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秘蜜已泄漏 姥山被围剿
2021-04-18 20:46:32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生意人唯利是图,掌柜的尽管觉得姑娘未免太过份,甚至是有意作弄人,菜还是照做照上,很快便摆满一桌子。
  方少飞见她连筷子都不曾动一下,道:“咦,你怎么不吃呀?”
  姑娘双手支颐,含情脉脉的望着他,道:“你吃吧,这一桌菜本来就是为你叫的,出门在外,四个馒头一碗面太寒伧,也不营养。”
  闹了半天,菜是为自己叫的,方少飞简直有点哭笑不得,略带愠意的道:“什么?是为我叫的,对不起,在下一向饮食简单,已经吃饱了,你自己享用吧。”
  取出一锭碎银子来,就要付账离去,姑娘却抢先会了账,深情的说:“方公子,算我请客,吃点嘛,饮食太简单对身体不会有好处。”
  方少飞闻言几乎要昏倒,转弯抹角的老半天,原来她自己有银子,摆明了是在戏耍自己,气忿忿的道:“你怎么知道我姓方?”
  姑娘笑嘻嘻的道:“我们是老朋友了,当然知道。”
  “老朋友?姑娘何人?”
  “我姓张。”
  “姓张?叫张亚男?西仙白芙蓉的女儿对不对?”
  “对呀,一回生二回熟,所以我说咱们是老朋友了。”
  “哼!谁跟你是老朋友,再见。”
  拎着包袱,出店而去。
  张亚男追出来,跟他并肩而行,柔情似水道:“少飞,你生气了?”
  方少飞听她猛套近乎,居然直呼自己的名字,更加不悦,道:“你我河水不犯井水,请别跟着我。”
  “听说姥山已经被万太师烧成灰烬,你打算上那儿去?”
  “你管不着。”
  “少飞,你肯为一个陌生的姑娘会账请客,就一点也不关心离家出走的老朋友吗?”
  “谁离家出走?”
  “我!”
  “你干嘛要离家出走?”
  “去找我爹。”
  “你爹又是谁?像西仙那种女人也结过婚?”
  “请别批评我娘,任何人都有好的一面。”
  “你还没有说令尊高名上姓?”
  “你爹叫张峻山,人称‘八斗秀士’,才高八斗,文武全才,前几天偶闻江湖传言,说我爹隐居北京,娘又不准我去找他老人家,只好偷偷的跑出来了。少飞,你是北京人,可听说过我爹的名字?”
  “没有。”
  “起码你对北京很熟,你陪我去好不好?”
  “没空,我要到姥山去。”
  “我先陪你去姥山,然后再结伴北上好不好?”
  “不好!”
  “少飞,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怎么老是这样冷冰冰的。”
  “很简单,因为你是西仙白芙蓉的女儿。”
  “天下多得是出污泥而不染的例子,何况我娘并不如你想像中那么坏,家父更是望重江湖的侠义中人,别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好不好!”
  “在下只知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张姑娘,例外的例子并不多。”
  方少飞对张亚男成见甚深,不愿再跟她多言饶舌,陡地加快脚步,如飞前奔!想将她甩掉,奈何张亚男乃西仙之女,不论武技轻巧,皆属一流身手,那里能甩得掉。
  眼看三河镇已远抛在身后,张亚男仍死缠不放,方少飞没好气的道:“张亚男,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亚男一点也不生气,笑盈盈的道:“陪你到姥山去呀!”
  “谢了,我不需要人来陪。”
  “不谢,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你别再烦我好不好。”
  “就当我不在身边好了。”
  “张亚男,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可理喻。”
  “为什么不说你拒人于千里之外,太不近情理?”
  方少飞又好气,又好笑,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正感不知如何是好间,从巢湖方面箭也似的奔来一红二绿三位少女,两名绿衣少女还抬着一顶华丽的轿子,不偏不倚,就停在路当中,堵住二人的去路。
  这红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西仙白芙蓉身边最有名的“四凤”之首金凤,双目直瞪瞪的望着张亚男,语气之中含有命令的味道:“小姐,请马上跟我回去。”张亚男本来躲在方少飞的身后,见她开口就叫小姐,而方少飞又不答腔,只好故作糊涂的道:“喂,你在跟谁说话。”
  金凤道:“就是跟你,小姐!”
  张亚男道:“我是媳妇,不是小姐,这位方公子就是我的相公。”
  方少飞听得怪别扭的,什么人不好冒充,偏偏要冒充别人的老婆,也亏她说得出口。
  金凤冷冷一笑,寒脸说道:“小姐,你的化装术还差得远,别以为在脸上涂两把灰,我就认不出你,别胡闹,快回去吧,再晚了恐怕任谁也救不了你。”
  张亚男见行藏已露,干脆取出一块布来,一阵擦抹,又恢复了她本来俏丽的模样,一本正经的道:“我不回去,离开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过,找不到我爹就不再见我娘。”
  绿衣少女是张亚男自己身边的使女春兰,略高,年约二十出头,稍矮的年纪也略小的叫夏荷。春兰焦急的说道:“小姐,使不得,谷主交代,即使抬也要将小姐抬回去。”
  张亚男双眼一瞪道:“你们想用强?”
  金凤道:“谷主是这样吩咐的,必要的时候属下可以动武,小姐,你心里有数,你不是我的对手。”
  张亚男当然明白,金凤虽仅二十五六的年纪,内外功夫却俱属一流,尤其心狠手辣,不知毁了多少成名的人物,早在江湖上闯出一个“辣手娘子”的名号,但她不肯服输,故意摆出一副准备动手的架势,道:“金凤,你要弄清楚,我们是两个人,以二对一,你不见得能讨了好。”
  金凤冷哼一声,道:“行前谷主特别交代过,小姐最好听清楚。”
  张亚男道:“我娘还说什么?”
  使女夏荷望了方少飞一眼,道:“如果发现有人拐诱小姐,一概格杀毋论。”
  方少飞暗道一声:“莫名其妙!”
  张亚男打了一个寒颤,辣手娘子金凤上前一步,对方少飞说道:“方公子,你是聪明人,最好不要插手芙蓉谷的家事,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这语气,这神态,简直没把方少飞放在眼内,不禁激起他的万丈豪情,怒冲冲的道:“这事本来与我无关,可是我现在却非要插手不可。”
  金凤挽起一掌真力,作势待发的道:“这是为何?”
  方少飞傲然言道:“主仆有别,你这一个贱婢,居然如此跟小姐说话,未免太过份了!”
  金凤娇叱道:“好小子,你乳臭未干,竟敢教训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看掌!”
  这女人好烈的性子,话落招出,劈面就是三招快攻,方少飞不退反进,立即反手还击,刹那间,两人便硬拚了三掌,方少飞攻守井然,进退有序,丝毫没有惧色。
  辣手娘子金凤自视太高,对这样的结果似是大为不满,杀气腾腾的道:“看不透你还有点本事,是我低估你了,来,试一试芙蓉谷的‘粉蝶掌’!”
  方少飞道:“试就试,有什么大不了,久闻芙蓉谷的‘粉蝶掌’名震江湖,早想见识见识。”
  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又要斗起来,张亚男深怕方少飞吃亏受辱,忙横身立在二人中间,道:“好了,金凤姐,我跟你回去就是,别难为人家方公子。”
  辣手娘子金凤撤掌说道:“那就请上轿吧,小姐。”
  张亚男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道:“要我回去可以,你们必须接受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让春兰、夏荷坐轿,我们两个人来抬。”
  “小姐抬轿?别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这只是条件,你别想得太多。”
  “如果属下不答应呢?”
  “那我就不回去,看你怎么交差。”
  “好吧,就破一次例,当一次轿夫,小姐请抬前面。”
  “我要抬后面。”
  “这是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高兴。”
  “好了,我的姑奶奶,一切都依你就是。”
  金凤依了,春兰、夏荷可是不依,主仆尊卑有别,二女怎么也不敢让小主人来抬着走,还是张亚男好说歹说才将他们送上轿子。
  张亚男真会演戏,放下轿帘,郑重其事的跟方少飞道别,辣手娘子金凤道:“小姐,我们该走……”
  “了”字尚未出口,蓦觉背上一麻,张亚男趁她说话不备间,已点了她的“麻穴”,一个人傻呼呼的站在那里不动了。
  也许是觉得她对自己真的不错,也许是觉得她跟她的母亲不一样,甚至他压根儿就很喜欢她,方少飞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总之,敌意在消退,友谊在滋长,关切的说道:“张姑娘,轿子里还有两个呢。”
  张亚男扮了一个鬼脸,道:“早在我放帘子的时候就制住了,咱们走,到姥山去。”
  方少飞道:“他们怎么办?”
  张亚男道:“没有关系,两个时辰之后穴道会自解,到时候他们长了翅膀也找不到咱们。”
  一下子,二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方少飞不再反对她陪自己去姥山,彼此齐肩,向东疾驰而去。
  谁料,仅仅才奔出去数丈远,前面人影闪动,迎面冲上来七八个人。
  为首的是大法师哈山克,逍遥子费无极,江湖浪子花三郎,失祐桢居右,万家栋居左,另有两名刀客,七个人成一字排开,横在路中。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万家栋一开口就没有好听的:“好啊,方少飞,终于给小爷爷我堵上了,这里没有水,我看你还能窝到那里去,今天要开膛破肚,吃你的心。”
  他可不是虚张声势唬人,刀已亮出,双脚不停的在移动,正在寻找最有利的角度与时机。
  方少飞傲然卓立,毫无俱色的道:“好极了,我也正愁找你不到!”
  万家栋一怔,说道:“你找小爷我干吗?”
  “我想知道,三河镇魏家一门三口是不是你杀的?”
  “是又怎么样?”
  “魏老全家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下此毒手?”
  “因为那个老家伙是巢湖三十六寨的人。”
  “你怎么知道?”
  “我们盯吴元俊的梢,见他走到了老魏烧腊店,那还错得了。”
  “我另外三位师父没去?”
  “哼!老早就到鱼肚子里去了。”
  方少飞一听三位师父已死,痛如刀绞,怒吼一声:“纳命来!”双掌齐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急攻过去。
  万家栋不退不避,挥刀就砍,朱祐桢在水里也吃过方少飞的亏,怀恨极深,也一声不响的从一侧攻来,决心要置方少飞于死地。
  二人攻势猛锐,步步近逼,方少飞分拒二人,猛攻猛冲,打得惊心动魄,险象环生。
  张亚男忽然破口骂道:“不要脸,以多欺少,简直卑鄙无耻。”
  玉掌倏翻,掌影乱飞,好似有无数的彩蝶翩翩起舞,明明从左侧攻到,急切间又飘往右边,弄得朱、万两人晕头转向,攻守失据,败亡乃指顾间事。
  还是大法师哈山克识货,大声嚷嚷道:“西仙的‘粉蝶掌’,快退!”
  朱祐桢知道厉害,抽身却抽不出来,因为漫天的掌影,根本找不到退路,一个不小心,被掌风扫中,这才歪歪斜斜的退到一边去。
  万家栋的情况更糟,吃了张亚男的一掌,又被方少飞扫中一脚,一个踉跄,差点栽下去。
  张亚男得理不饶人,扬掌欲待再上,早被逍遥子费无极挺身截住,道:“西仙白谷主是你什么人?”
  “家母!”张亚男说。
  西仙的名头太响,庐州三凶齐皆大吃一惊,江湖浪子花三郎皮笑肉不笑的道:“哦,原来是白前辈的女公子,恕花某失敬,我们在逮捕钦犯,请勿妨碍公务。”
  张亚男嗤之以鼻,道:“我管你什么公务不公务,方公子是我的朋友,谁要侵犯他,我就跟谁没完。”
  哈山克冷笑一声:“女娃儿,白谷主的‘粉蝶掌’固然厉害,但你的火候还嫩得很,别给脸不要,自讨没趣。”
  张亚男脸一沉,道:“老秃驴,你想要干什么?”
  哈山克道:“请姑娘置身事外。”
  “办不到!”
  “办不到就连你也一起拿下。”
  “你敢!”
  “老衲乃是奉命行事,没有什么不敢的。”
  招招手,两名刀客立即抢上前来,双手握刀,在胸前交叉,眸中凶芒闪闪,一步一步的逼向方、张二人。
  刀客的本事方少飞是见识过的,忙附亚男耳边说道:“这两个家伙都是亡命之徒,不死不退,没完没丁,最是难缠不过,请别为我惹祸上身,快走吧。”
  张亚男不假思索的道:“少飞哥,我张亚男岂是贪生怕死之辈,要死咱们一块儿死,怕什么。”
  这丫头的点子的确不少。话出口后,却拉着方少飞转身飞奔退至轿旁,出手如电,一下子就将辣手娘子金凤与春兰、夏荷的穴道全部解开了,道:“金凤姐,我娘是要你们寻回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儿,还是一具尸体?”
  金凤道:“当然是要活的。”
  “那你们就帮我收拾这几个混蛋。”
  “小姐,属下麻穴被制,虽然无法行动,你们的话却听得见,人家是冲着方少飞来的,你又何必往自己身上兜,放手不管就没事了。”
  “不行,方公于是我的朋友,这档子事我是管定了,你们要是不帮忙就站到一边去,我自己来。”
  金凤见她心坚如铁,素知只要是她决定了的事,任何人也休想改变,只好勉为其难的道:“好,好,我帮你的忙就是,但小姐可不能耍花样趁机再开溜。”
  话犹未落,庐州三凶已率众追到,金凤、春兰、夏荷不敢怠慢,连忙挺身截下,辣手娘子站立轿前,威风八面的道:“站住!你们听着,谁要是敢动我家小姐的一根汗毛,就是与芙蓉谷为敌。”
  西仙是响叮当,叮当响的人物,三凶当然不愿意轻易招惹,江湖浪子花三郎油腔滑调的道:“我说金大奶奶,咱们今天是要逮捕钦命要犯方少飞,岂敢找贵少主人的麻烦,请借一步路,促住姓方的小儿,我们马上就走人。”
  张亚男就站在辣手娘子的身侧,猛给她使眼色,金凤沉声说道:“不行,方公于是我们小姐的朋友,请放过今天,它日你们再相遇便不关我们的事了。”
  一名八号刀客双刀猛一撞击,发出一阵“铿锵锵”的清脆声响,冒出几许火星,怒发冲冠的骂道:“他妈的,你这是给脸不要脸,竟然敢与朝廷为敌,再不让路老子就将你劈成两半。”
  强将手下无弱兵,金凤一向目空一切,岂肯受这刀客的鸟气,双方一言不合,便即大打出手,不一会春兰、夏荷与庐州三凶等人也全部投入,打起烂仗混仗来。
  张亚男眼见时机业已成熟,冲着方少飞挤挤眼,拉着他的手,悄没声息的离开了。
  此刻,方少飞对她的成见已一扫而空,对她的机智,灵巧,心里由衷叹服,跟她在一起,渐渐觉得有一种难以言宣的舒畅与快慰。
  “少飞呀,咱们快走,他们这一架打不久的。”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一发现咱们不见了,他们就没有理由再打下去。”
  “所以说咱们要快,免得被他们追上来缠住。”
  脚底抹油,腿上使劲,二人的轻功都不弱,一眨眼的工夫便奔出百十来丈。
  果不其然,两人登上一座小山,回头一望,三凶与金凤等人的混仗已停,双方有志一同,已咬着尾巴追上来!
  祸不单行,近旁不远处,“砰!”的一声,一支响箭冲天而起。
  方少飞脸色倏变,道:“要糟!”
  张亚男道:“怎么了?”
  “那是侦缉手的连络讯号,响箭一放,快刀王立与刀客很快就会出现!”
  “江湖传言,这个姓王的是大内第一高手?”
  “大家都这样说,他有一刀连砍十三颗人头的纪录。”
  “好,咱们‘逗逗’他。”
  “亚男,你说‘逗逗’?还是‘斗斗’呀?”
  “如果传言不假,咱们十九‘斗’不过他,只好‘逗逗’他。”
  “怎么‘逗逗’?”
  “现在还不知道,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好了。”
  三言两语说下来,事情已起了变化,快刀王立领着三十六侦缉手出现在左侧,张敏与十二刀客出现在右侧,后面的追兵已近,呈三面包围的态势。
  巢湖遥遥在望,前面则是一片汪洋。
  “少飞,你会不会水?”
  “不单会,还棒得很。”
  “那就好,我也不赖。”
  “亚男,你预备——”
  “哦?那是最后一条路,现在还用不到。”
  “那你打算如何对付这群杀人魔王?”
  “我已想好了,等一下不论我说什么做什么,你都不要吭气,如果合作无间,就可以好好逗耍一下这个老魔头。”
  “好,我全听你的。”
  人影狂窜,快如飞俊,这时候快刀王立已抢到正面去,四方八面的人亦皆电奔而到,将二人团团围死。
  不论是快刀王立,或是庐州三凶,十二刀客中的任何一个人,方少飞都难以招架,现在一古脑都到齐了,围得密不透风,就算是四位师父在场,只怕也是一个必败的局面,方少飞委实想不透,张亚男有何退敌妙计。
  正自忖思间,耳畔响起张亚男蚊蚋似的声音:“委屈你了!”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方少飞还没有弄懂她的意思,右碗已被她扣住,弯到背后去。
  此举大出众人意表,齐皆一愣。
  张亚男大声说道:“谁是锦衣卫的王指挥王大人?”
  王立跨步而出,道:“老夫正是。”
  张亚男说道:“告示上说,捉住方少飞的人有五十万两银子的赏格,这可是真的。”
  王立正容说道:“当然是真的。”
  张亚男说道:“那就让路,本姑娘要押着这小子上京去领赏。”
  王立注视一下方少飞,一脸痛苦之色,似是腕脉被制,气血逆转使然,道:“你把他交给本官就是,赏银自会给你。”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八章 逃避敌退击 急如丧家犬
上一篇:
第六章 西仙好霸道 欲强占姥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