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昆仑秘笈
2022-01-11 17:21:0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四十八具尸体静静地躺在地面,他们就在上方,却连一点异声都没有听到,那寂静给人的只是难言的恐怖。试想如果这四十八名高手是死在一个人的手中,而这一个人又是冲着他们“四大天王”来的,那岂不可怕之极?
  高岳缓缓转过身来,低声道:“咱们快走!”
  于是他们五人悄悄地从山背上小道向南而行,一路上提心吊胆。然而到了天黑的时候,仍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
  那又是一个漆黑的夜,星光点无,在密林中真是伸手不见五指。
  他们拣了一处最隐密的所在,靠着树根坐了下来。正当他们要准备休息的时候,忽然一个细弱而清晰的声音传入他们每个人的耳中:“相好的,逃也没有用,把东西交出来吧!”
  那声音细弱得比蚊虫叫还要弱下数倍,但是却清楚得叫人难信,更令人惊奇的是那声音仿佛是一种有形之物,每个人的耳膜都被震得隐隐生痛。
  “大哥,这人是谁?”
  黑暗中高岳没有回答,方寅宣一字一字地问道:“这千里传音的工夫已到了‘玉裂笙寒’的境界?”
  高岳沉重地回答:“一点不错!”
  “那么,当今武林是谁有这等功力?”
  黑暗中,大家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这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让你们考虑一夜吧,天亮的时候,再不拿出来我可就要自动来取啦!”
  简文惇抗声道:“你是什么人?”
  但是没有人回答。
  危机像黑夜一样地浓,一直没有发话的梅长青这时低声道:“大哥,凭咱们四个人敌得住那人么?”
  高岳的回答:“敌不住!”
  “那么——大哥,咱们听你的。”
  高岳摸了摸腰间的金柄短剑没有回答,过了片刻道:“咱们先休息。”
  黑暗中,大约是三更了,那怪人果真夜里没有来,忽然,高岳的声音:“都醒着的么?”
  其他三人答道:“不错。”
  高岳道:“咱们牺牲三人,另一人快走!”
  他说得截钉断铁,叫人再无考虑的余地,于是简文惇道:“谁干这份逃跑的工作?”
  高岳道:“你!”
  简文惇急声道:“不……”
  高岳道:“四弟,把东西交给三弟!”
  方寅宣从身上把那布袋取了出来,交到简文惇手上。
  高岳道:“记住,二弟、四弟,碰上那怪人,咱们尽管用一切狠的招式缠住他。至于三弟,你也得施出你湘西尸客的真功夫,拼命飞奔,愈快愈好。至于黄白岩,你现在先走吧,回到四弟家乡去,那怪人断断不会为难你的——”
  他说到这里,吸了一口气道:“记着,郑大哥的八百名弟兄生命握在咱们的手中!”
  方寅宣道:“大哥,你可知道这只布袋中究竟是什么?”
  高岳仰天长笑道:“为了杀贼伐鞑,赔上老命又有何憾,四弟你问这作甚?”
  方寅宣道:“大哥不要误会,我不过奇怪为什么这许多武林高手都来打主意,他们都知道了,我们四人却蒙在鼓中,那岂不死得太糊涂了一点么?”
  梅长青道:“四弟说得不错,咱们死也得知道为什么死的呀,要不然到了阴间里,阎王老爷问道:‘你们兄弟几人怎么死的?’总不能叫咱们这几个宝贝兄弟吹胡子瞪眼睛呀!”
  他说得有趣,但是没有一个人笑得出声来。
  简文惇一声不响,嚓的一声亮起了火折子,默默把布袋打开,拿出三个青色的方石盒来!
  他喃喃道:“郑大哥不会怪我吧?”
  三个石盒一般大小,简文惇打开了一个,四个人齐声惊呼了一声:“昆仑秘笈!”

×      ×      ×

  “啪”的一声,简文惇关上了石盒,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间,那火折子忽然无风自熄,紧接着一声闷吼,夹着梅长青的怒吼,简文惇的惨呼,方寅宣的惊叫,黄白岩只觉一股撼山移海般的力道扑来,他为之窒息地昏倒地上。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他觉得有一线月光斜照在他的脸上,他爬起身来,发现高岳不见了,三个青石盒不见了,简文惇死在血泊中,当胸插着高岳的金柄短匕!
  他大叫一声,同时他发现方寅宣和梅长青一左一右地躺在地上,方寅宣的胸前有一个掌印,而梅长青的右臂软绵绵地垂着,分明是断了。
  这时,方梅二人同时醒转过来,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们两人互相怒目瞪着,就像要把对方一口吞下去似的,目中直要喷出火来。
  方寅宣吸了一口气,似乎胸中痛苦不堪,真气无法凝聚。
  他脸上的肌肉抽搐着,一字一字沙哑地道:“梅长青,卑鄙的东西!”
  梅长青则是脸色苍白,但他听了这句话后怒吼道:“无耻……”
  他再也说不出来,一跤跌坐地上。
  方寅宣大步向前去,一把将简文惇的尸身抱起来,倒在地上的梅长青大喝道:“你敢!”
  方寅宣吸了一口气道:“怎么?你还要作践三哥的尸身么?我永远不要再见你,你快滚吧!”
  梅长青急得只喊出了一个“你”字,便昏倒地上。
  方寅宣大步走了,黄白岩叫道:“方爷,我……”
  方寅宣停下身来,忍泪道:“想不到兄弟一场,结果为了一本书互相残杀,高……大哥害了简三哥,白岩,你自去吧,从此,我走遍天下,非把高岳寻到!”
  他说完便去了,黄白岩大叫道:“方爷,等我一下……”
  但是方寅宣已经大步而去了。
  黄白岩呆站在那儿,不知所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昏倒在地的梅长青挣扎着爬了起来,他用手扶着一枝树干,支撑着颤抖的身躯,仰天长叹一声,两行英雄之泪滴了下来。
  黄白岩趋前问道:“梅二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梅长青叹道:“高大哥把简三弟害了,方四弟竟也同时偷袭我。唉,为了这小小一套破书,想不到兄弟反目至斯……”
  说到这里,他勉力走了两步,道:“白岩,你自去吧……青天在上,我梅长青走遍天涯海角也得把高……高大哥寻着,我要看看他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他说完便踉跄地走了,只见他身形虽然踬踣不稳,但是却是渐走渐快,一会儿便消失在转弯处了。
  黄白岩不禁呆住了,他想到方寅宣临走时,也是说的这同样的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      ×

  曙光渐明,又是一日之晨,忽然,黄白岩想到:“他们都向回路走了,那什么凌渊国的使者一定还在山那边相候,我应该去把这边的原委告诉他,也解释一下并非郑大爷失信于他。”
  于是他便立刻动身向前续行,到了黄昏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桩奇事。
  山坳上一阵巨震之声把黄白岩吸引住了,他爬上山去,远远便瞧见一个白衣文士立在数十丈外。另一个人暴吼一声飞扑上去,那文士伸手两掌拍到,那人居然丝毫不躲,“啪”,“啪”两声,全打中那人的胸膛,但是那人也似乎从那文士身上抢过两件东西,紧握在手上。
  黄白岩不敢出声,只见那人口喷鲜血,倒退了十步,黄白岩险些惊叫起来,原来那人手中所抢到的竟是两个青色的小石盒,而那人正是四大天王的老大高岳!
  远远他听到那文士冷笑道:“这是你自找死!”
  高岳却如发狂一般吼道:“你也别想得着!”
  他口吐鲜血,双手却把两个石盒猛然抛出,这一抛乃是高岳平生功力所聚,那两个石盒一左一右带着呜呜的怪啸,如弹丸一般飞出。
  那文士大叫一声,疾如闪电地向左飞起,他这一跃,竟然高达五六丈。但终究没有抓住那石盒,那石盒直飞达十余丈高,忽然,“呱”的一声,一只全身纯白的怪鹰疾掠而过,伸足抓住了那小石盒,一个盘旋,便直冲云宵!
  另一只石盒直从黄白岩的头顶上掠过,黄白岩藏身之地正好能看见,只见石盒一直向山谷下落去,最后落入谷中一个小潭中,溅起一缕水花。
  那文士暴吼如雷,如飞地向山谷中奔去,想是去寻找那个石盒去了。
  黄白岩跑出来,直向高岳那边跑去,高岳掷出两个石盒后,早已跌倒地上。黄白岩扶他起来,他微微睁开一线眼睛,似乎认出了是黄白岩,他低声道:“我……我一清醒过来,就发现我的金匕首插在四弟身上,我知道这冤屈是永远洗不净了,所以我干脆……干脆……”
  说到这里,他再也说不下去,黄白岩心急如焚,忙替他说下去:“您老可是干脆跑出来追凶?”
  高岳点了点头,过了一下又挣扎着道:“告诉……告诉我的儿子……查出真凶……查出真凶……”
  说到这里,高岳便憾然而去了。
  黄白岩虽有满腔悲愤,但他究竟知道了高大爷并没有杀害简文惇。
  他放下高岳的尸身,跑到远处躲藏起来,只见山下那文士寻遍了山谷,却是想不到会落入那潭中。
  过了半天,那文士似乎也放弃寻找了,他顿了顿脚,又飞纵上来。
  黄白岩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只见那文士跑到高岳尸旁,仰首望天,似乎在怀疑方才那只白鹰来得古怪,忽而又勃然大怒地踢了高岳的尸身几脚。
  黄白岩只觉仿佛是自己身上被踢一般难过,他怒火膺胸地默默咬着嘴唇,他的一双眼睛牢牢盯着那文士,这一生他也不会把这文士的形貌忘掉一丝一亳!
  最后,终于那文士匆匆而去了。
  黄白岩仍然不敢出来,他苦等了一日一夜,这才放心出来,他要十二万分珍惜自己的生命,因为他是世上唯一知道高岳不曾杀害简四弟的人!
  他埋了高岳的尸身,继续向南行,但是凌渊国的使臣早已回去,在约定会面的地点,他只发现一张凌渊国使者留下谴责郑老大失信的小笺。
  十天之后,黄白岩回途中听到郑老大孤兵起义失败,八百好汉无一幸免!

×      ×      ×

  五十年后黄白岩才把这事说出来,在他以为总算在未死之前把这秘密告诉了方梅两家的后人,他又怎知道他是受了司空凡和云焕和的欺骗?世事难测呀!
  但是司空凡和云焕和又岂料到他们的身后还有两人把这一切一字不漏地听入了耳内?而且其中的一个正是方立青?
  黄白岩激动地道:“我回到方老爷住的地方,只是空院旷屋,门前一铁锁,方夫人和小主人都不知何处去了,从此我浪迹天涯,但是我就再没有碰见过方爷,梅爷……”
  他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总算老天有眼,高大爷的独生子总算让我找着了,我告诉了他,他在当天夜里悄然而去了,到哪里去了我可不知道。这些年来,我每天对自己说:‘黄白岩呀,你千万得多多保重,你一死,这世上就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秘密了。’真是老天可怜我老儿一片愚诚,居然在垂死之际碰上了方少爷,你……”
  老人说到这里哽咽难言,而飞狐云焕和及铁掌司空凡却面露无比紧张之色,他们齐声叫道:“老……黄老先生,瞧你这么说,那三个石盒一个落入此山谷的潭水中,另一个被一只怪白鹰抓去了,还有一个仍然被那凶手抢去,那么……快告诉我……快告诉我,那潭水在什么地方?”
  老人面上露出恐怖之色,摇手道:“不行,不行,方少爷你们万万去不得,那是……那是黑死潭!”
  “黑死潭!”
  老人指着谷下道:“不错,就在这里!”
  躲在一边的瞽目杀君和立青对望了一眼,只听得那铁掌司空凡道:“黄老先生,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吧?”
  老人道:“我在胸中隐藏了几十年,为的就是今天,我能骗你么?”
  司空凡道:“是啊,是啊……”
  他话声尚未说完,猛可举掌拍在黄白岩的背上,黄白岩惨叫一声,便倒毙在地上。
  立青虽然全身软麻,但是并未被点中哑穴,是以忍不住大喝一声:“住手!”
  可怜黄白岩刚把胸中秘密吐出,便死在司空凡掌下,司空凡和云焕和同时大喝一声:“什么人?”
  瞽目杀君一听立青喝叫,便知不妙,他真后悔方才没有点了他的哑穴,待要闪避,已是不及,司空凡和云焕和一前一后已站到十步之外。
  瞽目杀君心想:“目下不惹他们为妙。”
  于是他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有,咱们是过路……过路的,对不起……”
  瞽目杀君向人说对不起倒还生平第一遭,他说得极不自在。
  飞狐云焕和冷冷望了躺在地上的立青一眼,立青假装俯卧着。
  云焕和道:“你是谁?地上躺的又是谁?”
  瞽目杀君冯百令一生只是凶霸霸地对别人,那曾这般被人凶过,心中觉得真是生平大耻,当下忍不住皱眉道:“咦,你管得倒多?”
  云焕和不由得再度仔细打量这独眼龙,他缓缓地道:“你敢出言冲撞大爷?”
  冯百令道:“嘿,全不当一回事。”
  云焕和脸色一沉,翻手一把抓了过来,点苍飞狐是何等功力,他出手如电,丝毫没有预动的迹象。
  冯百令疾哼一声,竟然也一翻手,反向云焕和手腕上抓去,“啪”的一声,两人强对强,硬碰硬地换了一招,各自心中惊骇。
  云焕和心中惊疑不定,当下道:“在下点苍云焕和,阁下……”
  瞽目杀君淡然道:“不敢,在下姓冯。”
  云焕和与司空凡一听这“冯”字,再望望瞽目杀君那只独眼,心中都知道面前这独眼龙是谁了。
  云焕和与司空凡互望了一眼,司空凡呵呵大笑道:“好啊,天字第一号的大杀星,幸会幸会!”
  冯百令得意地笑了笑,好像别人说他是杀星,他十分乐意似的,连声道:“不敢,不敢,客气客气。”
  云焕和转了转眼睛,怪声道:“方才咱们在林子里所谈的,想来冯兄是听到的了。”
  冯百令一本正经地道:“什么?咱们是方才路过这儿的,什么事呀?”
  云焕和望了地上俯躺着的立青一眼,心想这独眼龙当面说谎,但他也不说破,只淡淡地道:“那倒是咱们误会了,冯先生多多包涵,咱们就此别过了。”
  冯百令巴不得他们快走,当下拱手道:“后会有期。”
  飞狐心中对冯百令虽然十分怀疑,但是此刻他急于赶到黑死潭去,不管冯百令听到方才老人的话没有,只要他不跟过来就好。
  这时他见冯百令真的一把抱起地上躺着的人,大踏步跑了,纵然满心疑惑,但也不顾其他,和司空凡快步赶向黑死潭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十六章 百花谷中
上一篇:
第十四章 烽原豪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