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一代英雄
2022-01-11 18:27:5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个月后——
  一朵又浓又厚的乌云密密地遮住了月光,大地上一片漆黑。
  山脚下寂静无声,只有偶而阵阵夜风拂过,微微激起树叶簌动之声,在寂静之中有节奏的轻响着。
  这时,两个人影缓缓转过山道边的岩石,在黑暗中几乎辨不出他们是呆立在路旁,远远看去,只是黑压压的一片,前面的人呆立了一会儿,伸手入怀,“呼”地迎风一晃,一缕火光应手而起,发出昏昏一团光线。
  那人捏着火折子,四下一打量,只见左面依山建筑着一个小小土地城隍庙,他吹口气弄熄火光,缓缓走向那城隍庙。
  城隍庙门关着,这两人走到木门前,伸手轻轻一弹,“卜”的一声,在静夜之中传出好远。
  庙内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问道:“谁?梅兄么?”
  门外噢了一声道:“简兄你先到了,小弟方柏昆……还有韩老弟……”
  他话未说完,身形陡然闪电一个转身,只见黑暗中一个人影在十多丈外缓缓行来。
  他咳了一声道:“原来是梅兄,咱们到齐了。”
  随着他的话声,庙门呀的一声,一个老人闪身而出,正是当年四大天王中湘西尸侠简文惇之后简老爷子。
  梅古轩慢慢走上前来,望望方柏昆、韩国驹与简老爷子,微微摇首道:“小弟毫无结果。”
  方柏昆叹口气道:“这一个月来,小弟尽全力却也始终打听不出,唉!简兄,你可有什么线索?”
  简老爷子摸摸颔下白髯,摇首道:“非但毫无所得,而且连一点有关的消息都没听说过,难,难,真是难事!”
  梅古轩嗯了一声道:“中原武林几个姓高的人物,小弟一一打探过,唉!难道……难道他已不在人世?”
  方、简两人心中也早作如此猜测,只是没说出口来,梅古轩一说,两人不由默然无语。
  方柏昆沉思了一会儿,叹口气道:“不管如何,咱们还是照以前的计划,到关外去碰一碰看。”
  简、梅两人一起点首道:“既如此,咱们就动身去吧!”
  四个人鱼贯走过山道,方柏昆道:“简兄请带路吧!”
  简老爷子走在前头,梅古轩道:“这一去,起码也得两个月才能回来!”
  简老爷子道:“两个月事小,只希望能马到成功。”

×      ×      ×

  渐渐他们走入了山中,那古怪的地形使得大家都感到惊异。
  只见整个山光秃秃的,既无什么树木,又无一些石块缝隙,似乎整座山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光溜溜的石头,山路只有狭窄的一条,在山石上盘绕着。
  简老爷子道:“这座山的地形奇异无比,从这里到前面有一座关帝庙,那庙的所在真如一个咽喉地带。”
  方柏昆道:“怎么?”
  简老爷子道:“以庙为中心看来,向咱们这边还有四五条小路如幅射一般向南伸出,但是只有咱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可通山下,其余的全是死路。至于向北的呢?仅仅只有一条小路,便是翻过这山到长城外的捷径。”
  韩国驹道:“那么说来,真正南北的通路只有一条了?”
  简老爷子道:“一点也不错!”
  他们越爬越高,黑夜也愈来愈深沉,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了。
  这时,转过一个弯,前面隐隐出现一座破庙,简老爷子道:“前面便是关帝庙了。”
  四人一齐掠过死谷的入口通道,来到关帝庙前,突然哗啦一阵暴响,四人不由大吃一惊。
  只见有人缓缓推动一块极大的石头,端端封在关帝庙后面的那条小路上。
  四个人心中同时掠过一个念头,通路已断,十面埋伏!
  关帝庙左右都是千丈高岭,陡直有如刀削,就是陆地神仙,也无法上攀,现在,他们四人等于被封在一个袋口之中,唯一的退路,就是通入谷中的那一条羊肠小道。
  四个人尚未料到局势的严重,对望一眼,方柏昆仰天大笑道:“什么人?”
  他话声未完,只听得十丈之外一个冷冷的声音接口说道:“你们死定了!”
  方柏昆看也不要看,就知道是不共戴天之仇的云焕和,霎时他只觉一股热血直涌而上,刷地反过身来。

×      ×      ×

  十丈外路口上端端站着不可一世的飞狐,他身后还站着三个人,都是一式朝廷官服,想必是大内卫队中的高手了。
  方柏昆指着云焕和哈哈笑道:“你以为咱们冲不出去?”
  飞狐冷冷一笑道:“方柏昆,你试试看吧!”
  方柏昆缓缓跨前两步,只觉身边风声微生,身后三个人也一齐上前两步,他心中好生感激,冷笑道:“云焕和,你与方某仇深如海,方某不找你,你倒三番四次想尽方式,赶尽杀绝——”
  云焕和冷冷接口道:“你为钦犯死囚,韩国驹抗背皇命,还有你,姓梅的,你是自己找死,插入一脚,嘿嘿,只有姓简的,你未免划不来吧!”
  简老爷子嘿嘿一笑不语。
  云焕和不料无人回话,不由有点讪讪地,一挥手冷笑道:“好吧,咱们走着瞧!”
  说着反身退出入口。
  方柏昆大吼一声:“慢着——”
  身形如飞,一掠而至,霎时呼呼之声大作,梅、简、韩三人也紧掠而至。
  云焕和身形一转,呛地一声,反手拔剑,那三个大内高手也都出剑。
  方柏昆大吼一声,双掌齐出,云焕和反剑一削而出,方柏昆身形不由一窒。
  这一刹那,梅、简、韩三人扑到,云焕和陡然压剑而退,哈哈一阵狂笑。
  四人齐觉一怔,霎时漫天红云一闪,夹着简老爷子的狂吼,梅古轩的怒骂,方柏昆的闷哼,一齐倒退三丈,落在地上。
  简老爷子只觉胸腹之间一片麻木,猛吸一口真气,逼住穴道,咬牙切齿地对云焕和道:“你,好卑鄙,好卑鄙!”
  梅古轩气得满面通红,韩国驹长叹一口气:“白骨烟,这是白骨烟!”
  只有方柏昆,因身形为云焕和所阻,中毒最轻,用一口气缓缓逼住,大有一逼而散的趋势,是以口中不敢多言,努力默默用功。
  云焕和仰天长笑道:“你们还想活么?”
  手一挥,四人一齐上前出剑攻击。
  简、梅、方、韩深知凭一口真力逼住毒势,一时无妨,但却万万不能出手攻击,是以此时四人武艺如同虚设,只有挨打的份儿。
  云焕和双目之中凶光大炽,缓缓上前一步,简老爷子忖量一下形势,冷声道:“咱们退——”
  四人一齐退入袋口之中,云焕和手一挥,带着三个高手如飞般追击而至。
  八条人影在长空闪掠,一会儿便到关帝庙前,梅古轩狂吼一声,勉力反手一扬,霎时满天金光闪闪,一掌金钱镖迎头罩向云焕和。
  四人之中,数他中毒最深,打出金镖,只觉心神一昏,身形不由一个踉跄,心中大吃一惊,赶忙一跃入庙,呼一声,身后简老爷子也跳入庙门。
  两人对望一眼,明知庙外强敌如林,但一口毒气已渐攻入心,说什么也只得先运气逼下去再说。

×      ×      ×

  这时庙门口四个大内高手已追上方、韩两人,他两人中毒虽较浅,但也得提气逼毒,想要应付敌人,却是不能。
  霎时,两人额上全是冷汗,方柏昆心知为自己一人之事,将连害三人,心中急怒如火,双目尽赤,这一刹那,云焕和已连攻两剑。
  方柏昆大吼一声:“韩老弟!”
  他和韩国驹对望一眼,只觉韩国驹目光之中古怪已极,心中不由一怔。
  这时,两个大内高手已出手攻击到韩国驹身前,韩国驹倒退三步。
  那两个大内高手心中有数,韩国驹只有闪躲之力而无反击之功,是以放手进攻,威力甚强。
  蓦然之间,韩国驹狂吼一声,身形不退反进,陡然一左一右劈出两掌。
  两个大内高手不由大吃一惊,手中招式一慢,他们一同瞥见韩国驹面上杀气一掠而过,却毫无力道自双掌之中发出。
  两人一怔之下,忽然只觉千斤巨锤正击在胸前,那力道之猛,两人身形生生被打得横飞而起,七窍之中鲜血迸溅,当场一起死在地上。
  韩门无风劈空掌武林一绝,往往能杀敌于措手不及之间,此刻韩国驹乃是拼毕生之力发掌,上天有眼,两人不防之下,一举得手。
  众人都是一怔,方柏昆心中大惨,他明白韩国驹已放弃抑毒,全力一拼,这一刹那,他只觉热泪满眶,眼前一片模糊不清。
  韩国驹只觉体内麻木之感大增,他已打定舍命的主意,此时脸上杀气腾腾,大吼道:“方老兄,你快冲——”
  方柏昆只觉泪水哽住喉咙,再也发不出声。
  云焕和心神一定,长剑出招如虹,一削而出,方柏昆倒退慢了一点,嘶地衣袖被割裂开。
  这一霎时,韩国驹一连三式,将仅余的一个大内高手击退三丈之外,大吼道:“飞狐,你有种接我一招么?”
  方柏昆只觉压力一轻,飞狐的攻势,尽为韩国驹双拳所接。
  “呼”“呼”数招,方柏昆只见韩国驹出招有如神助,但脸上黑气越来越浓,而就在这时,那名大内高手又挺剑攻向韩国驹身后。
  方柏昆心中默默狂呼:“韩老弟,你牺牲性命,为我方柏昆,我虽也有立刻散功一拼之心,但却白白辜负你一片苦心……”
  韩国驹不行了,白骨烟毒在他体内蔓延着,他呼吸越来越急促,口中哑呼道:“柏昆,你还不走么?”
  方柏昆在这一刻倒反而冷静下来,他全力提一口真气,逼住胸前要穴,只觉一阵轻松,毒势大大下降。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飞狐以点苍无双剑法,已伤了韩国驹双胁。

×      ×      ×

  韩国驹哼了一声,一连倒退三步,现在,他全身八脉已闭其半,功力只余六七成!
  云焕和口角上露着狞笑,冷冷道:“韩国驹,你还想活么?”
  韩国驹只觉眼前灰濛一片,他强笑答道:“飞狐,你赢不了的,方柏昆已走了!”
  方柏昆骇然望着他茫然的双目,云焕和冷笑道:“方柏昆么?他端端站在你身旁!”
  韩国驹虎吼一声:“方老兄,方老兄!你还没走么?”
  方柏昆默默吸了一口气,努力抑住立将爆发的感情,泪水缓缓滴了出来。
  蓦然,那个大内高手一声不响,对准韩国驹左方便是一剑,韩国驹此时感应已失,“波”的一声长剑正中左臂,韩国驹狂呼一声,骨骼一阵暴响,对着自己左方,一掌反震回去。
  他掌力一吐,人已倒地死去,但这最后散尽功力的一掌,威势好比石破天惊,那个大内高手正喜一剑得手,只觉巨波反震,哇的吐了一口鲜血,身形不住倒退。
  霎时,漆黑长空陡然电击,一道极强光芒一掠而过,方柏昆身形呼地腾空而起。
  电光之中,方柏昆身形好比一缕轻烟,掠至那个大内高手面前,在他来不及防御之前,一掌端端击在他顶门之上!
  云焕和怒叱一声,身形一掠,长剑在暗黑长空划了一个弧形,凌空追击方柏昆!
  眼看方柏昆去势已尽,云焕和已追至首尾相衔,陡然方柏昆清啸一声,整个身子在空中一折而转,竟然倒掠而回!
  昆仑“龙飞九天”天下独步,云焕和不是不知,只是不料方柏昆在这种情况之下竟能施开,他不由脱口惊呼一声,而方柏昆已和他在空中交叉而过。
  云焕和只觉左肩一震,整个左边一麻,而方柏昆的身形已掠到身后七八丈之外,这等轻身功夫,确实令人骇然不已!
  方柏昆足一落地,真气几乎涣散,他拼了命才提存的真气,这时已荡然无存。
  飞狐云焕和只觉左边一片麻木,但他经验丰富,一瞥方柏昆,便知他毫无余力,心中略一忖量,口中冷冷一笑道:“方柏昆,你好本事!”
  方柏昆默默逼住毒气上升,但要想再出手攻击,那是万不可能了!
  他望着黑夜中飞狐那泛青的脸,足下缓缓向后挪动,退到关帝庙门之前。
  飞狐冷冷又道:“方柏昆,你想拼么?哼,韩国驹就是你的榜样!”
  方柏昆闷声不响,云焕和长笑一声,右手缓缓举起长剑。
  这时,天上乌云早已密布,忽地又是一下电闪,哗啦啦竟下起大雨来。
  冰凉的雨水落下,方柏昆神志不由一清,而云焕和不由一怔。
  雨越下越大,雨点中,对面模糊不辨,云焕和陡然大吼一声,右手长剑一挥,忽然一道电光一闪,飞狐对准方柏昆就是一剑!
  方柏昆双足钉立,仰天倒翻下去,飞狐剑势一空,剑气撞击处,呼地将闭合的庙门震开。
  庙门开启处,两个人端端走了出来,梅古轩面上红红地,简老爷子头上好比蒸笼一般丝丝冒出蒸汽,而那可怕的黑气,却已无影无踪。
  云焕和呆了一呆,脚下不由自主后退数步,他虽知梅、简两人一时毒气已逼了下去,但功力仍大不如前,可是自己左边麻木不消,加上对方都是血性汉子,必要时均不惜散功一拼,自己是吃不完兜着走了!
  他心念电转,冷笑一声道:“姓简的,姓梅的,好深的内功呀!”
  梅古轩一手扶着方柏昆,双目望着死在地上的韩国驹,几乎要喷出火来。
  飞狐心中微微发毛,口中冷冷道:“你们心中有数,咱们可是耗上了!”
  简老爷子头顶上的蒸汽一直都没有停过,他缓缓走入雨中,只见雨水四下飞扬,竟都被内功虚空逼开。
  飞狐可真佩服他的内功,心想胜算在握,不如再找同伴一起来,当下长剑一晃,口中嘿嘿冷笑不绝道:“云某先走一步,你们歇歇吧!”
  他身形一掠,再次一点地,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简、梅二人对望一眼,心中齐呼“好险”!这时雨势渐弱,三人退入庙中。

×      ×      ×

  雨势不一会儿便停住了,天空浓云依然不散,随时有再下大雨的可能,黑沉沉的长空,给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方柏昆再运气数转,稳定毒势,简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咱们被困死在这儿了!”
  梅古轩望着方柏昆失神的双目,长叹一口气道:“方兄,咱们是一着之差!”
  方柏昆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心中一会儿空空洞洞,一会儿百感交集,他觉得一生之中再没有比这一刻更难过的了。
  简老爷子又叹了一口气道:“唉!看来是天绝我们了,我们此刻全以内力紧封了身上气海大穴,虽然想来还可以制住那毒气攻心,但是全身上下却没有丝毫功力,这便如何是好?”
  梅古轩道:“只怪咱们一时不留神,被云焕和这奸贼以毒相害,唉!……”
  方柏昆没有说话,他知道飞狐云焕和的目的只在他一人,梅、简二人是陪葬的了,但是到了这般地步,还有什么可说的?
  梅、简二人全是肝胆相照的血性汉子,自己若是说些“不该连累他们”的话,反而引起他们的不快。
  于是方柏昆只好沉默了,他想苦思出一个解救之法,却是一筹莫展。
  四面都是黑压压的山,漫长的黑夜真不知何时才终,但是此刻他们却希望黑夜不要过去,因为黎明一来到,他们在光秃秃的山中找寻掩蔽就困难百倍了。
  蓦然之间,简老爷子压着嗓子叫道:“有了,有了——”
  梅古轩道:“什么?”
  简老爷子道:“我记起好像另外还有一条小路可以绕回去的——待我想想看……”
  梅、方二人都觉有了一线生机,梅古轩问道:“向哪边走?”
  简老爷子道:“随我来。”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梅、方二人跟在后面,他们尽量不弄出一点声音来,只是默默潜行着。
  方柏昆仰首望了望天,一片漆黑,他暗道:“老天爷帮忙,月亮不要出来!”
  随着简老爷子左转右转,一会儿向上爬,一会儿又走下坡路,也不知转了多少个圈子,最后简老爷子停了下来。
  他反身对方、梅二人道:“如果我记忆不错,从这个满是青苔的巨岩转过去,便该可以看见一个山洞了,咱们从洞中走过,出了山洞,便能回去啦!”
  他说完又继续前行,大家十分小心地在青苔上走,一直走了三盏茶时间,才绕过这巨岩,简老爷子摸索着到了那洞口,忽然长叹了一声。
  黑暗中,梅古轩问道:“怎么啦?”
  简老爷子道:“你自己摸!”
  梅古轩伸手一摸,只觉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正堵死了山洞的入口。
  梅古轩颓然道:“堵死了!”
  简老爷子道:“凭咱们三人现在的情形,一分劲道也使不出来,如何推动这大石头,唉!咱们一步步都让人先算中了。”
  梅古轩想了想,忽然道:“现在只有一条计较可行……”
  方、简二人望了他一眼,他沉声道:“咱们在这里等死,就不如全力一拼!”
  简老爷子道:“目下这般模样,教咱们如何拼法?”
  梅古轩摇了摇手道:“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道:“我是说由我一人放弃运气逼住的穴道,发劲把巨石移开,咱们就能逃出去了!”
  方柏昆知道他是牺牲一人急救其余二人的意思,他摇了摇头道:“即使要这么做,也得要由我牺牲才行。”
  梅古轩急道:“方老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飞狐主要就是要跟你过不去,你牺牲了便是他赢啦,咱们两人逃出去有什么用?”
  方柏昆道:“梅兄说得有理之极,可是梅兄也得想想,若是今日叫梅兄你牺牲在这儿,即算我方某把飞狐碎尸万段,以后叫我方柏昆怎么做人?我方柏昆的命便那么值钱么?”
  简老爷子见他声音说得渐高,连忙挥手制住,他知道这个办法一定行不通,他对方柏昆道:“方兄不要说这种话,咱们……咱们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这绝境中又能计议出什么东西来?

相关热词搜索:烽原豪侠传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重义轻生
上一篇:
第三十三章 医仙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