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
2021-04-18 20:53:3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登上岸来,展目四顾,但见荒野寂寂,亦空无一人。
  此处正是前此联袂北上时登岸的地点,没有错。
  二人离开姥山的时间,相差不过个把时辰,她不应该也不可能走远。
  难不成是被“芙蓉四风”抓回去了?
  还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与林玲在一起,温馨、恬淡,有一种静谧的美感,与张亚男相伴则截然不同,热烈、豪放、坦率、多采多姿,有一种奔放、洒脱、无拘无束的快乐感受。
  这两个外貌娇丽,性格各异的女孩,均在他心版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现在,当他原以为可以与张亚男欢聚时,伊人却突然不知去向,焦急之情,不言可喻。
  方少飞疾步向前次打尖的小镇赶去,希望能在那里找到张亚男。不想正疾行间,迎面来了一个卖早点的小贩。
  “公子,来碗豆汁吧,还有刚出锅的烧饼油条。”
  找不到张亚男,方少飞哪有心思吃早点,随口说道:“不要!不要!”便自顾自的朝小镇奔去。
  来到小镇,从镇头找到镇尾,又从镇尾找到镇头,来来回回好几次,始终没有见到张亚男,方少飞不禁大为紧张起来。
  他傻呼呼的立在镇尾的阳光道上,正不知何去何从,有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传入耳中:“方兄可是在等人?”
  循声望去,百毒公子江明川正从镇里大模大样的走出来,方少习冷然一哂,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也不去答理他。
  江明川好厚的面皮,凑了上来,满脸堆笑的道:“方兄在等哪一位?”
  方少飞对他没有好感,懒得跟他磨菇,淡然应道:“找一位朋友。”
  百毒公子却毫不在乎,又走上来,正经八百的道:“如果方兄等的人是张姑娘,兄弟可正好帮得上忙。”
  方少飞一愣,道:“那个张姑娘,可是张亚男?”
  百毒公子道:“错不了,正是西仙之女张亚男。”
  “她在那儿?”
  “就在前面不远的树林里。”
  “谢了!”
  “不谢,小弟带你去。”
  江明川蛮热心的,领着方少飞,前行数里,左转入山,走进一大片枫树林内。
  时值秋末,枫林之内,触目一片嫣红,煞是壮丽,有一顶暖轿正停在枫林深处,暖轿的旁边还有四名轿夫。方少飞道:“张姑娘呢?”
  江明川客客气气的说道:“在轿子里。”
  紧走几步,打开轿帘,果见张亚男面泛紫黑,正半躺半坐的蜷伏在轿内,不由的全身一颤,如遭雷击,不问也明白是怎么回事,惶声说道:“亚男,你怎么落在他们手里?”
  张来男中毒甚深,气息微弱的道:“别提了,老贼卑鄙无耻,我一上岸就上了他们的恶当,北毒乔装成卖豆汁的小贩,在岸边兜售,才喝了半碗便作了阶下囚。”
  一股怒气直冲顶门,回身喝道:“姓江的,你好阴险,方某要你现世现报。”
  报字还未出口,猛然一掌推出,夹着劲气,直取江明川。
  百毒公子闪身一避,道:“方兄别生气,这对张姑娘毫无助益。”
  方少飞怒容满面的道:“你们的胆也未免太大了,连西仙的女儿也敢绑架,难道不怕白谷主大兴问罪之师?”
  北毒石天从枫林外面大步而入,阴恻恻的道:“老夫的目标是你方少飞。”
  方少飞单刀直入的问道:“毫无疑问,刚才卖豆汁的那个老家伙就是你?”
  北毒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没有喝豆汁,使老夫白白的损失了五十万两银子,实在可惜,亦复可恨。”
  云天是用毒的老祖宗,张亚男既已落在他的手里,此时逞强,百害无益,这一层道理方少飞自然省得,从容不迫的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不必拐弯抹角,你挟持张姑娘究竟目的何在,直说出来吧。”
  北毒嘿嘿一笑,道:“方少飞,看不透你还蛮聪明的,这样咱们就好谈了,你要想救张丫头不难,只要拿出一样东西交换即可。”
  张亚男不等方少飞开口,便抢先说道:“少飞哥,别接受他的敲诈,他不敢杀我,杀了我,我爹娘绝不会轻饶他的。”
  北毒冲至轿前,厉声说道:“丫头闭嘴,杀了你神鬼不觉,西仙做梦也梦不到。”
  张亚男骂道:“你想的美,少飞哥自然会替我报噩耗。”
  “方少飞也活不了,老夫正可拿他找万贞儿换银子。”
  “别吹牛,少飞哥神功盖世,你奈何不了他。”
  “丫头,你把他抬的太高了,方小子要是不答应老夫的要求,绝难逃出石某的手掌心。”
  “老匹夫,老怪物,你下流,你卑鄙,你龌龊,你不是人,你将来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死丫头,你如果不想死,就省省力气,说话越多,毒性发作越快。”
  的确,张亚男感觉到双眼发黑,头昏脑胀,四肢百骸皆软弱无力,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
  方少飞痛如己受,对北毒说道:“你想要什么,说吧。”
  北毒石天说道:“老夫想要‘玄天真经’。”
  “对不起,真经不在在下身上。”
  “老夫不信。”
  “不信你可以搜。”
  “老夫当然要搜。”
  不待北毒来搜,方少飞已自行将包袱打开,并且解开衣袖,将口袋翻出来给他看。
  江明川师徒大失所望,相顾愕然。
  北毒石天怒冲冲的道:“小子,说!你将‘玄天真经’藏到哪里去了?”
  方少飞说道:“完璧归赵,物归原主。”
  “原主是哪一个?”
  “黑煞龙飞。”
  “龙老儿现在何处?”
  “抱歉,抱歉,现在该在下跟你讲条件了。”
  “小子,你还想跟老夫讨价还价?”
  跟张亚男相处日久,方少飞也学会运用计谋,心念三转,早已定下一计,慢吞吞的将衣钮扣好,将包袱收起,说道:“毒杀张姑娘,背上一身的血债,总不及取得真经实惠。”
  这话正好说到北毒的心坎里,他本来就没有打算杀这个臭丫头,闻言冷冷哼一声,道:“小子别打哈哈,你还没有说龙老儿现在在那里。”
  方少飞道:“想要知道龙飞的下落,你必须先交出解药来。”
  “方小子,你保证玄天真经在黑煞手里?”
  “是在下亲手交给他的。”
  “你保证老夫能得到真经?”
  “在下只负责领路,能否得手全凭你自己的本事。”
  “小子该不会是想使诈吧?”
  “带到地头,让你亲眼看到龙飞才算数。”
  北毒石天略作沉吟后道:“老夫答应你,咱们上路吧!”
  方少飞道:“且慢,先拿解药来。”
  江明川道:“不见兔子不撒鹰,天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们不愿意就算了,在下也不想强求。”
  “方少飞,你少神气,惹恼了家师,连你也一起拿下。”
  “贵师徒的毒阵方某在太原领教过了,那时候没能把我怎么样,现在更难。”
  “那是你小子走狗运,又有南僧,东丐帮你。”
  “方少飞,老子就不信你有什么了不起,看打!”
  百毒公子怒火中烧,劈面就是一拳,方少飞原地不动,打出一张天九牌。但闻叭达一声,江明川想躲也躲不过,拳头上印上一张大十,痛得他呜哇大叫,不停地甩着手。
  北毒朗声说道:“原则上老夫可以接受你的要求,先将解药给你,但在见到龙飞之后才可服用。”
  “不行,现在就要服用,如果解药是假的,在下岂不要吃大亏。”
  “你小子的心眼儿倒挺多的,难道老夫就不该防备你们毒解了以后溜走。”
  “这个阁下尽管放心,待张姑娘的毒性完全解除后,你可以用普通的手法暂时将她的麻穴点住。”
  这倒不失为是个两不吃亏的好办法,北毒迟疑少顷,便痛快答应下来。
  立即给张亚男服下一粒解毒药,才一忽儿工夫,她满脸紫黑之色便逐渐散去,精神也大为振作,一翻就要跳出轿子来,北毒及时飞起一指,点了她的麻穴,随又僵在原地不动了。
  方少飞道:“亚男,你现在感觉如何?体内的余毒是否已完全清除?”
  张亚男麻穴被制,说话并无妨碍,道:“毒性好像是清除干净了,只是黑煞双腿已残,绝非北毒对手,真经一定会被他夺去,这可是太便宜这个老匹夫了。”
  方少飞叹了一口气,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为了救你,只好牺牲龙老哥,能否活命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二人一搭一唱,北毒更加坚信不疑,一行八人即刻上路,来到八公山,进入流沙谷,直至到达黑煞所居洞穴对岸,方少飞这才叫大家停在流沙河边。
  黑煞龙飞正在洞外练功,方少飞大声喊道:“龙老哥,北毒要来抢你的‘玄天真经’,你可要小心啊。”
  “玄天真经”是龙飞的命,就斜摆在他对面石壁上,闻言下意识的将真经往裤裆里一放,咬牙切齿的大声骂道:“方少飞,你干的好事,老夫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黑煞龙飞是真的在发火,“玄天真经”大家又有目共睹,北毒师徒那还用得到犹豫,手一挥,领着四名喽罗,一纵数丈,跳进流沙河。
  当然,他们不可能再弹起身来纵第二次,一下子全部陷进了流沙里。
  方少飞以最快速度将张亚男的穴道解开,对北毒等人喊道:“这是一条流沙河,你们根本过不去,不想死的最好走回头路,谁要是逞能必然会葬身流沙河里。”
  说完携着张亚男如飞而去。
  北毒一念之贪,上了恶当,正自全力回游,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二人扬长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四章 太师布罗网 少侠闯龙潭
上一篇:
第十二章 联手破毒阵 智巧脱魔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