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以牙还牙 以眼还眼
2021-02-20 21:53:47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六个人随即离桌而起。
  在距离那两根木柱丈许外,又摆下了两张小桌。
  土确壁在左。
  马正雄居右。
  廖添丁与黄猛的手中,各拿着一副崭新的牌。
  阿坤好神气,临时客串起记时员来,双眼死盯着飞鹰帮提供的一只闹钟,口里喊着:“预备!”
  “开始!”
  当秒针走至十二时,立即传下了开始的命令。
  同一时间,黄猛、廖添丁也同时行动。
  黄猛的牌掷给了土确壁。
  廖添丁则丟给了马正雄。
  时间实在太宝贵,只有三分钟,可谓分秒必争,二人忙以最快的速度,打开包装,取出了牌。
  先看牌面。
  再看牌底。
  看能否瞧出有何特别之处,强记在脑海中,作为选择时的张本。
  牌虽有五十二张,但真正需要强记的并不多。
  JQK最重要,因为这些牌只有半点,是过五关或十点半所必须。
  几张特定的牌也应该记清楚。
  如10,只要再配JQK中任何一张,便是十点半。
  如A配以8及JQK,便成为过五关,加十点半。
  如8,配以A及JQK,也成为过五关,加十点半。
  牌数虽然不多,依然困难重重。
  关键在于,短短三分钟之内究竟能够记住多少?
  尤其是,当对方重新洗牌后,是否能够挑出来?
  马正雄看得很仔细,全神贯注,一丝不苟。
  相反的,土确壁则显得有些吊儿郎当,马马虎虎。
  阿坤睹状十分恼火,暗中骂道:“死土确壁,臭土确壁,这个玩笑可开不得,三万块花花绿绿的票子,是我双枪坤仔赢来的,若是输在你姓吴的手中,小心俺去扒你们吴家的祖坟。”
  三分钟何其短暂,转眼即到。
  “时间到,停!”
  命令仍然是阿坤下达的。
  二人都很安分,一齐收手停下来。
  接着,马正雄很认真的洗了土确壁的牌。
  土确壁也一而再的将马正雄的牌洗三遍。
  好戏将要登场,一枚三寸高的爆竹就放在木柱的中间。药捻子更长,约有四寸。
  这一次由秃鹰唐林木来客串点炮的人,取来了一柱点燃的香,将鞭炮点然后,方始下令道:“开始!”
  更紧张!
  更刺激!
  全场的空气都凝滞下来,大家皆屏息以观。
  最紧张,最凝重的自然是土确壁与马正雄两位当事人。然而,他们两个人的做法却不尽相同。
  苍鹰马正雄扑克牌全部摊开在桌子上,像寻宝似的,在牌堆里,就记忆所及,寻找他自己所需要的牌。
  土确壁则完全相反,将牌搞乱,弄散,以天女散花的手法,全部投掷在半空中。
  牌在上面,人在下面,每一张牌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喜欢J就选J。
  中意Q就挑Q。
  取在手中,奋力一掷,不偏不倚的斜嵌在木柱上。
  廖添丁好不兴奋,竖起大拇指夸奖道:“赞!吴兄果然有一套!”
  阿坤同样眉开眼笑,赞不绝口的道:“高!吴老大的确高招。”
  药捻子火花四溅,嗤!嗤!作响。
  二人选牌掷牌的声音,更咻!咻!的响个不停。
  好快,马正雄已选好了四张牌,斜嵌在木柱上。
  大家有目共睹,是AJQK。
  只要再来一张8,便是过五关,加十点半。
  土确壁的速度也不慢,同样完成了四张牌。
  也同样是AJQK,只要再来一张8,照样是过五关,加十点半。
  气氛更紧张!
  场面更凝重!
  扑克牌在飞!
  药捻子在响!
  嘭!就在鞭炮爆炸的前夕,二人已及时射出了最后一张牌。
  可惜,功败垂成,两张牌皆未能嵌入木柱上,被炸裂的爆竹纸屑震飞。
  大家争先而上,谜底立告揭晓。
  苍鹰马正雄是一张7,过五关,但只有九点半。
  土确壁是一张8,不但过五关,而且是十点半。
  阿坤睹状雀跃不已,大声嚷嚷道:“贏啦,赢啦,吴老大赢啦,飞鹰班要赔两万五。”
  秃鹰唐林木却不以为然,语冷如冰的道:“赢你的头,纸牌落地,双方不算。”
  阿坤勃然大怒道:“放屁,牌是被爆竹震飞的,是意外,绝非吴老大有意如此。”
  苍鹰马正雄一本正经的道:“就算是意外,吴朋友的做法仍然有瑕疵,不无有可议之处。”
  土确壁一脸怒气的道:“有什么瑕疵?有何可议之处。”
  马正雄道:“吴老大选牌的手法令人不敢苟同。”
  土确壁神色一紧,道:“怎么,规则禁止这样做。”
  马正雄道:“那倒没有。”
  阿坤脸一沉,道:“没有就免开尊口,拿钞票来。”
  秃鹰唐林木怒冲冲的道:“做梦,飞鹰帮的钞票不是这样好拿的。”
  “妈的,你们想耍赖?”
  “小子,说话最好先刷刷牙,少放狗臭屁,睁大眼睛看清楚。”
  “看啥?”
  “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你说呢?”
  “这是飞鹰帮。”
  “飞鹰帮又怎样?”
  “最好不要太放肆,当心来得去不得。”
  不禁激怒了阿坤,暴跳如雷的道:“不要脸,不要脸,想不到名满全台的飞鹰帮,居然是一群无耻的鼠辈,不但耍赖,而且还想以多为胜。”
  苍鹰马正雄声色俱厉的道:“游木坤,你说话最好干净一点,勿逞口舌之利。”
  土确壁沉声道:“不干净又待怎地?”
  马正雄瞪眼道:“小心祸从口出!”
  四人舌剑唇枪,针锋相对,吵热了彼此情绪,也吵出了大家的火气,眼看乌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恶战一触即发。

×      ×      ×

  并没有打起来。
  是被廖添丁压下来的,问神鹰黄猛:“咱家想听听黄老大的高见。”
  神鹰黄猛阴笑一声道:“廖朋友是指那一件事?”
  “这一局赌到底算不算?”
  “可以说算,也可以说不算。”
  “此话怎讲?”
  “如果三位肯归顺本帮,就算。”
  “哼!”
  “假如不肯归顺本帮,就不算。”
  “黄老大,你这是威胁,甚至敲诈、勒索。”
  “哼!”这一次轮到黄猛冷哼了。
  “可惜找错对象,咱家是敲诈、勒索的祖宗,不接受威胁。”
  黄猛浓而黑的双眉向上一挑,眸中射出来两道慑人的寒芒,一字一咬牙的道:“廖朋友的意思是,咱们之间没有合作的余地”?
  廖添丁不甘示弱,头一昂,胸一挺,威风凛凛的道:“这一笔赌债飞鹰帮也非付不可,没有妥协的余地!”
  苍鹰马正雄怒容满面的道:“倘若我们不付呢?”
  “你敢!”
  “只有胆小鬼、懦夫才不敢!”
  “你小子就是懦夫!胆小鬼!”
  这话简直是在扇风点火,存心挑衅。
  阿坤当然不是胆小鬼,也不是懦夫。
  立以行动代替了答覆,推翻了赌桌,也踢翻了饭桌。
  一时桌倒椅飞,汤菜横流,触目皆是破碗碎盘,华丽的“聚义厅”霎时变了样儿。
  神鹰黄猛睹状火冒三丈,语冷如冰:“大胆,竟敢在飞鹰帮撒野,给我上,毙掉这三个臭小子。”
  “是!”
  黄猛令出如山,飞鹰帮的众高手,包括苍鹰马正雄、秃鹰唐林木在内,一齐呐喊应是,一齐蜂涌而上。
  “妈的,打就打,谁怕谁呀。”
  “妈的,干掉这三个无耻鼠辈。”
  “妈的,叫飞鹰帮从此在江湖道除名?”
  “杀!”
  廖添丁、阿坤、土确壁都不是省油的灯,一片喊杀声中,不退反进,疾迎而上,跟飞鹰帮的人大打出手。
  飞鹰帮确有以多为胜之心,黄猛无参战之意,欲作壁上观,指挥全局,奈何事与愿违,飞鱼领着一群四海帮的弟兄杀进来,将飞鹰帮的高手截住,双方旗鼓相当,斗在一起了。于是,两边六人,立刻各找各的对象。
  廖添丁对上黄猛。
  土确壁找上马正雄。
  阿坤则与唐林木干上了。
  这六个人俱非弱手,可谓半斤八两,秋色平分,虽然打得够惨烈,彼此皆施出了浑身解数。
  但见掌风呼啸,拳影如山,人影儿忽上忽下,倏东乍西,明眼人依然不难看出,这一场恶斗,非三百合以外,绝对无法分出胜负输赢来。
  孰料,尚不足百合,刚刚经过一轮猛攻,将廖添丁他们逼退丈五六之后,神鹰黄猛却突然大叫一声:“撤!”
  三人行动一致,动作敏捷,余音未落,便以一式“飞鸟投林”,弹身而起,倒退出三丈以外。
  这事来得突然,非比寻常。
  不寻常的事,一定有不寻常的原因。
  廖、游、吴连半个念头还没有转过来,答案已经自动出现。
  但闻一阵“轧轧”之声传处,从头顶之上落下来一道铁栅栏。
  栅栏的落速极快,三人想逃也来不及。
  每一根皆粗逾儿臂休想能破坏得了。
  又见无情铁栅。
  做了笼中之鸟。
  神鹰黄猛发出一长串狂傲而又得意的冷笑,道:“廖添丁,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好好的琢磨一下,看是归顺老夫,共同称霸台湾江湖道,还是执意做一个抗日英雄,准备饿死在……”
  一语未毕,异事陡生。
  同样的声音再度响起。
  铁栅已经落到底,不可能再落。
  随着一阵轧轧之声,铁闸门徐徐向上升起。
  弄得黄猛、马正雄、唐林木满头雾水,不管三七二十一,拔腿猛往里面冲。
  既想阻止铁栅升起。
  又想防堵敌人逃走。
  更想弄明白事情的原委。
  结果却两头落空铁栅升起老高,廖添丁他们也溜之大吉,幸好,将事情的原委弄明白了。
  原来在屋梁之上藏着有三个人。
  大盗张富居中。
  和尚川仔贺永川在左。
  大头杜照邦则在右。
  铁栅就是被他们三个大力士,给硬生生的提了起来。神鹰黄猛大惊失色的喝道:“三位何人?”
  人字尚未出口时,三位大力士乍然手一松,铁栅又告落地。
  本是囚人的人,曾几何时,黄猛、马正雄、唐林木现在反而被人囚禁起来,做了对方的阶下囚。
  也因而震惊全场,恶斗随即全部停止。
  张富、大头杜、和尚川仔,噗通!噗通!相继跳落在栅栏之外。
  廖添丁拍着张富的肩膀,给飞鹰帮的三昆仲介绍道:“这位是张富,以前是铁捕,现在是抗日英雄,是新竹方面的一位名人,也曾经是台北监狱的龙头老大。”
  接下来,阿坤和土确壁,也替大头杜与尚川仔,添油加醋的吹嘘一番。
  神鹰黄猛怒视着大盗张富,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折道:“张富,你干的好事,坏了老夫的大事,这笔帐暂且记下,有一天飞鹰帮会加倍讨回来。”
  张富虎吼一声,震得人双耳嗡嗡作响,声若洪钟般道:“姓黄的,不必等将来,你他妈的现在就可以滚出来跟老子一决雌雄。”
  方待启动机关,打开铁栅,廖添丁及时拦阻道:“张兄,算了,光棍只打九九,不打加一,给飞鹰帮一个思过自新的机会。”
  土确壁亦随声附和道:“廖兄弟之言不错,从黄老大并无绝毒之药,将我等置于死地这一点来看,可知天良未泯,仍有药可救,姑且放过今天,以观后效。”
  阿坤道:“不过,话又说回来,桥归桥,路归路,那二万五千块的赌帐不能不要,三位最好早作准备,尽快清偿,免得你爸发了火,来拆你们的房子,烧你们的家,叫飞鹰帮灰头土脸,丢人现眼。”
  骂足了,也骂够了,大家伙这才成群结队的,神采飞扬的,大踏步的,得胜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十四 死亡游戏 鸡飞狗跳
上一篇:
十二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