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阉贼如虎狼 追杀秃少年
2021-04-18 20:42:59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快刀王立是一等的武林高手,也是一流的将才,何消顿饭工夫,便将十二刀客,三十六侦缉手,以及辖下锦衣卫调集齐备,整装而发。
  来到南门外,万大才与庐州三凶早已候在那儿,王立趋前为礼,恭恭敬敬的说道:“万大人,王立率众报道,请大人示下。”
  万大才从小就是一个花花大少,文无法治事,武难以克敌,凭着父姐的关系,在朝里弄了一个闲差事干,成天花天酒地。闻言自我解嘲的笑笑,拍着王立的肩膀道:“王大人,我吃几碗饭你又不是不清楚,表面上由我指挥,实际上你看着办吧,我乐得清闲。”
  这种事王立已习以为常,不再多言,立命三十六名侦缉手以扇形队形前导,十二刀客居中,锦衣卫稍后,自己与万大才、庐州三凶殿后,向南放步挺进。
  三十六侦缉手都是追踪的好手,具备各种识别敌踪的本领,有一对夜猫子似的眼睛,有一双猿猴似的腿,敏捷迅速,神鬼莫测,任何人只要被他们钉上,很难有漏网的机会。
  一口气追出去百十来里,天将晓时,前面数里处“嗖!”
  的一声,有一支响箭冲天而起,箭簇之上还闪闪发光,好似鬼火。
  万大才的轻功自然不能与王立等人相提并论,这一阵赶下来,已经是气喘如牛,听到响箭,连忙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快刀王立道:“是响箭,侦缉手供连络用的。”
  万大才道:“那闪闪发光的鬼火又是什么?”
  张敏道:“回大人的话,箭头上涂以磷粉,晚上就会发光。”
  万大才茅塞洞开的道:“这样说来,发出响箭,就是表示已有发现?”
  快刀王立道:“应该是这样,没有发现他们不敢乱放响箭。”
  脚下陡地加快,来至前面一看,只见已有四名刀客赶到现场,一棵大树之上捆着一名锦衣卫,口里塞着四张天九牌,人还活着,就是不能说话。
  王立取出他口中的天九牌,道:“我令你在京城盯神州三侠的梢,你却跑来这里干什么?”
  被缚的锦衣卫在同伙的协助下松了缚,答道:“大人,属下就是盯他们的梢来到此地的。”
  “混帐,发现他们开溜,为何不及时禀报?”
  “他们速度太快,好像奔丧一样,属下根本没有机会。”
  “哼,没有杀掉你算你走运。”
  “依属下看并非走运,而是想借属下的口,传几句话给王爷。”
  万大才、王立相视一惊,张敏道:“老赵,神州三杰说什么?”
  锦衣卫老赵道:“卜常醒说,很抱歉无法赴王大人楼外楼之宴,同一时间愿在保定府‘醉仙楼’与大人把酒言欢。”
  快刀王立的眸子陡地一亮,道:“他们往那里去了?”
  锦衣卫老赵指着往保定的岔路道:“前面是一条三岔路,一往保定,一去山东,一步走错很可能就要错失逮回方少飞的机会,兹事体大,请万大人作主。”
  万大才沉吟一下,道:“天下事虚虚实实,实实虚虚,难有定轨,为两全计,兵分二路如何?”
  快刀王立道:“兵分必弱,兵家大忌,况且神州三杰绝非庸手,怕的是两头落空。”
  花三郎是个鬼灵精,足智多谋,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他们用的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必然绕道向东。”
  快刀王立猛地一击掌,道:“着,花兄此言极是,老夫亦有此同感,咱们往东去。”
  锦衣卫老赵道:“可是,卜常醒正经八百的,诚诚恳恳,不像是骗人。”
  快刀王立一巴掌打过去,怒冲冲的斥责道:“见你的大头鬼,滚回去卷铺盖吧,锦衣卫里没有你这样的脓包。”
  发出讯号,通知十二刀客,三十六侦缉手,原地左转向东而去。
  神州三杰的确是往东边去的,尽管使出了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不曾投宿住店,亦不曾吃饭打尖,三餐完全以干粮充饥,二日二夜一路奔跑下来,早已进入山东境内。
  紧张的心弦这才稍稍放松一些,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里,找了一家小店,好好的吃了一顿晚饭,要了两间上房,准备在此过夜。
  方少飞出身官宦之家,几时吃过这种苦,虽然一多半的时间系由三位师父轮流背负,依然疲累不甚,甫一上床,便呼呼入睡了。
  醉侠卜常醒见包布书的脸色怪怪的,道:“二弟,这两天你好像不对劲,是不是那里不舒服?”
  牌仙包布书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没有,只是心里觉得好窝囊?”
  玉面观音彭盈妹道:“窝囊?窝囊什么!”
  包布书振振有词的道:“咱们千里迢迢的赶到北京,是为了找三凶算帐,在楼外楼时何等风光,曾几何时,一夜之间却突然变成丧家之犬,没命似的逃,这还不够窝囊?”
  醉侠卜常醒拍一下包布书肩膀,道:“二弟,愚兄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在怀疑我们是否值得为方御史受这么大的屈辱?”
  包布书并不否认,一本正经的道:“方御史为官清正,敢言直谏,是有名的铁血御史,这个做小弟的当然知道,但也似乎不该为了一己之私拴住三个人,断了咱们的除奸报国之路。”
  彭盈妹有不同的意见,道:“二哥,你可能错了,依小妹看,方御史此举必有深意,少飞这孩子一定大有来历。”
  卜常醒欣然点头道:“愚兄亦有此同感,方御吏虽未明言,但察言观色,当可思过半矣,再看万贞儿大张旗鼓的架势,少飞应非御史亲生,这就是愚兄为何答应收少飞为徒,千里亡命的原因。”
  这些道理包布书当然也懂得,只是一向挺着胸脯走路的他,实在咽不下这口窝囊气,一时想不开,钻到牛角尖里去,闻言脸色一整,说道:“难道……少飞真的是——?”
  话至此,三人突然齐声一喝:“什么人?”
  卜常醒破窗,包布书夺门,二人闪电纵出,彭盈妹则守在床边,未敢轻离。
  二侠眼见屋顶之上泻落一条黑影,不管三七二十一,劈面各击一掌,人也跟着堵上去,身手敏捷,威力无边。
  来人身手绝佳,双掌齐出,分拒二人,硬将卜包耆的千斤掌力接下来,道:“两位快请住手,老夫是专程来奉告少飞的身世的。”
  此人头戴斗笠;周边还围了一圈黑布,耳目莫辨,卜常醒已了然于胸,抱拳说道:“阁下大概就是少飞所说的启蒙之人布笠人了?”
  布笠人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扬目望着熟睡中的方少飞。
  彭盈妹迎出来道:“布笠人,你真的知道少飞的身世?”
  布笠人道:“当然,是方御史怕三位心存疑虑,更为了确保少飞的安全,特命老夫前来说明。”
  包布书迫不及待的道:“少飞莫非真的是皇子?”
  布笠人环视一周,见四下无人,这才小声说道:“没有错,少飞系纪宫人所生,由假面人偷抱出宫,辗转寄养在方家的。”
  卜常醒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道:“少飞自己知不知道?”
  “不知道,往后三位仍然将他当成方家的人好了,将来长大成人,时机成熟后,方大人自会说明一切,在此之前,务请守口如瓶,以免节外生枝。”
  卜常醒频频颔首应命,道:“请恕卜某眼拙,可否请教阁下是那位大宗师?”
  布笠人笑道:“不敢,卜兄抬举了,老夫另有难言之隐,眼前还不便以真面目示人。”
  包布书道:“以阁下的功力修为,无疑在我们兄妹之上,且有启蒙之实,何不收归门下,亲自调教?”
  布笠人仰首一叹道:“理由相同,情非得已,尚祈三位海涵。”
  彭盈妹道:“小妹发现,少飞这孩子禀赋极佳,且已有相当的内功基础,今后不知当如何调教,请示一言。”
  布笠人道:“少飞的确天赋异禀,乃练武的上驷之材,修习内家吐纳之术已有四年以上,以后除应在内功修为上继续痛下苦功外,宜开始传授拳掌刀剑之技,假以时日,必成大器。唯一令老夫提心的还是安全问题。”
  醉侠卜常醒道:“此处距京城已远,还会有问题?”
  布笠人道:“事实上快刀王立已率众追来了,距此尚不足半天的路程。”
  包布书大吃一惊,道:“这么快,看来我们的暗渡陈仓之计是白玩了。这样也好,干脆将姓王的解决掉,一了百了,免得他再阴魂不散,死缠活缠。”
  布笠人道:“请别低估了王立的实力,庐州三凶不算,他还带来了十二刀客、三十六侦缉手,就是南僧、北毒、东丐、西仙也不见得能稳操胜算。”
  彭盈妹道:“依阁下高见,咱们兄妹该如何?”
  布笠人道:“火速离此,找一个荒僻无人之地隐居下来,须知皇子安全第一,切不可逞一时之勇。”
  勇字尚未出口时,蓦见不远处一座小山之上冒出一团火光,布笠人惶声说道:“糟了,侦缉手已经发现咱们。”
  卜卜常醒莫名所以道:“这火光是侦缉手传递消息的讯号?”
  布笠人道:“烽火,响箭都是他们惯用的讯号,烽火一起,就表示发现敌踪,万贞儿的鹰犬很快就会围拢上来,快,咱们必须马上离开。”
  情急事危,有如火烧屁股,彭盈妹连思考的余地都没有,抱起熟睡中的方少飞,跟着大家奔离客栈,来到大街上。侦缉手动作好快,已有一人出现在街头,包布书二话没说,打出两张天九牌。
  包布书的铁牌暗器,名震江湖,侦缉手一点也不敢大意,猛一矮身,天九牌擦顶而过,打落了一顶绣有“十三”
  字样的帽子。
  身形一闪,人去如烟,布笠人动作更快,十三号侦缉手还没有摸清楚他的方位,布笠人已一掌贯顶而下。
  噗!噗!两响,包布书的第二波天九牌亦适时打到,插入他的左右胁骨中,当场倒地了帐,魂归离恨天。
  可是,在他临气绝前的一刹那,却及时发出一支响箭。
  响箭尖锐的声音划破夜空,碧绿色的磷火升起有十余丈高,布笠人睹状大惊,以最快的速度,取回四张天九牌,交给包布书,道:“以后最好别留下任何线索,刀客马上就到,咱们从街尾走。”
  包布书收起天九牌,暗道一声:“惭愧!”大家发足直往街尾奔,猛抬头,街尾已黑忽忽的站定一个人。
  此人身材高大,赤裸着上身,古铜色的宽厚胸膛上有一个刺青字:“五”,背上背着两把大刀,当街而立,像一座山,如一只虎。
  布笠人作了一个手势,叫大家的步子缓下来,小声说道:“这就是万贞儿秘密训练的刀客丫又叫死士,他们的信条是:不是成功便是成仁!换句话说,杀不了刀客就休想摆脱他。”
  醉侠卜常醒道:“这个卜某理得,这条猪交给老夫了?”
  身形一长,弹飞而起,人尚未到,刚猛的掌风已自卷起一股狂涛,狂涛之外,刀光映月,五号刀客已抡起双刀,撒下一道白茫茫的刀幕,封住去路。
  卜常醒大怒,硬冲硬撞,刀客强封强拦,就在大街之上,大打出手。
  刀光掌影,快攻猛打,霎时便交手三十合,卜常醒是占了上风,但凭他的身份地位,没能制伏这无名刀客,却引为奇耻大辱,从而也是更加坚信布笠人所言非虚。
  一念及此,轻敌之心顿敛,立将功力叫足十成十,全力拚搏。事情急如燃眉,多拖延一份,就增加一分危险,布笠人哪还顾得下江湖规矩,招招手,与包布书齐步纵出。
  卜常醒掌若烙铁,疾取中盘胸膛,刀客回刀横斩,欲断他右臂,却被包布书的铁锏架住,另一把刀也为布笠人封死,一掌击实,骨碎肉裂,留下一个三寸深的手印。
  彭盈妹道:“死的好,这下十二刀客变成十一刀客了,三十六侦缉手也剩下三十五个了。”
  布笠人道:“彭女侠,这些刀客,侦缉手只有号码,不用名姓,而且还有充足的预备手,死一个补一个,死一对补一双,杀也杀不完,死也死不光。”
  对刀客的本事,卜事醒是领教过了,的确不含糊,道:“这样看起来,想除掉万贞儿父女确非易事,摆在眼前将是一条漫长而艰辛的路。”
  布笠人道:“所以方御史才决定采取守势,广结善缘,将希望放在将来,请三位护着少飞,即刻上路,十日期间,千里之内,绝不可稍作停留。路线尤宜煞费心思,声东击西,故布疑阵,皆不失为可用之计。任重而道远,勿争一日之短长,勿负御史大人重托。”
  包布书深为布笠人的凛然言词感动,神情激动的说:“请回报方大人,从此刻起,我们兄妹愿作丧家之犬,埋名隐姓,浪迹天涯,只要神州三杰一息尚存,少飞就不会有事。”
  经过那一阵激烈的打斗,方少飞已惊惶,一见布笠人喜不自胜道:“布笠人,这是什么地方,好黑啊,快带我回去,我要找我娘。”
  一跃下地,扑向布笠人,抱着他的手不放。
  布笠人轻抚着他的头,好言安慰道:“少飞,万家栋要打你,大奸臣要杀你,现在还不能回去,快跟着三位师父去吧,将来长大成人,学得一身好本事,再回来打万家栋,杀大奸臣。”
  方少飞毕竟还是一个孩子,离京之后,艰辛备尝,思母心切,硬是嚷着要回家,经大伙儿说好说歹的一番劝勉,这才回心转意。
  十三号侦缉手,五号刀客虽死,但消息已经传出去,其余的刀客、侦缉手,以及万大才率领的大队人马却随时随地有出现的可能,事情仍然十万火急,大家互道珍重,随即分手。
  又是一路狂奔,急急如漏网之鱼,丧家之犬,餐风固不待言,连宿露都不可能,其艰难困苦之处,较前数日犹有过之。
  走的都是荒山野地,单挑人迹罕至之处,有时连干粮都买不到,必须以野果溪水充饥。
  为了要躲避可怕的侦缉手,有时又必须走曲线,拐弯路,甚至故布疑阵,九转十八弯的走下来,更加艰困坎坷,疲惫不堪。
  所幸,没再见到厉害的侦缉手。
  没再遇上可怕的十二刀客死士。
  快刀王立的大队人马也始终未曾正面遭遇。
  终于,平安的度过了十天。
  由山东折转直隶,渡黄河,到达河南,算算距离,当亦在千里之外。
  大家总算可以喘一口气了,在一处小镇饱餐一顿后,包布书道:“大哥,王立那个老小子,此刻不知在什么地方,可能正在吹胡子,瞪眼睛,为找不到咱们而发愁,咱们大可在这儿好好歇上几天,再定行止。”
  醉侠卜常醒却大不以为然,郑重其事的道:“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咱们即刻入山露宿。”
  好不容易吃一顿饱饭,歇一下脚,方少飞一听说又要走,马上愁眉苦脸的道:“大师父——”
  仅仅叫了一声“大师父”,以下的话就被卜常醒打断了,道:“少飞,你是读书人,孟老夫子说的劳其筋骨,苦其心志的话,你应该十分了解,别说孩子话,熬不过黑夜,怎么到得了天明。”
  买了一些干粮,这三大一小又匆匆进入山区,天黑之前,幸运的找到一座破旧的神庙歇下来。
  人真是最奇怪的动物,天天食肉,不知肉之甘美,十天不曾好好睡过,躺在石头地上,感觉比睡龙床还舒服。神州三杰临深履薄,轮流守夜,直至日上三竿,始全部睡足醒转。
  伸了一个懒腰,彭盈妹道:“大哥,旬日奔波,应已摆脱阉贼掌握,我们是否应该为未来的去处有所决定,以便安定下来好好调教少飞这孩子。”
  醉侠卜常醒道:“这些愚兄昨夜已想过,最安全的去处最好是远走边荒,但眼前盘缠将尽,却更为迫切。”
  卜常醒道:“咱们既不会偷,也不能抢,只有潜回庐州老家,筹足了银子再走。”
  包布书、彭盈妹一齐称善,正要离开山神庙,庙门口人影闪动,万大才与快刀王立已并肩走进来。
  张敏、庐州三凶紧随在后,一大群锦衣卫左拥右护。
  三十六侦缉手站满所有的围墙,十二刀客一个个手握双刀目射凶芒,已越墙而入,将山神庙团团围住。
  山神庙乃依山而建,现在被三面包围,简直蚊蚋不入,滴水不漏,包布书打了一冷颤,说道:“你们来的好快!”
  快刀王立行至相距丈许之处才停下来,道:“不快!你们的行踪早在昨晚入山之初,就已被侦缉手掌握,只不过老夫为了调集人手,以便好好的招待你们,到现在才入庙罢了。”
  卜常醒命彭盈妹小心护住方少飞,沉声说道:“王大人,你一路紧迫到底意欲何为?”
  快刀王立哈哈一笑道:“你这是明知故问,只要将姓方的小儿交出来就没事了,如三位愿意入仕为官,相信老太爷一定会重用。”
  万大才说的更露骨:“老太师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种机会别人打着灯笼找不到,可别把到手的荣华富贵往门外推。”
  彭盈妹听得刺耳,寒脸说道:“你是什么东西?”
  万大才挺着胸脯说:“本官万大才,老太师正是家父,万贵妃是家姐,新上任的庐州知府万大智是我堂兄——”
  以下的话被彭盈妹愤怒的吼声淹没了:“闭上你的嘴,你们万家一门奸恶,没有一个好东西,神州三杰即使沦为乞儿,饿死路旁,也不会吃你们万家的饭。”
  万大才勃然大怒道:“彭盈妹,你别给脸不要,单选死路走,埋骨荒山,岂不虚度一生。”
  为了万大智,彭盈妹含恨十五年,一见到万家的人就有气,怒不可当的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神州三杰可不是吓大的,你少来这一套。”
  快刀王立望了卜常醒一眼,道:“三位是否投效老太师,暂且别谈,关于方少飞的事卜大侠怎么说?”
  匆忙离家,方少飞忘了戴帽子,那块皮毛又早已不知去向,杯口大的秃发处大家有目共睹,此刻想再遮掩已来不及,卜常醒只好硬着头皮说:“什么怎么样?”
  “将方少飞交出来。”
  “你凭什么要带走方少飞?”
  “因为他是钦命要犯?”
  “这么小的孩子会犯法?”
  “罪证就在他的头顶上。”
  “天下秃顶的孩子多的是,王大人别滥杀无辜。”
  “宁可错杀一万,绝不放走一人,这是圣上的旨意。”
  “我看是万贞儿父女的私意,皇上不可能如此残暴。”
  “信不信由你,卜常醒,犯不着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断送了你们兄妹自己的大好前程。”
  “王大人,你听清楚,少飞现在可不是不相干的人。”
  “他是你们的什么人?”
  “是老夫兄妹新收的徒弟。”
  太监张敏的三角眼,从神州三杰的脸上一扫而过,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这岂不是引火自焚,放着现成的荣华富贵不要,偏偏将祸害往自己身上兜。”
  包布书眼一瞪,道:“老子高兴!”
  花三郎冷笑一声,道:“高兴的代价太贵,很可能会赔上三条命。”
  “放屁,老子先宰了你!”
  包布书好暴燥的脾气,手一扬,打出三张天九牌。
  花三郎吓一跳,闪身避开,后面的锦衣卫却来不及躲,惨嗥声中,一死二伤。
  死了一个人,快刀王立似乎无动于衷,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双眸直瞪瞪的死盯卜常醒说道:“你还没有回答王某人的话。”
  醉侠卜常醒道:“假如老夫说个不呢?”
  “命丧野庙,魂归九幽!”
  “好,你可以动手了,卜常醒愿敬领高招。”
  “一念之差,阴阳两隔,你不多考虑考虑?”
  “既有师徒之名,自当情同父子,卜某不会将自己的徒儿往虎口里送。”
  “卜常醒,五号刀客的功力你已经领教过了,如果十二死士一齐上,你自信可以支持多少招?”
  “哼!多少都一样,大不了一死以全义。”
  “人死不能复生,盼再三思。”
  “九思也是同一个答案,神州三杰即使粉身碎骨,也要与你等周旋到底!”
  给二弟使个眼色,叫包布书与自己采取同一行动,杀出一条血路来,好让彭盈妹带着方少飞突围而出,当下一声狮子吼,一个用掌,一使锏,照准王立、张敏、庐州三凶立身之处攻上去。
  万大才站在一旁发号施令道:“给我杀!”
  哈山克、费无极如响斯应,首先电纵而出,从左侧包抄,花三郎、张敏从右侧攻来,王立的大刀划下一道银弧,道:“想死王某就成全你们!”
  刀快如风迎面砍,甫与包布书的铁锏一接触,卜常醒昆仲猛地一个大回旋,舍正面不攻,扑向侧面,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手狠招,掌风呼啸,锏影如山,端的猛锐凌厉,石破天惊,神州三侠确非浪得虚名。
  二人声东击西,攻王、张是虚,攻刀客锦衣卫是实,一阵猛打猛攻,对方阵脚已呈不稳,可恨刀客却寸土不让宁死不退。
  “杀!”
  “杀!”
  同样的一个字,同时出自卜常醒、包布书之口,二人心意相通,全力拚搏,当!铁锏将双刀架住,包布书曲膝一捣,正中下腹,刀客马上瘫下去,接着锏顶开花,天九牌如箭激射,又连伤数名锦衣卫。
  与此同时,另一名刀客也在卜常醒掌下重创而倒,锦衣卫东倒西歪,已被杀出一条血路。
  可是,一丝喜悦的念头甫自脑际掠过,彭盈妹、方少飞才冲出去二三步,更多的刀客,更多的锦衣卫已如潮水般涌来,将缺口完全堵死。
  不仅如此,包围圈一下子缩小许多,将四人逼到正殿的门口。
  万大才大呼小叫的道:“识时务者是俊杰,只要交出这个小杂种,万家的大门依然是敞开的。”
  包布书破口大骂道:“你放屁!”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五章 鹰犬够凶狠 追杀方少飞
上一篇:
第三章 出师遭挫折 血溅清河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