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青海怪客
2021-05-06 15:44:58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色正浓,大殿内只有些微的灯火传出,在黑暗之中光芒显得昏昏茫茫一片,好像散布在黑色内被调和至最稀的程度。
  老夫停下足来,微微喘了两口气,细细四下打量了一番,只觉万籁无声,夜风拂面,似乎带来阵阵香烟袅袅的气味。
  老夫思索了一下,那黄袍僧人不知是否已经来到少林,不过从现下情形判断,那神龙及飞龙寺的僧人都还没有驾临。
  这少林寺老夫是经常来往,寺中几个知客僧人老夫都很熟悉,于是不再迟疑,大步向大雄宝殿直行而去。
  大殿木门未关,来到平行山道之上已可看见殿内空空荡荡,只有两个僧人分站左右,闭目盘坐在蒲团之上。
  老夫心中暗暗奇怪忖道:‘这少林寺早已得悉警兆,理当日夜警戒才对,岂会如此松懈,夜半之时乃与平日一样,仅仅留下两个晚课僧人?’
  心中思索不定,走到距大殿不及五丈之处,突然呼地一声,左右人影一阵乱晃,霎时之间掠出六七个僧人分左右将老夫围在正中。
  老夫吃了一惊,慌忙定神一看,只见其中有数人老夫识得,正是少林寺中和尚,这才明白少林寺中实是外驰内张,暗地里戒备加强得紧。
  老夫连忙侧过身形,让灯光照着面孔,口中低声说道:‘是我,各位大师请了。’
  众僧看清老夫,一齐围拢来,老夫发觉每人面上神情肃然,仿佛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
  老夫环顾一眼,无人发声,这种神态甚为奇特,老夫忍耐不住,问那左侧一位净元僧人道:‘净元大师,寺中出了什么事么?’
  净元僧人望着老夫,微微点了点头,低声低语地说道:‘彭施主来得正好,那找人助拳之事可有眉目么?’
  老夫听他此言,心中暗暗生奇,默忖道:‘这找人助拳少林之事乃是方丈当日与我私下之言,况且总非什么体面之事,岂会传入净元耳中,而且他当众说来,竟丝毫不知保留?’
  念及此处,神色之间不由露出诧异的模样。
  净元僧人见老夫迟迟不作回答,一时也接不下话去,倒是其余几个僧人一脸都是焦急之色。
  老夫顿了一顿,缓缓说道:‘净元大师,你怎会得知在下此去乃是为了请求帮手赶来少林?’
  净元大师啊了一声道:‘主持方丈告诉贫僧的啊?’
  老夫咦了一声道:‘主持大师曾与在下私下说过此事不足道之于人……’
  老夫话犹未说完,忽然那净元大师双目一垂,两滴泪珠直坠而下,凄惨地道:‘主持方丈练功失步,已经……已经……’
  老夫陡然大吃一惊,急急抢口说道:‘大师已经如何了?’
  净元大师忍不住哭出声来,身旁几个僧人黯然无语,然后一齐梵唱起来,老夫只觉背心一阵冷,打心底里寒了起来,难道……难道……
  老夫不敢多想,耳边只听那净元僧人悲戚地道:‘方丈主持已圆寂归升了。’
  老夫震惊得呆住了,短短四五天的功夫,少林寺竟然发生如此大事,实是令人难以预测。
  过了片刻,老夫勉强平静下激动的心情,低声问道:‘现下贵寺由谁人执掌?’
  净元僧人答道:‘掌门师叔破关先出,足足耗费了近两载的修为,奉师叔之命,正当本门危急之时,万万不可将恶耗传扬出去,今日彭施主漏夜赶至,贫僧以为掌门生前与彭施主无所不谈这才告知施主……’
  老夫点了点头,叹口气道:‘在下晚来一步,真是终身之憾。’
  净元僧人顿了一顿接着又道:‘掌门身危之时,曾告全寺同门,说明此次西域强敌犯境之事,对自身在此紧要关头不能完成全寺对抗的大任极为难过,他老人家真是含憾而去的啊……’
  老夫心头一热,只觉一股难以抑止的激动直冲而上,大声说道:‘在下这几日四出奔走,总算得了结果,那西域强敌即使来犯,咱们只要同心协力,必将渡过难关。’
  净元僧人虽听老夫如此说来,似乎仍不能放下悬疑的心情,缓缓说道:‘彭施主所请的帮手可曾与你一同来么?’
  这一句话倒提醒了老夫,想起那谷三木此刻犹在危困之中,自己此来为了找寻黄袍僧人的底细,却为少林方丈圆寂的骤变弄得迷糊起来。
  想到这里,老夫开口说道:‘现下彭某想一见贵寺新主持,不知大师可否引见?’
  净元僧人点点头道:‘这个贫僧遵命。’
  他口中虽如此说,但却似乎有着若有所待的表情,倒叫老夫心中暗暗生奇,忍不住开口催促道:‘事不宜迟,大师还有什么指教么?’
  那净元僧人欲言又止,顿了一顿挥手作出迎客之势。老夫便缓步行入大厅,想起那黄袍僧人之事,便又回过头来。
  哪知就在这一回头之间,正巧瞥见寺庙外一道黄影掠向左方石堆杂木丛中,老夫心中大大一震,但毫未停留目光,仅仅对净元僧人道:‘正当危急之际,戒备人员仍请就位,只须大师一人引导在下便成了。’
  净元僧人应了一声,略略吩付其余几个僧人,便和老夫走入正殿,横过大佛向左折行而去。
  老夫一直到走入走廊之内,这才停下足步来,对净元僧人沉声说道:‘大师,少林寺外已经来了敌人哪。’
  净元大师吃了一惊,回过身来,老夫一把抓着他叫他沉气,口中低声道:‘今夜彭某在山麓之下曾遇上一个身着黄袍和尚,对彭某自称为少林方丈,这人心术甚为不正,但行动之间却鬼谲难辨,方才彭某回首之间瞥见他已潜入寺庙前空地,只是目下弄不清楚他究竟是何人物……’
  那净元僧人忽然插口道:‘一定是西域方面的人,否则岂会正巧赶上这个当口?’
  老夫嗯了一声道:‘彭某虽也作如此想法,但却并无绝对把握。但现下并不知彭某已弄清他乃是冒牌之人,又不知彭某方才已发现他的行踪,这两点对咱们来说可是大为有利,若是好好加以利用,立可查明此人身份。’
  净元僧人点了点头说道:‘只怕他果是西域的人,则对方大批人马一定会立将驾到。’
  这一句话令老夫心中也吃了一惊,微微沉吟了一会说道:‘贵寺现在布署如何?’
  净元僧人微微一顿说道:‘掌门新去,人心惶乱,布署虽仍照旧时计划,但实力上多少也须打个折扣,加以寺中人手不齐,除了排出罗汉大阵外,再无可战之力。’
  老人也知此段时期正值少林一脉青黄不接之际,若真如净元僧人所说,则实力的确太过薄弱,虽说罗汉大阵由古至今未曾遭人破解,但对方却是名震四方的飞龙十八僧,加之神龙亲自出马,真是凶多吉少。
  老夫心中虽如此想象,但面上却并不流露出来,仅说道:‘既是如此,要探那黄衣僧人的底细,只可在言语上设法套索,强用武力只恐徒然无效。’
  净元僧人点点头道:‘只不知如何下手法?’
  老夫嗯了一声说道:‘彭某现已知他所在,自寺后清源阁倒翻至他背面,骤起发难,采取最重手法,想他便是再强,五招之内,必被逼至大厅之前,此时大师立刻率众僧燃起灯火,光明四射,他便要再跑也不可能——’
  净元僧人点了点头道:‘咱们立刻动手!’
  说着便向清源阁方向而去,老夫对这一条路甚为熟悉,几个转身便来到阁前,净元僧人望望天色,这时月已偏西,夜色苍茫,他低声对老夫道:‘彭施主自此翻过,大约在半柱香时间内发动攻势,则贫僧自大殿冲出正好接应得上。’
  老夫点点头,净元僧人转身便走了,老夫忽然心中一动,低声说道:‘大师请等一下——’
  净元僧人站下身来,老夫低声一字一字道:‘必要时大师招呼罗汉大阵冲出大雄宝殿,将这人弄倒在少林山门之前吧!’
  净元僧人怔了一怔,点点头急行而去。
  老夫望着他行去的身形消失在黑暗中,心里暗暗想道:‘黄袍僧人既敢冒名少林方丈,功力造诣自是不错,可怪他安排下坠石毒计,仅为加害那中年一人,而那中年人与狼骨却又并非为少林之事而来,那么黄衣和尚究竟是否西域之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实在有弄清楚的必要——’
  转念又想到方才他在石块下坠时曾以劈空掌力下压巨石,加快其速度而自己借力外扬,单凭这一手内力,轻功,均臻上上之境,老夫等会行动之际,可要全力以赴,打他个措手不及方才收效。
  心中念头反复转动,估计一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缓缓提了一口真气,轻轻纵身上得屋宇之上。
  瞥目一看,只见一个黄袍背影端端在石堆之后,老夫仔细四下打量了一会,确定只有他一人,这才翻过屋脊落在地上。
  这时老夫距他仍有五丈之遥,老夫放慢足步,一寸一寸移近了两丈左右,俯身拾起一块拳大圆石,放在双掌之中,默默运气将内部压碎了,表面却仍是完整一片。
  然后向左方平平一掷而出,在石中加了迸旋之劲,那石块向左飞出一段距离,呼地向右前方转向而去,同时受急变之力轻压之下碎块都散了开来,在空中呼呼发出凌乱的破空之声。
  果然那黄袍僧人立有所觉,但只见破风声左右前后均有,他一时之间哪里分辨得清楚,只是偏过头向左侧疑神注视,老夫便乘这一瞬时间,猛吸一口真气一掠而出,落地时距他只有半丈距离!
  说时迟,那时快,那黄袍僧人只觉身后衣袂破空之声大作,呼的反过身来,老夫左手一翻,右手立拳打出,拳缘带起破风之声,直逼向他胸侧背部一带。
  这一拳老夫可是运足了内力,那黄袍僧人身躯仅仅半面转侧,再也无力反击,只得一弓身向前急翻而出,闪出三步之外。
  老夫拳势不改,内力以绵劲延长发出,那黄袍僧人身形才一落地,不料老夫内力延续良久,只觉背上又再受重力压迫,只得再向前冲出两步,并想借势一个反身,方能占取有利位置。
  老夫明白他的心意,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连忙跨前一步,右掌变化为掌推之势,一拍而出。
  这时那黄袍僧人已然被迫跃出石堆,站在石板道路右侧,老夫这一掌推出,原本是要将他逼到大路正中。
  哪知他双足虚立,背向老夫,整个身体一折,腰际运劲向前一弓,将老夫攻向上盘的掌力化去大半。
  同时间他足下一蹬,右臀猛力向后一式‘倒打金钟’急绷而出,急迫之间虽仅发出数成内力,但老夫在两丈之外已觉反震之力甚强,登时连环发掌之准备再难实行,那黄袍僧人好灵敏的思念,在这一瞬时间已洞悉老夫的用意,是以不惜冒险仅以数成力道发出一掌以间断老夫左右连环的劈空掌力!
  老夫不由略略一呆,就只有这一线停顿,那黄袍僧人已一个反身转了过来,望着老夫咦了一声道:‘这位彭兄为何对贫僧狡施袭击?’
  老夫见他如此说,知他还在以少林方丈的身份妄图蒙骗。事已至此,老夫心想再和他装迷糊做虚假已无意义,于是微微冷笑一声道:‘少林方丈与彭某相交甚久,大师不必多说了。’
  黄袍僧人微微一呆,他料不到老夫会说出这一番话来,老夫见时机不可再失,大吼一声,左拳一直,右拳平平推击而出,化内力为外家硬对之势,存心与他硬行拼对,一较高下。
  果然他骤闻老夫之言,心神微微分散,一时之间出拳不易,只得半侧过身来避开主锋。
  但老夫早已料到这点,等他身躯才侧,左掌已猛然击出,这一掌却是采用阴柔之劲,登时右拳内力道未散,再加上左拳之力,内外阴阳相济相辅,威力更增数分。
  黄袍僧人面目当时为之失色,勉强双肩一缩,两掌抱胸一翻,一式‘野马分鬃’斜拍而出,用的是太极门中斜拨之力,想引斜老夫主锋压力。
  老夫只觉双掌一滑,那僧人好精纯的太极神功,攻出去的左右双掌力道竟然一齐落向左方,但到底老夫所占了主势,那黄衣僧人受压力一挤,身形站立不稳,一连向后倒退两步方才拿桩稳住。
  老夫不敢再行迟疑,身形向前急掠一步,到那黄袍僧人身前采取短攻近打之势,左手斜出点向他眉心,右掌暗抱胸前随时随地准备袭击。
  黄袍僧人一再占在被动之势,眼看老夫指尖及身,头部忽地一仰,猛地仰面张开口来,竟然一口咬向老夫食中双指。
  这一式变化好生奇异古怪,老夫这一指若是用的隔空内力他便吃大亏了,但是老夫短打之时都是采用实劲,眼见他一口咬来,要待变换为内力时已是不及,反倒遭受他的攻击,这黄袍僧人心神之快,变应之灵委实是罕见的了。
  说时迟那时快,老夫脑中思念电转,咬牙横心运劲指关,存着被他咬中之心,但右掌这时自左胁下呼地击出,一式‘肘底斜飞’用足力道攻向他前胸要害。
  这一下若是被他咬实老夫指尖,必然要受这一掌击中要害,谅来他也不敢冒此生命大险。
  只听‘嗒’的一声,老夫只觉左手食中双指一阵剧痛,但右掌已触体接实,击中他胸侧要部。
  猛然之间,老夫只觉对方胸侧一软,自己内力竟然有若石沉大海去而无回。
  老夫大吃一惊,登时想起来一项神功,慌忙一撤势,但已稍为迟缓,一股反震之力回袭而至,硬生生将老夫向后推出三步,左手指节仍是剧疼攻心,但此刻哪还顾得了这许多,急忙望那黄袍僧人,只见他也向后急退两步,身形前后一仰便自无事。
  老夫大吼一声道:‘沾衣自跌,你,你来自青海是么?’
  那黄袍僧人冷冷一笑道:‘姓彭的,你知道的可不少,闲事管的也太多了一些!’
  他一边说话,一边缓步向前逼来,老夫此刻心内斗志陡然大炽,兴出与他一较生死之念,不但不理会左手被他咬伤之处,一口真气贯足右臂,准备发出独门功夫。
  正在此时,忽然左右路边两道强烈灯光交射而至,登时方圆五丈之内如同白昼,人影闪动处鱼贯自两边走出十余个和尚!
  老夫心知净元和尚与接应者已出寺而来,黄袍僧人骤然吃了一惊,四周环顾一眼,眼见全为少林僧人,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如何行动,不由呆在当地。
  老夫冷冷一笑道:‘大师还有什么话说么?’
  黄袍僧人双目之内精光流动下止,口中冷笑连连,那净元僧人走上前来,合什一礼道:‘大师夜至少林,不知有何见教?’
  黄袍僧人微微一顿,冷冷地道:‘叫少林方丈主持出来回话。’
  老夫见他口气甚大,知他自持功力,未将这一般僧人放入眼中,净元僧人停了一停沉声说道:‘敢问大师是在哪一处宝寺主持?’
  黄袍僧人冷笑一声道:‘你看贫僧是何来路?’
  净元僧人双眉一皱道:‘大师既是不愿直言明语相告,贫僧也不必再多说了,那西域飞龙的各位已经到了么?’
  黄袍僧人望了老夫一眼,冷笑不答,老夫嗯一声道:‘大师来自青海,原来柴达木的势力也一并归属那西域神龙了,这倒是十几年来罕见之事。’
  老夫存心激他,故意在言词上贬辱青海柴达木门派,那黄袍僧人却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仅仅微微冷哼一声。
  老夫顿了一顿,心中估量他乃是在设法拖延时间,如今这人来自西疆,与神龙等人有关连已是必然之事,咱们大可立刻翻脸,先做翻他一人再说。
  心念一定,大吼一声道:‘大师一人闯入少林,恃强自傲,想必是根本未将少林一门放入眼中,是可忍孰不可忍——’
  净元僧人不待老夫说完,低低喧了一声佛号道:‘如此说来,咱们便要有僭了。’
  他左手一挥,一列五僧走上前来,双掌均抱拳当胸,那黄袍僧人半侧过身,并未付出多大注意力,仅仅一瞥,想来他仍不以为少林僧人真会动起手。
  哪知五个僧人为首者左拳一圈,右拳自肘部荡了起来,一抖而出,正是正宗少林‘长拳’起手式。
  黄袍僧人左肘一拐,集中内力于缩小范围之内,反击那少林和尚肩头,这一招攻取的位置极为刁怪,甚是难当,老夫登时便吃了一惊。
  哪知少林和尚不慌不忙,右掌斜推而上,硬架黄袍僧人的肘锤之势。
  两股力道一触,黄袍僧人自然占在上风,那少林和尚身躯一阵摇摆,忽然身后四人鱼贯伸手搭放在前面一人肩头,为首一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右掌急向外划了个半圆一推而出,那黄袍僧人陡然一声闷哼,身形一个跄踉,竟被推出三步之外。
  老夫虽然知道这少林和尚掌上力道陡然加强的原因乃是由于其余四人作出搭放肩头的动作所致,但却不明白这是什么功夫,竟然能集结四人之力合而为一,而黄衣僧人功力再深,骤然不备在五个少林高僧内力联合一击之下也吃了一个大亏。
  净元和尚在一旁看在眼中,冷冷笑道:‘几位同门平日练功施用重手成了习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全力以赴,误击大师一掌,贫僧还得代表他们数人向大师致歉呢?’
  那黄袍和尚便是再好的修养,这时也禁不住一脸急怒之色,加之胸前内力压迫,一时之间喘息难止,半曲着腰动弹不得。
  净元僧人一挥右手,右方一列走上五僧,一左一右手臂都联放成一串,为首一人掌势一扬,再度击向黄袍僧人。
  五人内力合击而出,才一动掌势,漫天全是一阵锐厉啸声,黄袍僧人咬牙钉立双足,左掌连拨空门,猛地向下一带,又使出太极门中最精致的‘原地生桩’心法,生生将那一股力道引向地面,击得地面一震,登时便现出一个浅浅的土坑。
  老夫眼见过这黄袍僧人连施两次太极功,发觉他深得其中精髓,便是找太极门主持高手施展出来也未必较他高明。
  正思索之间,忽然黑夜之中传来一声空空洞的敲击物体之声,入耳判断仿佛是佛门木鱼互击所发出。
  估计那发声之处距少林大殿尚有二十余丈,但那敲击之声却紧凝不散,清清晰晰传播了这么一段距离,老夫心中只觉一震,暗暗说道:‘看来是那飞龙寺的人来了。’
  净元僧人也听到了这敲击之声,面色陡然一沉,双手一挥,左右两列十人一起退回原处,他望了黄袍僧人一眼道:‘可是大师接应的人来了么?’
  那黄袍僧人仰起头来,冷冷一笑道:‘看来是不会错了。’
  那木鱼敲击之声愈来愈近,只见山路上缓缓走出一队人来,个个身着红衣,头戴红色僧帽,正是飞龙寺僧人的装束打扮。
  这时净元僧人所带的几支巨大火炬将四周照得纤毫毕露,那队人个个面上沉重严肃,木无表情,双目之中均是寒光闪闪,一见便知都是罕见的内家高手。
  那为首僧人年约五旬,颔下面留着一束银髯,根根直立,威猛异常,丝毫没有出家人内蕴之气,久闻西疆僧侣强厉之气最难消除,看来果然是不错的了。
  走过两个山拗,少林大宫巍峨而立,那为首僧人缓缓立下足来,仰首望着斜飞的屋宇,然后掠过门前站着的众人,面上神色木然不动,沉吟了一会跨步一直向大雄正殿走去。
  除了他一人之外,其余众僧均驻立当地不动。
  他一路走上来,到了山门之前,也就是老夫等人所在之地,净元僧人左手一摆,左右两侧走出两个僧人,左边一人合什为礼向那红衣僧人道:‘大师请了……’
  那红衣僧微微一笑道:‘免礼!’
  随手一挥,气度之间甚为狂傲,两个少林僧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左面那人顿了一顿又说:‘大师驾临敝寺,可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一路由西方赶来的么?’
  他干脆直截了当说了出来,那红衣僧人嘿了一声说道:‘贫僧求见少林主持方丈!’
  那两个少林僧人对望了一眼,净元微微一咳,上前一步单掌问讯道:‘贫僧净元,为敝寺知客,大师……’
  他话未说完,那红衣僧人插口打断说道:‘净元大师,我此来是求见主持方丈!’
  这个红衣僧人言词之间不甚客气,净元和尚脸色微微一沉说道:‘敞寺方丈闭关不见外人。’
  那红衣僧人脸上神色微微一动,口中冷冷说道:‘是么?’
  净元双眉一皱说道:‘僧无戏言。’
  那红衣僧人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那笑声之中充满了内家真气,直要上冲云霄,摄人心神。好一会他才收住笑声,大声说道:‘好一个僧无戏言,好一个僧无戏言!’
  净元僧人已升起怒火,但犹强自克制,冷冷地道:‘大师此言何解?’
  红衣僧人哈哈笑道:‘你说少林方丈此刻闭关,此言是出自肺腑真言么?原来中原少林正宗僧人也是满口诳言随机答辩……’
  老夫见这个红衣僧人出言不逊,想来他的用意即是激怒少林众僧,以便作为动手的借口。可怜西域飞龙寺数十年清高声誉这一次被神龙控制在手中,不得不忍痛予以牺牲了!
  果然净元僧人重重哼了一声说道:‘大师请思而后言,万勿信口开河。’
  红衣僧人哈哈笑道:‘想是贵寺久居中原首位,自恃绝学目中无人,一向狂傲惯了是么?’
  他句句语存挑衅,净元僧人合什道:‘罪过!大师出口一再伤人,贫僧嗔念虽除,却再也难以忍受。’
  红衣僧人陡然面色一寒道:‘咱们废话少说,我再说一句,大师最好入内通报方丈主持,以免情势弄僵。’
  净元僧人冷笑一声,目光转注至老夫面上,老夫在一旁观察,看这模样神龙寺并未亲来,那么这个来自青海柴达木的黄袍僧人可能是负责此次行动之人。一念及此,老夫上前一步,指着黄袍僧人道:‘久闻西域飞龙古寺源深流长,技握牛耳,这次在下骤闻竟然受命犯侵中土,原来总抱着半信半疑之心,今日一见,众僧果真不远千里跋涉而来,由这位青海的大师负责,实不容在下不信了。’
  老夫故意如此说来,果然那飞龙寺众僧个个面上神色大变,激动之情形之于色,那为首红衣僧人望了老夫一眼,似乎欲言又止的模样。
  净元僧人顿了一顿,对那红衣僧人说道:‘事已如此,可谓天道劫数,人力难挽,大师也不必一再动言挑衅,神龙交待诸位如何办便请划下道来,少林门人定然舍生以赴,全力应付。’
  红衣僧人面上落寞寡兴之色一掠而过,继之而来的乃是一片强暴横捩之气,沉声一字一字说道:‘既然如此,你便先试试!’
  净元僧人微微一哼道:‘贫僧敢不听命?’
  红衣僧人陡然仰天长笑,那笑声好比千军万马,声势惊人之极,净元心中一震,大吼一声道:‘接招!’
  只见他僧袍飘起,双掌微分,身形不进反退向后一掠,一股劲风却已扬掌直击而出。
  那少林‘百步神拳’武林称绝,净元乃是少林谪传弟子,这神拳练得自是精纯无比,数丈之外劲风袭体而生,那红衣僧人面上神色不由为之一惊!
  他呼的一声吸了一口真气,迎着净元的拳风,反掌疾拂而出。
  这一式左右双掌交互正反,重叠相置,双掌之态极其古怪,净元僧人刹时只觉自己拳风尽失,一股古怪力道透体而生,心中一惊,来不及出拳相抗,慌忙一闪身形,倒飞出好几步远方才摆脱对方压力。
  老夫在一旁见了大吃一惊,这净元僧人的功力相当高强,在少林二代弟子之中乃是佼佼者,一个照面之下居然不断后退,这西疆武学古怪神奇之处真是令人再也意料不及。
  红衣僧人一掌拂出逼退净元和尚,也不追击,净元僧人喘了一口气,忽然双手一伸,左右十个僧人一齐缓步退到大雄宝殿之内。
  他沉声说道:‘请进正殿!’
  说着伸手肃客,那红衣僧人略一迟疑,便大踏步向山门而行,身后一十七僧鱼贯跟行。
  老夫见净元和尚已准备以摊牌方式与对方一较胜负,心中不由暗暗紧张起来,也一起走向殿中,黄袍僧人一言不发,走在红衣众僧最后。
  不一会大家一齐进入少林大殿,此时殿中四壁均燃起灯火,一片辉煌。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六章 青灵墨石
上一篇:
第二十四章 嵩山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