魔君’吗?”
  老人目光在两师兄弟脸上来回一扫,然后一声不响地走向堤边。
  稍作打量,选了堤旁柳树中较粗的一株,举手在树身上轻轻一切,那株看上去足有碗口粗细的柳树,应手而折,断口处,平整如削。
  蓝衣少年缩颈吐舌,白衣青年也是睑色一变。
  老人步还原处,缓缓抬脸,轻哼了一声,向二人冷冷地道:“你俩目前的功力,自信比师父如何?”
  蓝衣少年惶恐地望了师兄一眼,白衣青年定过神来,连忙躬身答道:“星月不能争辉,弟子等又怎能跟您老人家相提并论?”
  老人脸一仰,黯然叹道:“岳儿,你现在还要师父回答什么吗?假如‘十绝魔君’仅如你所想像的那般容易对付,师父会忍耐到今天吗?”
  蓝衣少年沮丧之余,目中英光一闪,忽又脱口问道:“那么,依师父的意思要等到那一天呢?”
  老人仰着脸,沉痛地道:“那一天么?取得‘十绝魔君’‘十绝真经’的那一天!”
  说着,蓦地面对白衣青年,沉声道:“士仪,你现在马上起程!”
  白衣青年一怔,呐呐地道:“不是明天吗?师父!”
  老人脸色一寒,张目沉声道:“提及此魔,为师五内沸腾,别说明天,再多一刻,也难容忍呢!”
  白衣青年暗忖:“老家伙看上去已半身入士,想不到功力却日益精进,皇天保佑,我文士仪总算粗中有细,命不该绝……”当下不敢再多说什么,喏喏连声,俯身一躬,转身便拟即刻离去。
  老人忽然一招手,口中暍道:“且慢,士仪,师父还有话说。”
  白衣青年止步回身,老人注目沉声道:“邛睐山,十绝谷,十绝魔府中,美女如云,为数不下千百,你此番蒙混进去,为了探得详情,也许免不了要多呆一段时日,你的定力,师父虽然放心得过,但是,年青人血气方刚,很多情形之下,并非有意铸错,师父不是不通情理之人,如今别的也无甚么可说,士仪,师父总望你……”
  说至此处,语音哽咽而断。
  白衣青年目中异光一闪,忙低头避开老人视线,趁势低声答道:“请老人家放心,师父的意思,弟子理会得。”
  老人肃容点点头,又偏脸向蓝衣少年道:“宗岳,你送送你师兄,但不得误他行程,只许送出峰外,立刻回来,师父在这儿等你,好了,你们去吧!”
  两师兄弟,低头默然,并肩下峰而去。
  盏热茶光景之后,蓝衣少年红着眼眶回到峰顶。
  这时已是申初,太阳偏西,承目峰顶,一片金黄。
  蓝衣少年上得峰口,双臂一振,其疾如飞地奔至草坪,举目四下一打量,不由微微一怔,暗忖道:“师父说过在这儿等我的,人呢?”
  “师父!”
  “师父!”
  他喊着,人像一只灯蛾,四下乱扑。
  可是,尽管他喊得力竭声嘶,却一点回应也没有。
  他赶到茅屋中,没有人,再到师父藏书的另一间茅屋,也没有人,心中一急,几乎哭将出来。最后,他如痴如呆地又向湖边走去。
  他的神智一片混乱,甚至没有注意自己正在走向什么地方,等到前进无路!这才发现又来到了日间他待留的那座水橙之前。
  怅然抬头之下,双目一亮,他呆住了!
  这时的水凳上,面向湖心,端然不动地盘坐着一人。
  谁?一点不错,正是蓝衣少年到处没有找着的师父驼背老人。
  蓝衣少年又惊又喜,抱怨地喊得一声:“师父,你也该答应岳儿一声呀……”发喊的同时,人已一跃而下。
  老人似自梦中惊醒一般,掉过脸来怔了一下,方始茫然地道:“喔,是你,岳儿!你说什么?他走了没有?”
  此刻的老人,浑浑然、木木然,好似换了一个人似的,蓝衣少年见了,不由又是一呆,诧异地暗忖道:“师父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人定了定神,接着挪身拍拍水橙道:“坐过来,孩子。”
  蓝衣少年上前坐定后,满以为师父是舍不得师兄离开,正待婉言慰藉,老人忽然脸一抬,注目问道:“刚才你师兄怎想得起来要你练剑的呢?”
  蓝衣少年将经过说了,老人轻哼一声,自语道:“我猜想的,果然不错。”
  蓝夹少年一怔,老人迫切地注目又问道:“你师兄临走之前,说过什么没有?”
  蓝衣少年喔了一声,唇角方启,蓦地脸一红,欲言又止,低头道:“没有,师父。”
  老人睑色一沉,沉痛地道:“古人云:事无不可对人言。岳儿,什么话你这样吞吞吐吐的要为他掩瞒?这就是师父养你们成人的报答吗?”
  蓝衣少年见师父声色俱厉,已然动了气,不由慌忙翻身跪倒,伏在老人膝头上,含泪仰脸道:“师父息怒,岳儿知罪了。”
  老人叹了一声,、抚着徒儿肩头,缓缓道:“坐起来说吧!”
  蓝衣少年起身坐盱,低头弄着衣角,显得有点不安地道:“我们下峰时,师兄一直低着头,好似在想什么,直到快至峰下,方听他喃喃自语道:‘真想不到十绝魔府中竟还有美女如云……’说至此处,朝岳儿望了一眼,倏然住口,岳儿接口道:‘师父不放心你也不会叫你去,士仪哥哥,你愁什么?’师兄脸色一展,忙点头道:‘是的,弟弟,正是如此,经你这一说,愚兄可安心啦!’”
  蓝衣少年说着脸一仰,恳求似地望着老人接说道:“师兄说那句话一定是为了提高他自己的警觉,师父,您说是吗?”
  老人浑似未闻,仰脸深深地嘘了口气,自语道:“啊,谢谢天!这样说来,他是真的走啦!”
  蓝衣少年又是一怔,失声道:“师父这话什么意思?”
  老人轻哼一声,仰脸如故,漫声道:“真的走了就是真的走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难道还听不懂吗?”
  蓝夹少年脱口道:“不真走,难道还会假走不成?”
  老人仰着脸,轻哼道:“很有可能。”
  蓝穴少年失惊道:“师兄他敢?”
  老人冷冷一笑道:“他不敢?嘿,他敢做的事,可多了!”
  蓝衣少年愕然不知所对,怔了好半晌,这才期期地道:“那么,师父现在又凭什么断定师兄他是真的走了呢?”
  老人冷冷一笑道:“因为‘十绝魔府’中的‘如云美女’啊!”
  蓝衣少年脱口道:“照这样说来,十绝魔府中的如云美女纯属子虚乌有,而是师父故意哄骗师兄的了?”
  老人点点头道:“是的,你猜对了。”
  微微一顿,接着说道:“‘十绝魔君’好色与嗜杀,为天下武林所共知,但‘如云美女’却不在‘十绝魔府’中,而是在另外—个地方,叫做‘迷宫’,在魔府之后,有秘道可通,除了魔君本人和他的心腹,谁也进不去。”
  蓝衣少年低头无言。
  老人眼望落日,淡淡地问道:“岳儿,发觉师父说谎骗你师兄,你感到有点难过是不是?”
  蓝衣少年悄悄拭了一下眼角,仍然没有开口。
  老人忽然转过身来,双手颤抖地扳起蓝衣少年泪痕纵横的俊脸,以一种痛苦的微笑,望着爱徒说道:“孩子,你要难过,索性做一次难过吧!被师父欺骗了的,并不只你师兄一个,你也在内呢。说得清楚点,十年来,师父根本就没有对你们说过一句真话,知道吗?”
  蓝衣少年听了这话,不由得目定口呆。
  老人深深一叹,无力地放下双手,痛苦地别转脸去,目注湖水,不言下动,悠然陷入一片沉思之中。 蓝衣少年渐有所悟,这时颤声喊叫:“师父,岳儿愚昧,您老人家明白说了吧!”
  老人缓缓转过脸来,神色肃穆地注目沉声道:“听着,孩子,有关师父的身世,现在就你所知道的,你且说来听听看。”
  蓝衣少年为难了一下,这才低声迟疑地望着老人道:“师父复姓司马,单讳一个灭字,人称‘十全老人’,与‘十绝魔君’合称‘武林正邪双奇’。远在廿年前,师父困与魔君较技失手,一时负气,埋名隐居此峰,并立下誓言道:‘二次出世,即与魔君分判死活’……师父,是这样的吗?”
  老人点点头道:“是的,这是一段武林史实。”
  蓝衣少年不由得有点纳罕道:“岳儿知道这些,都是由师父口中听来的,它既然是事实,那么师父怎又说十年来没对岳儿等说过一句真话呢?”
  老人脸一仰,静静地道:“因为师父并不是那位‘十全老人’。”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三章
上一篇: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