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王府共团聚 定计诛奸臣
2021-04-18 21:00:43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朱见琛闻言先是一声长叹,面有歉色,目光从方夫人、林夫人脸上一一扫过,缓缓说道:“朕一时不察,被万贞儿巧言所惑,以致误国误人,甚觉愧疚,方、林两位大人,忠心义胆,敢言直谏,乃国之栋梁,朕亦知之甚稔,但为防节外生枝,目前仍以暂羁刑部大牢为宜,朕当密令刑部,妥为护卫,不会让他们再受到半点委屈的。”
  恭亲王朱见瑾道:“皇兄所言极是,事到如今,此举不失为权宜之计,倘若将方正,林田甫贸然无罪开释,一定会让万德山生疑,滋生事端。”
  方少飞愤愤不平的道:“万贞儿父女一手遮天,为所欲为,不知道陷害了多少忠臣义士,造成了多少冤狱枉魂,难道天下苍生就活该倒霉,就该无限期的忍受煎熬与苦难?”
  言来慷慨激昂,义愤填膺,言外之意无疑在指责皇上昏庸误国,害人害己。
  纪贵妃,方夫人等人齐皆大惊失色,生怕激怒皇上,纷纷起身,欲为太子缓颊,不料,朱见琛却笑脸相迎,坦然接受,一点也没有生气的迹象。
  须知朱见琛并不是一位昏君,只是生性略嫌软弱,没有一定的主见,偏偏遇上一个貌美如花,能盲善道,又工于心计,野心勃勃的万贞儿,在她有计划的蒙蔽左右下,远君子而近小人,断绝了方正,林田甫等人的沟通渠道,根本不了解实际状况。
  现在既明白一切,顿觉昨非而今是,怎会为太子的直言所恼,闻言郑重其事的说道:“朕当然不能坐视他们父女继续为非作歹,让苍生受苦世人受难,一定要伸正义,除奸邪。”
  方少飞精神一振,道:“那就请父皇马上颁下旨意,将万德山,万贞儿,王立,雷霆等几个穷凶极恶的元凶主犯赐死,以平众怒。”
  朱见琛道:“雷霆等人恶性重大,罪在必死,但此非其时。”
  方少飞一怔,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要等到那一天?”
  恭亲王道:“万德山,万贞儿狼子野心,历经多年经营策划,羽毛已丰,目前东西二厂,锦衣卫,乃至大内禁卫,悉在他们掌握之中,他们的目标,并不以现状为满足,尚有进一步谋我大明江山的企图,如骤然将他等赐死,抗不从命乃意料中事,怕只怕情急生变,涂炭生灵,对皇上有所不利。”
  方少飞道:“这个万家栋亦曾透露,万家确有图谋我朱明江山的野心与计划,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再任由他们坐大。”
  恭亲王道:“事实上当皇兄得知事实真相,你得到‘九龙刀’的同时,就是全面反击行动的开始。”
  方少飞迫不及待的问道:“如何进行?”
  宪宗皇帝朱见琛道:“朕意以为,原则上应将打击面尽量缩小,将损害减至最少,以免祸连无辜,动摇朝廷根本。”
  方少飞道:“这儿臣同意,真正的罪魁祸首,仅仅是他们那一小撮人,余皆追名逐利的小人,或亡命之徒,不足为虑,父皇圣德,不欲妄加刀斧,固为仁者所当为,但树不倒猢狲焉散,还是要付诸实际行动才行,必须要有具体的步骤与方法才好。”
  恭亲王望了布笠人一眼,道:“这事弓先生筹思已久,早有成竹在胸。”
  不待方少飞开口,布笠人便自动说道:“皇上圣明,殿下妙谕,为免大肆杀戮,动摇国本,老夫筹得一计在此。”
  林玲焦急的说:“什么妙计?”
  布笠人道:“姑且定名为‘树身自腐之计’。”
  “请弓先生说的详细一点。”
  “老夫在想,如果能够在他们的核心内部点燃一把火,树身一毁,猢狲自散,严惩祸首,轻办从犯,正符合皇上仁心圣德。”
  “弓先生,点火要有火种,要有内应。”
  “醉侠卜常醒,牌仙包布书,铁掌游龙吴元俊就是最好的内应。”
  “火种呢?”
  “血手魔君与快刀王立的不和正是一个火种。”
  方少飞闻言大喜道:“谁来点火?”
  布笠人说道:“张敏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方少飞说道:“此人唯利是图,恐怕靠不住。”
  “正因为他唯利是图,才易于掌握驱使。”
  “我是担心他会将消息出卖,弄巧成拙。”
  “请殿下勿须过虑,老夫会随时在他左右监督。”
  “那么,弓先生,你究竟打算如何进行?”
  布笠人说道:“此事必须因势利导,见机而为,急不得,一有眉目,自当随时奉告。”
  恭亲王喜形于色的道:“快刀王立与血手魔君雷霆,无疑是万贞儿左右手,只要扳掉了一个,最好是两个人都扳倒,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能够兵不血刃,让他们自腐自毁实乃上上之策。”
  方少飞道:“万德山身居要津,乃当朝太师,万贞儿更贵为皇妃,没有父皇圣命,谁敢轻易动他们,父皇可否颁一道密旨,赐儿臣先斩后奏,以利便宜行事?”
  朱见琛不假思索,马上爽快的说道:“可以,从现在起,皇儿即拥有先斩后奏之权,不单是万家父女,凡不守官箴,为祸百姓的文武百官,皆可代朕处断。”
  这一点、非常重要,盖方正,林田甫过去亦曾直言劝谏,历陈万家父女的诸多恶迹,奈何朱见琛惑于万贞儿的花言巧语,总是无动于衷,今闻皇上亲口颁下密旨,总算尘埃落定,大家这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大可放手去干,不必再有任何忌惮。
  皇上父子,纪贵妃母子得以团聚,实乃一大喜事,就像平常百姓家一样,有说不完的离情,道不尽的别意,恭亲王早已备下盛宴,就在王府内,大家围坐一起,闲话家常,其乐融融,席间,方少飞为顾及义母与两位老人家,暂时留在了恭亲王府。
  纪翠绫贵为太子生母,不敢也不应该再回“安乐宫”,恭亲王府遂成为她临时安身之所。
  布笠人最是忙碌不过,他未参予晚宴,诸事一毕,便匆匆告辞而去。
  他身份如谜,行踪亦如谜,没有人知道他去那里。
  却有人看到,快刀王立独自一个人,大摇大摆的走进五福楼去,直接来到龙风厅。
  近来,他是五福楼的常客,差不多三天两头都会来龙凤厅喝闷酒,时间久了,根本用不到点菜,屁股还没有坐热,掌柜的便亲自将他喜欢的菜食送了上来。
  掌柜的挂着一脸的谄媚,道:“王大人,还是老样吗?”
  快刀王立头也没抬,冷泠道:“再加一副杯筷,四个菜。”
  “王老有客?”
  “嗯!张管事来的时候请他直接到龙凤厅来。”
  掌柜的颔首应是,躬身退下,恰巧在柜台边遇上太监张敏,道:“张管事今天好口福。”
  张敏的三角眼一瞪,没好气的道:“什么意思?”
  掌柜的道:“上午是孙少爷请客,晚上又是王大人——”
  张敏打断他的话,道:“你少说两句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
  掌柜的马屁拍不成,碰了一鼻子的灰,讪讪然道:“是,王老在龙凤厅候驾。”
  张敏没再言语,跨步走进龙凤厅,待酒菜杯筷上齐后才说道:“王大人,是不是一个人喝闷酒喝腻了,想找小弟来陪陪酒?”
  快刀王立斟了两个满杯,与张敏照了杯底,拿着筷子,却不去夹菜,轻敲着桌面,道:“是有一件事想跟张兄琢磨。”
  张敏一边斟酒,一边说道:“小弟在洗耳恭听。”
  “刚不久,我得到一个消息,‘九龙刀’重现江湖。”
  “唔,张某亦有个耳闻,消息好像是从孙少爷口中传闻。”
  “张兄可知道,‘九龙刀’落在何人之手?”
  “据说是方少飞。”
  “老夫正是为此事找你。”
  张敏道:“王大人可是想要抢夺‘九龙刀’?”
  “这是上策,不过,方小子已非昔日可比,成功的胜算不大,我宁愿用其他更简单的方法。”
  “乞道其详?”
  “可以买。”
  “买?王大人准备出多少钱?”
  “他要多少就给多少。”
  “‘九龙刀’乃无价之宝,小弟看,王大人纵然倾其所有,方少飞也不得肯卖。”
  “还可以租刀。”
  “租?打算租多少天。”
  “快则一日,慢则三天。”
  “恐怕行不通吧,三岁小孩也会怕中圈套,上恶当。”
  “可以借。”
  “可以运用各种关系。”
  “可惜大人身边没有一个跟方少飞有关系的人。”
  “有!”
  “谁?”
  快刀王立没有立即答话,再敬张敏一杯酒,吃了一口菜,眯着眼睛,露出狐狸般的笑容,说:“张兄就是最适当的人选。”张敏骇然一惊,吃到嘴里的菜差点给吓得吐出来,神色慌张的道:“王大人,这个玩笑开不得,小弟与方少飞八百竿子也打不到一起。”
  “张兄,见真人不说假话,日前方少飞曾夜闯大内,你就是领路的人,老夫亲眼目睹。”
  “这——这——”张敏傻了眼,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别紧张,如果王某告密,你早就没命了。”
  “谢王大人高抬贵手。”
  “客气,王某需借用大力。”
  “实不相瞒,那只是一笔买卖,由布笠人居间转介。”
  “你现在也可再去找布笠人。”
  “带一个人混进紫禁城,事情单纯易办,‘九龙刀’则非同小可,小弟恐力有未逮。”
  “你没有尝试过怎么晓得办不到?”
  张敏被人抓住小辫子,不答应不行,答应吧又恐无法达成任务,急中生智,被他想出一个十全十美的好法子,说道:“王大人欲得九龙刀,想必是欲与雷霆再决一雌雄,张某好像听血手魔君曾经说过,他情愿不用‘擎天剑’,与王大人再战一场。”
  王立连干三杯,断然说道:“不!不!不!”
  “这是为何?”
  “老夫是败在‘擎天剑’下!一定要用‘九龙刀’斗垮雷老儿的‘擎天剑’,才算扳回颜面。”
  “万一弄不到手怎么办?”
  “你一定要尽力!”
  “王大人的事,就是我的事,敢不尽力,奈何这刀在别人手里,作不了主。”
  “张兄,请记住,可以买,可以租,可以借,甚至可以偷,不惜任何代价,不择任何手段,只要能取得‘九龙刀’就成了。”
  “这小弟完全了解。”
  “了解就好,老夫知道你神通广大,无所不能,一定不负所托,方小儿一旦首肯,就请代我知会一下雷老儿,叫他选一个黄道吉日,准备应战。”
  武林中人个个视名利如命,官场中的武林人物犹有过之,快刀王立仍是恨不能马上就与雷霆刀剑相对,身为主人的他,反而赶着客人走,一顿晚餐就算草草收场。
  张敏走了,快刀王立也走了,五福楼却及时又来了两位贵客。
  来人一个脸黑如炭,一个肤白胜雪,黑脸的老头双腿已断,腋下撑着两根铁杖,整个身子被架空在铁杖上,明眼人一看便知是黑煞龙飞与白煞铁虎兄弟。
  这时正值晚膳时分,五福楼座无虚席,双煞眼见龙凤厅是空的,随即一头闯进去。
  一名小二随后跟进来,道:“两位请外边坐,这里是专们招待贵宾的。”
  白煞闻言大怒,骈指如剑,一张寸许厚的檀木桌面,立即被他戳了一个大洞,尚未收走的碗盘,震得砰砰乱跳,汤菜横流。
  铁虎大马金刀的道:“小杂种!你是说老子不够资格进龙凤厅!”
  小二吓得魂飞魄散的说道:“够!够!”
  黑煞龙飞一铁杖扫翻了满桌的碗盘,一屁股坐下来,说道:“够就快将你们拿手的好菜好酒端上来,吃的好,老子重重有赏,吃的不好,当心砸烂五福楼的招牌。”
  小二连声应是,连大声也不敢吭一声,缩头缩尾的溜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九龙刀倏现 白芙蓉得救
上一篇:
第十九章 巧获九龙刀 难防人不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