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巧获九龙刀 难防人不仁
2021-04-18 20:59:46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五福楼,在北京城数得上是顶儿尖儿的一家大饭庄,大客栈,来往旅客多是达官贵人,富商巨贾,乃至一掷千金的江湖豪客。
  今天,在五福楼最豪华的龙风厅里,就有两位贵客,一位是皇子朱祐桢,一位是万太师的孙少爷万家栋。
  这两个人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一跺脚半个北京城都会发抖,五福楼的掌柜怎敢怠慢,亲自领着四个小二,小心翼翼的陪侍在侧。
  掌柜的躬身道:“皇子殿下与孙少爷肯光临小店,实乃无尚荣宠,想吃什么只管吩咐,小老儿免费孝敬。”
  朱祐桢,万家栋在北京城一向无法无天,予取予求,别说吃一顿饭,就是杀个把人也没人敢放半个屁,掌柜的愿自动“孝敬”,那是他聪明,想要钱那才叫自讨苦吃,万家栋说道:“别忙,小爷爷我在等人。”
  掌柜的诚恐诚惶的道:“好!好!那要不要先上几样可口的点心?”
  朱祐桢脸一沉,道:“不必,下去吧,客到的时候自会叫你们,别在这儿唠叨。”
  “是!是!”
  掌柜的那敢再饶舌,赶着小二出去。
  万家栋道:“殿下,你相不相信布笠人的话?”
  朱祐桢道:“按理说,他没有必要撒这个谎,你呢?”
  “不完全相信,也不完全不信,所以要找张敏来当面问一问。”
  “依你看,张敏会不会说实话。”
  “很难讲,这个家伙是只老狐狸,滑溜得很。”
  “那我们该怎么办?”
  “软硬兼施,即使杀了他也要逼他说出实话来。”
  “万一事实证明,布笠人没有骗我们,我是方家的方少英,你是牛家的牛大狗,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万家栋很忌讳“牛大狗”这三个字,闻言面露痛恨之色,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又是怎么个想法?”
  朝门外望望,朱祐桢同样心事重重的道:“我心里也觉得很矛盾。”
  万家栋伸手紧握住朱祐桢的手,道:“不管将来事情如何演变,希望我们能步调一致,祸福与共,永远是好兄弟。”
  朱祐桢将另一只手搭上去,说道:“这还用说,是祸是福,我们都要共同承担的。”
  厅外步履声起,玉华宫的管事太监张敏跨步而入,向二人深施一礼,堆上一脸的奸笑,低声下气的说道:“太师府有人传话说,孙少爷找我?”
  万家栋“嗯”了一声,道:“你来的倒挺快。”
  张敏极力奉承,道:“孙少爷传唤,小的怎敢怠慢,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令谕面示。”
  朱祐桢道:“家栋哥今天请客,你是主宾,我是陪客。”
  张敏受宠若惊道:“那怎么敢当,理当由张某作东。”
  万家栋道:“是该由我来请,张管事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张敏道:“什么日子?”
  万家栋道:“我的生日。”
  张敏脱口道:“孙少爷怎么可能晓得自己的生日。”
  出口后,晓得自己说错了话,但已覆水难收,万家栋双目暴睁的罩定他,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晓得自己的生日。”
  张敏连忙改口说道:“是呀,每一个人都知道他自己出生的日子,我真是老糊涂了。”
  万家栋面笼寒霜的道:“张敏,你听清楚,有几句话小爷爷我想问你,希望你说的都是实话,如有半句虚言,小心你吃饭的家伙。”
  张敏吓一跳,惶恐不已的道:“孙少爷有话快请吩咐,张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蒙骗。”
  万家栋先不问话,拍拍手,将掌柜的召进来,叫来一桌子的佳肴美食,关起门来,酒过三巡后,才郑重其事的说道:“张管事,你入宫多久了?”
  张敏算一算,道:“老了,快四十年啦。”
  “是什么时候到玉华宫的?”
  “大约二十年前。”
  “这样说来,近二十年来,玉华宫内发生的事,你全知道?”
  “可以这样说。”
  “那么,我问你,当年你曾否从玉华宫抱一个孩子至太师府,准备杀害?”
  张敏吓一跳,打开已经关闭的门,张望了一下,又关起来,紧张兮兮的道:“孙少爷,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万家栋阴沉着脸,道:“别管是谁说的,只说有没有这回事?”
  “这——”
  “你的脸色已经告诉我了,有!对不对?”
  “孙少爷既已知晓,又何必让奴才为难。”
  “这个孩子原来是西山猎人牛兴的儿子?”
  “确是如此。”
  “这个孩子就是我?”
  “是的。”
  张敏马上又补充道:“孙少爷,事关重大,你可千万不能张扬出去,也不可以去问老太师父子,不然奴才准会没命。”
  听到这里,万家栋的身世之谜已肯定,一时百感交集,千头万绪,拎着酒壶一杯一杯的喝闷酒,没再吭声。
  朱祐桢也接问道:“我又是谁?你知道吗?”
  张敏道:“你是皇子殿下呀。”
  “不对吧,曾听人言,我是你从牛兴家抱回来的?”
  “有这回事。”
  “既是从牛家抱回,怎么可能是皇上的骨肉?”
  “事情是这样的,殿下乃纪宫人所生,由假面人偷抱出宫,交由牛家扶养,后来又由奴才抱回来。”
  “不对,据我的知,你抱回来的是方御史的次子方少飞,真正的皇子被假面人先一步送到方家去了,他就是现在的方少飞。”
  “哦!哦!”
  “你认为有无这种可能?”
  “假面人为了确保皇子的安全,定下移花接木之计,这种可能性当然存在,而且……”
  “而且什么?你但说无妨。”
  “殿下的言谈举止,像极了方少俊,而方少飞则与皇上有几分神似。”
  万家栋死盯住朱祐桢打量着,道:“张管事不说我倒没留意,殿下的确与方家的人有许多相似之处。”
  忽然伸手抓住张敏的肩胛,声音转趋冷峻:“我的身世,太师他们了如指掌,已无秘密可言,朱祐桢则不同,他们并不知道中间还多了一道弯儿,你要守口如瓶,一旦走漏半点风声,小爷我绝不会轻饶你。”
  张敏心头一懔,战战兢兢的说道:“孙少爷,请大放宽心,如果消息外泄,娘娘,太师都不会放过我,奴才怎么会自找麻烦。”
  万家栋本是一脸的杀机,听他这么一说,才稍见和缓,道:“懂得利害关系就好,你去吧。”
  张敏如获大赦,哈着腰退出去,朱祐桢,万家栋则仍留在龙凤厅喝酒,两个人的心情皆极度恶劣,均闷不吭声,行将醉倒前,始摇摇晃晃的离开五福楼。
  回到太师府,没找到庐州三凶,又来到东城一条小胡同里贺寡妇的家门口。
  “通!通!通!”
  万家栋用力擂着贺家的门。
  “谁呀!大白天的这样敲门,跟叫魂一样。”
  声音尖细,语多不逊,房门启处,出现一个娇小的中年女子,她正是主人贺寡妇。
  贺寡妇衣裳不整,还露着半边红肚兜,遮遮掩掩的说道:“你找错门儿了吧?”
  见是陌生人,伸手就要关门,被万家栋一手推开,道:“如果你是贺寡妇,那就没有错。”
  贺寡妇道:“你找谁?”
  万家栋道:“大法师哈山克。”
  贺寡妇摇头说道:“老娘不认识这个人。”
  万家栋道:“你少装蒜!”
  一举手,便将她推倒在地,放步直入去。
  朱祐桢插话说道:“哈山克来这儿干嘛?”
  “这娘们是他的姘头。”
  “哈山克是和尚,也这么花?”
  “他是个花和尚。”
  “你怎么知道?”
  “曾眼见他过来。”
  二人已入堂屋,贺寡妇在门外嚷嚷道:“老哈,有人来找你。”
  哈山克的声音在里屋说道:“是哪一位?”
  “是我。”
  万家栋循声踏进堂屋一侧的内室。
  哈山克刚从床上起来,身着内衣,袈裟还拿在手里,见是万家栋,忙不迭的道:“啊!是孙少爷,请在外面稍候,容老衲穿好衣服再当面请罪。”
  万家栋道:“哈师父请自便,也没有什么事,只是想来找你聊聊,慢慢穿,没有关系。”
  说着,向外胪去,但忽又转回身来,而且,拔刀在手,蹑手蹑足的走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万家栋健腕一挺,一刀刺上去,骨碎肉裂声中,直从哈山克后背刺到前胸。
  哈山克惨叫不绝,扬掌猛扑,厉色说道:“万家栋,你为什么要对贫僧下此毒手?”
  万家栋退至堂屋,说道:“小爷我想问你一件事,西山的猎人牛兴是不是你杀的?”
  哈山克一掌击空,打碎了贺寡妇的穿衣镜,人也跟着踉跄而出,道:“你是说那条蛮牛?”
  “别打岔,答复我的话。”
  “不错,是被佛爷我一刀捅死的。”
  “那你就死的不冤!”
  哈山克问道:“你……你跟姓牛的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爹。”
  哈山克道:“你莫非就是张敏抱走的那个娃儿?”
  “那不是我,你该上路了!”
  哈山克已是奄奄一息,万家栋冲前去,握住刀柄一搅一拖,刀拔出来的同时,大法师哈山克便告魂归道山。
  贺寡妇就站在门口,耳闻目见,惊惶失措的嚷嚷,道:“杀人啦!出人命啦。”
  一边说,一边朝门外跑,三步两步便不见了。
  一切好像都在梦中一样,惊魂稍定,朱祐桢才开口,说道:“要杀人,也不打个招呼,我还以为你找哈山克是为了旁的事。”
  万家栋将血淋淋的刀往桌上一搁,道:“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很矛盾,直到最后才下了决心,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告诉你。”
  朱祐桢道:“幸好一刀毙命,要是给他有反击的机会,我们两个不见得能制得住他。”
  万家栋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道:“不管怎么说,总算了却一桩心愿,对生我的父亲有一个交代。”
  话刚落音只听方少飞在屋顶上接口说道:“对极了,人生在世,最重要的就是要恩怨分明,如果放着父仇不报,那还能算是人吗?”
  说至一半时,人已飘然入屋,单枪匹马,就他一个人。
  万家栋先是一惊,但随即镇静下来,道:“你怎么也来了。”
  方少飞扫了二人一眼,道:“实不相瞒,小弟是跟踪两位兄长过来的,恭喜两位悬崖勒马,迷途知返。”
  朱祐桢道:“还好家栋哥杀了哈山克,不然恐怕免不了又有一场血战。”
  方少飞笑道:“现已雨过天睛,还提这些干什么。”
  万家栋说道:“我一时愚昧无知,干了许多罪大恶极的事,此刻回头,深恐为时已晚,更不知亡父能否谅解我于九泉之下。”
  方少飞道:“百善孝为先,浪子回头,永远不嫌晚,牛老爹地下有知,亦可瞑目矣!”
  万家栋肃容满面的道:“然而,我不能原谅我自己,方少俊是殿下的义兄,是少英的亲哥哥,我是杀人的凶手,任何人也无法改变这个残酷事实。”
  提起方少俊来,方少飞不免一阵心痛,但还是和言悦色地道:“往者已矣,过去的事就让它永远的过去吧,只要家栋哥能多做一些有益朝廷和百姓的事,家兄也就不算枉送性命了。”
  万家栋废然的坐下来,话语中充满伤感与悔恨:“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倒宁愿接受制裁,这样良心上反倒安适些。”
  方少飞挨着他坐在一旁,道:“大狗哥,先别谈这些,此刻最重要的是,如何尽速铲除以万贞儿父女为首的这股逆贼,以免继续为害苍生。”
  朱祐桢也拢过来,坐在方少飞另一边,道:“对了,我们身世已明,报国无门,请殿下指点迷津。”
  方少飞稍作沉吟后道:“还是跟过去一样,继续留在太师府,留在万太师父女身边,这样更方便行事,制敌机先。”
  万家栋道:“希望殿下能作具体指示。”
  方少飞道:“他们的具体行动,尤其是他们的全盘阴谋诡计,都是至关紧要的事。”
  朱祐桢道:“眼前就有一个阴谋诡计,马上就要付诸行动。”
  方少飞道:“是什么事?”
  朱祐桢道:“利用给林家下聘的事,准备小题大作。”
  “如何小题大作?”
  “林家答应亲事,就利用林大人,诬陷方御史,反之就要将林家满门抄斩。”
  “这我知道,林家母女早已搬离故居,他没有们得逞的机会。”
  “可是,另外还有一件事殿下一定不知道,务请千万当心。”
  “那一件事?”
  万家栋抢先说道:“血手魔君打算重施故技,以少俊他娘作为要挟,迫殿下就范。”
  方少飞恨声说道:“这是一个血的教训,我不会再给他们任何机会,方家重门深锁,人去屋空。”
  万家栋道:“方伯母搬到那里去?”
  方少飞答非所问的说道:“就算家母不幸落入虎口,往事也不可能重演,小弟即使粉身碎骨,也要置血手魔君雷霆于死地。”
  朱祐桢道:“曾听雷霆亲口说过,殿下博学多才,武功造诣不在他之下,但是他的‘擎天剑’独步天下,无往不胜,也无人能及。”
  方少飞道:“过去是这样,现在的情形则大不相同。”
  打从一照面,万家栋就在注意方少飞胁下的一柄,古色斑斓的刀,闻言一怔,道:“这是为何,难不成殿下已觅得克制之物?”。
  方少飞为人正直不善虚矫,复因二人既已认祖归宗,改过向善,遂将他们引为兄弟亲人,实话实说道:“不瞒两位兄长,小弟邀天之幸已巧获‘九龙刀’!”
  “九龙刀”乃是天下至宝,朱祐桢惊诧不迭的道:“在哪里?”
  方少飞拍了一下刀鞘,道:“就在这儿。”
  万家栋面露贪婪之色,眼色闪烁不定的道:“这真是天大的一桩喜事了,殿下鸿福齐天,冥冥中自有神助,快请亮出来让兄弟开开眼界。”
  方少飞笑脸相迎,正欲拔刀,门外人声鼎沸,贺寡妇恰巧领着三名捕快闯进来,拉直嗓门喊叫道:“凶手还没有逃,请捕爷作主,为死者伸冤。”
  三名捕快拔刀在手登堂入室,见是朱祐桢、万家栋,忙不迭的施礼致意,其中二人惶声道:“孙少爷怎么也在此地?”
  万家栋道:“小爷爷我正巧路过此地,听说闹出命案,故而入内抓人。”
  那捕快道:“可曾见到凶手?”
  万家栋出其不意,抽冷点住了方少飞的麻、哑二穴,道:“凶手在此,已被我生擒活捉。”
  方少飞差点没把肺给气炸,自己含悲忍疼,不究既往,视他如兄弟,万家栋居然恩将仇报下此毒手,可惜空有一身绝技,满腔怒火,奈何穴道被制,却是手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有干着急的份儿。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二十章 王府共团聚 定计诛奸臣
上一篇:
第十八章 墓前说身世 皇子泪满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