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鹰犬够凶狠 追杀方少飞
2021-04-18 20:44:04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人一前一后,穿街过巷,与包布书、彭盈妹会齐之后,才大模大样的来到卜家。
  彭盈妹一见到万大智就火冒三千丈,要不是留着他这条命尚有大用,早就一掌将他劈死了,道:“姓万的,你听清楚,立刻将所有的官兵捕快全部撤走,卜家的人若是少了一根汗毛,你就必须付出十倍的代价!”
  这正是卜常醒最初的构想,欲以万大智的命要胁,迫他撤走官兵,这样便可在毫无危险的情况下将卜家的人救出,一起远走高飞。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地出乎他们每一个人的意料,当他们押着万大智,踏进卜家的大门时,院子里都是死人,没有活人,横七竖八的,触目皆是。
  死者赫然都是庐州府的官兵捕快。
  卜家的人并没有遇难的。
  可也没见到半个活人。
  卜常醒飞快的转了一圈,家里的一些银钱细软全都不见了,彭盈妹走过来说道:“三家的遭遇差不多,难不成是遭了强盗?”
  包布书道:“强盗只抡银钱,没有理由将三家的人全部带走。”
  卜常醒察看一下痕迹,道:“来人系乘马而来,人数众多,此刻循线追下去,也许还来得及。”
  彭盈妹一把揪住了万大智,道:“好,解决了这个狗官咱们就上路。”
  万知府骇得全身发抖,两条腿软得更似煮熟了的面条,几乎要瘫下去,对卜常醒道:“这位黑面壮士,你亲口答应不杀本府,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卜常醒给彭盈妹使一眼色,叫她放开万大智,信口编了一个姓,说道:“张大爷说不杀你就不杀你,万大人可以回府了。”
  万大智怎么肯,低声下气的道:“张大爷,你还没有给本府解毒药呢。”
  卜常醒“哦”了一声,将他领进一间空屋,命他钻到床下去,如法泡制的搓了一团乌黑汗臭的污垢,放在地上,道:“万大人,这种解药很特别,必须昏睡十二个时辰才有效,呶!解药在此,张某现在帮你点睡穴,咱们有缘再见了。”
  万知府欲语未语,但觉身子一麻,一阵昏眩袭上头来,马上昏昏入睡。彭盈妹指着地上的丸子,道:“大哥,这是什么东西?”
  当卜常醒说出“解药”的来历时,大家不由皆哈哈大笑起来,连日来万家的鹰犬死追活缠,受够了委屈,今日总算在万大智的身上出了一口气。
  彭盈妹收起笑声,踢了万大智一脚,恶狠狠的道:“为了成全我大哥的千金一诺,今天便宜你这狗官,下次见面之时,也就是你的纳命亡魂之日。”
  欢乐总是短暂的,笑声一效,马上又回复到现实中,盘川无着,追兵已近,三家的家人又生死下落不明,忙又驾着马车,朝城南驶去。
  傍晚曾下过一场小雨,蹄痕甚是显明,此时早已雨过天晴,明月高照,流辉如洗,痕印清晰可辨,神州三杰心急如焚,一路向南,卜常醒将皮鞭舞得震天价响,一鼓作气追下去二十余里。
  糟糕,蹄痕突告左转往东,再往前行数里,便是崎岖山路,马儿踏石无痕,线索遂就中断,顿失凭依。
  偏偏前面又是一条岔路,卜常醒勒马停车,一时间竟不知该从何追起。
  还是方少飞耳尖,突如其来的说道:“三师父,听,那边好像有打架的声音呢。”
  彭盈妹侧耳细听,果然隐隐约约,断断续续的,听到有刀剑相撞,惨叫的声音传来。
  卜常醒、包布书也听到了,辨明系来自右前方,当即掉转马头,疾驶向左边岔路。
  也不过才驶出去二三里地,怪哉!喝叱惨叫之声突然静止下来。
  三杰相顾失色,卜常醒快马加鞭,通过一条不太长的狭谷,地势渐行开阔,再行里许地,便见到不少散乱奔窜的马匹,且有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顺风吹来。
  扬目望去,前面黑忽忽的,有翻覆的马车,也有倒毙的尸体。
  卜常醒、包布书、彭盈妹,还有方少飞,四个人像快速旋转的陀螺,在尸堆中一阵乱转。
  他们发现,死者中有数名锦衣卫。
  死的最多的是一大群身份不明的黑衣蒙面人。
  而死的最惨的则是卜常醒的父母妻儿,身首异处,尸骨不全。
  一下子,卜常醒傻了!呆了!僵了!硬了!杵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也不动,仿若一尊石像,一个泥人。
  他没有喊,没有叫,没有骂,也没有哭!
  甚至连半滴眼泪也不曾掉下来!
  他不是不想喊,不想叫,不想骂,不想哭,不想掉泪,而是事情来得太突然,太令他悲痛,使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心灵冲击太大,好像突然间整个人全被冻结起来似的。
  这实在是一个极端危险的情况,一个处理不当,就会发疯发狂,彭盈妹淌着一脸的泪水,抓住卜常醒的一只手猛摇,呼天喊地的叫:“大哥,你哭呀。”
  卜常醒呆滞的目光,茫然的望着远方,没有任何反应。
  包布书慌了,上前猛摇他的身子,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杀妻之恨,不能不报,大哥,你要保重啊!”
  一时悲从中来,已是涕泪交流,泣不成声。
  方少飞同样悲不自胜,噗通!一声,跪倒在卜常醒面前,哭喊道:“大师父,你老人家可千万不能想不开,记得师父曾教训徒儿,要吃得起苦,受得难,禁得起煎熬,你老人家也应该更坚强才是,将来好去杀那个大奸臣,以及无恶不作的万贞儿。”
  三个人泪眼相对,泣声凄楚,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怆然涕下,终于将卜常醒从心神崩溃的边缘唤回来,哇! 的一声,扑倒在父母妻儿的身旁,痛哭出声。
  包布书、彭盈妹虚悬着一颗心,这才稍稍放下,陪着卜常醒掉了一会儿泪,开始在散乱的尸堆中,寻找是否有生还者。
  死者多数是死于刀伤,且从现场有锦衣卫的死尸判断,杀人的凶手应是快刀王立、十二刀客、庐州三凶那一伙人无疑。
  然而,死的最多的黑衣蒙面人是何方神圣,却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是掳人劫财的强盗?
  是拔刀相助的侠士?
  同样扑朔迷离,讳莫加深。
  黑衣蒙面人的蒙面巾,被彭盈妹、包布书一条条的掀开来,都是生面孔,没有一个是熟识的。
  还是方少飞眼尖,叫道:“二师父,三师父,那边有一个人在动。”
  果不其然,就在包布书的后面,一块大青石的下边,躺着一个人,身子动弹了几下,坐起来,用力摇一摇头,猛地站了起来,宛若没事人似的。
  彭盈妹跨步而上,手里面抓住两条蛇,作势待发,面无表情的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扯下蒙面巾,露出一张四十多岁的方面大脸,朝醉侠那边望望,二话不说,放步奔过去。
  包布书大怒:“你想干什么?”伸手拦阻,没料到黑衣人身手极为矫健,居然未能截住,身形三闪,人已到了卜常醒身边。
  彭盈妹弹身而上,左掌右蛇,包布书右锏左掌,兄妹二人正打算要动手,那方面大脸的汉子跪倒在卜常醒面前,声泪目俱下的说道:“师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请师兄杀了我好了。”
  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包布书、彭盈妹听得一呆,这位黑衣人原来是大哥常常提起,而又缘悭一面的师弟——铁掌游龙吴元俊。
  醉侠卜常醒抹了一把泪,忙将师弟拉起来,二人相对而立,道:“元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向在南方,甚少涉足中土,跑来庐州作甚?”
  铁掌游龙吴元俊向包布书、彭盈妹打了一个招呼,道:“此事说来话长,由于无意中介入一桩江湖恩怨,而结识了巢湖三十六寨的总寨主。此后,每当老寨主有事江南,必与小弟把酒言欢,久而久之,已建立起深厚的友谊,小弟视他如父亲,老寨主亦将小弟当作子侄看待,后来干脆将小弟收为螟蛉义子。”
  卜常醒道:“这中间,师弟一直没有来巢湖?”
  铁掌游龙吴元俊说道:“小弟天生的劳碌命,杂务缠身,想来却始终抽不出空来。”
  “那这一次怎么来了呢?”
  “数月前义父得了重病,小弟不能不来。”
  “但愿老寨主能早日康复,此老的口碑一向很好,是个性情中人,也是侠义中人。”
  “很不幸,小弟到总寨还不到一个月就撒手西归,临终前,并当着三十六寨主的面,将总寨主的重责大任交给小弟,丧礼加上责任,足足忙了个把月始稍见头绪,当元俊有时间来拜望师兄时,你们神州三杰已经远赴北京,不久江湖上便传出师兄为了一位御史的儿子,而亡命天涯的消息。”
  “于是,你想到了救愚兄的家人?”
  “是的,万贞儿父女姐弟恶如虎狼,小弟想请大嫂他们到姥山暂住,以避风头,并将金银细软带走,免得便宜了万大智那个狗官,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此遭了劫,反而断送了大嫂他们的性命,请师兄杀了小弟好了。”
  经过了这一阵子交谈,卜常醒的情绪已大致稳定,握住吴元俊的手,含泪说道:“元俊,别这样说,你没有错,愚兄反而应该感激你。”
  铁掌游龙吴元俊说道:“快刀王立那一群王八蛋来得太快,也太狠,说来惭愧,我们几乎是在无力抗拒的情形下被屠杀的。”
  “快刀王立、庐州三凶、还有十二刀客,都不是省油的灯,咱们四个人加起来也不见得能讨了好,但不知这一群鹰犬往何处去了?”
  “万大才他们是从城外抄过来的,以为是师兄与家人结伴逃亡,当他们弄清楚神州三杰不在现场,也找不到要找的小孩时,一阵疯狂屠杀后,便向南追下去,可能他们误以为师兄等先一步逃了。”
  “哦?快刀王立可曾查清楚师弟的来历?”
  “没有,寨子里的人皆黑巾蒙面,守口如瓶,一点口风也没有泄出去。”
  “没有就好,一旦走漏风声,万贞儿说不定会血洗巢湖三十六寨。”
  “师兄,不是小弟卖瓜说瓜甜,巢湖三十六寨在老寨主数十年的刻意经营下,已有坚实的基础,王立胆敢来犯,小弟就将他拖下水去喂王八。”
  包布书见他全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甚觉诧异,这时插言道:“王立一伙,素行阴狠毒辣,赶尽杀绝,吴兄何以能够虎口余生?”
  吴元俊道:“这件事连我自己也有点莫名其妙。”
  彭盈妹道:“此话怎讲?”
  吴元俊道:“混战之中,眼见大嫂,部属伤亡殆尽,原想以死相殉,故而力战不退,后来也不清楚是有人误打误撞的点了我的穴道,还是有人故意救吴某一命,总之,一阵天旋地转便倒下了,直至你们到这时才自行醒过来。”
  卜常醒奇道:“如果说是有人存心援手,会是谁?”
  包布书道:“不可能,魔群之中哪来的有心人,八成是误打误撞的。”
  卜常醒点点头,亦深以为是,道:“元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三妹的家人可是你接走的?”
  铁掌游龙吴元俊道:“得知你们出事的消息后,曾细加思量,师兄家在城里,距知府衙门又近,顾忌颇多,所以先将彭家的人接走,其次是包府,最后才到卜家,不巧这时候卜府已被官兵捕快控制,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兵分二路,前门佯攻,后门突袭,幸而一举奏功,刹那之间便将那群狗腿子给解决了,卜家大小毫发未损,谁料到后来——”
  后来的事太悲惨了,望着满目的残尸,吴元俊不忍心再细说当时的经过。
  彭盈妹道:“家父母现在何处?”
  吴元俊道:“包、彭二府的人均已安顿在巢湖姥山总寨内,大家很快就可以见面。”
  卜常醒道:“你的意思是想接大伙儿去姥山住?”
  “是呀,小弟原来就是这样计划。”
  “愚兄另有打算,只是想回来取些盘缠,远走边荒。”
  “师兄认为巢湖姥山不安全?”
  “更不想连累师弟,尤其是成千上万的弟兄。”
  “卜师哥,你放心,姥山四面环湖,王立一伙插翅也飞不过,外围又有三十六寨屏障,水上不比陆地,小弟巴不得他们来尝尝苦头,至于弟兄们更没有话说,大明子民有那一个不恨万贞儿的。”
  “不错,巢湖姥山的确是个最安全的好去处,四面环湖,外有三十六寨屏障,乃天险之地,易守难攻,老夫赞成在此定居。”
  后面这一句话是布笠人说的,话到人也到,卜常醒替吴元俊、布笠人略作介绍,并将别后之事说了个大概,道:“你怎么也到庐州来了?”
  布笠人道:“老夫一直在盯王立他们的梢。”
  “鹰犬此刻在那里?”
  “已在南方二十里外,假如老夫的计划没有失败,他们也许会不再回头,一口气追赶到江南去。”
  “阁下莫非另有巧安排?”
  “是的,弓某已安排了三老一少,三男一女,乘马一路南下,等他们发现追错目标时,最快也在千里以外!”
  “你刚才说弓某?”
  “没错,狡兔煮,良弓藏的弓。”
  “是本姓?”
  “自然不是,是为称呼方便,临时取的代姓。”
  卜常醒、包布书、彭盈妹,以及方少飞,皆颇感失望,吴元俊道:“师兄,事不宜迟,快将府上金银细软搬上车去,掘一个大坑,将大家暂时葬在一起,然后就连夜到巢湖去吧。”
  神州三杰投来征询的一瞥,布笠人说道:“金银细软可以带走,埋尸的事千万不可。”
  卜常醒一愣,吴元俊道:“弓兄是要这些人暴尸荒野?”
  布笠人道:“正是如此,卜府之人若无人收埋,证明卜大侠亡命在外,他们就休想查出任何线索来。”
  这个决定是很残酷的,甚至不人道,想到皇子的安全高于一切,卜常醒吴元俊皆毫无怨言的接受了。
  将金银细软搬上车去,吴元俊找回来自己的坐骑,正打算挥鞭上路,布笠人却另有意见:“吴兄请勿与他们同行。”
  吴元俊大惑不解的道:“哦?这是何故?”
  布笠人条理分明的道:“他们四个人都经过化装,即使被人识破,也不会扯到你吴总寨主身上,吴兄日后要是有什么纰漏,自然也不会牵连到神州三杰,老夫的意思是尽量拉大你们师兄弟之间的距离,免得启人疑窦,发生联想。”
  方少飞天真无邪的道:“三位师父的化装术最差劲了,被吴师叔,弓先生一眼就识破了。”
  布笠人笑笑,道:“化装术本来就是假的,只能骗骗半生不熟的人,骗熟人谈何容易。”
  微顿又道:“为了确保少飞这孩子的安全,弓某斗胆建议,吴兄最好主动的跟万知府打打交道。”
  吴元俊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反问道:“弓兄要吴某跟那个狗官攀交情?”
  布笠人一本正经的说道:“兵不厌诈,能跟姓万的攀上交情,即使是诸葛再生,也绝对想不到他们四个人会藏身在巢湖姥山。”
  铁掌游龙吴元俊道:“话是不错,但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也得有适当的机会。”
  布笠人道:“眼前就有一个攀龙附凤的绝佳好机会。”
  吴元俊道:“什么好机会?”
  “去卜家,解开万大智的穴道,揭开毒药骗局之谜,保证性万的会把你当活神仙,这个朋友就交定了。”
  “弓兄可曾想到,一旦过从甚密,那狗官说不定要到姥山去逛逛也说不定。”
  “你最好主动邀请他去,这样姥山才更安全!”
  卜常醒、包布书、彭盈妹都一致认为这是一条绝妙好计,万一将来有什么漏洞破绽被人发现,亦可以及时补救,更可从万大智那儿随时得知王立、张敏的行止动态。
  主意一定,吴元俊将赴姥山的路径、连络方法等说清楚后,大家便分手各奔前程。
  庐州距巢湖并不远,仅数十里地,天方破晓,便到了北岸。
  卜常醒十分小心,找了一个荒僻无人之处将车停下来,撮口为哨,三短二长,待湖中小船闻讯靠岸,说明来意后,大家这才将东西搬上船去,马车则连马推到湖里去,这样就是三十六侦缉手追查至此,也只有望湖兴叹的份儿。
  当天下午,神州三杰便由水路到达姥山,进入总寨,除去化装,包布书的妻儿,彭盈妹的父母,早已闻风赶来,大家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益令,、常醒倍增无限凄怆。
  铁掌游龙吴元俊是第二天傍晚才到的,布笠人妙计得售,万大智果然上了恶当,把吴元俊当作救命恩人,一定要留他在知府衙门里盘桓了一整天才放人走。
  吴元俊早有妥善的准备,总寨的后面,有一栋别院,包、彭二家就安顿在这里,而且划为禁区,有专人把守,任何人皆不得随便出入。
  别院的后面,山脚下,另有五间精舍,则专供三杰与方少飞起居练功之用。
  为了感谢吴元俊的仗义臂助,彼此也实在一见投缘,到达姥山的第三天,四个人便结拜为异姓兄妹,卜常醒仍然最大,吴元俊行二,包布书退居第三,彭盈妹依旧殿后。
  从此,神州三杰变成四杰。
  无形中,方少飞又多了一位师父。
  方少飞为人本就聪明透顶,资质极佳,又肯学肯练,学什么像什么,练什么是什么,再加上四位师父的严加管教,五年多的时间,便将他们四个人的功夫全部学会了,虽然火候尚嫩,但与任何一位师父动手喂招,已足可支撑三百合而无败象。
  当然,卜常醒、吴元俊、包布书、彭盈妹也没闲着,课徒之外,自己也在痛下苦功,功力皆大有精进。
  这中间,吴元俊与万大智走得很近,万知府亦曾来过姥山数次,从他人口中得知,王立那一伙人急得鸡飞狗跳,却始终查不出方少飞师徒的下落来。
  逼得万贞儿悬下重赏,捉到卜常醒、包布输、彭盈妹者,赏白银十万两,方少飞五十万两,通风报讯而确实无误者半。
  布笠人亦曾来过两次,只是每一次均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传达一些必要的讯息后便即离去,不作深谈,亦不作久留,更是不愿谈到他自己,透着无限的神秘。
  好在,大家皆习以为常,很能体谅他的苦衷,没有人认真去追查他的身份来历,大家也一致坚信,布笠人来头不小,是侠义中人,却别有一番不便告人的不凡际遇。
  这日,师徒五人正在精舍前的广场上练功喂招。魏总管忽然神色慌张的跑来说道:“禀总寨主,有一艘画舫驶近姥山,船上的人要求来咱们总寨一观。”
  吴元俊脸色大变的道:“魏总管,你是干什么吃的,本总寨主早在数年前就宣布,姥山四周十里内的水域全部封锁,任何外船皆不得通行。”
  魏总管愁云满面的说道:“这个属下知道,曾派出数十条船在水上封堵,奈何画舫太大,舫内之人武功又高,根本堵不住。”
  吴元俊更加困惑了,是谁有这么大的本领,能令巢湖的水上蛟龙束手,当下急急追问道:“可是官衙的水师?”
  魏总管道:“是西仙白芙蓉。”
  “西仙白芙蓉”四个字一出口,神州四杰皆大吃一惊,吴元俊道:“她来干什么?挡驾!”
  魏总管道:“西仙白芙蓉已经撂下狠话,说总寨主要是不亲自出来迎接,她就要硬闯了。”
  吴元俊道:“这是什么话,按照江湖规矩,她应该先投帖,再拜山。”
  “属下也是这样要求,那白芙蓉不答应。”
  “她怎么说?”
  “先拜山,后补帖。”
  “岂有此理,她简直没把我巢湖三十六寨放在眼内。”
  铁掌游龙吴元俊目注醉侠卜常醒,道:“兹事体大,请大哥作主。”
  卜常醒有意测验一下方少飞的胆识见地,道:“少飞,你已长大成人,为师的想听听你的意见?”
  十八岁的方少飞,长得眉清目秀,英挺俊拔,已经差不多跟师父一样高了,在四位师父的悉心教导下,不仅学得一身绝技,江湖典故,武林轶事,亦了如指掌,尤其颖慧过人,往往能见人所不能见,言人所不敢言,闻言略作寻思,毕恭毕敬的道:“南僧、北毒、东丐、西仙乃当今武林的泰山北斗,徒儿以为,在可能范围内,没有树强敌的必要,但西仙若欺人太甚,又当别论,大可诉诸一拚,凭咱们三十六寨的水陆实力,芙蓉谷远来巢湖,力量有限,不见得真能讨了便宜。”
  微微一顿,接着又换了一副庄严肃穆的神情,道:“简而言之,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自当挺身而战,退缩适足以助长敌焰,迎接挑战应为解决问题的正道,不知四位师父意下如何?”
  这番话说来不亢不卑,头头是道。
  四杰相顾欣然,不停的点头称许,二师父吴元俊道:“小飞,关于眼前的这一件事,师父想知道你的具体意见。”
  方少飞不假索的道:“西仙若照规矩正式投帖,师父自当以礼相迎,今却反其道而行,显然意存轻视,没有出迎的必要,只要请魏总管传个话出去,口头表示欢迎就够了。以后的发展,端视西仙的态度而定,可和可战,可礼可兵!”
  十八岁还是一个大孩子,能有此气度胆识,委实令四杰喜出望外,他的意思圆通而面面俱到,无懈可击,四杰照单全收,铁掌游龙吴元俊道:“魏总管,你听到没有,就照少飞的话去做好的,说请她自行入寨,老夫在总寨候驾。”
  魏总管领命自去,吴元俊也跟着离开精舍,卜常醒、包布书、彭盈妹、方少飞则仍留在原地,继续练武,如无必要,他们还不想在此时此地公开抛头露面。
  谁料,事情的发展,并没照着四杰的意思进行,魏总管才跨出别院,吴元俊的一只脚尚未踏出,另一名管事已飞奔而到,劈面就说:“西仙已强行登岸,是迎是战,请总寨主示下。”
  吴元俊道:“不迎不战,让她进来好了。”
  那管事办事甚是精明,登上一处高地,拿出一面旗子,一阵招展摆动,已将总寨主的指示传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六章 西仙好霸道 欲强占姥山
上一篇:
第四章 阉贼如虎狼 追杀秃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