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死亡游戏 鸡飞狗跳
2021-02-20 21:56:03   作者:欧阳云飞   来源:欧阳云飞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夕阳西下。
  满天彩霞。
  日警并未离去,在附近展开了疯狂的搜索行动。
  新店溪上,远处,台北那一边,有一叶孤舟正顺流而下。操舟的是义军小头目徐福田。
  坐在船上的则是廖添丁、土确壁、阿坤与张富。
  船上有酒。
  盘中有肉。
  五个人觥筹交错,正在喝着庆功酒。
  大家皆神采飞扬,有一种满载而归,大获全胜的快慰。
  “妈的,真爽啊!”
  “奶奶的,真痛快啊!”
  “绝妙好计,番仔一定会活活气死。”
  “气死活该,气死一个少一个。”
  “曾国英真不赖,截听器果然妙用无穷。”
  “这一仗曾国英是第一号功臣。”
  “张富的表现也可圈可点,令苏文贤人头落地。”
  “苏文贤的死,必会令兄弟会的其他人吓破狗胆。”
  “这样最好,以后筹募基金时,可以省下不少口舌。”
  “赞!如此一来,兄弟会就变成咱们帐房啦!”
  “予取予求,谁也不敢反抗,也不敢报警。”
  “报警就要他人头落地,反抗就叫他命归阴。”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廖老大妙计高超,领导有方,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胜利,没有他,也不会有如今的成就。”
  “廖老大万岁!”
  胜利冲昏了头,大家近似疯狂,七嘴八舌的,喝着酒,谈着话,喊着口号,还哼着小调,没入苍茫夜色之中。

×      ×      ×

  一仗成功,给大伙带来莫大的鼓舞。
  也因而使他们上了瘾,欲罢不能。
  想再继续给日本鬼子重创、羞辱。
  想再继续为义军多筹募一些基金。
  于是,利用截听器,又展开了一连串的惊人行动。
  对象差不多都是兄弟会的会员。
  也有几个土绅、劣豪、汉奸、狗腿子。
  花招百出。
  推陈出新。
  每一次都有新点子。
  每一次都大获全胜。
  使小日本的军、政、警各界,鸡飞狗跳,灰头土脸。
  也使台北的商场上,尤其是兄弟会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因而,使廖添丁的名声更加响亮,尊敬的人视若神明,痛恨他的人则认为是魔鬼的化身。
  但是,不论是尊敬他的人,或是痛恨他的人,都一致同意,廖添丁头脑好,点子多,又身怀绝技,精于易容之术,来去如风,神鬼莫测。
  兄弟会的会员惊走了魂,吓破了胆,迫使山本刀之助会长与两位副会长,板田有信及辜害荣,不得不为了应付廖添丁,而紧急召开了一次三巨头会议。
  会中的决议很妙。
  不是对抗、争斗。
  而是妥协、沟通。
  说巧真巧,山本会长正为跟廖添丁搭不上线苦恼,在一位会员前田荣作的办公室里,正好遇上廖添丁又打电话来勒索,山本刀之助立即将话筒接过来,客客气气的道:“你是廖添丁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马上回说:“不错,阁下何人?”
  “山本刀之助”。
  “会长先生好。”
  “廖英雄好。”
  “日前承蒙鼎助两万元,谢了。”
  “别客气,应该的。”
  “你他妈的榨取台湾老百姓民脂民膏,当然应该缴税,老子客串车夫,载你这个大胖子,却累惨了,不应该。”
  “找个机会,本会长补载廖英雄一次好啦。”
  “嗯,这还像句人话,哪天你爸高兴,咱们到中部的日月潭去玩。”
  乖乖,台北到日月潭,迢迢数百里,倘若真要山本用黄包车载去,不累死他才怪。”
  沉默少顷,廖添丁先开口道:“山本会长把电话抢过去,可是觉得上一次孝敬得太少,想再奉献一点?”
  “不不不,本会长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兄弟会的朋友们,想推派几位代表,请廖朋友以及他的伙伴,大家一起吃一顿饭。”
  “单单为了吃饭?”
  “自然是希望彼此面对面沟通一下”。
  “没有这个必要吧,咱家要钱,就给钱,谁报警,就砍谁的脑袋,如此而已,何必吃饭、沟通?”
  “就是因为这样,使本会的会员人心惶惶,寝食难安,因此才想当面沟通,看能否研究出一个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
  “山本会长,你似乎准备妥协?”
  “确有此意。”
  “可惜咱家对你信不过,不想赴你的鸿门宴。”
  “我们单独见一面,不吃饭,好不好?”
  “不好,除非能够派一个咱家信得过的人从中安排。”
  “在兄弟会,有廖英雄可能信赖的人?”
  “有。”
  “谁?”
  “一个母的。”
  “本会没有女会员。”
  “是板田副会长的千金板田惠子小姐。”
  “哦,是她?”
  “此刻,除她之外,咱家不想见任何人。”
  “可以,本会长一定促成此事,请板田小姐作代表人,从中安排。”
  “请山本会长注意,应将你自己的构想,全部毫不保留的告诉惠子小姐。”
  “会的”。
  “咱家是否接受邀宴,或者是否愿意跟贵会妥协,现在还言之过早,不作任何承诺。”
  “那当然。”
  “不过,山本先生有此创意,无疑是一个好的开始,为了投桃报李,咱家宣布暂时休战,告诉前田先生,刚才交代这事,暂时取消,叫他将钞票保管好,静候通知。”
  “廖朋友打算何时与板田小姐会面?”
  “还没有决定。”
  “何地?”
  “到时候咱家自会跟她联络。”
  “用电话?”
  “这是最好的交通工具。”
  “晓得板田家的号码吗?”
  “全台北的电话咱家都心知肚明。”
  “如此,咱们后会有期。”
  “但愿如此。”

×      ×      ×

  一小时后。
  板田有信家附近。
  一根甚是僻静,行人稀少的电线杆上,廖添丁化装成修理工人,又在上面打电话。
  廖添丁道:“喂,是板田公馆吗?”
  对方是一个女的,声若莺啼,娇滴滴的应了一声:“是!”
  “请惠子小姐听电话。”
  “我就是。”
  “我是廖添丁。”
  “是廖大哥,我正在等你的电话。”
  “也就是说,山本会长已经将事情的原委告诉姑娘了?”
  “是的,山本会长现在仍在我家。”
  “希望单独跟你见一面。”
  “可以。”
  “不希望有人跟踪,也不希望你将会面的时间地点告诉任何人。”
  “没问题,我保证。”
  “你家的后边,南方,数十丈外有一个大竹围,知道吗?”
  “知道。”
  “竹围内有一个大水塘。”
  “对。”
  “水塘边上,有一座亭子。”
  “那地方小妹常去玩。”
  “咱家就在那里等你”。
  “现在?”
  “现在!”
  “回见!”
  “回见!”

×      ×      ×

  阿坤、张富就潜伏在板田家附近。
  亲眼见板田惠子急匆匆的夺门而出。
  算算时间,就是在她放下电话的那一瞬间。
  换言之,她信守承诺,并未将会面的细节告诉乃父板田有信,以及兄弟会的会长山本刀之助。
  土确壁守在更高更远的地方,亦未有日警或可疑的人物出现。
  三个人互相招招手,跟在惠子小姐的后面,往大竹围方面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廖添丁

下一篇:十五 出奇致胜 搬家成功
上一篇:
十三 以牙还牙 以眼还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