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囚大臣诬陷 救胞兄遇险
2021-04-18 20:57:45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万太师道:“不知道。”
  恭亲王道:“有人说他们被囚禁在太师府内,是否属实?”
  “绝无此事!”
  “太师此话可当真?”
  “老臣愿以身家性命担保!”
  这明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但万德山言来信誓旦旦,煞有介事,不明究里的人俱会被他唬住,醉侠卜常醒,牌仙包布书,铁掌游龙吴元俊虽想抖出底牌来,然则碍于目前的身份,却未敢轻举妄动恭亲王脸色一沉,道:“太师既然如此自信,该不会反对本王下令搜府吧?”
  万太师先是愕然一愣,但随即坦然的说道:“可以,王爷若不信,尽管下令搜查就是,这样更可以证明老臣的清白。”
  恭亲王转头对随行的刑部捕快道:“你们听到没有,为了老太师的清白,你们务必要仔细搜查,不必顾忌什么。”
  “是,王爷!”
  十数名捕快齐声应是,立作鸟兽散,分别扑向太师府的各处亭台房舍。
  其实,方正,林田甫的下落,恭亲王早从布笠人口中弄得一清二楚,搜府是虚应故事,众捕快在太师府里兜了一个圈子,便转入后院。
  万太师不明底细,仍自洋洋得意的道:“老臣行事一向循规道矩,绝对不会私禁朝廷命官,现在王爷该相信了吧!”
  恭亲王一面示意众捕快出后门,入枣园,一面也兀自向后门行去,未置一词。
  万太师急忙追上来,道:“王爷请这边走,我们该回到前面去了。”
  边说边做手势,欲将朱见瑾引往别处,恭亲王却不为所动,笑道:“别忙,也许等一下会有惊人的发现。”
  此刻,众捕快已至后院门边,而血手魔君雷霆师徒,庐州三凶,以及万大才,万家栋父子等人,均紧跟在万太师身后,想阻挡已是无及,只有眼睁睁的看着捕快们踏进枣园,急得万德山冷汗直冒,却无计可施。恭亲王续往前行,万太师亦步亦趋,大家甫走出后门,万德山张口欲言未言,一名捕快已自枣园折返,道:“启禀王爷,已经找到了。”
  万太师眼一瞪,道:“找到什么?可不要信口雌黄。”
  他一向横行朝野,肆无忌惮,杀个把人,易如反掌,朝中百官,莫不惧如豺豹,捕快吓得倒抽了一口冷气,道:“这——这——”
  这了半天,还是没敢将真相说出来。
  恭亲王怒容满面的说道:“到底找到什么,但说无妨,天大的事本王替你担着。”
  捕快嗫嗫嚅嚅的道:“在枣园内发现三间破瓦房。”
  还是没敢将事实说清楚。
  血手魔君雷霆紧走几步,上前说道:“老太师,容下官瞧瞧去。”
  万家栋冲着小霸王燕无双招招手,也说:“爷爷,孙儿也过去看看。”
  三个人不待万德山的首肯,更不理会恭亲王的反应如何,话一出口,便争相跨步前行。
  凭十几名捕快,岂是血手魔君的雷霆的对手,卜常醒,吴元俊,包布书恐生意外,急忙随后追上去,登时,空气立告紧张起来。
  却被迎面而来,化装成贩卖零食老妪彭盈妹阻住去路,接着那捕快的话头道:“瓦房里面还囚着两个人,一个是铁血御史方正,一个是大学士林田甫。”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尤其是万太师,一张老脸已经变了形,张大了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血手魔君雷霆怒冲冲的道:“你是什么人?”
  玉面观音彭盈妹道:“一个卖零食的小贩!”
  “那就到阴曹地府去做你的生意吧,少管闲事。”
  此人好快的动作,话落招出,呼!呼!连攻二掌,存心要将她劈成肉泥血浆,幸好彭盈妹早有防备,将手中的竹篮子及时往前一送,蓬!蓬!两响,震得满篮子的花生,瓜子,茶叶蛋稀巴烂,漫天飞舞,彭盈妹已闪至一旁,毫发未损。
  血手魔君一击未中,知道遇上了扎手货,方待挺身再上,恭亲王突然沉声喝斥道:“住手,有本王在此,不得放肆,还不赶快退下;”
  恭亲王朱见瑾乃是宪宗朱见琛的幼弟,雷霆再怎么横行霸道,也不得不有所顾忌,尽管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如言退下,未敢造次。
  一行人急速前行,很快便进入枣园,还没有来得及登堂入室,几名捕快已将方正、林田甫带到屋外。
  方、林二人一见恭亲王来到,连忙跪倒在地,齐呼:“王爷千岁。”
  恭亲王素来爱民如子,何况是最得力的两位大臣,忙上前亲手扶起,仔细的端详了一下二人的面容笑貌,感慨万千。的说道:“请恕本王无能,累两位爱卿受苦了。”
  方正素以敢言著称,当着万德山的面,同样照骂不误,慷慨激昂的道:“王爷快别这样说,这全是万太师父女罔上欺下,一手遮天的结果。”
  恭亲王气忿忿的道:“万德山,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万太师老奸巨滑,早已筹得应付良策,故作不解的道:“老臣不明白王爷这话的意思。”
  恭亲王声色俱厉的道:“本王在追究你私囚朝廷重臣之罪。”
  “请王爷弄清楚,此地可不是太师府啊。”
  “听说这一大片枣园子,也是万家的产业。”
  “可惜目前已转让他人。”
  “不管是否你的产业,人是你囚禁的,绝对错不了。”
  “恰恰相反,绝非老臣所为。”
  “难道说事前事后,你毫不知情?”
  “事实正是如此,老臣全然不知。”
  “哼,你倒挺会推卸责任,照太师的意思,莫非是方大人他们自己跑来?”
  方正怒不可当的道:“万德山,你好利的一张老嘴,明明是快刀王立与庐州三凶将下官等二人擒来此地,你还曾当面羞辱于我们,现在居然敢厚颜推说不知,简直无耻之尤。”
  万德山寒脸说道:“方大人无的放矢,请王爷休要听信他的一面之词。”
  恭亲王冷哼一声,说道:“庐州三凶何在?”
  大法师哈山克,逍遥子费无极,江湖浪子花三郎就在附近,闻言齐声应道:“草民等在此。”
  恭亲王道:“你们可曾参加捕捉方御史,林大人的事?”
  三人异口同声的否认,道:“绝无此事。”
  恭亲王沉吟少顷后道:“你们既然都不承认,自然也就无权过问,更用不到征求意见,本王要将人带走了。”
  说着,正要将方、林二人带走,万太师伸手一拦,道:“慢着。”
  恭亲王愣了一下,道:“怎么?万太师承认人是你抓的了?”
  万太师冷冰冰的道:“王爷会错意了,老臣是想现在抓人。”
  手一挥,血手魔君雷霆、小霸王燕无双、庐州三凶、万家栋,以及新人选的刀客、侦缉手、锦衣卫等,皆蠢蠢而动,朝方正、林田甫立身之处围了上来。
  恭亲王没料到,事到如今,万太师竟敢狗急跳墙。不禁一呆问道:“你凭什么下令抓人?”
  万太师抬头挺胸的道:“老臣是奉旨行事。”
  “那就请出圣旨来让本王一观。”
  “老臣奉的是密旨。”
  “只怕是假借圣命,营私舞弊吧?”
  “王爷如果不信,可以面圣求证。”
  “本王会的,一旦查证不实,你就难逃欺君大罪。”
  “王爷别太自信,老臣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万德山,本王问你,方御史究竟犯有何罪?”
  “窝藏钦命要犯,企图阴谋造反。”
  “谁是钦命要犯?”
  “就是他的儿子方少飞。”
  “何以见得方少飞有阴谋造反的企图呢?”
  “万贵妃曾在梦中亲眼见到他弑君篡位。”
  “哼哼!这根本是欲加之罪,无中生有。”
  “皇上可不这样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林大人又是触犯何罪?”
  “纵女行凶。”
  “杀了那一个?”
  “一名刀客。”
  “可有人证?”
  “皇子祐桢,小孙家栋,费无极,花三郎等皆在现场目睹,老臣奉旨执法,王爷勿干涉公务。”
  在法言法,万太师说的头头是道,无懈可击,恭亲王一时为之语塞,找不出一个适当的理由来阻止他抓人,半晌才道:“你打算将他们如何处置?”
  万太师得理不饶人,傲然言道:“先行收押方正、林田甫,待元凶林玲、方少飞到案后,再一并问罪。”
  “押在何处?”
  “东厂、西厂都可以。”
  “本王反对,朝廷设分职,各有所司,理当押入大牢,由刑部审理。”
  “这件事还得请示娘娘,老臣不敢擅专。”
  “本朝典制,嫔妃不得过问政事,除非交由刑部,本王绝不会任你胡为。”
  万太师稍作犹豫后道:“好吧!雷大人,即刻将方正,林田甫打入天牢,派专人看守,不得接见外人,倘有故违者,可就地正法。”
  血手魔君躬身应是,趋前就要拿人,恭亲王沉声说道:“且慢!眼前就有现成的刑部捕快,用不到锦衣卫,也无须派人看守,一切皆由刑部处理即可,皇兄若有异议,全由本王一人承担。”
  不管万太师是否同意,立命十几名捕快将方正,林田甫带离现场。
  事情的发展,虽未尽如神州四杰的理想,但亦差强人意,总算摆脱万贞儿父女的魔掌,林玲,方少飞就藏身在附近的一棵老松上,互换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什么人?”
  血手魔君雷霆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林玲、方少飞一个念头还没有转过来,喝声中,血手魔君已扑向树梢,快如泻电奔雷。
  “看打!”
  方少飞念动招发,打出四张天九牌,势猛力沉,分袭上盘四处要害,雷霆但觉金风贯耳,已近在眉睫,情急之下只好亮剑扫眚,猛听咔!咔!咔!四声响,爆出四团火花,四张天九牌全部一断为二,“擎天剑”果然削铁如泥,威力无边。
  目睹此状,神州四杰齐皆大吃一惊,血手魔君原式不变,人已冲进老松,方少飞方即挺锏抗拒,林玲发掌相迎,三个人就在茂密的松针之间接上了手。猛可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震之声过后,树折!叶落!人散!血手魔君雷霆被震落在地,脸色铁青。
  林玲,方少飞却被震离老松树,落在枣园一侧墙上,方少飞手中的铁锏已断,仅仅剩下尺许长的一截。
  雷霆自视极高,,一击之下竟未将二人制住,不由大为恼怒,也因而对二人的来历发生兴趣,道:“两位何人?”
  朱祐桢指着方少飞说道:“那个男的,就是娘娘悬下百万赏银要捉拿的钦命要犯方少飞。”
  万家栋指着林玲:“那个女的,是我皇子表弟的心上人,叫林玲,你们可千万不能伤了她。”
  百万赏银,数不在少,没有一个人不想得到它,一时间,群魔激动,秩序大乱,所有的刀客、侦缉手、锦衣卫、乃至庐州三凶,雷霆师徒等人全部在动,争先恐后的扑向围墙,准备活捉方少飞。
  “捉住他!”
  “不要跑!”
  “你跑不了了!”
  吼喝之声,不绝如缕,人影飞窜,首尾相接,如蝇之逐臭,狼之逐食,可惜林玲,方少飞不欲恋战,当这些人追上围墙时,二人早已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之中。
  朱祐桢,万家栋,小霸王燕无双,三个人年龄相当,臭味相投。尤其是万家栋和燕无双,仗着一身好本事、雷霆的威名、万家的权势、横行市街,无恶不做。白吃白喝是小事,张口骂人,动手打人是常事,奸淫妇女,杀人放火,同样屡见不鲜。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这三个人便声名大噪,变成人见人怕的街狼市虎,北京城的老百姓惧怕他们,比当年庐州人痛恨庐州三凶的情形犹有过之。
  当然,为非作歹之外,他们并没有放松捉拿方少飞的脚步,万贞儿手下所有的刀客、侦缉手,锦欠卫,全体总动员,一直在夜以继日,马不停蹄的四出缉捕。
  就在这个紧锣密鼓的时候,万贞儿又出了新花样,玉华宫的管事太监张敏,领着万家栋、燕无双,以及二十四名挑夫,带了不少花红礼品,一径来到林家。
  林家本来就人丁单薄,生活简朴,林田甫被捕后,林夫人又将家下人等遣走一空,目前仅母女二人想依为命,偶尔方家母子也会过来陪陪他们。
  这日,方少飞正巧在林家,听得门外人声鼎沸,忙与林玲躲藏起来,林夫人开门揖客,张敏长驱直入,兀自来至北上房,甫一坐定便说道:“林姑娘呢?”
  林夫人对他没有好感,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在!”
  张敏堆下了一脸的笑容,说道:“林姑娘不在也没有关系,只要夫人在就可以了。”
  林夫人弄不懂他居心何在,疑云满面的道:“拙夫身系囹圄,老身不便待客,张管事说明来意后就请便吧。”
  张敏打了两个哈哈,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张某是特地来恭喜夫人,贺喜夫人的。”
  林夫人一怔,说道:“老身有何喜可贺?”
  张敏道:“皇子祐桢,也就是万贵妃的亲生儿子,万太师的外孙,看上你家姑娘,张某是奉了娘娘之命来下聘礼的。”
  这话无异晴天霹雳,听得林玲,方少飞大惊失色,林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说什么,万贵妃要跟我们林家联姻?”
  万家栋双眉一挑,道:“没错,这是你们林家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林夫人寒着脸道:“可惜我们林家福浅,恐怕无福消受。”
  张敏干咳两声,道:“听夫人的口气,好像还不大情愿?”
  “老身起码也得问一问玲儿自己的意思。”
  “你现在就可以问。”
  “她不在。”
  “可以叫她回来”
  “老身不知她身在何处。”
  “不要紧,等她回来以后再问也可以,反正现在只是下聘礼不是迎娶。”
  立命挑夫将聘礼搬进堂屋来。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刀快扫魔奸 剑利夺魁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