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逃避敌退击 急如丧家犬
2021-04-18 20:47:40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巢湖水域辽阔,到得岸,已是翌日午后。
  没有二师父铁掌游龙吴无俊的消息。
  其他三位师父的行踪亦杳如黄鹤。
  巢湖三十六寨的弟兄数约三千,一下子竟如逝去的水,冲散的烟,居然一个也没遇上。
  最奇怪的是,一向神鬼莫测,往往在紧要关头必会现身,身份来历如谜的布笠人,在这个最需要他的时刻,竟也没了消息。
  方少飞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局面,对自己未来的行止,必须由他自己来下决断。
  经过一番慎密商讨,一则为了张亚男寻父,二则为了方少飞思亲,三则他认为,四位师父找不到他,十之八九也会往北边去寻找,于是,两个人一致决定到北京去。
  事情一经决定下来,马上付诸行动,顺着官道,一迳向北。
  晓行夜宿,一路无话,这日在龙冈打完尖,上路不久后,发现似是被一个庄稼汉打扮的粗俗汉子盯上了梢。
  张亚男道:“少飞,咱们可能被人盯上了。”
  方少飞道:“嗯,打尖的时候这家伙就坐在咱们斜对面,贼头贼脑,鬼鬼祟祟的,可能是令堂派出来的人。”
  “不像,芙蓉谷的人差不多我都认识,而且他们个个都是眉清目秀的小伙子,没有这样粗俗的人,我怀疑他是三十六侦缉手。”
  “也不像,侦缉手服饰鲜明,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同时,此人如果真是王立的爪牙,应该早已放出响箭才对,或许是咱你想歪了,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不管他是芙蓉谷的人,或是侦缉手,甚至毫不相干,我都有办法掀开他的底,一试便知!”
  “女日何试?”
  “跟他捉迷藏。”
  陡地舍弃官道,朝西边的山区奔去。
  二人奔势极快,霎时间已在三数里外,讵料那庄稼汉东非庸手,也咬着尾巴追上来了。
  换了一个方式,两人突然将脚步放缓,溜达着走,庄稼汉也跟着慢下来,亦步亦趋,不即不离。
  至此,事情已可肯定,庄稼汉在盯二人的梢,只是,尚不知他是西仙的徒众?还是万贞儿的鹰犬?
  张亚男的名堂最多,又是一阵快跑,一阵溜踺,再一阵狂跑后已至半山腰,霍地一个急转弯,两人一齐躲到一方巨石后面。
  庄稼汉措手不及,追至切近时,乍然目标顿失,正自四顾茫然间,猛听有人娇叱一声:“看掌!”还管三七二十一,照着叱声的方向就是三招快攻。
  事实恰恰相反,张亚男在石右发声,却从石左冲出方少飞来,正好在计稼汉的身后,一掌印上他的后心。
  仅仅用了四五分的劲,并未施杀手,饶是如此,庄稼汰依旧吃不消,闷哼声中,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方少飞急步跟进,沉声喝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庄稼汉也不答话,翻身劈面一掌,方少习反手还击,力猛如山庄稼汉技逊一筹,倒退两步。这时候,张亚男发现地上有一个猎人捕兽的绳套,当下灵机一动,计上心来,待庄稼汉踏入绳套时,猛地一拉高悬大树横枝上的绳头,那庄稼汉“哎唷”一声,立被头下脚上的倒吊在半空中。
  张亚男走上前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语冷如冰的问道:“你认识姑奶奶我?”
  庄稼汉摇摇头,道:“不认识。”
  “那你不是芙蓉谷的人?”
  “当然不是。”
  方少飞接口说道:“既非芙容谷的人,那一定是万贞儿的豢养的走狗。”
  庄稼汉断然否认道:“不是!”
  “那你为何要盯我们的梢?”
  “我没有盯你们的梢!”
  张亚男玉面一寒,道:“别听他鬼扯,搜他的身。”
  嘶啦一声,撕破他的外衣,赫然发现他穿着一件十八号的号衣。同一时间,方少飞也从他身上搜出三支响箭来,现在证明他乃三十六侦缉手之一。
  方少飞用箭尖抵住了他的下巴,二人正好四目相对,道:“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十八号侦缉手双目怒视,闭口不言。
  “毫无疑问,你的目标正是我,对不对?”
  “假如你确实是方少飞的话,那就对了。”
  “奇怪,你为什么没有放响箭?”
  “因为在此刻之前,还无法肯定,同时也没有这个必要。”
  “为什么?”
  张亚男见他又闭上嘴巴不答腔,手起掌落,重重地打了他两巴掌,怒冲冲的道:“老小子,我张亚男可不是方公子,不会那么宽宏大量,最好问什么说什么,不然小心我给你苦头吃!”
  从方少飞手中取过一支箭来,立刻插进十八号侦缉手肩胛内寸许深。
  十八号侦缉手痛得直冒冷汗,忙道:“好,我说,我说,那是因为王大人,花三郎,以及刀客他们可能并不在这附近的缘故。”
  张亚男进一步追问道:“在哪儿?”
  十八号侦缉手道:“分得很散,数日来因未再见方公子的踪影,王大人下令将搜索范围扩大至百里以内,命令交代,掌握住确实行踪后再行联络。”
  “换句话说,王立那个阉贼,有可能就在数十里之外,也有可能就在这附近不远?”
  “合理的位置应该在五十里以内,十里之内可能也有刀客。”
  方少飞向四下里望一望,道:“难得你如此合作,我想请教,你们为什么这样苦苦追杀于我?”
  “因为你是钦命要犯。”
  “我又没有犯法,这是从何说起?”
  “应该从公子的秃发说起。”
  “秃顶的人难道都有罪?”
  “确有谋夺大明江山的嫌疑。”
  张亚男道:“胡说,我得到的消息说,万贞儿此举主要目的是想杀害流落民间的皇子,同时借机排除异己。”
  十八号侦缉手点头不语。
  方少飞怒不可当的道:“天下秃发之人多的是,就算有皇子流落民间,又如何分辨?”
  “万贵妃的意旨十分明确。”
  “怎么说?”
  “宁可错杀一万,不得放走一人。”
  “这简直是大屠杀嘛,太可恶了!”
  张亚男双眉一挑,道:“岂止是可恶,应该说是可杀,咱们先拿这个老小子开刀!”
  拔出响箭,就要动手,十八号侦缉手吓一跳,惊惶万状的哀求道:“张姑奶奶箭下留人!”
  方少飞宅心仁厚,有所不忍的说道:“算了,他只是一个奴才,就饶了他一命吧。”
  张亚男大不以为然,词锋犀利的道:“这是妇人之仁,他一旦将消息送出去,你的麻烦就大了。”
  十八号侦缉手急忙说道:“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事。”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事情很简单,达不成任务就只有死,这是侦缉手的规矩。”
  “我还是不懂你的意思。”
  “侦缉手的任务主要是侦察敌踪,及时将消息传出去,我不幸被擒,自然没有达成任务,论罪只有一条死路,怎么敢自掴嘴巴,将事实抖出来。”
  “有没有被擒,全凭你自己的一张嘴,快刀王立怎么知道?”
  “响箭已失,肩胛受创,衣服也撕碎了,这已经够明白。”
  “对啊,如果我们放了你,你又当如何自圆其说呢?”
  “能瞒则瞒,能隐则隐,万不得已时只好编一个假故事骗人,不过响箭有劳两位还给我才行。”
  一阵迅捷的衣袂之声传起,山下箭也似的射上来两个人,一个是秋菊,一个是冬梅,二女异口同声说道:“小姐,别跟这家伙磨蹭了,快走吧。”
  张亚男看得一呆,道:“你们跑到此地来做什么?”
  冬梅道:“是跟谷主来的。”
  “我娘还不死心,要抓我?”
  “还有更重要的事。”
  “快说呀。”
  “谷主来八公山是想找一本书。”
  张亚男跟方少飞换了一个眼色,用箭敲一敲侦缉手的头,道:“你这颗吃饭的脑袋,就暂时寄放在你的脖子上,日后事实证明,如果你所言不实,姑奶奶我会随时取走的。”
  三支箭全部投掷于地,与方少飞望北而去。
  秋菊急声叫道:“小姐,别往那边去,山下都有咱们芙蓉谷的人。”
  张亚男止步转身道:“那我们能往哪边去?”
  冬梅道:“最好上山去,连翻几个山头就没事了。”
  此时此地,张亚男,亦无选择余地,只有照着冬梅的意思往山上奔。
  狂奔半个多晨辰,已至山顶,回首一望,后面并无半个追兵,可是左前方却赫然站着四名红衣少女,正是西仙手下的大将“芙蓉四凤”。
  张亚男心头一寒,刹步说道:“他们可能已经发现咱们了,你一个人走,我继续前进,这样或许可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情急之下,张亚男不遑多想,一头钻进右侧矮树林,方少飞安步当车,缓步前行。当他行出十余丈后,前路被一道断崖所姐,“芙蓉四凤”也适时围丁上来。
  辣手娘子金凤首先开腔:“方少飞,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来自投罗网。”
  方少飞异常镇静的道:“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这话是从何说起?”
  另一名叫银凤的少女更凶,凶巴巴的道:“方小子,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们姐妹动手?”
  方少飞听得一楞,道:“听你的口气,好像要抓我?”
  叫紫凤的少女踏上一步,道:“答对了,就是这个意思。”
  方少飞理直气壮的道:“在下与四位远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可以随便乱抓人?”
  叫黄凤的姑娘最漂亮,口气却冷得可以:“那是因为你小子不学好,拐诱我家小姐,谷主下令抓你,不论死活。”
  方少飞闻言暗中吃惊不小,但从四女言谈之中,似乎尚不知亚男系与自己结伴而来,心下又稍稍一安。当下冷然一哂,道:“这是什么话,在下与张姑娘只是萍水相逢,拐诱二字未免言过其实。”
  身后有一个冷峻的声音说道:“嫌难听,你就不该诱亚男离家。”
  方少飞猛回头,面前已停下一顶轿子,西仙白芙蓉举步而出,面冷如霜。
  “白前辈,这话少飞不敢苟同,我们是在张姑娘出走后才巧遇的。”
  “甚么巧遇,分明是事先约好的。”
  “白谷主真会说笑话了,在三河镇仅是第二次见面,姥山初识时几乎是不欢而散。”
  “方少飞,你瞧不起本仙子的宝贝女儿?”
  “事实是晚辈对仙子欲强占姥山的事感到不满。”
  “好小子,你居然敢教训起本谷主来了?”
  “不敢,在下说的都是老实话。”
  二人唇枪舌剑,针锋相对,西仙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眉尖目梢,杀机隐约可见,以命令的口吻道:“亚男呢?”
  方少飞睁着眼睛说瞎话,答道:“不知道。”
  西仙白芙蓉脸一沉,道:“你们不是在一起吗?”
  “到巢湖以后就分手了。”
  “亚男现在何处?”
  “可能正在上京的途中。”
  “她到北京去干嘛?”
  “找她爹。”
  “她没有爹!”
  “每一个人都有爹,正如同每一个人都有娘一样。”
  “亚男的爹早就死了。”
  “可是张姑娘得到的消息则不然,八斗秀士张前辈可能正隐居北京。”
  “哼!这个饶舌的人看本谷主怎么治他。”
  “父女亲情,乃是与生俱来,白前辈如果不反对亚男寻父,自然也不会有不告而别的事发生。”
  芙蓉仙子勃然大怒道:“即使是成名人物,也不敢在我面前如此张狂,娃儿你乳臭未干,竟敢板着面孔来说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说,你把亚男藏在甚么地方?”
  方少飞天生的倔脾气,吃软不吃硬,傲然言道:“脚长在令嫒的腿上,我怎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交不出亚男来,你就休想离开八公山。”
  “抱歉,少飞正想告辞,再见!”
  “放肆!给我拿下!”
  “是,谷主!”
  辣手娘子金凤应声而出,玉手倏翻,施出了绝妙擒拿术,企图生擒。方少飞知道她的厉害,不敢大意,一招东丐的“迷踪拳”,“声东击西”,奇巧无比的闪让开去。
  银凤睹状颇觉意外,娇叱道:“看不透你小子还有点真才实学。”
  话一出口,招亦出手,三招快攻,连成一气,汹涌的掌浪如怒海惊涛,翻飞的掌影若蝴蝶穿花,方少飞深知西仙的“粉蝶掌”非同小可,忙以东丐的“偷梁换柱”拳法诱敌入彀,误入歧途,从无数掌影中脱身而出。
  黄凤、紫凤更惊奇,齐声一喝:“是咱们低估你了。”两个人从两个不同的方向包抄上来,决心活捉不成,就将他毙在当场。
  方少飞学“迷踪拳”,连前带后不过才二、三日的时间,仅学得一点皮毛功架,根本谈不上火候功力,凭借的还是跟布笠人与四位师父修练成的深厚内力基础,认真打起来,他连一个金凤都打不过,何况是二凤齐上。
  不过,他乃冰雪聪明之人,自有自知之明,亦自有应敌之道,二凤掌招未出,方少飞便以“釜底抽薪”分袭二女,待双凤全力迎战,四掌接实时,方少飞已借力弹起,退出二丈以外。
  三丈外就是断崖,向下望,目为之眩,但见十丈以下烟雾蒙蒙,深不见底,崖壁如刀削笔立,寸草不生,深不见底,不禁心头大骇,暗道一声:“要糟!”
  心念一动,连忙向前冲,冀图离此险地,不幸半步之差,已被西仙白芙蓉堵上了。
  “说!你跟东丐那个老酒鬼是甚么关系?”
  “没有关系。”
  “亚男究竟在哪里?”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九章 流沙谷遇救 习得玄天功
上一篇:
第七章 秘蜜已泄漏 姥山被围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