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荒林浴血
2022-01-10 20:25:0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候,陷于十面埋伏中的韩叔叔和方立青,在黑暗的林子中稳稳地立定了。
  韩叔叔一只手握住了立青的胳膊,昂然道:“我姓韩的虽不是三头六臂的人物,可是这等以众凌寡的阵仗可看得多了,各位若是放上一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韩某总有报答各位的日子,至于……”
  他说到这里,黑暗中一个阴森的声音接着道:“若是咱们不放呢?”
  韩叔叔两目一翻,精光外射,一字一字地道:“嘿,咱们两条命放在这里,各位有本事的只管来取吧!”
  立青只觉得韩叔叔的手上一阵热一阵冷,他侧头一看,只见韩叔叔浓浓的双眉下,一双眸子射出慑人的凛然光辉。立青不知怎地,只觉一阵热血上涌,这时便叫他立刻死,他也丝毫不在乎。
  林子外再没有了回话,四周突然静了下来,生像是那些埋伏的人突然都离去了一般。但是韩叔叔心里却知道,这是敌人最毒辣的一着,看来敌人是非取得自己的两人性命而后已了。
  他略为踌躇了一下,心中默想道:“我明敌暗,反正是这么一回事,闯吧!”
  于是他一带立青的胳膊,大踏步向前走去,黑暗中发出沙沙的微声。
  立青想问韩叔叔,但是韩叔叔的眼睛告诉他不要张声,于是他也闷闷地跟着韩叔叔在黑暗中潜行。
  四周静极了,只有自己行走的声音,立青觉得自己的脸像火一般热,心跳的声音仿佛都能听得见,不过只走了十来步,在他却像是一段极漫长的旅程。
  忽然之间,他又想起了爹爹,爹爹指着墙上的紫铜金牌悲声大笑的影子又出现在眼前,这使他忍不住要回过头,向家的方向看去。
  但是他能看到什么呢?只是无穷无尽的黑暗罢了。
  韩叔叔虽然毫不在意地一大步一大步向前走,其实他已把一身精纯内力提到十成,就如张满弦的弓弩一般,一触即发。
  他知道敌人如此做法,那是要施展全力暗袭的前奏,但是便是站在原地不动,也是一样的挨打。
  蓦然……
  呼的一声劲风袭到,立青才听到声音,正要倒退,忽然那声音已敛,只听到耳旁韩叔叔冷哼一声,接着右方不远处一个冷冷的声音:“好,姓韩的,闭目听风接器!”
  立青吃了一惊,难道就在方才那一下,敌人的暗器已让韩叔叔接住了?
  自己就站在旁边,竟连一点感觉也没有,他不禁怀疑地向韩叔叔望去——
  韩叔叔一停身,伸开右掌来,立青看时,只见五点寒星平稳地躺在韩叔叔的手掌心上,他不禁又是惭愧又是振奋。
  韩叔叔略略一瞥,冷笑道:“商邱百臂侠贾夏老头儿,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个不成器的徒儿?”
  黑暗中那人怒吼道:“混帐家伙,你竟敢对贾老爷子不恭……”
  韩叔叔仰天大笑道:“你们都听着,有机会告诉百臂侠贾夏老儿一声,昔日的老朋友韩国驹代他把这不成材的小子废啦!”
  他话声方了,忽然猛一转身,抖手扬处,四点寒星带着呜呜怪响疾飞而出,紧接着一声惨叫,那发暗器的人已死在自己暗器上!
  那人惨叫声未了,左面树枝上一人惊呼道:“好强的手劲……”
  他话声未完,韩叔叔全神贯注,抖手又是一扬,手中剩下的一颗暗器疾飞而去,那人方说到一个“劲”,又是一声惨呼,从树上跌了下来。
  韩叔叔紧跟着一抱立青,贴着地面滚出三尺,果然他身形方动,哗啦啦一声,一把暗器落在他一秒钟前所立之地!
  他大声笑道:“各位只管闭着嘴打闷仗吧!这里虽黑,韩某人的耳朵可灵得紧呢!”

×      ×      ×

  立青从韩叔叔豪壮的笑声中感到不可一世的英雄气概,他的心情在抖擞着,热血在沸腾着,方老爹一心只望着这个独生的宝贝儿子弃武习文,从此脱离血淋淋的武林。但是他怎会料到这孩子的血液中只含着那古燕赵的慷慨悲歌之气,他生下来的时候,就注定了必将成为武林中人。
  韩叔叔这一次大声发笑,居然没有引起对方的暗袭,他向四面望了望,拉着立青的手继续大步前行,走出不及十步,猛可迎面一股掌风袭到,立青只觉那掌风如刀剪,吹得面颊疼痛欲裂,他猛一提气,双掌就向来势撞迎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猛可间韩叔叔左肘一伸,立青冷不妨被撞开一尺,韩叔叔双掌翻飞,已和黑暗中来人互接了五掌!
  只听轰轰几声闷响,韩叔叔退了两步,那人却被韩叔叔的劲道逼得跃空而起。那人身在空中,猛可大喝一声:“照打!”
  韩叔叔迎着疾飞而来的寒光伸手便抓,但是当他手指即将碰上暗器之时,猛然感到一股锐利如刃的旋劲,他连忙一缩手,那暗器从他手掌下擦过,“嘶”的一声,划破了一幅衣袖。
  立青低首一看地上,只见一枚金光闪闪的梅花镖落在枯叶之上,韩叔叔猛然想起一个人来,他大喝一声道:“好哇!金老儿,是你!”
  那人唰的一声落了下来,怪声怪气地道:“韩国驹,山不转路转,咱们又朝相了。”
  韩叔叔叹了一口气,仰首不语。
  那金老儿喝道:“你叹息什么?”
  韩叔叔一字一字地道:“那一年如果早知你会没有出息到这等田地,我姓韩的真该一掌把你毙了!”
  金老儿狂笑道:“韩国驹,那一年我梅花神镖金老爷承你无风劈空掌的教训,嘿,今日咱们再试试吧!”
  韩叔叔双目一翻,豪壮地道:“金老儿,你是手下败将,你不成的,换高人来吧!”
  金老儿奸笑一声道:“韩国驹,你试试看?”
  他话声方了,已是三掌攻到,韩叔叔身法如风,同时间之内,一连还了五掌。这五掌招招都是立青平日熟之又熟的,但是他作梦也想不到有如此妙用,这一下直把立青看得忘了一切,一心一意注意着双方的招式——
  韩叔叔递了二十招,他心中暗道:“这金老儿果真大非昔比,他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看来今日是凶多吉少了……”
  他心中虽是如此想,但是手上可毫不含糊,一连五掌把金老儿迫退三步,金老儿还了一掌,猛可拔身而起,冷笑道:“好,姓韩的,咱们等会儿还有见面的机会。”
  说罢如飞而去,韩叔叔心中一紧,暗道了一声:“嘿,车轮战,他们还想活捉咱们呢!”
  韩叔叔紧握住立青的手,猛可低声叫了一声:“跑——”
  接着便贴着地面飞奔而行,立青在黑暗中一手被韩叔叔抓住,也自施展全力而奔,黑漆漆中只觉得两耳呼呼风生,究竟是向那一个方向奔跑也不知道。
  韩叔叔愈奔愈快,蓦然左右各传出一声暴吼:“姓韩的,躺下!”
  韩叔叔左右瞧都不瞧一眼,猛然大喝一声,抓紧了立青,双足奋力一蹬,身形比一缕轻烟还要快疾,竟在左右两方的暗器尚未飞到之前,硬生生冲了过去,只听得身后“叮”“叮”“当”“当”一阵撞击之声,想来左右飞出的暗器必已洒了一地。

×      ×      ×

  立青被韩叔叔猛然带起,好像腾云驾雾一般,方一落地,韩叔叔忽地施千斤坠硬功,身体滴溜溜地一转,向着身后大吼一声:“鼠辈敢尔!”
  只见他左右两边各拍出一掌,黑暗中两声惨叫,夹着骨膊折断的声音,接着“卜”“卜”两声,又有两人倒在地上。
  韩叔叔一言不发,拉着立青反身就奔,方始奔出三丈,又是劲风袭体,这回立青瞧得真切,两个手持长剑的大汉包抄而上,韩叔叔低喝一声:“立青,左边的交给你,空手入白刃!”
  立青只觉胸中轰然一震,精神为之奋然一凛,“空手入白刃”五个字钻入他的耳中,立刻那些平日娴熟于胸的各种招式一一浮现眼前,但是他冲到右边那人面前,竟是陡然一怔,不知该用那一招是好?
  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当胸一剑刺到,立青听得耳边韩叔叔舌绽春雷地大喝声:“三分拂杨!”
  他本能地错步一跨,一晃之间,已欺身进入那人五尺之内,瞧着那人肘腕之间,伸手便拿——
  韩叔叔大叫道:“不错,这厮差得紧,立青你定可胜他。”
  韩叔叔这话乃是鼓舞立青士气的,他双手连挥,扑向右面之人,岂料那右面大汉功力深厚异常,他一连换了十种毒招,竟连上风都没有占得。
  韩叔叔心中一急,猛一咬牙,伸出左手往那人“曲池”点去,那人长剑一翻,直削韩叔叔手臂,韩叔叔不退反进,奋起右掌,一拳向那人脑门劈下,那人剑出如电,竟比韩叔叔还要快捷地向前一送,“卜”的一声,长剑刺入了韩叔叔的左肩!
  血光中,只见韩叔叔右拳比闪电还快地一把抓下,大喝一声:“撒手!”
  “卜”的一声,那人手上奇痛,长剑已到了韩叔叔手中,韩叔叔顺势飞出一记“肘锤”,那人闷哼一声,胸骨折断,倒在地上。
  韩叔叔左肩鲜血直流,横跨一步,一掌劈出,拉着立青就跑,那人望了望倒在地上的伙伴,大叫一声,拔步追了上来。
  韩叔叔加步快奔,对后面追兵只如不闻,立青低声道:“韩叔叔,后面追来了……”
  韩叔叔一声不响,只是默然前奔,蓦地,他冷喝一声:“去吧!”
  他头也没有回,只见一道白光从他协下飞去,那柄夺来的长剑如长有眼睛一般疾射而出,立青只听得背后传来“哎哟”一声惨叫,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      ×      ×

  眼前骤然一亮,他们已走出了黑密的林子,立青欢声叫道:“韩叔叔,咱们安全了。”
  韩叔叔喘息着用一条破布把左肩上的创口胡乱一包,立青叫道:“韩叔叔,你……受了伤?”
  韩叔叔没有作答,却是脸色铁青地注视在三步之外一棵合抱的大树干上,那树干刻着一行字,立青看了一下,却不懂是什么意思,他问道:“韩叔叔,这是什么?”
  韩叔叔道:“这是江湖上所用的黑话暗语,你自然看不懂啦!”
  他心中却在暗暗考虑:“哼,这必是梅花神镖金老儿刻的了,他说算我姓韩的狠,全闯过了,现在他们只有两人,在左边的一条路上等咱们,要二对二地公平决斗……哼!”
  他想道:“金老儿说他们有两人,除了金老儿,还有一人是谁?不过,我敢断定那人必然具有和金老儿差不多的力量,嘿,他们在左边等我,我不会从右边溜掉么?”
  此念一生,他立刻感到一阵羞惭,他喃喃自骂道:“韩国驹啊,几年不出江湖,你竟没出息到这等地步了么?别人这是指名叫战啊,韩国驹呀,真亏你竟想出这等念头……”
  但是当他望了立青一眼,他又踌躇起来,他皱了皱眉,暗自盘算,以他此时疲乏之身,便是一个金老儿也应付不了,怎能以一敌二?
  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树干上,那江湖暗语的意思是说:“梅花神镖金老爷以信誉保证,以二敌二,在左边路上等候。”
  他看到“信誉保证”四个字,顿时猛一跺脚,暗骂道:“韩国驹呀,你真糊涂了,金老儿的话还能信吗?他是武林中有名的口是心非,他不说‘信誉保证’倒也罢了,一提这四个字,那还有什么可犹疑的?他说在左边,必是在右边,不用说左边必是个更险的绝地了,哈,我真糊涂了。”
  他想到这里,嘴角不由露出一丝笑容,立青正想问,韩叔叔已道:“没错,咱们朝右走!”
  立青一怔,但他没有再问下去,只跟着韩叔叔向右走去。果然不出百步,路前现出两个人影骑着大马当路而拦。
  韩叔叔大笑道:“姓金的,韩某没有中计!”
  那金老儿也奸笑道:“算你行——”
  韩叔叔打时着情况,打算突然一冲而过,他一面走过去,一面拖延着道:“左边那条路究竟是什么险恶之地呀?”
  那金老儿哈哈笑道:“悬崖绝壁,是条死路,只要你一走过去,咱们一堵退路,哈哈……”
  韩叔叔一面暗自调息,一面笑着道:“金老儿你一生专不诚实,却总是搞不出什么好计较来,翻来覆去总是这等下乘计策,一点也没有进步呀!”
  金老儿正要答话,他旁边那人猛可冷然道:“姓韩的,不必装神弄鬼了,瞧瞧老朋友是谁?”
  韩叔叔听他的声音,心中猛然大惊,但是他的脸上一分也没有流露出来,只是无比冷静地答道:“金刚脚艾老八,你以为我没瞧见你么?”
  这一来,双方之间的距离只剩下五丈了——
  梅花神镖金老儿和金刚脚艾老八同时从马背上飘了下来,韩叔叔冷笑着道:“借光。”
  艾老八搓了搓那一双又肥又大的手掌,皮笑肉不笑地嘿了一声道:“韩国驹,好威风啊!”
  韩叔叔暗自运了一口真气,自觉疲累已略见恢复,他一手拉着立青的胳膊,满不在乎地又前行了三丈。
  梅花神镖金老儿只扬了扬手,摇摇头故意叹道:“韩国驹,我真替你那一身无风劈空掌和子母金环绝技可惜。”
  韩叔叔一言不发,只是缓缓又向前走了一丈,停下身来。
  蓦地里,他大喝一声,双掌猛力向前劈出,他的身形却是一拉立青,向上飞纵而起,金艾二人各出一掌,挡住韩叔叔的掌力。
  这时韩叔叔和立青已经飞到两人的头顶上空,艾老八冷笑一声,双掌一左一右向上发出一股旋劲,这股旋劲好不古怪,竟似由两个武功完全不同路子的人同时所发,逼得空中之人前进侧闪皆不可能,唯一可行之途只有反跃而回,否则非得当场重伤!
  梅花神镖金老儿拍手大笑道:“艾老八,好一招‘回风卷浪’,真有你的。”
  他们这等高手,对于一招出手,其中的奥妙用意立刻了然,是以他们料定韩叔叔除了反跃而回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哪知韩叔叔人在空中,明知艾老八这招“回风卷浪”的厉害,但是他若被迫阻回,那就别再想走得成了。他一咬钢牙,搭在立青肩头上的手掌一伸,一股纯和之劲透入立青体内,霎时立青身体有如加速数倍,如殒石一般直落而下,一分一毫也不差地落在艾老八身后的马背上。
  而身在空中的韩叔叔开声吐气,发出全身功力所聚的一掌。
  轰然一声,韩叔叔身体在空中头下脚上地翻了一个跟斗,随着一声闷哼,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射出,洒了一地,但同时间里,他的双手抓住了另一匹空着的马。
  艾老八和金老儿虽然身经百战,杀人无数,但也没有见过这等不要命的打法,他们两人竟然呆了一呆,直到两匹骏马已经奔出三丈,这才大喝一声,疾追而上——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六章 错有错着
上一篇:
第四章 追魂钢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