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2021-08-14 13:14:44   执笔人:丁剑霞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的就是一年。
  在这一段不算短的时日中,宗岳他们始终坚守既定策略,以神速、果敢和秘密的行动,时而江南,忽焉漠北,到处打击敌人。
  首下“青城”,次收“峨帽”,再及“黄山”、“武当”、“少林”、“长白”、“华山”……
  不仅实力已经茁壮,而且名震海内外,江湖上誉之为“武林十字军”,群起响应。
  散布各地的阴古希老魔党徒,反感备多力分,望风而逃,不得不退守十绝谷老巢,同时甚且因此而内哄。
  在十大弟子中,一统贼秃与两仪贼道为互争领导权双方反目。
  十大公主,也暗地不和。最显著的是以九尾狐胡媚娘为首,结合崔蝶仙、卞无邪,凡事皆阳奉阴违,对代理谷主阴如花作消极抵制。
  男女门人之间,为了争风吃醋,也是各逞机谋,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家人,其实彼此都是死对头,只差不曾爆发而已。
  阴古希老怪自从口称坐关百日离谷,一去未返,谁也不知道是在何处。
  崔蝶仙、卞无邪,和一统三人,对五阴真经第七篇,似乎并不急图速成,一直都抱着不屑向后来居上的师妹求教。
  阴如花也彷佛淡忘,不加传授。
  反是那弑父叛师的恶徒文士仪,城府深,虑的远,暗有鬼胎,日怀恐惧宗岳之心,不敢不求教于人充实自己,苦练五阴真经。
  一、三两篇本已精纯,第五篇也以甜言蜜语博得崔蝶仙欢心,早经指点习成。
  于是又朝思暮想,希望得窥七、九二篇堂奥,不惜百般趋奉阴如花。
  不过这位十公土却性情怪异,从不与同门合流,经常冷若冰霜,除了有事使唤以外,压极儿就不理睬。尤其此女,功力既高,人又机智,喜怒不测,执法如山,全谷上下个个忌惮,稍有不慎,使遭惩处,连巴结都难。
  亏得文士仪,耐心极强,饶是如此,依旧用水磨功夫,时时留意伊人起居,准备遇机好献殷勤,丝毫不懈。
  因此之故,被他偶然发现阴如花,每隔半月,必于夜阑人静之时,离谷一次。去的方向,乃为后山一座人迹罕到的高峰。
  分明有什么秘密。
  也恰是一种作为要挟的良机。
  经过多次的暗蹑,终于摸清途径地点,只苫不敢接近,无法看出究竟。
  这一日,又届阴如花私出之期。
  文士仪决心一探真相,特别先行前往,隐匿一旁。
  约莫三更左右,伊人果在星月徽光之下如飞而来。
  但觑她黛眉深锁,好像心事重重,一到就手朝停身之处的一块巨石略按,人影一闪,失了踪迹。
  想不到此间还有机关?
  文土仪,马上小心翼翼地走近察看。
  只见巨石依旧峨峨,没有半点可疑之处,倒是无意中伏在石脚下侦查,却突闻有声隐隐入耳。
  “花儿,我的活罪已经受够,你总该消恨了吧!”
  文士仪陡吃一惊!这分明是乃师十绝魔君的口音。
  又听阴如花答道:“我娘死的好惨,你还记得么?”
  “唉!我不是早就认错了?”
  “还有我自己的恨……”
  “那是为传五阴真经,不得不尔……”
  “呸!如今骗不了我啦!”
  “不论如何,你总是我的亲骨血……”
  “哼!亲骨血也可以作你泄欲的工具么?”
  “唉……”
  “你不是人,是禽兽……”
  “花儿,我求你痛痛快快的给为父一刀好吗?”
  “你想叫我担上个恶名是不是?”
  “我已经生不如死了!”
  “这是报应。”
  “孩子,你要怎样才甘心呢?”
  “我还没有想到。”
  至此语音顿寂,倏地巨石转动,文士仪慌不迭闪到暗处,目睹露出一个斗大的洞穴,阴如花一跃而上,匆匆恢复原状,便行纵走。
  听双方口气,显然十绝老魔乃是被阴如花困在其中,而且他们双方的关系,还是真正不折不扣的父女。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
  文士仪略作寻思,忽现满脸喜色,迅即按适才阴如花的手法,转动巨石,毫无畏怯地飘身跳下石洞。
  入目其间竟是一座顶嵌明珠,十分华丽的大石室。
  只是居中玉床上,却蜷曲着一个憔悴不堪的老人。
  文士仪不由一愕!暗忖,难道这就是谷主么?
  只见对方全身都已瘫痪,惟有嘴能出声,呻吟道:“是花儿又回来么?”
  文士仪默认良久,才确定果是乃师。迈步走到明处,低答道:“是徒儿文士仪前来。”
  十绝魔君颇出意外,急问道:“你可是来救为师?”
  文士仪仍然立在丈外,扮作极其恭顺的答道:“是。”
  “快把案上玉瓶中的‘女儿红’拿来,先喂我喝几口。”彷佛这老怪已经多年不嗜酒味,接着又轻叹道,“这恶丫头,每隔半月,才给为师一次的饮食,以苟延残喘!”
  原来阴如花用的是饿刑。
  文士仪竟然毫不生怜,反而口角浮起淡淡的奸笑,一面走近石案,一面问道:“恩师可能坐起?”
  “糊涂虫,我能行动,还用得着你?”这老魔头依旧不改往日的威风,接着又和声道,“好孩子,你能寻到此间,足证忠心,此后我倒要好好的栽培你。”
  文士仪漫应道:“多谢恩师。”更续问道,“你老人家可是穴道被制?”
  “过去是……”
  “徒儿能解么?”
  “如今不成了!”
  “这是何故呢?”
  “唉!为师的是年前在此坐关,练一种无上神功。不料正当吃紧之际,如花那恶丫头,却口称赶来护法骤出不意,用五行逆运手法,点了我的要穴,以致走火入魔,功力全失,四肢僵枯,成了废人。” 又叹了一声道,“这真叫做养虎伤身!”
  “师妹怎的这等无良?”文士仪以同情的口吻作答,又道,“那怎么办呢?”
  “稍时徒儿把我迁离此间再说。”
  老魔头好像十分兴奋,只顾说话,连酒都忘了。
  “恩师五阴真经秘本可还在身边?”
  “早被那恶丫头搜去了。”
  文士仪忽然打开所取的玉瓶,立刻酒香满室,高赞道:“果是江南名产。”
  十绝老魔,连呼道:“快拿来,快拿来!”
  可是文士仪,竟慢条斯理地答道:“恩师可否先把五阴真经七、九两篇口诀传授于我?”
  十绝魔君馋涎欲滴,迫不及待地急道:“那容易,你喂我几口酒再说。”
  文士仪朝前走了几步,立又暗中一动,忖道:“莫不是这酒中有什么解药?”
  顿时微微一笑道:“你老人家说了就有酒到口嘛!”这种语气,其含意已是极其明显了。
  十绝魔君,半晌才反问道:“要是我不说呢?”
  “恩师一向圣明,当已早知徒儿心意。”
  “你也要威逼于我?”
  “这是徒儿求艺心切,事非得已。”
  “你先说说看,要用什么手段?”
  “我先按本门三大毒刑,‘五鬼搜魂’、‘阴火焚身’、‘冷焰穿心’顺序施为,然后再取你老人家齿、舌和双目。”
  这恶徒,说来口气亲切,笑语从容。
  一时直听得十绝老怪,连道:“罢了,罢了!”
  想不到一个独霸江湖十多年,黑白道闻名丧胆的十绝魔君,如今竟在自己门人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文士仪又狞笑道:“我不能在此久留,你老人家最好快说。”
  那知语音未落,反感身后要穴一麻,有人娇叱道:“大胆的狗贼,我早看出你鬼鬼祟祟,不安好心。”
  入目赫然乃是阴如花去而复转。
  文土仪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不禁吓得心胆皆裂,额上冷汗横流,满脸露出乞怜之状,颓丧无比。
  十绝魔君却呵呵一笑道:“好好,老夫死也瞑目了!”
  阴如花又眉聚煞气,戟指文士仪娇喝道:“听说你这恶徒,过去便曾弑父叛师,禽兽不如,今天居然敢起狼子野心,在我眼皮下捣鬼,岂不是活腻了?”
  十绝魔君接口道:“花儿,你给我留个伴儿好不好?”
  阴如花斜睨答道:“那也救不了你呢!”
  呛啷一声,掣出背插的长剑,寒光连闪,将文士仪武功破去,刺伤一目,双手双足齐腕踝切断,踢到一旁,成了一具活死人,转身就走,冷笑道:“让你们这两个一丘之貉,同尝尝往日自己害人的滋味吧!”
  这位姑娘,出手好辣!
  似乎她唯有如此,才可发泄胸中怨气。
  尤其此事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十绝谷中,只当文士仪奉命出山,谁也梦想不到竟是这么一回事。
  一晃便届中秋约期前夕。
  不仅十大门派人马齐集邛崃,而且江湖上各路英雄都纷纷前来助战。其中知名之士,诸如:
  衡山祝融居土、洞庭吕氏双侠、天合流云剑客、点苍玉笛书生、泰山碧霞观主、天山雪海散人。
  如今的宗岳,亦已望重武林,非复年前了。
  大家一到便把十绝谷围得水泄不通,主力留在山神庙,准备翌日一举扫荡魔窟,永靖妖氛。
  只是十分古怪,对方一直坚守,不闻不问,没有丝毫动静。
  虽然众人个个士气如虹,有必胜的信念,但宗岳反担心阴如花别具诡谋,以及老怪在坐关中所练的魔功,惴惴不安。
  因为惟有他,才深知彼女的一身所学,非比等闲,心计之工,不能轻视,何况这一场乃是正邪双方生死存亡的大决斗,稍一不慎,立将万劫不复。
  孔素棠也看出个郎所虑,暗有隐忧,不过她最恐惧的还是十绝魔君阴古希。
  转眼便到了月上中天。
  这时大家正在山神庙中,密议明日对敌之策。
  不料倏地一阵烛影摇红,微风飘过,忽见宗岳席前,现出一封端端正正的棠柬,上书“敬陈宗少侠”五字。
  众人齐吃一惊!
  宗岳连忙拆阅,内云:
  佳客远来,有失迎迓,特备明月之觞,素心之点,候驾于北峰之巅。
  阴如花启
  这是什么阵仗?什么叫做明月之觞?什么叫做素心之点?
  首先公孙小凤急道:“分明这是妖女的诡计,盟主哥哥身寄武林安危,千万去不得!”
  大家也深以然。
  倒是宗岳,沉吟良久,毅然道:“我不能示弱,亦无所惧,大不了她使的调虎离山之策,咱们正好将计就计。”
  随即对各路人马作了一番安排,并嘱爱侣孔素棠和斑衣神童在后接应,立刻单枪匹马扑奔北峰。
  不多久便将近绝顶,但觉明月在天,罡风寒厉,四外无人,一片静寂。
  宗岳暗忖,难道这丫头没来不成?
  那知正迟疑间,忽闻顶上猝起歌声:
  侬本伤心女,
  有苦无人诉。
  母死父不仁,
  檀郎你知否?
  天公妒红颜,
  我将何所适。
  以后便是泣不成句,凄切得连天地草木,都似乎为之变色。
  不消说,这是阴如花。
  宗岳迅即纵身飞上,趋前抱拳客套道:“姑娘别来无恙?”
  阴如花也赶忙抹干眼泪,低答道:“少侠真信人也!”
  接着又幽幽一叹道:“我冒昧奉约,宗兄八成会有所疑吧?”
  “姑娘只猜中一半。”
  “如此说来你还有一半该是信赖我了。”
  “不错,因为我看出姑娘本质并非恶人。”
  此言一出,不知何故阴如花却热泪夺眶而出,半晌,茫然凝视宗岳道:“你看我美不美?”
  宗岳点点头。
  “假如我不是出身旁门,你也没有棠姊姊,中意不中意?”
  宗岳又点点头。
  阴如花顿时一声长叹,自语道:“相逢恨晚,即此我死也甘心了。”
  探手怀中,取出一本绢册,盈盈走近,亲切地说道:“这就是我请柬上的明月之觞,聊表寸心,年前若非岳哥正气所感,小妹也险些沦为恶人了!”
  宗岳眼见上有六个“五阴真经秘本”字样的朱篆,恍悟对方乃是以明月影射“太阴”,早有暗赠此绝学之意,一时不解何故,慌不迭辞谢道:“在下何以克当?”
  阴如花微笑道:“就我所知,普天之下,惟有岳哥哥这种心性之人,始克当之,将来集五阳、五阴神功于一身,为武林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请收下,我还有话说。”
  宗岳只好接到手中。
  阴如花续道:“谷中群魔,我已预有安排,明日必可出降,务请体上天好生之德,从宽惩处。”
  更不待答言又道:“素心之点,即在此石下,请左推三尺,自入观看。”
  这是一种完全出乎宗岳料外之事,不由立如所言,一看究竟。
  霎时便发现垂死的老魔阴古希和一息尚存的恶徒文士仪。
  宗岳简直疑是作梦!
  由文士仪口中得知一切,深深为阴如花的遭遇惋惜,急急出洞,准备加以宽慰。
  不想放眼峰顶,竟已人如黄鹤,不见芳踪。
  唯有巨石上留下以五阴指刻划的十五个触目惊心的大字:“善恶到头终有报,我要修修来生,别矣!”

  (全书完,Wavelet扫描,侠圣OCR校对,凌妙颜补齐缺文,旧雨楼独家连载)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七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