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一章 落花有意
2021-05-06 15:04:4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曙光划破黑暗,这时,杜天林悠悠醒了过来。
  他长吸一口真气,在体内运转了一周,立刻,他发觉自己内伤虽然严重,却还不致要了自己的性命,于是忍不住长长嘘了一口气。
  全身筋骨痛得好像要裂开来一般,但是精神还很旺盛,杜天林心中暗暗忖道:“这地方似乎是个绝无人迹的隐秘处所,我索性在这里多待几天,等伤养好了几分再寻出路!”
  想到这里,立刻便想道:“即是作此打算,便要寻些可吃的食物清水,否则岂不要活活饿死?”
  他支持着疼痛的身躯爬了起来,一阵清风迎体而吹,只见四周云雾茫茫,有一股强烈的湿气散布在四周的空气之中。
  他沿着树林缓缓向前行走,只见两边都是些不知其名的大树,也找不到什么可吃的东西,连果子之类都看不见。
  天空虽有些飞鸟,但此时他全身虚弱无力,比一个不会武功的常人恐怕还要不如,哪还有力气来射猎鸟兽取食?
  又走了一程,忽然听到有淙淙流水之声,他便循着声音找去,不一会便走到一条清澈小溪的边上,溪水清可见底,连溪底的小鱼游来游去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杜天林走到溪边,低头一看,只见水中自己的倒影被潺潺溪水拉曳得颤颤闪闪,忽然间,他想起那柳姑娘来了。
  想到柳姑娘,立刻一惊,他暗暗忖道:“昨夜她在临睡之前,曾低声对我说小心保重,难道她早知有此夜袭么?”
  但又转念想道:“她若早知有夜袭发生,为何又不明白告诉我,难道她有什么顾忌么?”
  他想了一想,不得其解,便不再去想,蹲下身来,在清凉的溪水中捧了一些水,洗了个脸,低首看看自己身上,只见衣衫已然无一完整之处,回忆昨夜那身后一掌,不由摇头叹气暗暗忖道:“那人的掌力之强,只怕世无匹敌的了。”
  洗了一个脸之后,头脑清醒得多,他沿着小溪走了下去,忽然一侧头,看见水中漂来了五花十色的东西。
  杜天林站定足步,等那东西流到跟前,仔细一看,原来是残花瓣儿,可怪那花色十分鲜艳,每一瓣都是五彩十色的,杜天林见也未曾见过。
  再一看,只见后面又有大批花瓣随着溪水顺流而下,越来越多,整个溪水面上全是花瓣,一条水像是撒上了五色的颜料,极为鲜艳夺目,杜天林只见那溪水不停流过,那花瓣随水漂流,也数不清有多少朵,只是不停,越流越多!不由看得呆了。
  看久了,只觉双目有些目眩,心知那花色太过鲜艳,这时他心中好奇之心大作,便想随水而上,看看这许多花究竟从什么地方流来。
  好奇心既炽,便一步步顺着溪边向上流行去,走了一阵,只觉背上背的金刀有些沉重,使右肩微微发麻,于是他将金刀换在左肩。
  走了足足有一顿饭功夫,只见远处有一堆树木依着溪流而长,枝叶之上全是一片五色花朵,原来这便是花朵的来源。
  杜天林来到树的近处,只见树枝上花朵纷纷问下脱落不止,心中不由大奇。
  于是仔细观察,这才发现有四五只猴子坐在树丛枝丫之间,个个双手不停地将花朵采落抛向溪水之中,口中尚不停地吱吱叫着。
  杜天林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他可一眼便判别得出这些猴子全是野生野长的,身上毛长长的,有的还几乎将脸孔掩住了。
  杜天林看着看着,只觉为那些花朵可惜,忽然他发觉一事,只见那些猴子每摘下一朵花,总是用掌将花瓣一捏一弄,然后再抛入溪中,只只如此,绝非偶然。
  杜天林心中暗奇,但此时他无力前去察看,只觉腹内甚为饥饿,忽然只见那大树干下,有一个用草藤编得十分牢固的小巢,巢里放了许多各色各样的果子,看上去全都香甜可口。
  杜天林心日暗思,看来这些果子都是这些猴子所采取的。这时猴子都忙着采花,杜天林走了过去,伸手拿了一个果子咬了一口。
  那一口下肚,只觉可口无比,与自己所吃过的任何一种水果味道皆不相同,他肚子正饿,便不客气地一个接一个地吃了起来,不一会便把那小窠中的果子吃了个精光。
  吃了这许多果子,只觉腹内充实得多了,他索性坐在那一株大树下面盘膝运功疗起伤来。
  运功一周天后,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只觉自己真气已能通畅了不少,心中不禁大为安慰。
  这时他抬起头来,只见那几只猴子仍在采抛花朵,不过一株大树上的花朵已行将被采完了。
  杜天林站起身来,这时他已有余力去仔细观察那些猴子。
  有一只猴子摘了一朵花,搓弄后抛了下来,正好落在杜天林面前,杜天林一把接着那花,只觉触手份量轻飘飘的,低头仔细一看。
  只见花的中心部分有一个很小的黑团,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蚂蚁形状的虫,那虫业已死去,想是被猴子一搓一捏所致。
  杜天林这时才明白,那些猴子一搓一捏原来便是杀害这些躲在花朵中心的小虫,也不知这小虫究竟是何物,那些猴子为何要致之于死地。
  杜天林看了一会,心中想到,这些猴子既然可以寻到果子,那么这山谷之中一定有生长果子之处了。
  他觉身上痛苦大减,于是兴起去寻找果子之心。
  他慢慢沿着溪边继续向前行去,这条溪水虽不甚宽,但却源远流长,也不知走了多远,始终是漫无边际。
  一路行走,杜天林只觉溪水沿岸景色多变,他越走越觉得奇异,终于兴起穷其水源之念。
  一路行来,始终没有发觉有生长果子之处,他心中奇怪,那些猴子难道每采取一次果子,要行走这许多路程?
  走着走着,忽然地势大变,整个谷中全是一片树林。
  杜天林呆了一呆,此时他已存下一探究竟之心,是以略一犹疑,立刻进入森林之中。
  只觉路势左右弯曲绕转,杜天林边走心中边忖:“恐怕就是谷上的人,也从没来过这谷底,万万料不到这谷底下竟是如此奇异的地势,看来说不定还有别的通路也说不一定。”
  他走了一阵,觉得有些累了,便就地休息起来,朦朦胧胧进入了梦乡。
  等到他再度惊醒之时,天色已经向晚了,腹中又感到饥饿起来。
  这时林中尚有些许光芒,他忽然看见有一只猴子在身前不远之处经过匆匆而行。
  杜天林心中大喜,心想这猴儿将要带领自己到有果子的地方去了,立刻翻起身来,跟着那猴子走。
  那猴儿回首望了望他,却是丝毫不怕的模样,杜天林心想大约这谷中绝少来人,猴儿根本失去畏惧之心。
  那猴儿行动甚快,杜天林跟着它左转右转,也不知转到那里去了。
  忽然那猴儿停下身来,杜天林走上前去一看,只见满树全是果实,那猴儿爬上树去,坐在树枝上摘果便大吃起来,杜天林腹中正饿,当下也爬上一棵较矮的树,吃起果子来。
  这些果子与上午所吃是同类的,十分可口,而且似乎可用以充饥,杜天林吃了一个饱,心想明日还要继续前进,不一定沿途都有水果可取,于是他用金刀砍下许多树枝树藤,编结成一个篮子形状。
  作完这些,天色已完全晚了,杜天林索性便在树枝丫中睡了起来。
  他这时体力尚未恢复,总是感觉劳累,一合眼又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又香又甜,睁开双目,只见金光闪闪,又是朝日当空了。
  杜天林就在树上采了许多果子放在篮中,背在背上放稳了,然后下树又继续前行。
  又行了一日,犹未至终点,杜天林大大惊异不已,心想走了二日尚未走到终尽之处,若是在谷上道上行走,已过了省界又回到中原也说不一定。
  到了第三日,杜天林突然发现小溪的源头了!
  那只是一个水桶大小的小口,泉水不停地自口中吐出,流在溪涧之中,那小口之后,便是大山大岩,再也没有去路了。
  杜天林总算见到了终头,但却是死路一条,不犹大感失望,望着那插入云霄的高陡峭壁,毫无一丝办法。
  这几日以来,他每日运功练气,自行疗伤,所幸他内力极为精深,所受内伤已好了一大半。
  他望着那水桶大小的泉水口,心中暗暗忖道:“这一条长溪,发源之处仅为此一小口,不过也全由于这一条小溪,否则我饮水问题可不容易解决。”
  他想到饮食方面都还勉强不成问题,心中不由微微感到心安,休息了一会,仔细打量四周的形势,突然,他的目光被左侧方的景物所吸引。
  只见那左侧方向,一堆树木好像新折一般,堆在一堆,枝叶犹青,决非自行脱落,乃是被外力所为,而且折断为时不久!
  杜天林心中大大跳动,他疾忙奔了过去,果然那些树枝全是新近被外力所折而断。
  杜天林微微吸了一口真气,开始移动那些树枝,他移动了几枝,突然发觉那些树枝仿佛是堆积起来为了掩蔽什么东西似的!
  有了这一个发现,杜天林反倒不急了,他慢慢地一枝一枝将那些木枝完全移开,然后,他发现了一个洞口在石壁下缘!
  杜天林心中猛地一跳,万万不料在这等死谷之处,居然有如此一个隐秘的通道。
  第二个念头闪进他的心中便是,这条通道究竟是人为的,是天然的?或是其他动物所造!
  这一个疑问一时不易得到答案,杜天林思索了一回,便潜心地爬在地上,仔细观察那洞口。
  只见那洞一直向前通去,石痕很是陈旧,看不出究竟生自天然或是人为。
  终于杜天林忍不住好奇之心,缓缓低下身子,爬了起去,他这下决心一爬,竟使得日后整个武林局势为之改观!
  那洞口通道并不太大,杜天林非得弯曲着身形才可通过,走了一阵,只见洞中光线越来越暗,想来距出口尚有相当距离,或者根本便是一个死洞。
  那通道弯曲得十分剧烈,杜天林在其中转来转去,突然光亮大强,杜天林心中一跳,心知终于走到了出口。
  来到出口之地,杜天林心中不由暗暗感到一阵莫名的紧张,他猛吸一口真气,贯住全身百骸,然后一步一步走出洞口。
  走出洞口,第一件事物进入他的眼帘,便是奇异无比的景色!
  这一洞之隔,却好比两个世界,山洞这边全是一片绿油油地,生气盎然,令他看了心神不由为之一畅。
  他抬头向上望去,只见晴空一碧,两岸夹山,原来这也是一个绝谷。
  换句话说,两个深谷隔了一重山岭,其间却有一条洞口通道相连。
  杜天林望着这造化之奇,不山长吁了一口气,他左望右望,在谷中行走,蓦然之间,他的目光停在一条道路之上!
  那条道路用石块铺成,极为平坦,一直通向前去,也不清楚究竟通不通出外界,但令他吃惊的是,那道路为人工所铺已可断言!
  想到这里,杜天林暗暗感到有点紧张的感觉,他向那石板道路行去,走了约有二十步左右,忽然有一个低沉无比的声音喊道:“喂,小哥儿——”
  杜天林吓了一跳,急忙回过身来,却是不见人踪,他循声仔细寻找,终于发现了一个山洞。
  只因这一切变化十分奇特,杜天林只觉胸中紧张之心大作,他望着那山洞,只见里面黑黑的一片,似乎要绕过石柱方可看清内部。
  他暗暗吸了一口真气,却觉仍旧不能运转自如,但至少已恢复了六七成左右。
  他为人本就谨慎,这时心中考虑了好一会,仍是抑止不住好奇之心,终于移动脚步,向那山壁边的洞口慢慢行去。
  来到洞口,他的右手缓缓移在金刀柄上,心中暗暗惊疑忖道:“这洞口分明向内有弯曲的道路,但方才那出声唤叫之人如何能够看见自己?”
  正自怀疑不定之际,忽然那声音再次响起,低沉地道:“喂!在这边——”
  这一回杜天林听清楚了,声音乃是发自上方,急抬头向上一望,只见有一个人影端端坐在一座相当高的石笋之上。
  那石笋十分粗大,周围有好几丈方圆,杜天林抬头一看,只见那人原来是一个老者颔下白髯飘飘及胸,再一转目,不由微微一怔,只见那人顶上光溜,竟然是一个和尚。
  那老僧正微微俯首下望,杜天林见那老僧盘膝坐在石笋之上,不由觉得有些神秘的感觉。
  那老僧看了一下,又开口说道:“你是什么人?”
  杜天林微微一顿,他不明白这老僧究竟是什么身份,于是缓缓答道:“在下姓杜——”
  那老僧不待他说完,紧接着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的?”
  杜天林心中一震,他不知这一句话如何答复才算得当,那老僧打量他全身,见他迟迟不答,微微嗯了一声说道:“那么,你不是八玉山庄中的人了?”
  杜天林见他也知道“八玉山庄”之名,心想这老僧多半与那八玉山庄中人有些关连,于是摇了摇头道:“在下不是山庄中的人。敢问——大师可与那八玉山庄有关连么?”
  那老和尚面上忽然现出微微的笑容道:“若是老衲猜得不错,你是那山庄中的敌人了。”
  杜天林心想自己的确是在山庄上遭人击落深谷之中侥幸生还,但凭良心说,究竟为了什么,自己却一点也弄不清楚,他略一沉吟,缓然开口答道:“在下只是日前才听说有八玉山庄之名,以前根本听都未曾听过,算得上什么敌人——”
  那老僧面上流过一丝诧异之色,他啊了一声道:“那八玉山庄之名你以前未曾听过么?如此小哥儿必定是来自中原的了。”
  杜天林点了点头,那老僧又道:“小哥儿,你上来如何?”
  说着指指身旁,杜天林也不知这老僧究竟是何人,更不知他用意如何,微一思考,决定上了石笋再说,说不定从这老僧口中可问出这深谷究竟有否出路。
  一念及此,立刻提了一口真气,只因心思别事,一时忘记自己身负内伤,真气运之过度,不由微微一皱双眉,那老僧咦了一声道:“小哥儿,你受了内伤?”
  杜天林暗暗忖道:“这老僧好利害的眼力。”
  他微微点了点头,那老僧啊了一声道:“那么老衲助你一臂之力。”
  他的意思是助杜天林上得那陡峭石笋,其实杜天林虽是身负内伤,但勉强上去还是不成问题,那老僧说了也不见他动作,仍是端然坐在石笋之上,杜天林身形轻轻一纵,右足在石壁之上再度借力一点,整个人飞在空中,一口真气提凝不散,正准备再换一次足时,陡然只见那老僧颔下一阵闪动,右手一伸,掌心疾吐,对准杜天林的身形,向后便是一扬。
  杜天林只觉有一股无比的吸引力道无端端在空中产生,整个身形被这大力一吸,竟然轻飘飘地硬生生上升五尺有余,一脚踏在石地之上!
  杜天林震惊得简直难以形容,他料不到这老僧人的内力造诣竟是如此奇绝。
  那老僧见杜天林上得石笋,满面全是惊震之情,微微一笑道:“小哥儿,你内伤不轻呢。”
  杜天林却似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怔怔地望着那老和尚,好一会才道:“敢问大师方才一股力道,可是出自禅宗一派?”
  那老僧陡然之间面色一变,他似乎万万不料杜天林居然说出禅宗名派,而且竟然识出自己方才的力道来源,霎时之间他在心中思索了好几个可能,对于这个姓杜的来源,却始终没有一个有把握说对。
  他双目之中登时射出两道精光,注视着杜天林一瞬不瞬,杜天林只觉那两道目光之中惊疑之色甚浓,这时他心中也是震惊未减,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沉寂无言。
  过了一会,那老僧缓缓开口说道:“小哥儿,你怎么知道这禅宗之名?”
  杜天林心念一转,口中答道:“在下曾听人说起,西域武学源流以禅宗为始,内力修为专化对方力道,借而可产生自身之力,对方力道越强,自身力道也就越大,运之以反击对方,真是妙用无穷,只是听说此派失传已久,是以虽是听说,究竟如何却是不得而知。方才在下感觉大师力道生出极为奇异的感觉,信口猜测,不知大师以为如何?”
  他这一番话说得相当含混,那老僧惊疑之色丝毫未减,他顿了一会开口说道:“小哥儿来自中原,居然能知西域禅宗之名,想来必是出自名门了!”
  杜天林默然不语,老僧忽然想起来,接着开口说道:“方才你说与那八玉山庄素未相识,那么你千里迢迢赶到西疆,为的是什么目的而来?”
  杜天林只觉他这一句话问得相当突兀,尤其两人相见片刻,他以一个出家人的身份,哪里应当如此问话?然而他此时心有别思,倒并不感奇怪,只因他明白,若是这老僧方才所施果为“禅宗”秘功,那么这老僧与自己师门便有关连了。
  他想起师父曾经对自己谈起天下武学源流,统括可分两派,中原以少林达摩心法为主,西方则以禅宗秘学为尊。
  少林心法流入中原,也曾光大一时,但日渐衰落,好些神功心法不是分歧便是失传,到近百年来,少林心法所留不过十之六七而已,而那禅宗一派,却是专而不废,修习之人穷毕生之力专攻一派,代代相传反不易失流,是以若是那禅宗一派至今犹未失传,则较之中原已要高出几分!
  当时这些话杜天林听得津津有味,曾追问师父对禅宗一派为何如此熟悉?师父曾说自己师门与之有关,详细情形则未说及。
  这时杜天林想起这些事来,心中思念转动不已,那老僧见杜天林似乎未听见自己的问话,满面思索之色,心中惊疑之念更浓,不断思索这少年到底是什么来路。
  过了好一会,杜天林忽然问道:“大师可是那八玉山庄之人么?”
  那老僧摇了摇头道:“不是。”
  杜天林正待开口,那老僧陡然似乎想起什么,一拍双手,长长吁了一口气道:“小哥儿,老衲恐怕已然猜出你的来历了!”
  杜天林咦了一声,那老僧双目一垂,面上微微露出感伤之色,长吁一口气道:“小哥儿,你的师门可是姓白?”
  杜天林吃了一惊,想起师父所说的“师门关系”忍不住点了点头。
  老僧嗯了一声道:“四十年了,老衲忘了他的名字,叫做白什么?……”
  杜天林肃声答道:“家师名讳回龙——”
  老僧忽然仰天一叹道:“回龙向青泉,白雪吞梅花,你还是不忘旧啊!”
  杜天林吃了一惊,也不知他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那老僧默然一会,缓缓转过头来,对杜天林看了几眼,吁了一口气道:“白老弟这几年都在什么地方?”
  杜天林从他口气之中,知道师父与这老僧关系非浅,陡然之间在这绝谷之中遇见一个师门旧识,杜天林真是作梦也未想到。
  他想到师父这些年来隐姓埋名,不问世事,武林中知道白回龙的人真是少之以少,想不到这老僧口呼“白老弟”,加上一脸沉思之色,杜天林略一考虑,缓缓回答道:“家师隐身山林之间,绝迹江湖。”
  老僧微微颔首,缓缓说道:“那么——你到西域之行,可是你师父所谴?”
  杜天林微微一怔,答道:“这倒不全是!”
  老僧似有不信之色,杜天林接着又道:“晚辈此行西来,乃是临时决定的。”
  他既知那老僧与师父有不浅的关连,是以自以晚辈相称,那老僧微微颔首道:“那么,你为什么临时会想起到西方一行?”
  杜天林略一沉吟道:“这个——晚辈是想打听一个消息的!”
  老僧似乎甚感兴趣,立刻追问说道:“消息么?有关何人?”
  杜天林心中忽然一动,暗暗忖道:“想起师父当日将金刀交给我时,面上神色显得有些异样,显然他老人家对盖世金刀之事有所知悉,这老僧既与师父有所关连,说不定也知道那盖世金刀,而可以告知我一些线索。”
  他心念一动,望了望那老僧,伸手拍拍背上的长刀,说道:“有关这个。”
  那老僧目光一转,望着杜天林的背上,那长刀挂在背后,老僧只看见露在肩上的刀柄,微微一怔,说道:“这——是一柄刀么?”
  杜天林点了点头,索性反手一压簧扣,只听铮的一声微响,金刀已然脱鞘而出,他一横刀锋,平平划过半空,刀身夹着金光一闪,霎时之间那老僧面上神色大变,右手疾伸,一把握向杜天林握刀之腕,杜天林本能之间一沉手腕,却觉一股其大无比的力道凌空一吸,这一刹时之间,杜天林忘记了对方有吸引掌力的古怪心法,只觉虎口一松,长刀脱手而飞,噗地一声刺在三丈之外的石壁之上,那金刀锋利无比,刀尖击在石壁之上,立刻直没及柄,半空中的黄光陡然为之一敛!
  杜天林怔惊了一会,脱口呼道:“大师……你……”
  忽然之间他收住了话声,只因他瞥见那老僧的面上整个是一片古怪得再也难以形容的神色,颔下的白髯不住地抖动着,右手凌空颤动,仿佛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他再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杜天林收住了呼喊之声,那老僧忽然一掌落了下来,平平拍在右边一方大石之上,只听“轰”地一声,杜天林吃了一惊,那石质已然自内粉裂,只听老僧哼了一声,缓缓喃喃自语说道:“盖世金刀,你终于来了!”
  杜天林听得字字清晰,只觉心头大大一震,长吸了一口真气,勉强抑压住震动的心情,一字一字说道:“大师,你可知道这盖世金刀之事?”
  那老僧转过头来,面上古怪的神色始终不减,他怔怔地注视着杜天林,一瞬不瞬,好一会,终于突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杜天林只觉那笑声之中充满了内家真力,震得自己双耳微微发痛,整个山洞簌簌震动,声势极为骇人,他不知老和尚为何突然发笑,那老僧笑了一会,缓缓收止笑声,开口说道:“岂仅知道那盖世金刀?老衲穷毕生之力,与他相缠迄今未了!”
  极度震惊之下,杜天林反倒觉得沉得住气了,他怔怔地望着老僧,一言不发,那老僧顿了一顿,接着又开口说道:“小哥儿,方才你可自称姓杜?”
  杜天林点了点头道:“晚辈姓杜,小名天林。”
  那老僧嗯了一声道:“这长刀,你如何得到手中?”
  杜天林道:“家师交给晚辈,晚辈一直到新近,才知道其中包扎的兵刃原来是一柄金刀。”
  老僧啊了一声道:“听你的口气,你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杜天林怔了一怔道:“大师说那金刀么?正是如此!”
  老僧又道:“那么,你又怎会决定到西域而来,找上八玉山庄呢?”
  杜天林忽然觉得他一连串的问题,自己没有一一回答的必要,他心念一转,缓缓开口说道:“大师问晚辈的话,晚辈都回答了,等会晚辈也想请问大师一句话,不知大师肯否相告?”
  那老僧不料杜天林会如此说,微微顿了一顿道:“等一会,你让老衲想一想!”
  杜天林不明白他这是什么用意,那老僧想了一会,开口问道:“你要问老衲的,可是有关那盖世金刀么?”
  杜天林点了点头。
  那老僧嗯了一声道:“不错,你有资格知道,老衲答应你这个请求!”
  杜天林心中大喜,不料这老僧果然一口答应,眼看这大事情便要一清二楚了,那老僧吁了一声,又继续说道:“小哥儿,你还未回答我方才所问,为何找到这八玉山庄?”
  杜天林很诚挚地道:“八玉山庄么?晚辈实在只存碰运气之心——”
  说着便将自己的一切经过简略的叙述了,自然其中无关此事的细节均省略不谈。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十二章 大忍禅师
上一篇:
第十章 连袂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