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2021-07-14 14:33:12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星子山的承月峰顶,三个月来平静如昔,宗岳在师傅尽心指导之下,不但本门的“伏魔剑法”,已练得得心应手,极为精纯,就是十绝真经上的“乾天纯阳真气”和“五阳掌”也差不多有了两三成火候。
  因为天南剑客赵正令武功全失,但他总是一代巨匠,对经中含义深奥,蕴蓄玄机的经文,自然一看就懂,他逐句解释,不厌其详。
  学的人所学的武功,教的人纯然不会,像这样传授和练习,虽然两人都感吃力,但他们成功了。
  天南剑客一手调教出来的爱徒宗岳,和三个月之前,已然大不相同,由于“乾天纯阳真气”有了火候,连带本门武功,也增加了威力。但这种纯阳真气,必须循序渐进,速成不得,有一分修练,多一份收获,丝毫无法勉强,“五阳掌”自然也是如此。
  宗岳能有这两三成火候,还是他自幼练习玄门正宗内功扎下的根基,不然,这种冠绝武林的神功又岂是如此容易练成的?
  宗岳眼看自己功力大进,年轻的人,自然暗暗高兴,但天南剑客,却反而忧心仲仲。
  他知道“乾天真气”和“五阳掌”,虽能尅制“五阴掌”,但爱徒总究功力太浅,不足和十绝魔君数十年的勤修苦练相较。
  因为,阴盛阳衰和阳盛阴衰原是不易之理,阳能克阴,必须双方相等,如果阳弱阴盛,适足反被对方所制。
  最可惜的就是自己缺了十绝真经的二四六八十五册,致使其中许多旷世武功,全都残缺不全,不能按书练习,当然要练也未尝不可,但却有走入旁门之虞。
  譬如十绝魔君就只凭真经中所载的“挹彼真阴,注我纯阴”两句话,研创出“姹女玄功”来,这就是因为不知全部练习心法所致。
  又譬如关于修复玄功之道,真经中当然也有记载,只因残缺不全,故而天南剑客也就无法揣摩而恢复失去的功力。
  不过,天南剑客已经栽培出一个爱徒,这一点对他已不很重要。他想到五阳真君和五阴真君的师傅叫做十全仙翁,偏偏武林中除了十大门派,十绝魔君之外,又有一个十全老人,他取名“十全”,是巧合呢,还是另有所本?
  是以再三叮嘱宗岳,如果下山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寻访十全老人,一面又命宗岳将五本残缺不全的真经,从头到尾,一字不漏的背诵得滚瓜烂熟,以冀他日旁另获奇遇。
  天南剑客苦心孤诣,这一番安排,果然使宗岳机缘巧合,练成旷世无俦的“两仪真气”,此是旁话。
  这是阳春十月的既望之夜,如盘银月,还漾着无比清辉,银光满地!
  宗岳每天不到子夜是不回房睡觉的,因为他要在子午两个时辰练“乾天纯阳真气”,在早晨对着朝阳练“五阳神功”,那么只有晚上才有时间练剑。
  这是师傅说过的,剑术练到最高境界,能够运用剑气,从剑上发出,制敌于百步之外,自己当然不可能做到这一步,可是几天来,他试着贯注“纯阳真气”到剑尖之上,居然似乎已有点意思了。
  这虽然只是自己本身才能体会到的一点轻微感觉,但是他已深为鼓舞,高兴得更加孜孜不倦。
  明月千里,万籁无声,此时他正当凝神运气,目视剑尖,把一缕真气,缓缓地逼向剑尖,蓦地听到一声暴喝:“赵正令,你还不滚出来!”
  “砰!”
  这是板门被踢开的声音!
  宗岳心头大惊,双足轻点,人已像离弦之箭,往茅屋电射而去!
  耳中只听师傅厉喝道:“士仪,你要作甚么?”
  “哈哈!赵正令!你无师徒之情,我无师徒之义,告诉你,文士仪已拜在十绝神君座下了……”
  “士仪,你敢……”
  “砰!”
  宗岳热血沸腾,身形疾快,一下掠进师傅房内,只是师傅一个身子业已倒在地上。
  大师兄!不!丧心病狂的叛师孽畜文士仪,满脸杀机,长剑出鞘,剑尖颤动,正待……
  宗岳五内如焚,双目喷火,蓦地里大吼一声,身形扑起,右脚“魁星踢斗”,对准文士仪长剑踢去。
  文士仪武功原也不弱,但他终究做的是大逆不道之事,于心有亏,执剑右腕,微微颤抖,剑势稍缓。
  此时骤觉疾风飒然,来势如电,要待收剑,已是不及,迫得向旁跃开一步!
  宗岳叫了声:“师傅!”抢前抱起天南剑客。
  举目一瞧,只见文士仪身后,还有两个手执兵刃的劲装汉子,敢情自己方才情急拚命,抢身入内,他们一时阻拦末及,此时已蓄势待发!
  宗岳心头一凛,大声喝道:“文士仪,师傅十五年养育教导,你不思报答,反而认贼作父,做出逆伦弑师之事,你简直是人面兽心的畜生!”
  文士仪只觉小师弟三月不见,武功大非昔比,老不死果然留了一手,不由面露狞笑,喝道:“小贼,你自己找死,怨不得文爷,金大哥、李大哥,咱们一起上!”
  长剑一挺,直向宗岳刺出!
  那两个汉子,果然同时各挥兵刃,欺身而上!
  宗岳是气疯了心,左手抱住师傅,右手长剑一招“五丁开山”,使出十成力道,迎着文士仪长剑砸去。
  呛!两剑乍接,文士仪只觉一阵巨震,右臂骤麻,身不由主的跌出一丈来远。
  就在他身形疾退之际,宗岳身子跟着倏进,从左右袭来的金李二人,堪堪出手,就扑了个空,宗岳早已趁这一丝空隙,身形一转,抱着师傅,夺门而出!
  文士仪做梦也想不到宗岳这一剑,会有偌大劲道!他可不知“乾天纯阳真气”的威力,只觉自己右臂若废,连长剑都举不起来,小贼业已夺门而逃,心头不由又气又急,顿脚道:“你们还不快追!” ·两个大汉一扑落空,也心下气急,文士仪喊声未落,他们已急闪如电,飞扑而去。
  宗岳掠出茅屋,那敢停留,把奄奄一息的师傅背起,立时施展轻功,没命的飞跑!
  他连如何震退文士仪,自己如何逃出来的,都来不及细想!
  身后的叱喝之声,越来越近,他虽然熟悉山径,但总究身上多了个人。
  何况两个汉子原是十绝谷派出来的人,身手只有比文士仪高,因他们此行以文士仪为首,是以方才并没出手,此时一见正点子被人抢跑,自然全力追赶,那肯放过!
  “小子,你还往那里逃!”
  喝声已不到三丈!宗岳依稀听到背上的师傅,发出轻微的呻吟,他心乱如麻,强敌紧迫不舍,又不知师傅的伤势如何?
  蓦地心中一横,今日小爷和你们拚了,他左手反腕紧抱住师傅身子,倏然转身,右手长剑一丢,功运掌心,连人影都没看清,一声大喝,以初学乍练仅有三成火候的“五阳掌”,对准来人,猛劈而去。
  “五阳掌”玄门绝艺,旷世无俦,威力果然不同凡响!
  不!也许是那人贪功心切,急起直追之中,刹不住身,只听“吭”的一声闷哼,一个壮实的身子已应掌飞出!
  “金管事,你怎么啦?”
  另一条人影,一见同伴受伤,双足一点,从他头上越过,刀光如雪,已往宗岳当头斫来。
  宗岳初试牛刀,即奏全功,不由精神一振,喝一声:“来得好!”
  右臂伸缩之间,第二掌又自劈出!
  “砰!”“呃!·”“呛!”“呼!”
  四种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那凌空扑来之人,凌空摔了出去!
  他敢情被一掌正中心胸,登时了账,一柄厚背刀,呼的斜斜飞去二丈余外!
  宗岳想不到“五阳掌”会有恁般厉害,两个劲装大汉,在自己举手之间,就一死一伤。
  他回头一瞧,大师兄,不!那畜生并没追来,莫非他又招呼其他贼党去了?
  心中想着,一时不敢逗留,转身往另一路山径上奔去。
  忽然他想起师傅怎会许久没有出声?
  啊!不好!他老人家怎会一动不动?
  这一发觉,宗岳顿时心头一阵颤动,慌忙停步,小心翼翼地把师傅放在地上。
  他双手虽然扶住了师傅身子,但天南剑客头颈却软软绵绵的直垂胸口!
  “啊!师傅!师傅!你……老人家怎么了?”
  宗岳一颗心,差点要从口腔里直跳出来,含着泪水的眼睛,往师傅的脸上,紧张地瞧去。
  不成了,天南剑客脸如死灰,嘴角流着黑血!
  宗岳两眼发直,脑中如中巨杵,轰的一声,差点昏倒!
  “师傅!师傅!你老人家死得好惨啊!”
  他蓦地跪倒师傅身前,肝肠寸断,泪如雨下!
  啊!师傅方才明明受伤不重,何以突然死去?难道他老人家中了恶贼甚么暗器?
  此念一动,慌忙举袖拭去眼泪,仔细检验,果然不出所料,师傅右肩胛“入洞”穴上,钉着一支纯钢袖箭!
  宗岳心如刀割,伸手取出神箭,就着月光瞧去,只见箭干上镌着四个蝇头小字!
  他自从练习“乾天纯阳真气”以来,为时虽短,双目已能夜视,此时凝神一瞧,那是“毒蜂金庸”四字。
  “毒蜂!他箭上还淬有剧毒,无怪师傅嘴角会渗出黑血!”
  他喃喃自语,忽然咬牙切齿地道:“毒蜂金庸!只要你有姓有名,天涯海角,小爷不把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啊!还有!文士仪这逆伦畜生,我更要把你生擒活捉,当着武林十大门派,按本门家法处死!”
  他怀着满腔仇怒,把钢箭揣入怀中,含泪抱起师傅遗体,大踏步折回原路,找到长剑,往茅屋走去!
  他仇怒交织,悲愤满膺,此时倒希望这几个贼子,给自己碰上,拚个彻底。
  那知文士仪被震伤右臂,毒蜂金庸也负伤不轻,他们早已带着姓李的尸体,锻羽归去!
  正因他们这一次狼狈回去,把动手情形详细一说,十绝魔君也大为震惊,他见多识广,听说宗岳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能耐,可能已得到了自己数十年历尽名山大川遍搜未获的“十绝真经”。
  他为了要证实宗岳所练是否就是“五阳掌”,乃派出门下弟子,搜索宗岳的下落,务必得而后已。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第九章
上一篇: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