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王府共团聚 定计诛奸臣
2021-04-18 21:00:43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酒菜是由掌柜的亲自送来,致歉的话说了一箩筐,最后道:“小伙计有眼不识泰山,诸多冒犯,两位大爷大量海涵,这一顿饭算小老儿免费招待,请慢用。”
  双煞面目狰狞,令人望而生畏,掌柜的也不敢久留,话一说完,便即告退。
  二人久别重逢,今天一大早才在城郊不期而遇,白煞一面吃喝一面说道:“大哥,今天一整天我们都在谈过去的事,对于未来,不知大哥可有何打算?”
  黑煞龙飞不假思索的说道:“首先自然是报仇,憋了二十年了,一定要杀个痛快。”
  “这不难,那西仙白芙蓉听说正在北京。”
  “愚兄得到消息,北毒石天那个老小子,前一阵子曾与万贞儿勾勾搭搭?”
  “有这回事,目前好像又退烧了。”
  “管他退不退烧,只要他人在北京,就不能轻易放过他,万贞儿胆敢袒护,就连她一起干。”
  “事实上万贞儿本来就留不得,她也是学得‘玄天真经’上功夫中的一人。”
  “二弟,还有谁?”
  龙飞道:“布笠人、方少飞、血手魔君雷霆。”
  “方少飞,布笠人走狗运,等于是捡便宜,那万贞儿和雷霆是如何学得?”
  “据传是乃师衡山老人所传授。”
  “这个老不死的生死下落如何?”
  “小弟正在访查中。”
  “愚兄上午已经说过,方少飞与布笠人,在代表咱们兄弟换经的时候,动了手脚,以致你我所学皆不甚齐全,找到这两个杂碎,不将他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
  “大哥,幸而所有的经文我们俱已分别背熟,假以时日,不难贯通全经。”
  “二弟之盲不差,杀了西仙,北毒,布笠人,方少飞,万贞儿,雷霆,甚至连南僧,东丐也一起解决后,咱们再觅地钻研,届时放眼武林,走马江湖,将是我们兄弟独霸的局面,再也没有人敢出面一争短长。”
  言来意气风发,煞有介事,似乎整个武林已在他的掌握之中,接着是一阵哈哈大笑。
  白煞铁虎跟着也纵声大笑起来,声震屋宇,狂妄已极。
  天上无云,有月,月明如洗。
  地上无露,有霜,夜凉如水。
  白家,白家三进院子里的楼上,是张亚男的香闺,香闺外面的阳台上,置一香案,摆着不少瓜果馐馔,张亚男一身淡雅,满面肃容,手里捧着三支上好的沉香,正在祭拜天地,祷告上苍。
  只听她喃喃自语道:“苍天在上,小女子张亚男在下,敬备瓜果时馐,祭拜诸神,切盼一方土地。过往神明,能念我一片真诚,促我父张峻山速来与女儿相会,以慰孝思而圆天伦。”
  小心翼翼的将香插好后又道:“人皆有父,惟我独无,我思念父亲二十年,已心力交瘁,了无生趣,假如此香燃尽,我父仍未现身,小女子亦不欲独留人世,决意了此残生。”
  言毕,扑跪在地,正经八百的行了三跪九叩的跪拜大礼。
  她好像不是在闹着玩,返回屋里,取出一条事先准备好的白色丝巾,搬了一个凳子,将丝巾悬在梁上。
  也不知道她是从那里学来的,对“上吊”还挺内行的,打了一个死结,将脖子套进去,试一下长短高度,认为恰到好处时,才又回到原来的地方跪下。
  张亚男昂首望天,一脸企翘,神情肃穆,态度虔诚,任何人见了都会为她的孝恩所感,屋外风大,香火燃速甚快,这时已燃去一半。
  月明如洗,夜凉如水,一切依旧,四下里一片沉寂,并未因张亚男的孝心而出现奇迹。
  香火又燃去了一寸,仅仅剩下四寸不到。
  霍然,夜空中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亚男,亚男!”
  张亚男游目四望,闻其声,不见其人,道:“是少飞哥吗?”
  “是我,方少飞。”
  “在那儿?”
  “就在附近。”
  “干嘛?”
  “知你西山誓言必践,特来相伴。”
  “别过来,免得坏了我的事。”
  “放心,我隐身暗中。”
  沉默片刻,香火又燃去寸许,二人又开始第二回合的谈话。
  方少飞道:“亚男,你真的相信怪力乱神之说?”
  “鬼才相信。”
  “那又何必如此郑重其事。”
  “呆瓜,是做给我爹看的。”
  “你认为布笠人就是张前辈?”
  “我宁可信其是。”
  “弓先生曾亲口否认。”
  “那是因为对家母不满;”
  “你觉得弓先生会不会来?”
  “应该不会使我失望。”
  方少飞道:“万一判断错误,他没有来怎么办?”
  “只好重打锣鼓,重结网。”
  “我是担心你会不会——”
  “傻蛋,我怎么会忍心撇下你一个人走。”
  禁不住一阵甜情密意袭上心头,虽然仅仅这么一句话,却使方少飞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香火还剩下一寸多。
  “少飞哥,你到周围去看。可有什么动静?”
  “好!我这就去。”
  不一时,方少飞的话传过来了:“亚男,外面静悄悄地只看到一只猫。”
  “没有人吗?”
  “没有。”
  “唉?”
  张亚男的聪明,在江湖上是有名的,连寻父也用计谋,但眼见自己的心思要付之东流,却再也乐不起来,沉重的叹息一声,没再言语。
  人也跟着换了一副凄凄惨惨的面孔,两眼直勾勾的死盯着香火头,一动不动。
  香火终于燃到尽头。
  张亚男呼地站了起来,面邑凝重。目注苍天,喃喃自语“苍天既然绝我张亚男,小女子只好以一死相报。”
  双掌合十,再施一礼后,便转身入室,登上板凳。
  不仅此也,真的将脖子套进去,将板凳一脚踢开。
  方少飞吓一跳,以为她临时变卦,真的要寻死,当即长身而出。
  另一个人比他更快,从对面的楼头上一泻而下,凌空蹈虚,踏月而行,正是正宗的“一苇渡江”身法,方少飞的眼皮子仅只一眨,那人已进入香闺,将张亚男轻轻放下。
  不是布笠人!
  不是任何熟识的人!
  是一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来人身材魁梧,气宇轩昂,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威武中别有一番书生气息,儒雅中自有一股慑人的豪情,看上去年龄约在五十上下。
  张亚男呆呆地望着他,说道:“你是——你——”
  来人慈祥的笑道:“你要找的人。”
  “你真的是我爹?”
  “这种事怎可随便冒充。”
  张亚男呆了,傻了,也乐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从头上直看到脚下,从神态眼神中,从细微末节之处,在对方的身上,找到了她自己的影子,从而也肯定,眼前的这位长者,果然是自己的生身爹——八斗秀士张峻山·。
  “爹!”
  二十年来朝思暮想,现在终于成为事实,张亚男一头投进父亲的怀抱里,千言万语,一时间竟不知从何说起,仅仅叫了一声爹便接不下去了。
  在父亲宽厚的膀臂里温暖了一会儿,张亚男激动的情绪始稍见平复,抬起头来,看着父亲,缓缓说道:“爹!你老人家就是弓先生吧?”
  八斗秀士摇摇头,没有说话。
  “那你们总该认识吧?”
  “不认识。”
  “奇怪,那你老人家怎会知道,做女儿的与爹有约?”
  “傻孩子,打从你搬进此地后,爹每天夜里都来看你,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没有一样能瞒得过为父的,包括你刚才跟方公子的谈话。”
  “既然如此,爹自然也知道,女儿上吊是假!”
  “丫头,你的鬼名堂最多,为父的闻名已久。”
  “不管是真是假,爹还是出现了,总算没有白费。”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为父的怎忍见你再这样苦恼下去。”
  “爹,从今以后,你老人家就别走了,让我们一家团聚。”
  “不!为父的稍待片刻就走。”
  张亚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退后三步,大睁着眼睛,道:“爹说什么?还要走?”
  “是的,爹不能不走。”
  “这是为何?”
  “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不提也罢。”
  “爹是怕娘不答应?”
  “为父的自己也不打算留下来。”
  “爹!你老人家可千万不能听信谣言,说娘如何如何,事实上娘是规规矩矩的,只是由于为人过于刚强,得失之心又重,难免遭人非议,恶意中伤。”
  “这个为父的相信。”
  “那还有什么问题?”
  “主要是意见不合。”
  “意见不合?”
  “你娘嗜名如命,好大喜功,为父的偏偏生性淡泊,与人无争,这是问题的症结所在。”
  张亚男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父亲的面前,泪流满面的道:“爹!请看在你苦难女儿的份上,别再走,就留下来吧,别看娘叱咤风云,不可一世,实则同样是异常寂寞,争强斗胜,只不过是为了排遣空虚,娘是个面恶心善的人,自从上一次毁了假面人的墓碑后,女儿看得出,她老人家一直在懊悔、自责!”
  八斗秀士张峻山拉着女儿,眸中老泪盈眶的道:“亚男,不要逼为父的,这是不可能的事,快起来。”
  张亚男断然说道:“爹不答应,做女儿的永远不起来。”
  张峻山叹息一声,道:“傻丫头,就算爹答应,你娘不同意也是枉然。”
  事情总算现出一线曙光,张亚男兴冲冲道:“爹答应就好办,我现在就求娘去。”
  爬起身来,掉头就要下楼,那知,西仙白芙蓉已先一步到了楼梯口上,冷冰冰的道:“为娘的在此,你不必去了。”
  张亚男一惊,道:“娘!”
  白芙蓉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瞧她一下,面笼寒霜,声音比冰雪还冷:“张峻山,你来干什么?”
  张峻山木然无表情的道:“来看看孩子。”

相关热词搜索:九龙刀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九龙刀倏现 白芙蓉得救
上一篇:
第十九章 巧获九龙刀 难防人不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