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
2021-04-18 20:58:47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事情急如火烧屁股,方少飞全凭本能反应,万家栋“斗”字尚未出口,他已打出两张天九牌,人也跟着箭射而出。
  包布书的天九牌独一无二,奇快奇准,刀是被他打歪了,可是,万、朱二人却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将门板抬起全力抛向方少飞。
  一抛之力,方少俊已自消受不起,朱祐桢又添了一掌,万家栋更毒,再补一刀,一把三尺长的钢刀穿过门板,将方少俊的躯体全部贯穿。
  丧兄之痛,痛澈心脾,方少飞历尽艰险,彭盈妹还赔上一条命,到最后方少俊仍然难逃一死,陡然间,像中了邪似发了疯,更如一只发狂的猛兽,只听他梦呓般地吼叫,道:“还我哥的命来,还我哥的命来!”
  早将布笠人的叮咛抛到九霄云外,就算记起,也顾不这么许多了,因为他的脑子里尽被复仇的意念所充塞,再也容纳不下别的东西,此刻,他想到的只有一件事:复仇!复仇!复仇!
  人已纵起,招已递出,挟怒出手,威力倍增,朱祐桢,万家栋起先还想力拚,双方暗力一接触,便觉出方少飞下了杀手,惶忙借力弹起,望风而逃。
  燕无双刚刚喘过一口气来,睹状大骇,欲出手截堵,被张亚男拦下来。
  万贞儿怕方少飞溜掉,“一鹤冲天”上了房,想从高处下手,西仙白芙蓉却不肯就此罢手,接踵也追上去,说道:“本仙子说过,绝不允许在芙蓉谷的地盘上撒野。”
  已有不少刀客,侦缉手闻讯赶到,为四凤堵在门外,更是鞭长莫及。
  方少飞追进了第三进院子,追出了宅子,追过了不知多少巷弄,追越无数房舍,合该他们两个倒霉,溜进一条死胡同,二人吓得屁滚尿流,只好翻上墙头。
  “偿命来!”
  朱祐桢的脚还没有站稳,方少飞已呼地一掌劈到,闷哼声中,栽到墙外去了。万家栋算是幸运,未为掌风所伤,不曾看清楚外面的情况,便盲目跳下去。
  方少飞更绝,没有预备动作,没有在墙上停留,直接翻过去,一掌贯顶而下。
  又是一声闷哼,万家栋像断了线的风筝,一头栽进墙外草丛中,距离朱祐桢仅三尺不到。
  二人均重伤倒地,面如白纸,方少飞上去踢了万家栋一脚,道:“姓万的,有什么遗言后事你最好趁早说。”
  凡是暴虐残酷的人,十九都是胆小的懦夫,之所以会暴虐残酷,正是为了掩饰他胆小怯懦的本质,死到临头万家栋再也狠不起来,趴在地上好言哀求道:“方兄,咱们曾是儿时游伴,看在儿时的份上,请手下留情,放过这一遭。”
  方少飞铁青着脸说:“万家栋,你杀我哥的时候,可曾想到手下留情?”
  软的不成,万家栋立时换了一付面孔:“方少飞,你最好想清楚,杀了我小心我爷爷姑姑灭你九族。”
  不提万贞儿父女还好,一提起他们,方少飞就火冒三丈,杀机满面的道:“杀人偿命是天公地道的事,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先除掉你这个小贼,再杀那两个妖妇大奸臣!”
  骈指如剑,照准万家栋的“天灵穴插下去。”
  墙脚下蔓草丛生,再过去就是一条大路,此时一辆马车疾驶而来,车内有人喝道:“手下留人!”
  随着这一喝声,布笠人飞快射到,一把捉住了方少飞的手,道:“少飞,你忘了,你曾答应老夫不杀他们两个。”
  方少飞泪流满面的道:“可是他们杀了我的哥哥。”
  “即算如此,你还是不能杀。”
  “这到底是为什么?”
  “当然是有特殊的原因”
  “难道弓先生有不能言明的隐衷。”
  布笠人望了望方少飞,万家栋,朱祐桢缓缓的说道:“是该说明的时候了,我带你们到一个地方去,自当奉告一切。”
  猛地连弹二指,点了万,朱二人的睡穴,与方少飞将二人一齐扛进了蓬车去。
  车内赫然摆着一具棺木,布笠人给万家栋,朱祐桢一人服一粒药丸,放进棺木里,盖好棺盖,命车把式向西驶去。
  方少飞疑云满腹的道:“弓先生,这棺木,原来就是准备要装他们两个的?”
  布笠人道:“本来是想为彭女侠收尸的。”
  一想到四师父,方少飞就痛不欲生,哽声道:“都是我的错——”
  布笠人止住他再说下去,道:“事情已经发生了,说什么也没有用,死者已矣,我们还有更长更远的路要走。”
  方少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借以平静一下激动的情绪,道:“南僧,林玲那边的情形怎么样?无心大师是否能制得住血手魔君?”
  “雷霆崛起塞外,一战成名,绝非幸致,确有真才实学,认真打起来,恐怕连南海神僧也讨不了好。”
  “万贞儿也不好对付,西仙白芙蓉同样奈何不了她。”
  “幸好他的目标是你,你一走,雷霆无心恋战,不久便突困而去,不然,在众寡悬殊的情形下,死的可能不止彭女侠一人。”
  “四师父该怎么办呢?”
  “少飞,先解开你心头谜团,这件事老夫稍后再办。”
  方少飞道:“家兄死在白家,还请弓先生一并料理。”
  “我会的,老夫人那边最好暂勿相告。”
  “弓先生,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雷霆说曾去过八公山,黑煞已不在流沙谷,可是事实?”
  “不假,雷老魔系与万贞儿结伴同往,空手而回。”
  “这是否表示龙飞已练成‘掌中刀’、‘指中剑’?”
  “可能正是如此。”
  “白煞铁虎也离开紫禁城,这两个魔头假如心性不改,甚至被万贞儿收买,那可是一大隐忧。”
  “老夫正在为此懊恼,后悔当时未能当机立断,将真经留下来。”
  “在下倒觉得为人在世,起码应该仰不愧于天,俯不愧于地,如果我们侵占了‘玄天真经’,将来一定会惴惴不安的。”
  “这是你厚道。”
  “也是做人的本份!”
  马车已出西门,方少飞道:“我们究竟要到那里去?”
  布笠人道:“西山!”
  西山。
  猎人牛兴夫妇昔日的废墟上,有两座坟墓,墓前植有四株树,已粗逾尺许,显然存在的时间颇久远,少说也在十七八年以上。左边的墓碑上清清楚楚的写首:“义人牛兴夫妇之墓。”
  余皆空空如也,并未留下立碑者的名姓,右边墓也设立了一块碑,可惜上半截被人砸断,落在一旁,若是接上,可以看到写着:“假面人之墓”五个字,立碑者是无名氏。
  不仅碑被打破,仔细观察,坟堆上坑坑洞洞,亦曾遭人践踏。
  就在墓前柏树下,方少飞,朱祐桢,万家栋一字儿排开,坐着不动。
  布笠人则坐在他们的对面,以异常郑重的语气,说道:“你们也许一直在纳闷,为什么会把你们三个人凑在一起,带到这个荒山野地来,老夫郑重的告诉你们,我今天要在此揭开你们的身世之迷,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将来是敌是友,何去何从,全由你们自己作主,老夫不加干涉,但弓某要强调,这绝对是个千真万确的事实。”
  三人鸦雀无声,屏息以待。
  布笠人道:“十八年前,在前后相差数日间,猎人牛兴生了一个儿子叫牛大狗,方御史生了一个儿子叫方少英,住在‘安乐堂’里的纪宫人也生了一个儿子,可惜至今仍未取名。
  其中以纪宫人所生的皇子最不幸,为了躲避万贵妃的毒手,纪宫人央求假面人将皇子带出宫去托人寄养,假面人为了永绝后患,定下了移花接木之计,与牛兴换子,将大狗子带回宫去。
  可惜忙中有错,假面人自知衣着不同,事机必败,又连夜来此,原意是想将皇子带走,不料方少英亦寄养在牛家,假面人灵机一动,又来了一计偷龙换凤,将皇子的衣服穿在少英身上,得知方御史为官清正,复将皇子送往方家抚养。
  不久,事机果然败露,张敏领着庐州三凶来此搜查,牛兴夫妇当场丧命,方少英则被当作假皇子抱进宫去。
  万贞儿诡计多端,并没有杀害方少英,反而占为己出取名祐桢,欲借此夺后位,幸而保住了方少英一条命。算起来牛大狗是最幸运,照万贞儿的意思,是要张敏送至太师府中杀害丢弃,万幸万大才无子,收为螟蛉子,取名家栋,若非如此,大狗子早已尸骨无存了。”
  布笠人一口气将这一段往事全部交代清楚,方少飞,万家栋,朱祐桢俱皆瞪目结舌,大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不知从何说起。
  站起身来,布笠人走到方少飞面前,道:“你就是真正的皇子,是皇上目前唯一的骨肉,这也正是万贞儿父女千方百计要杀害你的根本原因,回忆一下纪宫人见你时的那份激动,那情愫,当可证此言非虚。”
  方少飞当然信得过布笠人,只是一时间无法完全接受这个事实,依旧默然无语。
  布笠人又道:“皇子殿下,不!我想暂时还是称你少飞比较习惯,你现在该明白老夫不许你杀朱祐桢,万家栋的原因了吧?他们都是你救命大恩人的儿子,没有牛兴夫妇,没有方御史,方夫人,你如何能活到今天。”
  方少飞哭了,他也弄不懂是为谁而哭,总之百感交集,泪下如雨。
  横移两步,布笠人对朱祐桢说道:“他是方家的二少爷,叫少英,死在白家的方少俊是你的嫡亲胞兄,过去的一切,由于环境便然,老夫不忍见责,从今以后,盼能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方少飞的身世,早已风风雨雨,较易接纳,朱祐桢的事,对他而言,却是从天而降,毫无心理准备,简直无法面对这残酷的事实,双目呆滞,全身颤抖,似梦呓般地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不信,我绝对不信!”
  布笠人紧握住他的手,极其诚恳的说道:“弓某愿以人格担保,绝无无半句虚语,若是万贞儿亲生骨肉,何至于如此冷落生疏?”
  朱祐桢一脸疑惑的道:“这些都是机密大事,除非当事人,不足为外人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布笠人道:“整个事情有两个最重要的当事人,一个是假面,一个是太监张敏,老夫很幸运,与他们二人皆交非泛泛,而且与方御史、纪宫人亦颇多交往,故而洞悉一切,你如不信,可探一下张敏的口风,当可略知梗概,牛兴夫妇与假面人的后事就是老夫亲手料理的。”
  万家栋霍然呼地跳了起来,道:“你究竟是谁?这才是最重要的。”
  布笠人道:“老夫另有隐衷,现在还不能表明身份。”
  万家栋冷哼一声,道:“连你自己的身份都密而不宣,谁会相信你的连篇鬼话。”
  布笠人指着牛兴夫妇的坟墓的说道:“你可以存疑,可以设法去查证,但站在老夫的立场,必须将事实的真像告诉你,你就是那劫后余生的牛大狗,埋在坟墓里的正是你亲生的爹娘。”
  万家栋一向认为自己出身豪门,并且以此自豪,说什么也不肯承认是卑微的猎人之子,疯狂的捶打着墓,愤怒不已的道:“你胡说,万太师是我爷爷,万贵妃是我姑姑,万大才才是我的嫡亲的爹,你鬼话连篇,纯属子虚乌有。”
  “归宗认祖,乃人伦大事,老夫没有理由捏造事实。”
  “当然有,你想陷害我们万家。”
  “万德山父女罪与天齐,日后一旦事发,已足够他们死八百次,用不到老夫来添油加醋。”
  “哼!”
  “正因为你是大狗子,是皇子恩人之后,老夫才制止少飞杀你,以你的素行,尤其是在刀杀少俊之后,不可能活到现在。”
  “天晓得你是在玩什么诡计。”
  “你可以问一问万大才,是不是他亲生儿子?”
  “小爷爷我会问的。”
  “问的时候讲求技巧,别惹来杀身之祸。”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到你来啰嗦。”
  “还可以问一下张敏,当年曾否将一个孩子从玉华宫抱进太师府?”
  “这不难,张敏是个贪财的小人,赏他几百两银子就会道出实情的。”
  “你再想想看,除去凶残暴戾的性格,乃后天环境感染所致,无论身材面貌,言谈举止,那一点像万大才?”
  “这——这我不管,你且说牛兴夫妇是怎么死的?”
  “大狗子,你爹——”
  “不要叫我大狗子,我是万家栋。”
  “可以,一时改不过来,你可继续叫万家栋。牛兴是被哈山克杀死的,大狗子的娘则是被花三郎奸杀的。”
  “可有证人?”
  “张敏,费无极在场目睹。”
  “你不在?”
  “不在!”
  “不在场何以得知凶案实情?”
  “是从张敏口中得知的。”
  “张敏会将这种事随便告诉一个不相干的人?”
  “老夫说过,我们交非泛泛,有生意上的往来,可以花银子来买。”
  “布笠人,小爷爷我想不通,这件事跟你八竿子都打不到,为何花这么多冤枉钱?”
  “牛兴夫妇,义薄云天,有大恩于皇子,凡我子民不能不查个水落石出。”
  布笠人调整一下站立的位置,面对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老夫所言,皆当年实际的事实经过,信不信,则全在你们自己,是福是祸,为善为恶,也凭你们自己的良知,你们可以继续保留你们现在的身份姓名,以及一切亲属关系,但老夫要郑重声明,此事关系重大,切勿轻易泄漏给他人,从今以后,应该弃恶迁善,重新做人,倘若再为非作歹,恣意胡来,必将难逃杀身之祸,弓某不会再救你们第二次。”
  从携来的篮子里取出九柱香,点火燃着,布笠人又道:“你们三个人,都曾经吃过牛家大嫂的奶水,亲如兄弟一般,家栋居长,少英居次,少飞再次,宜以兄弟相称才对,来,给他们两位上三炷香,聊表我的一点心意。”
  方少飞的表现最明确,接过香火,捧香为礼,还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头。
  朱祐桢稍作犹豫后,也上香如仪,但未磕头。
  万家栋则大异其趣,反应全无,待朱祐桢上完香后,冷声说道:“咱们走。”
  朱祐桢望着布笠人,弓先生沉声道:“老人言尽于此,你们随时可以离开,希望再见之时,两位已改头换面,若能对除奸之事略尽绵薄,则善莫大焉。”
  万家栋表情木然,未置一词,拉着朱祐桢,掉头就走。
  方少飞面色凝重的道:“看家栋哥的表情,好像很不情愿接受这个事实。”
  布笠人说道:“这也难怪,从咤叱风云的太师之孙,一下子变成山野猎人之子,谁都无法适应,过一段时间自会慢慢习惯。”
  “万一他贪图权势,不改故态,甚至变本加厉,将一切全抖出来怎么办?”
  布笠人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果不幸而言中,大狗子恐将难逃一死。”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九章 巧获九龙刀 难防人不仁
上一篇:
第十七章 囚大臣诬陷 救胞兄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