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联手破毒阵 智巧脱魔劫
2021-04-18 20:52:41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方少飞眼观鼻,鼻观心,凝神静气,排除杂念,将身外事置之度外,正一心一意的运气疗伤。
  张亚男很卖力,一直在全力猛拉,无如她的内力与龙飞有一段距离,借大树之助,能够胶着不输就已经很不错了,想要赢黑煞恐怕比登天还难。
  唯一的途径是智取,张亚男心思巧,花招多,忽然没头没脑的道:“老家伙,你输了!”
  黑煞龙飞一愣,道:“鬼扯淡,老子那里输了?”
  张亚男道:“方少飞行功已毕,你腹背受敌,不输也得输。”
  龙飞骇然一惊,猛回头,张亚男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一拉一扯,黑煞分神疏忽,一不小心被拖进沙河。
  张亚男大喜,再拉再扯,龙飞已知上了恶当,放掉藤葛,爬回岸上去。
  “老家伙,你输了,快放人。”
  “小魔女,你使诈,不算数。”
  “不要脸,输不起就别较量。”
  龙飞道:“不怕口干就骂吧,老夫恕不奉陪。”
  龙飞果真不再言语,竹杖点地连弹,纵跃出十数丈,又拾了不少干柴回来,火势立告转旺,任张亚男骂破了嘴,挑最难听的字眼来骂,黑煞一概相应不理,置若罔闻。
  不止此也,龙飞拾柴添火之余,还不时投掷石块,急得张亚男直跺脚,奈何流沙河阻隔,无计可施。
  火势越来越大,火苗越烧越高,树身已烧去一大半,方少飞的身上也挨了好几下,他此刻正值紧要关头,拚着被砸死烧死也不敢轻易移动。
  张亚男不死心,大声嚷嚷道:“龙老魔,你不是要找我娘报仇吗,她来了,你别躲。”
  龙飞与西仙仇高如山,恨深似海,闻言将满头的长发一甩,眸光如电的望向对岸,道:“那婆娘在那里?”
  张亚男指着谷外,道:“已经入谷,马上就到。”
  龙飞极目远眺,那有半个影子,知道张亚男又在使诈,冷哼一声,未再作答理,径自拿一支燃着的柴火,掷向方少飞。
  方少飞的头藏在枝干之间,他打不到,火头击中大腿,干柴本身的力道,再加上灼热的大火,“吱啦”一声,裤管被烧,在方少飞的大腿上出现一处巴掌大的灼伤,皮焦内裂,乌七八黑,烧焦的皮肉上还冒着烟。
  龙飞睹状得意万分,放声大笑道:“老子今天要烤人肉吃。”
  一阵狂笑,群山回鸣,整个流沙河谷悉被他的笑声淹没。
  方少飞恍如死去,一动未动。
  张亚男却痛如己受,捶胸跺脚,抓耳搔腮,始终想不出一个救人的好法子来。
  老树即将烧断,仅仅还剩下一个不足大腿粗的树心,黑煞怕夜长梦多,求功心切,等不及烧断自折,乍然双掌齐出,全力推劈,但闻“咔嚓”一声,树身应声而折,呼啦啦的倒下去。
  方少飞仍在树上,跟着树身倒下来。
  龙飞眼明手快,动作敏捷,方少飞尚未着地,他已弹身而起,两只蒲团大手罩定住方少飞全身三十六处死穴,全力出击,决意在一击之下制敌死命。
  方少飞行功未毕,尚懵然不知,在这种情形之下那还有活命的机会,张亚男吓得魂飞魄散,蒙着双眼自语道:“完了!完了!”
  两行热泪不自觉的夺眶而出。
  黑煞去势极快,眨眼便到,蓬!蓬!巨震声中,树断枝折,被他在地上击出一个三尺方圆的大坑来,威力之大,令人咋舌。
  可是,一不见人,二不见尸,方少飞竟告神秘失踪。
  正自纳闷不解,身后风声大作,方少飞的声音喝道:“老贼纳命来!”
  立即有一股刚烈猛锐的力道从后上方压下来,龙飞大惊,躲闪还手都不可能,只好运起“玄天大法”相抗。
  巨震声落,闷哼声起,黑煞被震飞起,无巧不巧的落在火堆里,他赤身露体,全身上下只有一块遮羞布,怎禁得住烈火烧烤,痛得他发出一连串杀猪似的鬼叫,连滚带爬的逃出火坑。
  黑煞早先用的完全是奇袭偷袭的卑手段,方少飞心地善良,故意出声示警,无形中增加了他活命的机会,况且龙飞的功力还在方少飞之上,是以,伤势亦较方少飞轻得多,逃出火坑后打了两个滚儿便站住了。
  听到方少飞的声音,张亚男才睁开双眼,喜悦之情确非笔墨所能形容,手舞之,足蹈之,口中大喊大叫,不明内情的人一定以为是个疯子。
  原来就在树身倒下的那一瞬间,方少飞正巧行功完毕,龙飞掌力未到,他已先一步纵离,现在既已将黑煞龙飞击伤,心中的一口怨气也消失了大半,并无杀人之心,抱拳说道:“姓龙的,咱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你好自为之,再见了。”
  张亚男不以为然,道:“少飞哥,除恶务尽,你这是妇人之仁——”
  言犹未尽,方少飞甫行出丈许,黑煞龙飞又猝然施袭,一声不响的从身后攻上来。
  这一次方少飞已有提防,蓦然疾转身,奋力迎战,三招“迷踪拳”,加上“玄天大法”,硬将龙飞的攻势阻住,寸步难进,怒容满面的道:“龙飞,你伤得不太重,但也不轻,此时此地已经没有杀我的能力,省省力气吧!”
  黑煞龙飞怒目圆睁,须发倒竖的道:“方小子,老夫说过,绝不允许有第三个学得真经上功夫的人存活于世,今天非要将你毙在流沙河不可。”
  别看他双腿残缺,忽纵忽跃,行动仍极灵巧迅捷,尤其是他潜修“玄天大法”已久,自不可与初学乍练的方少飞同日而语,虽是带伤上阵,二人硬碰硬的拚了数十个回合,方少飞却始终没有占到半点便宜。
  黑煞大为不满,方少飞亦甚是恼怒,双方攻势更快,威力更猛,龙飞的长发坚韧强劲,更似飞轮一般一波接一波的扫打不停。
  方少飞本无恋战之心,现在却想走也走不了,不得不战,张亚男见他久战不胜,更是焦急异常,眼珠子一阵转动,计上心来,大声道:“少飞哥,抓他的头发,甩!”
  英雄所见略同,方少飞亦认为这是一个绝妙好计,当下双手齐出,一拢一捞,已将龙飞的长发全部捞在手里。
  龙飞大骇,发招反击,可惜已经来不及,整个身子已离开地面,被方少飞揪住头发,抡在半空中。
  像空中飞人一样,被方少飞抡了十几轮,早已七荤八素,接着又抖手一甩,撞在峭壁上,倒地不起。
  方少飞跨步而上,掌如刀,指如剑,齐管双下,本欲结果他的性命,但临时心生不忍,变了主意,一时收势不及,右掌、左指击向峭壁,入石三寸,石粉纷纷而下,好厉害的“掌中刀”、“指中剑”功夫。
  张亚男在对岸叫道:“杀了他!杀了他!”
  方少飞心意已决,未为所动,又重复一下刚才的最后两句话,道:“你好自为之,再见了。”
  渡过流沙河,拉着张亚男的手向流沙河谷外走去。张亚男大惑不解的道:“你怎么不杀掉他?”
  方少飞一本正经的道:“我与他之间无怨无仇,为什么要杀他,严格的说起来他还有恩于我,没有龙老哥,我不可能学会‘玄天大法’。”
  “你这人真驴,人家要杀你,你还把人家当成大恩人。”
  “其实龙飞也并没有错,都是玄天真经惹的祸。”
  “哼!人无伤虎心,虎有伤人意,我看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现在杀了他我会问心难安。”
  “好吧好吧,皇上不急,太监急死也没有用。”
  “谢谢你,真的,没有你在旁边出主意,我还不一定能逃过这一劫。”
  “人家找你,”张亚男深情款款的望着他,道:“可不是为了听道谢的。”
  “有事!”
  “你这人的记性怎么这样差,为了‘玄天真经’的事,搅得整个江湖鸡鸣狗跳,我也被我娘像犯人似的押着到处跑,到现在还没有去成北京。”
  “去找你爹?”
  “是呀,上一次我们在八公山分手时,不正是准备去北京吗。”
  方少飞想起在农舍中的一切,道:“令尊张前辈是何方人氏?”
  张亚男摇头道:“不知道。”
  “没有问你娘?”
  张亚男道:“我娘不准我问有关父亲的任何事。”
  “可以问奶娘呀。”
  “我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这真是遗憾,不然令尊差不多就可以呼之欲出了。”
  “少飞哥,快说,你是不是有了什么线索?”
  “我是怀疑一个人很可能就是令尊张前辈。”
  “谁?”
  “布笠人!”
  “是他?在谷场上我见过这人,神秘兮兮的。”
  “你可曾感觉得到,布笠人特别注意你?”
  “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我可没有留意。”
  “他与令堂之间有什么特殊的举动表情?”
  “当是的情形,十分混乱,大家的焦点都在你一个人身上,我没有注意到这些事。”
  “可惜我也紧张过度,要是多用点心思,也许可以看出一点蛛丝马迹。”
  “少飞哥,我爹不应该是一个神秘兮兮的人物,可能是你想左了。”
  “不!布笠人所以会隐姓埋名,遮头盖面,说不定就是为了躲避你娘。”
  “我希望有更充足的理由。”
  方少飞道:“他住在北京,经常出入皇宫大内。”
  “还有吗?”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姓弓。”
  “弓?这有什么关系?”
  “亚男,你是聪明人,再想想。”
  “啊,我明白了,弓长张。”
  “对,弓长张的弓!”
  “也许是无意中的巧合。”
  “我觉得有意的成分居多。”
  “不管是巧合也好,有意也好,少飞哥哥,咱们现在就到北京去,我要亲自问一问布笠人。”
  “老规矩,先去一趟姥山。”
  “又去姥山干嘛?”
  “看有没有我四位师父的消息。”
  “我们前次在八公山分手后,人家到处找不到你,也曾去过姥山,那里一个人也没有,急得不得了,一直在这一带兜圈子,后来听说黑白双煞在双塔寺换经,料想你会去,所以专程跑到太原去,谁想到,你又交上了新人,差点没把人家给气死了。”
  别后之事,方少飞知道她尚有多处不甚了解,将经过的情形细诉一番后道:“方家与林家是世交,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想到那里去。”
  张亚男瞟了他一眼,羞答答的道:“林姑娘真美,我不相信你不喜欢她。”
  方少飞巧妙的笑答道:“你也不丑,我觉得,跟你在一起很快乐,而且十分安全,因为,你非常聪明,办法也多。”
  男女间事说也说不清,最是恼人不过,方少飞怕她又询长问短,忙将话题拉回来,道:“姥山是我二师父安身立命之所,事隔数月,或许他们已回姥山,为重建姥山正在大兴土木呢。”
  张亚男道:“我看未必如此乐观,说不定会白跑。”
  方少飞坚定的语气道:“就算白跑也务必务要跑一趟,查不明四位师尊的死生下落,我寝食难安。”
  他心坚如铁,张亚男自然不便再持异议,出得流沙谷,直奔庐州而去。
  到达庐州后,方少飞为了慎重起见,以免失之交臂,还特别先到四师父玉面观音彭盈妹,三师父牌仙包布书,以及大师父醉侠卜常醒家跑了一趟,结果三家皆重门深锁,蛛封尘积。
  方少飞不免大失所望,心头疑云重重中来到巢湖。
  找到一条巢湖三十六寨的弃船,泛舟入湖,待驶抵姥山,登上岸来一看,两个人不由皆为眼见之事看得呆住了。
  精舍、别院俱已修复,焕然一新,“怡然亭”亦恢复旧观,总寨已全毁,正大兴土木赶建中,触目尽是搬砖运木的人潮,工地叮叮当当的好一幅热闹景象。
  张亚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绝不在方少飞之下,直说:“少飞哥,恭喜你,恭喜你!”
  方少飞乐得连嘴都合不扰来,连说:“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走!咱们去找师父去。”
  走进工地,找到一位中年工头,方少飞道:“请问这位先生,我师父呢?”
  工头怔了一怔,道:“你师父?谁是你师父?”
  方少飞道:“就是三十六寨总寨主吴元俊呀。”
  工头摇摇头,道:“吴总寨主的大名我听说过,没见过。”
  “难道这房子不是我吴师父盖的?”
  “不是!”
  “那是谁?”
  “你最好去问一问那一位丁大爷。”
  顺着工头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有一个大头秃顶的的矮瘦老头正从别院那边走过来,张亚男认得他是芙蓉谷的一名管事,叫丁大年,心中狐疑陡生:“莫非是我娘霸占了姥山?”
  心中这样想,可不敢说出口来,方少飞迎上去问道:“那位工头说,丁大爷能告诉在下房子是谁盖的?”
  丁大年望了张亚男一眼,道:“是我们谷主西仙白芙蓉。”
  张亚男上前一步,盯着他追问:“真的是我娘占据了姥山?”
  丁大很技巧的回答:“谷主很中意这块地方。”
  张亚男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但证诸上次母亲来姥山的言行,以及摆在面前的事实,又无可置疑,过份激动之下,连声音都变了,颤声说道:“老丁,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房子盖多久了”
  丁大年道:“属下到此已有数月之久,一到便开始纠工动土,谷主准备将来在此定居。”
  张亚男诧声道:“这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听四凤说,小姐好像一直不在谷主身边。”
  “老丁,盖房子的事立刻停止。”
  “这恐怕有困难。”
  “有什么困难?”
  “谷主知道一定会大发雷霆,甚至将小的活活劈死。”
  “你别怕,天大的事我替你扛着!”
  突闻有人接口道:“亚男,烦恼你自己的事吧。”
  话落人现,是四凤之首的辣手娘子金凤。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双煞换真经 寺内变屠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