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癞痢头小孩 无辜遭杀害
2021-04-18 20:37:19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万家栋、朱祐桢已从池塘里爬起来,趁着方少飞说话不留神,左刀右棍一齐从身后攻上来。
  万幸方少飞习武有年,警觉性高,察觉身后有异,急忙向一侧闪跃,险险避过万家栋致命的一刀,突觉脚下被花三郎一绊,一个踉跄,却未能及时躲开朱祐桢的闷棍,右肩头挨了一记,闷哼声中,人也跟着趴下了。
  万家栋、朱祐桢怎肯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涌而上,拳脚交加,方少飞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遑论还手反击了。
  林玲见眼看就要闹出人命来,情急之下,不顾一切的放声喊叫道:“杀人了,杀人了,万太师的孙子要杀方御史的儿子啦。”
  这一着还真灵,盖因林玲是大学士林田甫的女儿,方御史在朝中素以敢言著称,连皇上都敬畏他三分,非寻常百姓之家的女儿,万太师不能不有所顾忌。哈山克、费无极、花三郎深明个中利害,自然不敢贸然纵徒行凶,听林玲这么一嚷,当即一哄而散。
  万贞儿处心积虑的将朱祐桢弄到手,主要就是想设法让朱见琛封他为太子,然后自己再母以子贵,问鼎后位。没料到却遭到挫败,因此她对朱祐桢也就不再重视,大部分的时间都寄养在太师府,跟万家栋在一起鬼混;她自己则将全部精力集中在蛊惑皇上这一件事情上。
  偏偏,百密一疏,往事又告重演,继纪宫人之后,一位姓孔的妃子又孕了,“破孕汤”无效,再度为皇上生下一个皇子。
  这一次,万贞儿改弦易辙,未再玩假怀孕真夺子的把戏,就在孔妃临盆,皇子呱呱坠地的同时,便即令宫女阿香将其扼杀。
  后患是除去了,万贞儿的愤怒却并未消去,对太监张敏道:“张管事,去,立刻将太医郝柏柳给本官叫来!”
  张敏登龙有术,表现不凡,快刀王立升任锦衣卫指挥后,玉华宫的管事一职,马上由他来接任,从一个默默无闻的阉人,一跃而为仅次于汪直、王立的第三号人物,速度不谓不快。闻言连声应是,领命而去。
  说实在的,张敏能是今日的地位,也绝非幸致,忠心不二,办事敏捷,是他成功的条件之一。去没多久,便领着郝太医回来了。
  这位郝太医真令人不敢恭维,五短身材,矮胖痴肥,鼠目蒜鼻,留着两撇八字胡,远远望去好像是一个大水缸。
  一见到万贞儿,便跪倒在地,口称娘娘,以君臣大礼参见。
  万贞儿铁青着脸,冷声说道:“郝柏柳,听说你在太医院是最蹩脚的一个庸医,文武百官都在背后叫你‘好不了’,是也不是?”
  张敏已经给他打过招呼,叫他小心侍候,郝柏柳跪在地上,诚恐诚惶的说道:“启禀娘娘,那是因为他们常见奴才在玉华宫走动,眼红生妒,故意侮辱,其实奴才的医术是第一流的,尤其妇科百病,最为拿手,调经理带,保胎堕胎——”
  一听到堕胎,万贞儿就火冒三丈,柳眉横竖的道:“好了,别再吹,我问你,本宫服用你的催孕药少说也有十几年了,效果在那里?”
  郝柏柳摸着八字胡子,支支吾吾的道:“这……这可能是皇上耗损过度,精弱肾虚使然。”
  “胡说,十夜之内,皇上至少有五六夜留宿玉华宫,再在皇后那边睡上三二夜,轮到其他嫔妃宫娥的机会少之又少,后宫之内,却先后传出了柏贤妃、纪宫人、孔妃怀孕生子的事,你如何自圆其说?”
  “这可能是各人体质不同使然,奴才斗胆建议,日后再用‘破孕汤’时,可否由奴才亲自诊断,然后再分别下药?”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本宫是在追查以前的事,我很担心,还有别的孩子寄养在外面。”
  “这个娘娘尽管宽心,纵然胎儿未被‘破孕汤’所毁,也必然会留下明显的后遗症,不难查明。”
  “什么后遗症?”
  “轻则鲁钝,重则痴呆。”
  “没有更明显的特征?”
  “有,所有的胎儿,头顶心都会有一块地方光滑如镜,终生毛发不生。”
  万贞儿的脸色更加难看,迫不及待的问张敏:“皇子当年可有这现象?”
  张敏躬身答道:“最初是有,后来就慢慢长出头发来了,但顶心处似乎较别处显得稀疏。”
  郝柏柳急忙补充道:“这可能是最轻最轻的征象,一般比这要显明得多。”
  万贞儿又问宫女阿香:“孔妃所生的这个孩子,情形怎样?”
  宫女阿香以肯定的语气道:“是很显明,头顶上有巴掌大的一块地方,光秃秃的一根毛发也没有。”
  至此,万贵妃的脸色才稍稍和缓一些,道:“好了,你去吧,好好为本宫办事,将来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郝柏柳叩头谢恩道:“谢娘娘恩典,他日但有使唤,虽万死不辞,日前接娘娘密旨,命奴才研究无色无味的绝毒之药,正在加速进行,一有结果,立刻会进宫呈献。”
  话毕起身,倒退着出去。
  万贞儿对这种人的心理,摸得一清二楚,她所以能够掌握群小,呼风唤雨,自有她高人一等的手碗,郝柏柳还没有走出玉华宫的大门,张敏便从后面追上来,送上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说是万贵妃送给他买茶喝的。
  郝柏柳也是开窍的人,当即回赠张敏一百两,两人从此订交,朋比为奸。
  万贞儿则忧心忡忡,陷入沉思中。
  她在想,有柏贤妃、纪宫人、孔妃的例子在前,谁敢保证会没有漏网之鱼?万一漏掉一个,可是天大的后患,必然会给自己带来严重威胁。
  兹事体大,一时间她也拿不定主意,该如何,面对这件事,心意三转,决定与父亲、兄长当面好好合计合计,然后再作定夺。
  当即轻装简从,来到太师府,直接找到父亲,命人请来兄长,叫张敏关门,还下了闩。
  万太师见到这般情景,甚是骇异,道:“贞儿,发生什么事了?”
  万贞儿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道:“依爹看,会不会有别的王子流落民间?”
  老太师闻言,神色一紧,沉声说道:“这个可能性绝对存在,可真是一个莫大的隐忧。”
  万大才的脸色更加凝重:“而且,数目年龄不详,又不知流落何方,的确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老太师道:“贞儿,你有何打算?”
  万贞儿道:“我想借重哈山克、费无极、花三郎他们三个,凡是见到癞痢头的小孩就杀掉。”
  老太师道:“这恐怕不妥吧,一方面癞痢头的孩子数不在少,他们三个必然疲于奔命,另方面大家都晓得这三个人是太师府的武师,难免授人口舌,方正、林田甫、马友德、冯子贞这批家伙,一定会借题发挥、闹到皇上那儿去。”
  万大才道:“何不干脆动用锦衣卫,快刀王立是姐姐一手提拔起来的人。”
  老太师摇了摇头道:“也不行,道理相同,说不定会弄巧成拙,动用锦衣卫理当获得皇上圣命,才不会被人捉住小辫子。”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万贞儿大为焦急起来,道:“那到底怎么办才万无一失?”
  老太师沉思有顷,忽然面露喜色的道:“为父的这里倒有一个一石二鸟的两全妙计。”
  万贞儿大喜道:“什么妙计?”
  “你回宫之后,可以选择一个适当的时机,向皇上当面禀告,说你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一个癞痢头的小孩,冲进御书房,将皇上杀死,然后将龙袍皇冠戴在自己身上,请圣上速颁密旨,捕杀阴谋篡位之人。”
  “嗯!这的确是个好法子,只怕皇上不见得会相信。”
  “第一次他也许不信,你可以绘声绘影,反复表演,只要唱做俱佳,次数多了,他就会相信的。”
  “对,只要取得皇上的密旨,我们就可以明目张胆的大肆搜捕,甚至可以假公济私,向林田甫那一帮专门跟咱们父女作对的人开刀。”
  老太师乐得嘴都合不拢来了,说道:“不错,这就是为父所说的一石二鸟之计。”
  万大才这时“哦”了一声,道:“我想起一件事来,方正的儿子方少飞,不论冬夏,头上都戴着一顶帽子,有可能就是一个癞痢头。”
  方御史的儿子有可能是流落在外的皇子,这还得了,万贞儿惊得花容大变,道:“大才,你可曾见到他的头?”
  万大才道:“小弟不曾见过,家栋他们常常揍那小子,应该知道才是。”
  这事非同小可,万贞儿一点不敢马虎,立刻命张敏将二小叫进书房来,道:“快说,你们曾否见方少飞脱下过帽子?”
  朱祐桢道:“没有,那小子的头好像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论何时何地从未见他脱过帽子。”
  万家栋也说:“可不是吗,有一次,他的帽子被我打掉了,方少飞急得不得了,一手遮头,一手拾帽子,连个屁也没有放就溜了。”
  老太师道:“家栋,你看清楚他的头顶没有,与常人有何不同之处?”
  万家栋道:“孙儿没有注意。”
  万大才道:“这样吧,找个机会,想法子摘下他的帽子来看看。”
  朱祐桢嗫嗫嚅嚅的道:“这恐怕不易办到。”
  万贞儿不明所以,道:“桢儿,这是为何?”
  朱祐桢道:“因为我们打不过那姓方的。”
  老太师听得一呆,说道:“什么?我们万家的子孙,输给了姓方的儿子,这还得了,大才,去告诉哈山克他们,赶快设法扳回劣势,否则就叫他们滚蛋,另请高明。”
  计议己定,万贞儿不再久留,转回玉华宫后,刻意打扮了一番,还特别为朱见琛做了几样可口的菜肴,当张敏将皇上请到时,万贞儿百般娇媚,风情万千,故意将他灌醉,三更半夜的时候,便将万太师设计的情节,有板有眼的说给皇上听。
  她灌醉朱见琛的目的,原意是想藉他神智不清时,能糊里糊涂颁下一道密旨,岂料偷鸡不成蚀把米,皇上一夜酣睡,全部白搭。
  有了第一次失败的经验,第二次万贞儿没敢让皇上喝半口酒,在锦榻之上施展出浑身解数,使朱见琛好好乐一乐,翌日晨起,万贞儿始将“梦”中之事禀明。
  朱见琛笑道:“贞儿,梦中之事,不足采信,你大概太关心朕了,所以才做那种恶梦。”
  万贞儿连番失利,大是懊恼,终于被她想出一个奇策妙计,这日夜晚,与皇上春风一度后,便假装沉沉入睡,夜半时分,以梦呓的语调,加上逼真的表情动作,煞有介事的将虚构的故事表演出来,真好似在梦中遇见了什么惊骇恐怖的事。
  朱见琛被她的尖叫声惊醒,见万贞儿满头大汗,一脸惊惶,时而呼喊陛下,时而叱斥狂徒,最后赤身露体的跪在床上,痛哭失声,涕泪交流,当真是唱做俱佳,唯妙唯肖。
  连忙将她叫醒,万贞儿故作讶异状,道:“皇上,这是什么地方?可是九幽地狱?”
  朱见琛道:“这是玉华宫,你胡说些什么?”
  万贞儿说道:“可是,臣妾明明亲眼见皇上被人用剑刺死,呶,剑就刺在胸膛上。”
  伸出羊脂般的玉手,在朱见琛的胸膛上摸来摸去,皇上紧握住她的手,道:“贞儿,你又在做恶梦了。”
  万贞儿摸了一把泪,以异常郑重的语气说道:“这不是梦,臣妾很担心是一个不祥的征兆,因为如果是梦的话,不可能三次看到的景象完全相同。”
  朱见琛此刻也不由有点动摇,道:“你说你看见三次完全相同的景象,朕被人用剑刺死了?”
  “是的,凶手也是同一个。”
  “是什么人?”
  “一个癞痢头的少年。”
  “有多大年纪?”
  “大概有八九十几岁。”
  “到底有多大?”
  “臣妾被吓坏了,无法确定,大约在八岁以上,十五岁以下。”
  “这个孩子可曾开口说话?”
  “他说他是奉关帝之命,来夺大明江山。”
  万贞儿演得逼真,朱见琛深信不疑,在她旁敲侧击的怂恿下,果然颁给她一道密旨,命她知会万太师、锦衣卫,将八岁以上,十五岁以下的癞痢头孩子,以及一切阴谋造反者,一律就地正法。
  行动快速无比,第二天便展开了,北京街头,鬼哭神嚎,不少癞痢头的孩子皆做了刀下之鬼。
  翰林马友德的儿子,因为头上长了一个疮,被快刀王立当场劈死。
  侍郎冯子贞的么儿更倒楣,头顶不小心被石子砸了一个洞,贴上一块膏药,也被花三郎视作癞痢头,在万太师公报私仇的唆使下,做了屈死鬼。
  疯狂的屠杀行动一直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处处都有孩童遇难,处处都有孩童陈尸,然而,万贞儿父女为恐打草惊蛇,始终密而不宣,死难的孩子们竟无一人知晓何以获罪致死。因而人们惊惶失措,草木皆兵,却不知如何防患于末然。
  通!通!通!二更时分,方御史家的大门被人擂得震天价响,方正披衣开门,见是翰林马友德,惊疑不己的道:“马大人深夜造访,神色惶急,可是发生什么重大事故?”
  马友德泪眼滂沱的道:“老贼横行无忌,小犬惨遭王立杀害致死,请方大人奏明皇上,为小儿申冤。”
  对这件事,方御史尚属初次听闻,还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经纬轮廓,侍郎冯子贞又哭诉上门,大家交谈之下,这才得以知晓一个大概。
  冯子贞悲愤激昂的道:“小儿个人的生死事小,天下孩童的生死则事大,下官此来,主要是想请方大人火速进宫面圣,救救天下百姓的孩子。”
  马友德接口说道:“同时,方大人的大公子少俊,二公子少飞,可千万要小心提防,别遭了好人的毒手。”
  一语提醒梦中人,方大人大吃一惊,正想入内去叫孩子,门外人头钻动,快刀王立、大法师哈山克、逍遥子费无极、江湖浪子花三郎,还有太监张敏,己领着大批锦衣卫,将方宅团团围住。
  方御史紧走几步,原想冲出门去和他们理论,反被王立推回房里来,冷言冷语的道:“方大人,外面风大,还是屋里比较好。”
  说着,与张敏等五人一字排开,将整个房门全部堵死。
  其他的锦衣卫动作也不慢,窗前窗后,门里门外,皆有人把守,可谓密不透风,滴水不漏,任何人休想自由出入。
  方御史不禁大为光火,沉脸说道:“本官好歹也是朝廷的命官,尔等如此嚣张跋扈,心目中可还有王法?”
  张敏走上前来,三角眼在方正、马友德、冯子贞脸上打了一个转儿,阴阳怪气的道:“咱们此来,正是在执行王法。”
  方御史不肯示弱,厉声责问道:“执行什么王法?”
  快刀王立截口说道:“方大人,请别将话题扯得太远,快将府上的两位公子请出来,有一件事下官想证实一下。”
  方正在朝中,连皇上都敢顶撞,怎会怕他一个锦衣卫指挥,正气凛然的道:“慢着,本官想先知道,马、冯二家两位公子的死因。”
  张敏冷声答道:“只有四个字:阴谋造反。”
  马友德、冯子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齐声反问道:“一个十来岁的孩子,会阴谋造反?”
  快刀王立道:“一点不差,是有这么大的一个孩子,企图篡夺皇位,下官等乃遵旨行事。”
  方御史愤怒不已的道:“哼!我看你们八成是假传圣旨,公报私仇。”
  张敏嘿嘿一声冷笑,道:“方大人,假传圣旨是会砍头的,不信可以进宫面圣查清楚。”
  方正怒声喝斥道:“本官会的,今日早朝,定当奏明圣上,问尔等一个滥杀无辜之罪。”
  快刀王立道:“方大人的两位公子该请出来了吧。”
  花三郎也在一旁猛敲边鼓:“以方大人的身份地位,一旦逐室搜查,大家的颜面都不好看。”
  方正、马友德、冯子贞乃一介文士,手无缚鸡之力,凭的只是满腔志节,一身傲骨,根本无法与这群如狼似虎的武林高手抗争,方正心念电转:“看来我们方家命中该绝后,少俊这孩子可能免不了会惨遭毒手,但无论如何,老夫即使拚了这条命不要,也不能让皇子少飞受到伤害。”
  当即命夫人将少俊叫出来。
  快刀王立目赛铜铃,凝视着这个英挺俊拔,充满书卷气的孩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方少俊。”
  “今年多大?”
  “十五岁。”
  就问了这么两句话,王立就不再言语,提着刀走上前去。
  随着他沉稳有力的步履声,空气马上变得紧张起来,方御史、冯子贞等人皆摒息以待,心急如焚。
  方夫人吓得脸色铁青,浑身打颤,紧搂着方少俊,死也不放。
  事情的发展,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快刀王立朝方少俊头顶上瞧一瞧,拍一下,道:“没事,你可以去睡觉了。”
  一丝喜悦方自大伙的心田升起,可是,王立回转身来,马上又拉下了脸,道:“还有二少爷少飞呢?”
  方御史早有盘算,硬着头皮说道:“不在,到他姥姥家去了。”
  张敏不信,讥讽道:“方大人一向以敢言著称,是有名的铁嘴,想不到说谎的本领也不差,昨晚还有人见他跟林大人的女儿在一起泡,怎么一下子就跑到他姥姥家去了。”
  方御史暗自心惊,口气不改:“是昨天夜里去的。”
  快刀王立当然不信,道:“方大人,下官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既然二少爷不在府上,不会反对搜查吧?这样下官也好有一个交代。”
  方御史知道反对也没有用,冷哼一声,没有言语。
  王立挥挥手,早有数名锦衣卫一涌而入,逐室搜查。
  方御史的打算是,经过这一阵子骚扰,少飞应该已有所警觉,随便找一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或可逃过此劫。他那里知道,少飞此刻尚在庙里练功,根本不在家里。
  锦衣卫当然搜不到他,王立、张敏自己去搜,依然毫无所获,不由得他们不信。王立忽然换了一副笑脸,道:“不知方夫人的娘家在那里?”
  方夫在信口说道:“在外地,很远,很远。”
  张敏说道:“二少爷什么时候可以回来?”
  方御史道:“不一定,也许很快,也许会住上一阵子。”
  快刀王立笑呵呵的道:“方大人,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例行公事罢了,等二少爷返府后,请知会一声,下官来应个卯就可以了,不会有事的。”
  此人老奸巨滑,欲擒故纵,再三赔罪后始行率众离去。
  弄得方御史夫妇,马友德、冯子贞等人满头雾水,到现在为止,还不晓得万贞儿父女为什么要杀害一些孩子。
  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马友德、冯子贞已离去多时,方御史也换上朝服,准备上朝面圣,而方小飞却依旧未归,方夫人到处找不到儿子,急得在屋子里团团转。
  蓦闻少飞的房外,有轻微的响动声,夫妇二人跑过去一看,只见方少飞撬开窗子,蹑手蹑足的跳进来。
  方御史先是一喜,虚悬着一颗心终算落地,但他虽明知少飞贵为皇子,却丝毫不放松管教之责,马上沉下脸来,严词质问道:“你到哪里去了?”
  “这——这——”少飞不擅说谎,又不敢说实话,这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方御史毫不放松,继续追问:“说!深更半夜的,你野到哪里去了?不说实话,为父的今天要请出家法来,好好的惩治你这个不肖的子孙。”
  事已及此,方少飞知道不说实话是不行了,只好据实说道:“孩儿是在跟人学功夫。”
  “跟谁?”
  “嗯……我也不知道,他叫我叫他布笠人。”
  “少飞,为父的是如何交代你的,不许你跟来历不明的人打交道,你怎么不听话。”
  “爹,布笠人是个好人,教给孩儿好多好多武功,我已经跟着他学了四五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
  方御史暗道一声:“惭愧!”孩子跟人学了四五年的功夫了,自己竟懵然无知,脸色稍稍一变,语气也温和多了,说道:“你每天什么时候去练功?什么时候回来?”
  方少飞道:“每天爹娘就寝后去,差不多起更的时候回来,有时候晚一点,也不会超过二更。”
  “那你今天为何回来的特别晚?”
  “布笠人今天教的功夫很难练,我一直到练熟之后才离开,所以回来的晚了。”
  妇道人家,最关心的是孩子的身体健康,方夫人拉着少飞说道:“傻孩子,白天读书,晚上练功,太苦太累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娘,好跟你爹商量一下,把布笠人请到咱们家里来。”
  方少飞拍一拍自己的小胸脯,说道:“不会的,孩儿不累,反而比以前更加结实。”
  他那里知道,由于自己练功晚归,竟然无巧不巧的救了自己的一条命。方御史的想法更深入,觉得布笠人绝非泛泛之流,必然大有来历,说道:“少飞,能不能将你的师父请来,为父的也好当面谢谢人家。”
  这下方少飞可为难了,道:“布笠人好像不大愿意跟外人交往,孩儿说说看,他老人家来不来可一点把握也没有。”
  方夫人问道:“你们练功的地方在哪里?”
  少飞道:“就在麻子胡同底的那个小庙里。”
  方御史想到,从此刻起,少飞断断不可再公然露面,故而临时改变主意,道:“少飞,你暂时不可以再到小庙去,为父的今天晚上自己去找布笠人当面致谢。”
  少飞乃小儿心性,不知天高地厚,道:“为什么不可以再去?”
  方御史道:“当然是有原因的,小庙不可以去,大门也不可以出,只要有人敲门,你就躲到地窖里去。”
  少飞见父亲说来肃穆郑重,那敢追问原由,道:“好吧,孩儿暂不出门就是,但是见到布笠人的时候,爹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因为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一个小秘密,我不应该在没有得到布笠人的话以前就告诉两位老人家。”
  天己破晓,鸡鸣不己,是该上朝的时候了,方御史笑笑,嘱咐妻子格外小心,匆匆出门而去。
  可是,半个时辰不到,方御史便又匆匆折返,方夫人甚觉诧然,道:“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
  铁血御史方正慨然一叹,道:“别提了,皇上今天根本没有上朝。”
  方夫人差点气昏头,道:“这怎么得了,万贞儿的爪牙正在四处杀人,这个昏君却躲在后宫不上朝。”
  “这也不能全怪皇上,一定是万太师父女定下的釜底抽薪之计,故意将陛下缠在玉华宫。”
  “为了拯救那些无辜的孩童,你就该闯进后宫去见驾。”
  “万贞儿早已算到,后宫外布满了他的鹰犬,我与林大学士田甫兄联袂闯宫,却被他们强行阻住,不得其门而入。”
  “可恶,可恶,这个妖妇简直太可恶了!”
  “万贞儿天生尤物,皇上宠幸有加,你骂破了嘴也没有用,今晨,在后宫门外,突然之间,我觉得我们这些文弱书生似乎也该建立一股力量。”
  “什么力量?”
  “足与王立、张敏他们抗衡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听说王立一刀下去,可以砍掉十二颗人头,你们这些文人只会耍笔杆,如何与杀人魔王抗争?”
  “我已经与田甫兄合计过了,武林中多的是奇才异士,多的是大义凛然的侠客。”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三章 出师遭挫折 血溅清河镇
上一篇:
第一章 移花接木计 救出小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