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十九章 九绝寒风
2021-05-06 15:17:26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足下加快,那老者说只有半个时辰的路程,杜天林越行越快,葛然之间杜天林的身形一个猛停,身躯斜斜一倒,半点声息也不发出,已横在一棵大树之下。
  他由疾奔之中陡然卧倒,有如流水行云丝毫不见仓猝,身形甫一卧下,只听草声微响,接着便传来人语之声。
  一个沉着的声音道:“施主阻住此道,一言不发,不知究为何意。”
  杜天林暗暗忖道:“方才若非见机得快,一奔出去便少不得与他们撞上,这人口中说‘施主’,分明是一个出家人。”
  思索之间,那阻路者仍是一言不发,过了足足有半盏茶的功夫,想那“出家人”有些不耐烦了,又冷冷地道:“施主这便是存心相扰了。”
  对方冷冷哼了一声,那“出家人”的声音再度响起道:“在镇中贫道与施主照面之后,施主立刻有意引贫道来此密林之中,若有事情,请速见告,贫道有事在身,不可能久待。”
  对方的声音第一次响起道:“喂,你是武当的道士吧?”
  那道人的声音道:“正是。”
  杜天林只觉那道人的口音越听越是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在何处曾轻听过。
  对方的声音又道:“那么我没有看走眼了。”
  杜天林越想越觉那道人的声音熟悉,忍不住屏住呼吸轻轻移动身躯,来到树边,侧目一望。
  这一看杜天林顿时恍然大悟,只见那道人年约二十上下,深度飞扬,正是上次仗义送“地图”交与秦岭诸侠,独剑搏杀金蛇帮众的神风道人。
  杜天林对神风道人的印象极为良好,尤其对他那种超凡的洒脱更是神往,这时见了他心中不由一畅。
  再转而向他对面坐着之人望去,只见那人面上覆以青巾,看不见面目。
  那人这时缓缓站起身,冷冷说道:“你既是武当道士,那武当一门如今掌教的是谁?”
  此人口气极为无礼,神风道人心中有气,峻声答道:“施主找寻贫道为何尚未说出……”
  那人不待他说完,已冷笑插口道:“不管当今掌门轮到谁了,今日找你便是借你一个口讯告知你掌门道士,叫他好好练练‘两仪’剑阵。”
  神风道人微微一怔,他不明白这人此语用意何在,一时没有作声。
  那人冷笑道:“这一点小事你听真了么?”
  神风道人缓缓说道:“贫道听清了,只是施主此举是何用意?”
  那人冷冷道:“什么用意?你传一个口讯便是。”
  神风道人静静忍耐心中怒气,仍然用平静的口气缓缓说道:“本门两仪剑阵演练从未间断,施主意下可是要试试剑阵的硬软?”
  那人突然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你这道士倒是洒脱,一言便中……”
  神风道人忽然长笑一声,打断那人的话说道:“施主今日幸好碰上的是贫道,若是换了一个本门弟子,只怕早已忍耐不住施主的态度了。”
  那人不料神风道人口舌突然转硬,一时倒怔了一怔,只觉怒火直冲而上,他冷笑一声道:“看来今日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这小道士了。”
  神风道人心中虽不知这人深浅,但他已存心借动手之间瞧出对方底细,是以听那人如此说,只是淡然一笑说道:“施主言重了。”
  那人陡然一伸右手,一指点出,一缕劲风如闪电般直向神风道人袭到,虽是隔空一指取穴之准,分毫不差。
  神风道长只是略一躬身,右臂如弓而立,所取时间位置恰到好处,正是武当“十段锦”锦拳的起手之式。
  那青巾覆面人指力飞到之时,他略一晃臂,已将劲道化去。
  杜天林躲在树后,见神风道人虽是简单之极的一招,但已显出他的武当武学已入精髓之境。
  那人似乎呆了一呆,料不到这个少年道人高明如此,他不知神风道人在武当第二代已是稳居第一人物,只道武当一门武学精渊,随便一个道人功力已如此深厚。
  神风道人微微一笑道:“施主隔空吐力,凌空认穴,委实高明之至,看来敝门两仪剑阵当真又得多加演习了……”
  他口中如此说法,眉目之间却满是笑容,哪有一分像是真心恭维。
  那人冷哼一声,忽然大袖一挥,手中已多了支青色的玉箫。
  他这玉箫一出,躲在树干后的杜天林大吓一跳,原来这人竟是罗仙子,怪不得她以巾覆面出言之刻运气逼粗嗓音,令人总有生涩之感。
  神风道人见罗仙子挥手拿出一支玉箫,不由微微一怔,那罗仙子一横手臂,一缕箫音升空而起。
  那声音一出,有如玉碎帛裂,声声振动心弦,尤其奇异的箫声中似乎自然而然之间发出一种难以解释的力量,使得听者不得不以全心全意去聆听而沉醉其中。
  杜天林一听开始的音律,立刻感到不对,箫声中所发出的古怪威力直透而入。
  他已领教过这箫声的古怪,心中暗道:“这罗仙子多半是以迷魂大法邪术渗声之中。”
  他暗暗凝神提气运起功来,随时准备与箫声相对抗。
  那神风道人先前面上怔怔之色,突然变得严肃无比,他一步倒退有五尺左右,左手一曲,反掌贴放在背心之上。
  杜天林一看他这个架式,便知他立刻要练武当镇魔心法,罗仙子右手一颤,箫声陡然一转而细。杜天林只觉心中一震,猛可发现自己愈是运功相抗,那箫声的威力也就愈大,不由暗暗着急。
  这时神风道人忽然足下缓缓移动起来,他宽大的道袍有如充了空气一般鼓涨而起,杜天林见他身形逐渐移向罗仙子,心中暗忖道:“这神风道人对敌之间果然经验丰富,他眼见局势僵持愈久对自己愈是不利,立刻想到冒险出击,打破僵局在武学上一决胜负。”
  罗仙子甚为自负,眼见神风道人移到身边,她并不后退,只是箫声速转,杜天林虽运功相抗仍觉极为难受,看那神风道人已是混身汗透。
  蓦然神风道人瞠目大喝一声,这一声乃是蓄劲而发,箫声顿时被震得一散,神风道人趁此机会一跃而上。
  说时迟,那时快,罗仙子一手横箫,另一手忽然猛可前推,径自对着神风道人发出一掌。
  杜天林在暗处却瞧得分明,只觉罗仙子这一掌飘忽不定,大见功力,内劲也神奇无比,实是罕见之极的一式奇招。
  神风道人双掌急急一错,猛地左掌带圈,右掌并指直立,闪电般不守反攻,直拿罗仙子腕上要穴,指尖所指分毫不差。
  杜天林差一点要忍不住叫好起来,罗仙子奇招方出,杜天林心中暗思对策除退之外别无他法,却不料神风道人上手第一式便以对硬的方式强行反攻,果见罗仙子冷哼一声,单掌一化而退。
  神风道人双足一错,飞快地拍出两掌。
  罗仙子一闪身,如行云流水般退了半丈,神风道人追进出招,只见他出掌如风,招招内力强劲,那罗仙子忽然向左一闪,左手翻起一扬。
  神风道人猝然速退三步,罗仙子丝毫不停,右手一箫一横,陡然吹了三声。
  这三声箫音并不奇怪,杜天林只觉心头一紧,接着是一阵迷糊,那神风道人首当其冲,竟然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不住喘气。
  杜天林在迷迷糊糊之中已知为这古怪箫音所伤,他来不及看那神风道人如何,只觉最后一丝灵性,生出一股强烈不服之感。
  霎时他一口真气猛可一松,强忍住那护心真气的痛苦,一瞬间他依仗十余年深厚的内功根基,猛吸一口真气又恢复了过来,把全身功力立刻遍布百骇,只觉灵台之间一片清明。
  他大步走了出来,瞥见神风道人满脸痛苦之色,大吼道:“住手!”
  罗仙子似乎微微一惊,她不料这附近竟还埋伏了一人。
  只见杜天林摇摇晃晃,罗仙子一望杜天林的面孔,心中大惊,玉箫一横再度置于唇边。
  杜天林心中大急,嘿地吐气开声,飞身上前,一拳对准罗仙子直击而去。
  杜天林这一拳情急之下用了全力,拳风未到,霹雳之声已起,罗仙子不料他内力深厚如此,一手持箫,身形如旋风一般向左一飘,堪堪避过拳风。
  杜天林拳虽重,拳势却是飘若无物,罗仙子吓了一跳,这少年的内家真力已臻空明举重若轻之境。
  他身形轻轻闪动,倒踩怪步又退了半丈,杜天林挥拳再起,这一拳风发如雷,便是世间绝代高手在此只怕也不能再行闪避。
  罗仙子左手疾扬,手背一拂,一股劲风急穿而出,杜天林只觉自己的内力一滑,竟然偏向一边去了。
  罗仙子这一式仓促间施为,力道运行不够纯熟,也不禁急喘两声,杜天林呼地吐了一口气道:“快将那青巾移开,我知道……”
  陡然他只觉全身一震,背上泛出冷汗,只因他原本想说的是“我知道你是罗仙子——”但他突然想起若是说出此话,立刻便泄露了自己在花阵中仍得以看见外界的情形秘密,那么自己目下所仅有的优势立刻失去,且将处于种种危险之中。
  天幸他说出一半,又骤然警觉,仍感心中一阵狂跳,一连倒退了好几步,慌乱之中面色均变。
  罗仙子见他说话戛然而止,面色连变,一时弄不清他原本想说些什么,不由为之一怔。
  杜天林急忙之中总算找出一句话道:“朋友倚仗箫声伤人算得了什么好汉?”
  罗仙子冷冷一哼道:“你在这附近许久了么?”
  杜天林点点头道:“这位武当道人功力深厚,若非依凭箫声,你未必是他之敌!”
  他心知女子心狭,好胜之心极盛,故意如此说来,果然罗仙子大怒说道:“单冲着你这一句话,今日就好好地教训教训你。”
  杜天林这时已平静下来,头脑清醒,冷冷地道:“你要再动手么?”
  罗仙子怒道:“先打了你,再找这道士算帐。”
  杜天林侧目一望,神风道人此刻已然恢复过来,缓缓直立身形,望了杜天林一眼,微微稽首为礼。
  杜天林顿了一顿故意说道:“要动手么?有一个条件!”
  罗仙子微微一怔,杜天林紧接着说道:“先除了你面上青巾,让我瞧了再说——”
  他明知罗仙子为女子身份,故意说得轻眺,果然罗仙子大怒道:“好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她话声方落,右手一反,左掌斜斜拍出,一股掌风疾射向杜天林左腹要穴。
  杜天林见她内力险恶,每招每式往往虚空袭敌,委实令人防不胜防。
  是以他一见罗仙子内力涌出,立刻倒退半步,整个身形斜转过来,右掌伸出狠击,十成内力集聚于掌心,到距半丈之处才疾吐,呼地一声有如开山巨斧,疾攻而下。
  罗仙子只觉内力一窒,这少年的内家功力已到一等一的地步,自己单掌不易应付,无奈之下一撤左掌,退了五尺。
  杜天林劈空掌力虚空击去,打在数尺外的树干上,轰的一声,碗口粗细的树枝顿时齐腰而折。
  神风道人在一旁看得清切,忍不住脱口呼道:“好掌力!”
  罗仙子只觉怒火上升,疾哼了一声,呼地一跃,身形飞在半空,迳向杜天林头上斜掠而至。
  杜天林扬首一望,只见满空都是罗仙子的人影,这等身法好生奥妙,一时分不清她究竟由哪一个方位直攻下来。
  杜天林想起这罗仙子的一身轻功出奇地高强,这时整个身子凌空虚动居然不落平地,单凭一口真气在半空改变方向,这等轻身功夫错非自己亲目所见,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急切之间他身形一矮蹲了下来,同时间双掌左右交相击出,一霎间连环发出七掌,掌掌真力贯注,霎时漫天全是呼呼拳风,掌势骇人之极。
  罗仙子的身形一时竟无法下落,她只得不断发出内力逼开隔空冲上的内力,一口真气究竟不能久持,清啸一声身形飞转一个弧形落在地上。
  杜天林大大喘了一口气,他眼见罗仙子这等轻身功夫,面上忍不住现出又惊又佩之色。罗仙子却大感无趣,她两度进攻均被生生击回,心中暗觉甚无颜面,一怒之下,一股真气冲入左臂之中,冷冷说道:“小子,你敢接这一招么?”
  杜天林心头一懔,但此刻豪气已发,便是明知危险,也是不考虑地答道:“有何不敢!”
  罗仙子待他话声方落,足下急急踩动碎步,向前移动数尺,左臂一扬,斜地里疾推一掌。
  霎时杜天林只觉混身一寒,这么远的距离那寒冷之感仍不住传来,他大吼一声,猛力一提真气,右掌疾拍,身形却弓形而退,一直退了三丈之外,阴冷之感才逐渐减轻。
  他落下地来喘了一口气,忍不住脱口呼道:“九绝寒风!”
  神风道人听见“九绝寒风”四字矍然一惊,只见那罗仙子呆了一呆,似乎料不到杜天林一口便叫破这失传已久的绝世功夫。
  她冷冷一笑道:“小子,你知道倒不少!”
  杜天林自知无力与之相抗,也无力迫使她不发出,当今之计只有急逃而去,一念及此,疾声呼道:“神风道长,咱们快走——”
  他话声未完,却见那神风道人一脸严肃之色,不但不走,反倒一直迎向罗仙子。
  罗仙子此时怒火直冲,咬牙道:“好吧,便叫你先尝尝!”
  她左臂再扬,一拍而出。
  蓦然神风道人左膝一曲,身形向前缓缓躬下,右掌一甩自胁上荡起放在左肘之下,双目凝神平视,动也不动。
  罗仙子陡然一个退步,闪出三丈之外,充满惊骇呼道:“你……擒龙心法……”
  杜天林听见那“擒龙心法”四字,矍然一惊,只见罗仙子身形如飞转过身来,疾奔而去。
  杜天林缓缓走到神风道人身前,神风道人直立起身子,全是喘息之声。
  杜天林道:“道长你怎么啦?”
  神风道人勉强抑止住剧烈的喘息,对着杜天林稽首为礼,道:“兄台仗义施援,贫道感激不尽。”
  杜天林忙道:“道长哪里的话,只是道长此时气息难平,莫非方才已受那古怪箫音伤及内腑?”
  神风道人苦笑说道:“那倒不是,贫道方才见对方施出‘九绝寒风’,情急之下,提气放出擒龙手架式,却因贫道对此心法浸淫太浅,急切之间真气难平,是以气喘不止,若非对方骤惊之下转身便去,贫道便是想要发出内力也是不成。”
  杜天林见他说得爽快,啊了一声说道:“据传那‘九绝寒风’无坚不摧,只有少林擒龙心法方始得破,道长摆出擒龙手架式,那罗仙子自是不战而退了。”
  神风道人这时喘息略止,他看了杜天林一眼,开口问:“兄台称那对手为罗仙子,原来竟是女子身份?”
  杜天林点了点头道:“这个在下也是在无意中得知,她方才见在下说出罗仙子之名,面露震惊之色!……”
  神风道人点了点头,面色忽然沉重起来。
  杜天林看在眼内微微一怔,神风道人忽然说道:“敢问兄台贵姓大名?”
  杜天林略略一顿,说道:“在下姓杜草字杜天林,大名鼎鼎的武当神风道长,在下见过道长的丰姿。”
  神风道人大奇,连忙问道:“杜兄何作此言?”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道长仗义为秦岭四侠传讯,剑拼金蛇帮一十六人,在下适巧路过当地是以亲目所见。”
  神风道人啊了一声,他又望杜天林,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样,杜天林一时也没有接口下去,神风道人沉吟了一会,缓缓开口说道:“杜兄说那女子姓罗,倒教贫道想起一人。”
  杜天林见他面色沉重,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道长知道这罗仙子的来历么?”
  神风道人说道:“若是贫道猜测不差,这罗仙子既已练成‘九绝寒风’之功,多半便是昔年名震一时的昆仑派俗家弟子罗白君了。”
  杜天林只觉这罗白君之名甚为陌生,听在耳内毫无印象,是以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神风道人道:“昆仑一脉轻功心法举世无双,罗白君以女子之身锻练轻功尤其轻绝巧强,出道不久便有‘凌波仙子’之称。”
  杜天林想起那罗仙子身法神妙,轻功委实高强无比,神风道人如此说来八成是不会错的了。
  神风道人接着又道:“罗仙子出道不久,忽又绝迹武林,江湖之中对她的传说纷纷,大概与那昔日丐帮郑老帮主有关!……”
  杜天林只觉心中一震,暗忖道:“如此看来,那老者与丐帮的确是有关联了,那三个丐帮弟子对我突施杀手,后来身份一露立刻逸去,以及老者听我说起发现那三人为丐帮身份之后倏然色变,都绝非偶然之事了。”
  他心中思索,只觉在重重密幕之中似乎开始露出一丝曙光,让自己至少也有一个探索的方向。
  神风道人想了一想道:“罗仙子与本门久有过节,是以她有找本门掌门之语,可怪她失踪武林多年,突然重现,由她找寻本门掌门之举来看,她此次乃是存心东山再起,再扬名声……”
  杜天林点了点头,心头却暗忖道:“那老者久隐山林之间,似也有重行出山之意,看来他与罗仙子之间关联极深,只奇怪他受此等大创欺骗于我,究竟用意为何却不得而知。”
  神风道人说到这里,微微摇摇头道:“她可能再也想不到方欲出山,便遇上贫道以虚空架式惊退。”
  杜天林微笑点头说道:“只是那古怪箫声,伤人于无形,的确是防不胜防。”
  神风道人点了点头,道:“可怪昆仑心法正宗无邪,这些年来罗仙子似乎是走上了旁门左道,箫音伤敌分明是‘摄魂’的功夫,那‘九绝寒风’更是邪门得紧,她一生浸淫正宗心法,突有转变委实不易。”
  杜天林和他谈得投机,点了点头道:“一分也不差,今日错非道长摆出擒龙手,咱们两人都只有挨打的份儿。”
  神风道人性格甚为豪爽,闻言哈哈一笑道:“若是杜兄一人,脱身自是容易,但杜兄见贫道伤在当场,不肯独退,那么咱们后果可便不好看了。”
  杜天林笑道:“道长真如罗仙子所说,在镇中被她一路引到此地么?”
  神风道人点点头道:“正是如此,一路上她行踪隐秘,突现突隐,贫道委实忍不住好奇之心便一路跟了过来。”
  他说到这里,略略一顿,开口又问杜天林说道:“杜兄可也是路经此处么?”
  杜天林心中暗忖:“这山谷之中情势神秘难测,我还是不对他说为妙。”
  于是口中答道:“在下要到镇中一行,见此林深草密,进入观察,却巧遇着罗仙子的箫声便一路寻了过来。”
  神风道人嗯了一声道:“杜兄既要到镇中,贫道正好也须一行,咱们不如同道如何?”
  杜天林想采那“青砂叶”之事并无如何特殊之处,于是点点头道:“如此甚好。”
  神风道人望了杜天林一眼,他心中本想打探杜天林的来路,但他生性淡泊洒脱,见杜天林绝口不提,想是有难言之处,于是便也不再多问。
  杜天林顿了一顿又道:“道长气脉之间已舒适否?”
  神风道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觉真气已然运行自如,点了点头说道:“杜兄气闲神定,内力悠长,实为人中之杰,贫道甚为敬佩。”
  杜天林笑了一笑,却见那神风道人满面诚恳之色,一时倒也不好多说,忙道:“不敢不敢,道长只身行道江湖,声名日盛,义薄云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呢。”
  神风道人哈哈一笑,杜天林顿了一顿,心中却自暗中思道:“这道人与金蛇帮既是正面起过冲突,想来金蛇帮中一定将他视作一个大目标,我且问他一问……”
  他思虑相当周密,缓缓开口说道:“道长此番行道江湖,与金蛇帮可有接触?”
  神风道人一听那金蛇帮,面上神色立刻沉重起来,缓缓说道:“原来杜兄也对那金蛇帮发生兴趣。”
  杜天林微微一怔,不明白他这一句话的用意,神风道人摇摇头道:“那金蛇帮崛起江湖不过短短两三年功夫,却是实力雄大,已至不可思议之境。”
  杜天林点点头道:“据闻金蛇帮中奇人高士层出不穷,道长可与他们上层人物接触过么?”
  神风道人当一沉吟说道:“虽有遭遇,却始终并未交锋。”
  杜天林说道:“在下倒与金蛇帮中几个人物交过手。”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章 终南之行
上一篇:
第十八章 鬼使神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