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寻亲遭厄运 霸地显刁蛮
2021-04-18 20:53:3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由皖赴京的官道上,在一处山边拐角的地方,有一个茶棚,秋高气爽,本当是生意清淡的时刻,这日下午,却意外的上了六七成座,连卖茶的的都感到纳闷。
  茶客清一色全部是女的,一共是九个人,四人穿红,四人着绿,一名中年妇人高坐的中间,顾盼之间艳光四射,不怒自威。
  妇人不是别个,芙蓉谷主西仙白芙蓉。
  四名红衣女乃“芙蓉四凤”,绿衣少女正是张亚男的四名使女。
  春兰、夏荷、秋菊、冬梅都只剩下只右手,左手皆被西仙齐腕剁掉,这是对他们看管不周,让张亚男从容逃走最轻的处分。
  西仙白芙蓉紧绷着脸,对辣手娘子金凤说道:“金风,你确定亚男已经离开姥山?”
  金风躬身答道:“回谷主的话,此事是属下亲眼所见,绝对没错。”
  西仙道:“那方少飞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相差不到一个时辰。”
  “也是你亲目所见?”
  “是的,属下无能,未将方少飞制住,不过我们曾在暗中窥伺,见他泛舟北去。”
  “饭桶,芙蓉谷的威名全被你们丢光了,四个人居然连一个黄口小儿都对付不了,你们还能干什么?”
  “非是金风等不尽力,实因方少飞已尽得真经精髓,又有吴元俊、包布书从旁助阵,故而辱命败北,请谷主治罪。”
  银凤、黄凤、紫凤皆垂首而立,惶惶然如待罪羔羊。
  西仙恶狠狠的瞪了她们四人一眼,道:“本谷主已经说过,这笔账先记着,以后再算,打不过人家情由可谅,不可原谅的是你们竟将方少飞给追丢了。”
  银风战战兢兢的道:“方少飞乃铁掌游龙的徒弟,水上功夫绝佳,划起船来比箭还快,我们那能追得上。”
  西仙喝了一口茶,道:“但愿最后一件事你们没有听错,他们真是要结伴到京城去。”
  黄凤道:“这是绝对错不了,属下亲耳听方少飞说的,要到京城去找布笠人,杀万贞儿。”
  西仙的眸中闪过一抹坚毅的神采,道:“只要他们真的北上就好办,此处乃通往京城的必经之地,一定可以在这里截住他们,就怕他们长的飞毛腿,先一步溜了。”
  金凤道:“不可能,谷主封锁这条道路已有数日之久,任何人皆无法逃过咱们密布各地桩卡的视线。”
  西仙闻言释然,道:“金凤,你再去看看,外面可有什么动静?”
  金凤颔首应诺,莲步甫移,银凤抢先说道:“不必去了,对面的桩子打来讯号,小姐与方少飞已到!”
  大家抬头一看,对面山上的一名男子果然正在作着张亚男、方少飞已到的手势,西仙双眉微挑,立命大伙儿背向官道坐下,低头喝茶。
  何消片刻时间,方少飞与张亚男便出现在官道上。
  方少飞道:“亚男,那边有个茶棚,要不要喝茶?”
  张亚男道:“也好,吃点干粮,歇歇脚,前面就不必打尖了。”
  二人手拉着手,走进茶棚,便坐在最外侧的一副座头上,要了一壶茶,取出干粮,有说有笑的吃喝起来。
  还是张亚男眼尖,四凤与她的四名使女四红四绿,十分抢眼,被她偶然看到,恍然之间,一声不吭,拉了方少飞一把,掉头就走。
  方少飞不明究里,傻兮兮的道:“茶还没有喝呢,干嘛这么急着走呀?”
  张亚男呶呶嘴,方少飞四下一望,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跟着张亚男抱头疾窜。
  可是,为时已晚,想走也走不了啦,四凤等八女已呈扇形散开,将二人的去路堵死。
  张亚男知道今日之事绝难善了,仍图作困兽之斗,大喝一声,冲问四凤猛攻三拳二掌,四凤不疑有诈,以退为进,欲以“四象阵”将她困住,那知张亚男用的是虚招,拳掌递出一半,倏然一个大转身,娇躯旋飞而起。
  “小姐快住手!”
  “小姐手下留情!”
  四名绿衣使女一面求情,一面拦阻,张亚男一概相应不理,四女又远非她的敌手,卒被她突破重围逃出去。
  “大胆!”
  西仙怒极而吼,去势如风,只见人影一闪,已抢在张亚男前头,不问青红皂白,劈面就是一掌。
  白芙蓉挟怒出手,这一掌足足用了七八分的劲力,张亚男处境大险,又不敢还手,若被击中,不死也得重伤。
  方少飞眼见心上人危急,急切间不遑多想,蓦地扑出发招封阻西仙的掌势。
  二人距离极近,招发即到,强劲的气涡回荡成风,场中沙土飞扬,四名绿衣使女如遭巨力推撞,立身不稳,茶棚外的招贴更是“猎猎”作响,欲断欲裂。蓬!蓬!两股巨大无匹的暗力卒告接实,白芙蓉上身一仰,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三步,一脸惊诧满面杀机。
  不多不少,方少飞也恰好退了三步,与她秋色平分。
  虽说西仙未尽全力,这结果仍令她骇异万分,凭她在武林中的身份地位,竟然跟一个二十不到的小辈打成平手,实在令她无法忍受,从而也更加强了她夺取“玄天真经”的决心。
  从来没见西仙这样愤怒过,只见她银牙紧咬,满脸杀气,大踏步的向前走过来。
  四名使女以为她要对张亚男不利,忙不迭的一齐跪倒在小姐的四周,异口同声的说道:“小姐,快向谷主赔个不是,以后再也不要逃走了。”
  张亚男心里好生难过,一时悲从中来,泪下如雨,只见她悠悠地跪往地上,低声哭道:“娘!千错万错,都是做女儿的一个人的错,希望你老人家以后别再为难她们了。”
  这话软中带硬,柔中带刚,表面上是在向母亲道歉,实则未作任何承诺,抑且明白表示,以后的一切全由她一人承担,勿再牵连四女。
  西仙当然听得出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起掌落,打了张亚男两巴掌,气愤不已的道:“给我捆起来!”
  张亚男挺直腰杆,承受母亲的责罚,脸颊肿起来老高亦未予理会,伸直双手,静待捆绑。
  谷主令出如山,春兰那敢轻忽,找卖茶的讨一了根绳子,在夏荷的帮助下,噙着满眶热泪,将张亚男的双手绑了起来。
  方少飞于心不忍,亦复有点看不过去,声沉语重的道:“白谷主,父女亲情,乃是与生俱来,你再怎么禁止,充其量也只能禁住她的人,禁不住她的心,与其这样大家受苦,何不结伴去将张前辈找回来,一家团圆,岂不皆大欢喜。”
  西仙生性最是刚烈不过,岂容得方少飞多言插嘴,勃然大怒道:“闭上你的嘴,亚男根本就没有爹。”
  方少飞一笑,道:“白前辈开什么玩笑,每一个人都有爹的,正如每一个人皆有娘一样。”
  “亚男她爹早就死了。”
  “事实恰恰相反,张前辈还好端端的活在世上。”
  “你怎么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在下要是知道,早就带亚男去找了。”
  “方少飞,本仙子要你发下重誓,从此刻起,发誓与亚男断绝一切来往。”
  “白前辈,我们的交往纯出一片真诚,在下歉难从命。”
  西仙气得全身发抖,挑眉瞪眼的道:“好狂妄的娃儿,不发誓本谷主现在就叫你血染黄沙。”
  越说越气,挽起一片狂涛,挥手一掌劈去,方少飞毫不含糊,举臂强行架住,义正词严道:“白谷主请勿一错再错,更别刚愎自用,无论如何,你们夫妻间的不合,不应该影响到亚男的幸福。”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你管不着。”
  “站在朋友的立场上,在下能置身事外?”
  “你敢教训本谷主?”
  “错误的言行,人人得以纠正。”
  “你找死!”
  盛怒之下,出手极重,又是一掌罩出,方少飞不肯退让,再行封架。张亚男忽然说道:“少飞哥,不许跟我娘顶嘴,你去吧,今生有缘,我们也许还有再见之日,若是无缘,就只好寄望来生了。”
  说至最后,喉头好像什么东西哽住,变作一阵呜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方少飞略作寻思,说道:“好吧!我这就走,到达北京之后我会替你找寻令尊大人的,一旦寻获张前辈,一定要他来找你。亚男,你自己千万珍重,咱们后会有期。”
  言罢,收回双臂,掉头而去。
  “拦住他!”
  西仙一声令下,四凤蜂拥而上,立将方少飞拦下。
  方少飞错愕之下,转身对白芙蓉说道:“白谷主不许在下管你们的家务事,现在又不准我走,究竟是何居心?”
  西仙上前一步,道:“你走可以,东西留下来。”
  “什么东西?”
  “‘玄天真经’!”
  “不在我身上。”
  “在谁身上?”
  “黑白双煞身上。”
  “一个在流沙河,一个在紫禁城。”
  “‘玄天真经’何等重要,天下英雄拚掉老命都抢不到,你会将到手的宝贝拱手送给黑白双煞?本谷主不信。”
  张亚男怕枝节横生,再起冲突,不论是母亲,或是方少飞,她都不忍哪一个落败受辱,忙道:“娘!这是真的,真经的确不在少飞身上,他与布笠人只是双煞的代表人,早已物归原主,而且流沙河谷险恶万分,北毒师徒正在死亡的边缘挣扎,你老人家可千万不要去。”
  这些话,字字句句都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然而,在西仙的心目中,认定女儿一定是胳膊往外弯,帮着方少飞说话,根本不予采信,反而更加认为“玄天真经”一定在方少飞的身上,当下不再多言,立即展开一轮猛攻。
  张亚男帮了倒忙,情势急转直下,方少飞且战且说道:“请白谷主暂息雷霆,真经确实不在在下身上。”
  白芙蓉道:“本仙子不信!”
  “要怎样才肯信?”
  “除非将真经交出来。”
  “没有真经叫在下如何交法?”
  “交不出来你就死吧,四凤姥山受辱的账正好一起算。”
  “姥山之错,错不在我,前辈本来就不应该占据家师的产业。”
  “本谷主看中了那块地方,买卖不成,只好强行进驻,就算你那四人老鬼师父在场,也未见得敢放半个屁。”
  这时,只听铁掌游龙吴元俊在远处接口说道:“白芙蓉,你这话未免欺人太甚,老夫但有一口气在,绝不允许外人强占姥山。”
  发话之初,人尚在官道上,话声一落,已来到眼前。
  来的人还不止一个,牌仙包布书即纵落当场,紧随在后醉侠卜常醒居右,玉面观音彭盈妹在左,“神州四杰”一下子全部到齐了。
  方少飞好不欣慰,上前拉住卜常醒、彭盈妹的手,对吴元俊说道:“二师父不是要留在姥山,重建巢湖兰十六寨吗?怎么会跑来此地?又是如何与大师父,四师父碰面的?”
  吴元俊道:“为师的此来,就是为重振三十六寨威名奔波,因为昔日的弟兄散居各地,此处亦数不在少,正巧大师兄与四妹路过,彼此不期而遇。”
  西仙白芙蓉自视太高,尽管“神州四杰”联袂而来,她依然面不改色,语冷如冰的道:“四位来的正是时候,关于姥山的事咱们正可作一彻底了断。”
  醉侠卜常醒愤愤然道:“姥山与你毫无牵连,无须了断。”
  “西仙白芙蓉道:凡是本仙子看中的东西,没有一样弄不到手的,我以前说过,可以买。”
  铁掌游龙吴元俊道:“老夫早就说过,不卖!”
  西仙道:“换也可以。”
  彭盘妹突然想起布笠人以前说过的一句话,道:“你拿什么换?”
  西仙道:“西域芙蓉谷。”
  彭盈妹道:“芙蓉谷太远,我们没兴趣,如果你能交出两颗人头来,我吴二哥或许可以考虑”
  西仙一怔道:“谁的人头?”
  吴元俊早,已会意,道:“万贞儿父女的人头。”
  万太师权倾朝野,万贞儿更是贵为贵妃,集宠幸于一身,这两颗人头可不好取,也不好惹,西仙冷笑一声道:“本谷主不干!”
  醉侠卜常醒故意激道:“白谷主可是不敢?”
  西仙愤怒不已道:“笑话,天底下没有我白芙蓉不敢的事,问题是区区姥山一地值不了这么多,换两颗别的人头吧。”
  吴元俊道:“除万贞儿父女的人头外,其他的一概免谈。”
  西仙冷笑道:“姥山总寨早已毁于大火,破地方值不了什么,总寨主别死心眼,卖掉等于是白捡一些银子。”
  这话太刻薄,惹恼了吴元俊,声色俱厉的道:“金窝银窝总比不上自己的狗窝好,姥山虽破,毕竟是老寨主毕生血汗的结晶,你们出再多的钱老夫也不能卖,至于重建的费用,吴某倒可以如数照付,不会让你吃半点亏。”
  西仙好大的火气,威风八面的道:“吴元俊,本仙子一向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有折扣,不打回票,姥山是要定了,‘玄天真经’也要定了!”
  作了一个手势,布置在外面的二十四名身着青衣,腰系白色丝带,手握钢刀的男子,已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奔至现场,在“神州四杰”的身后布下一道人墙。
  醉侠卜常醒眼一瞪,道:“看这架势,白谷主是想动硬的?”
  西仙冷森森的说道:“好说,姥山的事不解,真经不交出来,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牌仙包布书一直忍隐未发,这时已是忍无可忍,狮吼一声,道:“他妈的,你简直把四杰看扁了,今天我老包就是拚着这条命不要,也要斗斗你,老子就不信你是成了精的狐狸,还是会变魔法的老巫婆。”
  他的脾气一发不可收拾,天九牌疾射如雨,张张均打向西仙全身致命要害之处,把个白芙蓉激得直跳脚,一叠声的道:“给我杀!杀!杀!”
  西仙确非等闲人物,包布书打来的天九牌,她接一张打一张,借花献佛,又打向卜常醒、吴元俊与彭盈盈,只见场中铁牌纷飞,来去如梭、蔚为奇观。
  包布书眼见暗器奈何她不得,马上改以拳掌,双方短兵相接斗在了一起。芙蓉四凤及二十四名青衣男子,早已加入战圈与方少飞师徒斗在一起。
  刀光剑影,拳掌交挥,打得惨烈,打得凶险,打得天昏地暗,打得日月无光,一个小小的茶棚已是面目全非,场中的每一个人都在动,每一个人都有随时丧命亡魂的可能。
  只有张亚男则是最最痛苦的一人。
  一边是她亲生的娘,一边是她心爱人师徒,不论是谁胜谁负,谁死谁亡,都足以令她痛苦,甚至遗恨终身。
  偏偏,她的双手被缚着,根本无能为力。
  事实上就算行动自由,也同样无力化解这一场纷争。
  她虽是足智多谋,一时间也黔驴技穷,一愁莫展。
  沉思良久,终于被她想出一个点子来。不着痕迹的跟春兰、夏荷、秋菊、冬梅聊起天来,道:“依你们的看法,这一场恶斗谁会是赢家?”年纪最小的冬梅道:“当然是我们谷主。”
  年纪最长的春兰有不同的看法:“神州四杰均非庸手,方公子更是后生可畏,认真打起来,谷主恐怕不易取胜。”
  秋菊道:“我们的人数比他们多得多,获胜的机会也应该多一些。”
  只有夏荷没有讲话,张亚男道:“夏荷你怎么不说话?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夏荷朝场中仔细的观察了一阵,道:“依奴婢看,双方势均力敌,打至最后,很可能是两败俱伤。”
  张亚男道:“嗯!我同意你的看法,两败俱伤,到最后问题还是解决不了,为了方公子师徒,更为了我娘,我们得设法化解才行。”
  春兰道:“如何化解?”
  张亚男道:“放我走就可以化解。”冬梅脸都吓白了,道:“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别逃,小姐要是一走,我们准没命。”
  张亚男啐了她一口,道:“冬梅,你想到那里去了,我的意思是说,等我跑出去一段距离之后,你们再告诉我娘,我娘一定会追我,我们一个跑一个追,只要我娘离开这里,这场混战就打不去了。”
  春兰想了想,道:“办法是不错,只是盛怒之下,我担心谷主会伤了小姐。”
  张亚男道:“不会的,知母莫若女,别看我娘管我管得那么严,不准我去找爹,其实娘是最疼我了,是怕我找到爹后被爹抢了去。”
  夏荷道:“小姐是谷主的命根子,相信不会有危险的,可是谷主如果找我们四个人算账怎么办?”
  张亚男道:“天大的事我担当。”
  四女你望我,我望望你,一阵密商后终于点了头。
  场中热战正酣,方少飞力战“芙蓉四凤”,白芙蓉面对醉侠卜常醒,牌仙包布书。铁掌游龙吴元俊,玉面观音彭盈妹则与二十四名青衣男子大打出手,彼此旗鼓相当,难分轩辕。
  张亚男毫不犹豫,蹑手蹑足的从母亲身后绕过,上了大路,奔势陡地加快向北飞驰。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四章 太师布罗网 少侠闯龙潭
上一篇:
第十二章 联手破毒阵 智巧脱魔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