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变生肘腋 祸起萧墙
2021-02-20 21:42:27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抽鸦片的学问很大,用具也不少,有烟灯、烟枪、银针,当然还要有鸦片烟,有床铺,以及枕头,因为鸦片烟是躺在床上抽的。
  烟枪比一般的烟斗长而直,头大尾细,头上有一小孔,专为装鸦片而设,内部中空,称作烟锅,抽剩的烟灰烟渣,全部聚集在此。
  往昔英国烟商贩毒图利,国人不察,反误以为是仙丹妙药,一时相沿成习,争相吸食,蔚为一种风尚,富商巨贾,挥金如土,往往吸完之后,便不再回收。
  但,一般平民百姓,尤其是中毒已深,不克自拔的苦哈哈,多数都会将烟锅内的灰渣收回,再熬再炼,三抽四抽。
  艺妓的烟技的确很到家,用银针挑起一块鸦片来,在烟灯上烤软后,马上放进烟锅里。
  经过一阵极为熟练而又轻巧的搅拌,很快便奇巧无比的做成一个彷若奶子,中空,状如花生的烟泡。
  将烟泡装在烟枪上,这才大功告成,可以交给客人吸用。
  抽大烟的人,将烟枪含在口中,烟泡对准烟灯,就躺在床上,一面用银计拨弄着,以免流失,一面猛往肚子里吸。
  此时,烟泡业已装好,四人已开始吸食。
  一时,呼噜呼噜之声大作。
  吞云吐雾。
  神游太虚。
  涸气四溢。
  满室生香。
  四名艺妓好似依人小鸟,就躺在他们身旁,小心翼翼的侍候着。
  阿坤、土确壁、廖添丁浅尝即止,抽了半锅便停下来。
  阿坤猴急的道:“花十郎,下面一个节目是什么?是不是该办正事了?”
  孰料,花十郎给大家浇了一头冷水:“艺妓不干那种事。”
  廖添丁错愕一下,道:“艺妓也是妓,不干那事干什么?”
  花十郎道:“艺妓的首要工作就是表演,以技取人。”
  “老子就不信,他们能够出污泥而不染,永保清白之身。”“廖老大之言不差,艺妓也是妓,她们也会在有条件的情形下接客。”
  “什么条件?”
  “最起码的一个条件是,必须是捧场三次以上的熟客。”
  阿坤在其中一名小妞的胸部,像抓皮球似的抓一抓,嘻嘻笑道:“这好办,咱们三天两头便来报一次到,很快便可以成为她们的入幕之賓,反正有人请客,又不要咱们花钞票。”
  土确壁道:“事實可能并非如此,今日之后,樱花俱乐部说不定会烟消云散,石太郎也许会到阎王爷那里去吃大餐。”
  一提到石太郎,廖添丁猛然想起,此来的主要目的,乃在寻找胞姐金莲,以及为义军筹措一笔经费,当即步出烟馆,往后面行去。

×      ×      ×

  通过一道牌楼式的拱门,立为所见的景象怔住了。
  处处都是莺莺燕燕。
  凡睡眠都有狂蜂浪蝶。
  春光旖旎。
  风月无边。
  一看就知道是妓院无疑。
  花十郎拉了阿坤一下,扮了一个鬼脸,道:“老兄想骑马射箭,这里可以,台湾货,日本货,统统都有。”
  阿坤展目四顾,皱着眉头道:“算啦,算啦!这些庸脂俗粉,太没水准,比俺的赛水仙还差一大截,提不起兴致来,办正事要紧。”
  花十郎一怔,道:“三位来此还有正事?”
  廖添丁道:“想放手赌几把,捞点钞票。”
  “这容易,后面就是赌场,不过——”
  “不过怎样?”
  “想捞点钞票可不简单。”
  “此话怎讲?”
  “此地的赌师都精得很,跟猴子一样。”
  “哼,连狐狸都不怕,还怕猴子,你等着吃红吧。”

×      ×      ×

  不错,第三进正是一个赌场。
  很大,设备一流,规模也是一流的。
  所有赌博的玩意儿,这里都有,包罗万象,应有尽有。
  生意不恶,人潮如涌,呼卢喝雉之声此起彼落。
  最热门的是玩底牌,赌梭哈,这是最近进口的洋玩意儿,赌客最多,赌注也最大。
  对梭哈,廖添丁近来曾下过工夫,他知道,这是最好赚,也最干净利落的一种赌博。
  当然,利之所在,弊亦随之,倘若眼光欠准,运气欠佳,也有可能在瞬息之间输掉裤子,甚至倾家荡产。
  玩梭哈,有几则很特别的规则:
  一是参赌的人,必须是取相等的赌资来,置于桌面上,在赌局尚未结束前,只许增加,不准收回。
  二是凡是喊出“梭”的人,就表示要跟对手作最后摊牌,连对手台面上的钱皆全部计算在内,万一“梭”不成功,喊“梭”的人必须负完全责任,如果自己台面上的钞票不够赔,还得掏腰包。
  三是只要喊出“派司”,就表示放弃,连看对手底牌的资格都没用。
  这是一种赌智慧,赌胆量,赌钞票多寡的游戏,学问很大,奥妙无穷。
  可以骗,可以诈,也可以胡吹八吹,虚张声势,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廖添丁见猎心喜,立即拿出三百元的赌资来,加入赌局
  庄家是个日本人,戴着一顶瓜皮帽,留着一撮山羊胡,三角眼,四方脸,年约五旬开外,脸色阴沉沉的不带丝毫喜怒之情。
  廖添丁也紧绷着脸,将全副精神投注在台面上。
  牌已发出,手法轻巧、快速而又熟练,一看就晓得是一位精于此道的高手。
  玩梭哈,赌牌面,也赌牌底。
  牌面好,可以唬人,使诈,但也不能太好,如牌面出现四条,别人一定会放弃,赢不了多少钱。
  牌底好最佳,大家龙争虎斗,皆莫测高深,钞票越堆越多,输赢的数目都很大。
  最紧张刺激的莫过于大家的牌底牌面都很好,这样才会掀起高潮,大开杀戒,顷刻之间便可分出高下。
  要狠,要准,要果断明快。
  要玩阴,要使诈,更要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有机会就攻,赢大钱,没机会就退,输小钱,这是赌梭哈的不二法门。
  廖添丁就严格遵守此一法则,一连三把牌皆中途派司,未曾与人争强斗胜。
  直至第四把牌才有了起色,四张牌面是:910JQ,顺子的面,不小,可以赢三条两对等。
  凑巧,十家之中,有六家的牌底也不赖,有对子,也有三条的。好一个龙争虎斗的局面。
  论牌面,以廖添丁的顺子为尊,有下注之权,数了五张钞票,往前面一推,道:“五十!”
  “跟!”
  有五个人跟着各下五十元。
  “一百!”
  “跟!”
  廖添丁再加一倍,四人跟,一个派司。
  “二百!”
  “跟!”
  三人跟进,一人放弃。
  台面上的赌资已经累积到一千五百以上。
  随着赌注的增加,场中的气氛也热烈起来。
  庄家早已派司,乐得轻松,作壁上观。
  真巧,跟进的三个人,牌面都是一副对子。
  在扣下面的那一张牌底。
  有可能是三条。
  也有可能是两对。
  都不小,但又谁也没有绝对的致胜把握,谁也不甘心就此认输。
  他们的主要对手,自然是廖添丁,910JQ,下面的底牌只要是8或K,就是顺子,稳赢。
  因此,大家都不愿再下注,避免冒太大的风险。
  其中一人道:“咱们就到此为止如何?”
  另一人道:“我赞成,适可而止,免得伤筋动骨。”
  最后一人亦随声附和道:“好啊,亮牌!”
  权在廖添丁,他没有亮牌。
  不但没有亮牌,反而将从洪茂川那里讹诈来的一千多元全部掏出来,拍!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爽爽朗朗的吐出来一个字:“梭!”
  梭的意思就是最后摊牌,对手如果接受,就必须将自己台面上的钞票也全部计算在内。
  反之,就视同放弃,连看对方牌底的资格都没有。
  “派司!”
  “派司!”
  “派司!”
  廖添丁表现出一副稳操胜算的架势来,把三名赌客唬住了,全部宣告放弃,未敢与他一争短长。
  按道理,他们都没有资格看廖添丁的牌。
  廖添丁也没有这个义务,亮出来给他们看。
  然而,这小子绝透了,根本不按牌理出牌,居然自动将底牌亮出来。
  不亮还好,这一亮差点没把三位对手给活活气死。
  因为,底牌只是一张Q,也就是一对!,顺子并未成功,是一副不折不扣的假帽子。
  输给两对。
  更输给三条。
  廖添丁好爽,大马金刀的将大堆的钞票收到自己面前来。有人嘟嘟喃喃的在说风凉话:“这小子好大胆,夜路走多了,总有一天会遇上鬼。”
  被廖添丁听见了,毫不介意,笑哈哈的道:“不要紧,咱家常常跟恶鬼打交道,花点小钱,分点红,就可以逢凶化吉。”
  另一把牌已经开始了。
  一按规矩,除头两张牌不计外,后三张牌,每发一张皆必须要在赌注上加钞票,除非将牌扣起,宣布派司。
  由牌面大的人领头来喊,最低不得少于十元,多则不拘。因此,当发至第五张牌时,钞票往往会累积至五六百元。输赢很大,一般人压根儿就玩不起,廖添丁这时候才注意到,赌徒之中,有番仔,也有本省同胞,多数都是肥头大耳,衣著讲究的有钱人。
  乖乖不得了,了不得,廖添丁的牌面好大,三张小8,一张老K。
  庄家的牌面也不小,一对A,一对J。这样的牌变化不少,廖添丁有三种可能:
  第一是:四条小8,这样便通吃稳赢。
  第二是:葫芦哈斯,亦即三条一对。
  第三是:只有三条小8,牌底非8非K。
  庄家的变化较小,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葫芦哈斯,牌底是A或J,三条一对,吃廖添丁的葫芦哈斯,也吃他的三条小8。
  第二是:只有两对,牌底非A非J,稳输给廖添丁的三条小8。
  论牌面,又是廖添丁居首,出手不大也不小:“五十!”
  “跟!”
  “跟!”
  跟进的人只有两个,除庄家之外,另外还有一个秃顶,红光满面,戴一副金丝眼镜的日本老头。
  秃顶老头的牌也不错,一对10,—对Q。
  其余的人则自知不敌,全部派司。
  庄家好大的手笔,五十之外,又道:“再加一百。”
  秃顶老头道:“跟!”
  廖添丁道:“跟!再加二百。”
  庄家道:“跟!二百之外,另加三百!”
  秃顶老头咬咬牙,道:“跟!”
  廖添丁道:“跟!三百之外,再加五百!”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八 姐弟相会 咫尺天涯
上一篇:
六 身入虎穴 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