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身世之谜
2021-05-06 15:48:32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六指老人一口气说到这里,杜天林在一旁倾神聆听,只听得入了神,昔年的种种情景,在六指老人娓娓述说之下,仿佛就在眼前。
  六指老人说到这里,不胜唏嘘之感。
  杜天林望着六指老人道:“结果金刀果然一去不返,一去二十年……”
  他话未说完,六指老人插口道:“那还是日后之事。”
  杜天林吃了一惊,怔然问道:“前辈这话怎讲?”
  “谷三木去而复返,在中原咱们又见过一面。”
  杜天林啊了一声,这时他忽然发现六指老人面上现出忿怒之色。
  六指老人顿了一顿又接着说道:“谷三木与老夫分别之后,一路西行,果然处处遭遇逆袭,他这回下手毫不留情,过关斩将,大约行动之间显露出与西疆神龙这一会面乃是生死相搏,激起神龙毁灭他的决心,竟然采取最为卑劣的手段。”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可是以毒相害?”
  六指老人摇摇头道:“较此犹为凶狠,犹为毒辣。”
  杜天林吃了一惊,连忙问道:“神龙究竟采用什么手段,逼害金刀谷大侠?”
  六指老人叹了一口气道:“神龙耳目遍布中原,他也打听到谷三木尚有老家,暗中竟派手下高手到河南,想将谷三木老父幼弟一齐擒到西疆要挟谷三木,这一着如果被他得手,谷三木空有盖世本领,只得乖乖听命于他!”
  杜天林低呼一声道:“那神龙不是始终自持其身份,怎会作出这种无耻之事?”
  六指老人哼了一声道:“神龙在少林与郭以昂交手,误以为郭以昂便是金刀,偏偏那郭以昂一身功力出神入化,神龙交手之后,自忖决无取胜的把握,这时谷三木既然斩杀他手下,公开与他决裂,为达成其目的,那里还在乎手段的选择?”
  杜天林吁了一口气道:“难道谷大侠便是因此而受挫于西疆么?”
  六指老人又叹了一口气道:“那倒不是,神龙布下此局之后,谷三木却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之中,追杀神龙手下,得到消息,他这一急,立刻日夜奔波,急急向河南赶去,想赶在神龙之前,救出老父幼弟。”
  杜天林啊了一声道:“自西域赶到河南,这一段路程可不近呢。”
  六指老人叹了一口气道:“谷三木日夜全力追奔,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究竟好久不休不眠,那时候老夫还正在向山东凌云镖局的路上行走着,根本不知已发生了如此巨变。”
  杜天林道:“结果如何?”
  六指老人道:“当我赶到凌云镖局时,杜老三果然走镖去了,老夫一想两下行动联络益发困难,反不如在凌云镖局盘桓两日,再无消息便留下口讯直奔河南。”
  杜天林见他重提自己的行踪,却暂停说那谷三木赶回老家之事,心知两者之间必有连贯,于是也不再多言,静静聆听。
  六指老人接着说道:“就在老夫歇息的第一日夜晚,杜老三急急忙忙自外赶回,一见老夫已在镖局之中,先是吃惊,然后又露出欣喜之色!
  老夫见他回来,正待跟他说明事情原委,哪知他一招手,两个镖师跟了进来,抱着一个熟睡着的幼童。
  老夫一瞧那幼童,便知是被人点了睡穴,当下不由感到糊涂,脱口问道:‘杜老三,这是你的孩子么?’
  杜老三摇摇头,缓缓说道:‘这是金刀谷大侠的嫡亲兄弟!’
  老夫当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呼地一声站起来道:‘什么,那谷三木……’
  杜老三摇摇头道:‘你别紧张,我向河北进镖,半途遇上金刀谷大侠带着这孩子,这孩子是他交给我的。’
  老夫啊了一声道:‘杜老三,你快将经过情形详细说来听听。’
  杜老三坐下身来说道:‘我在途中遇见谷大侠,只见他一脸疲容,倒像是十日没有睡眠的模样,他大约老远便见了凌云镖旗,一直站在道旁等候,直到我策马经过才现身招呼。’
  老夫嗯了一声,心中卜卜直跳,不知究竟发生何事令金刀赶至河南。
  杜老三道:‘谷大侠见了在下,只交待了两件事,其一是说明这孩子乃是他亲兄弟,要我立刻带回镖局,等候彭兄驾临便知一切,方才我一进局门,便见彭兄大驾已临,是以面带欣喜之色。’
  老夫啊了一声说道:‘另外一事呢?’
  杜老三略一沉吟说道:‘另外一事么?谷大侠对我说了许多,可惜我始终弄不大清楚,虽想多问,谷大侠却叫我不必详知,只要将话转告彭兄便行,他劈口第一句话便令我吃了一惊,他说好险好险,若是再缓一步便将栽在神龙手中。’
  老夫听得心神一震,连忙说道:‘他还说些什么?’
  杜老三想了一想说道:‘他说神龙遣人追捕他的家人,他星夜赶回,总算及时赶至,经过一番浴血苦战,终于杀尽敌人……’
  老夫听到一半,已经惊得直立起身子道:‘什么,那神龙遣人至河南他家中去?’
  杜老三点点头道:‘他如此说,看来是不会错了。’
  老夫长吁了一口气道:‘该死该死,我竟未想到有此一着,一路上还东延西搁,更决心在你局中歇息两日,若是谷三木未得讯息,全力赶回,在他及我两人均不在的空档之间遭敌方得手而去,我还有什么面目去见谷兄?’
  说到这里,只觉冷汗直滴下来,可幸苍天有眼,谷三木得以及时赶回,挽救大局,救回老父幼弟。
  一念及此,忽然想起杜镖师带回的仅是幼弟一人,谷三木的老父却不知何在,连忙开口问道:‘杜镖头,你可还带回一位老年人么?’
  杜老三咦了一声,摇摇头道:‘我只带回这一幼童,当时谷大侠仅带着他一人站在身边,并没有什么老年人呀?’
  老夫只听得心中往下直沉,那谷三木的老父如今何在?难道已遭了毒手么?怪不得谷三木连提也不提,仅仅交付他幼弟了。
  但从谷三木所说‘好险,好险,若是再缓一步便要栽在神龙手中。’的第一句话中推判,老父又似平安无事,但此刻又在哪里呢?
  若是说适时不在家,但也绝不会只留下幼子在家,而且谷三木一定也会将他老人家的安危作一交待,如今他提都未提,实在令人难以猜测。
  老夫左思右想,霎时连脸色都变了,勉强还存有几分希望,问杜老三说道:‘谷三木没有提起他父亲之事么?’
  杜老三摇摇头道:‘不曾提起。’
  老夫叹了一口气道:‘当时谷三木面色之上是否满腔仇恨,杀云密布?’
  杜老三想了一想道:‘那倒不曾,只是一脸疲容,说话之间有些匆忙,我也曾问谷大侠有何急事可以代劳,但他却没有理会,只是叫我急速回镖。’
  老夫怔了半晌,又再问道:‘谷大侠还说了些什么?’
  杜老三道:‘他说叫我将孩子交给你后,你还是接照原定计划小心行事。’
  老夫点了点头,扼腕说道:‘只怪我一时疏神,如今真是对不起谷大哥了。’
  杜老三奇道:‘此话怎讲?’
  老夫说:‘谷大侠曾托我照顾他的家人,如今我却耽搁在山东省境!’
  杜老三噢了一声道:‘彭兄何必自责过苛,我瞧那谷大侠对彭兄绝无怪责之处,否则他哪里还会将幼弟交付给你?’
  老夫叹了一口气道:‘他不责怪是另外一回事,只是我自己甚觉过意不去,若是他老父发生三长两短,我真是百死难赎其罪了!’
  杜老三不明白其中详情,也找不出什么适当的话来宽慰于我,过了一会,他忽然又道:‘对了,谷大侠曾叫我转告彭兄,若是彭兄不觉麻烦,会同上下镖局行业之力,请在中原各处打听打听一个姓白的下落——’
  老夫心神一震,连忙说道:‘是白回龙么?’
  杜老三连连点头道:‘正是此人,彭兄可知他现在何方?’
  老夫心中甚感奇怪,说道:‘他亲口对我说过,那白回龙乃是在西疆修行,怎会又要我在中原一带打听其行踪下落呢?’
  杜老三连忙说道:‘不然,他现在中原是不会错的。’
  老夫大奇问道:‘你怎会知道?’
  杜老三说道:‘谷大侠对我说,这次急变多亏白回龙在事先通知了他的家人,有了准备这才脱了一场大难——’
  老夫越听越奇,忍不住追问道:‘谷大侠当时如何对你说的,请你详详尽尽一一告我。’
  杜老三想了一想说道:‘他只对在下说,姓白的通知他的家人,其中详情却并未提及,那姓白的显然早知谷大侠一路行踪,他还告知谷大侠家人说谷大侠即将赶到。’
  老夫啊了一声,想不到短短十数日之中,竟然转变了这许多事情。
  谷三木口口声声说那白回龙告知他的家人,他家人一共只有老父幼弟二人,这些话显然是从他老父口中转传而来,由此可见他与父亲见过面了,想到这里,老夫心中不觉微安。
  当下老夫便道:‘谷大侠说完这些之后,便离你而去了么?’
  杜老三点了点头道:‘不错,他说这幼弟托付给彭兄,至于白回龙的下落要咱们两人打听,说完之后,便匆匆向西而行。’
  老夫嗯了一声,心中沉吟不决,杜老三顿了顿,又开口说道:‘在下见谷大侠行色匆匆,分明是有什么极为重大之事,本想问个明白,也好有所效劳,但见谷大侠似乎不愿多言,加之转念他既已托在下打听姓白的下落,在下别的不说,干镖局生活多年,大河南北走遍,同行之中人缘倒是不差,这打探消息之举,多少总有点办法,当下也未多说,目送他远行,立刻交待镖局人手,匆匆带了两个镖师,离开镖列,一直赶回局中,不想彭兄早已来了。’
  老夫听他说完,心中暗思谷三木要我找寻白回龙的用意,想来想去,觉得不外乎两种原因。
  其一,那白回龙既是他同门师弟,他的意思可能是叫我将幼弟送至白回龙处,习武抚养成年,总是同一宗脉,只是他作此打算,显然已存一去不复返的决心。
  但是始终令老夫不解的是,那白回龙是他的师弟之事,他从未提过,还是老夫上次一再相问才勉强说出。
  而且每逢一提及这白回龙时,他面上总是有一种不自然的表情,仿佛内心充满矛盾,显然白回龙与他之间,有着不简单的关连存在。
  上次谈到对付神龙倘若与郭以昂连成一气时,中原人手不足,他到最后才提出白回龙之名,也就是说,他是不到万不得已,不愿去找白回龙。
  这一次实是为了幼弟的关系,才想到白回龙处最为妥当。
  其二,大约是为了那一本达摩真谜解奇书了。那白回龙乃是所知唯一的线索,找寻着白回龙多少总有点帮助。
  基于这两个原因,这白回龙无论如何也得寻着他,当下便问杜老三道:‘谷大侠临走时,曾否说过他回来时咱们在何处与他相见?’
  杜老三点点头道:‘终南山区。’
  老夫与杜老三商量找寻的方法,果然他熟人众多,大约过了半月,果真找到白回龙,原来他隐逸在山野之中,再无出山之心。
  老夫将幼童送上山去,说明谷三木之名,然后下山赶至终南山,一年过后,谷三木再无音讯,果是一去不返,老夫心灰之余到江湖中游荡一阵,又回到终南山过着隐居的生活。”
  杜天林越听越是心惊,白回龙乃是自己授业恩师,而那幼童居然也是受教白回龙门下,难道?……
  他真不敢想象,嚅嚅地道:“那……那幼童……”
  六指老人望了他一眼,淡淡地道:“看来这孩儿是非你莫属了。”
  杜天林长吸了一口气,勉强压抑住颤抖的心情,却止不住颤抖的声音:“这么说,那……那盖世金刀乃是我的兄长了?”
  六指老人点点头。
  杜天林怔了一怔,微微一顿让自己的心情接受下这个事实,然后再以半信半疑的语气开口问道:“可是——金刀姓谷,晚辈姓杜呀!”
  六指老人道:“这个连我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金刀自步入江湖起便用‘谷三木’之姓名,据老夫所知,他真实的姓名乃是杜择林!”
  杜天林惊愕得张大了嘴,却说不出话来。
  好半晌他才缓缓地道:“那么——晚辈的父亲——”
  六指名人嗯了一声道:“令尊杜任左!”
  杜天林只觉突如其来的事实,是如此的意想不到,却不容自己稍有怀疑,杜任左、杜择林、杜天林,原来……原来盖世金刀竟是自己的兄长,怪不得自己一见他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之感,骨血连心,同胞兄弟的天性啊!
  六指老人望着他又惊又愕的神情,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说道:“别瞧你年纪轻轻,辈份倒是不小,算起来你是老夫的小兄弟,别再前辈前辈地叫个不休,老夫可是担当不起!”
  杜天林被他调侃得微微有些面红,半晌也说不出话来。
  六指老人顿了一顿又道:“这些年来你跟随白回龙学武,看来这一身功夫已尽得其真传,令兄当年的一片心意并未白费。”
  杜天林听他提起白回龙,便想起师父对自己古怪的态度,自己的身世他一直未说过,原来他与自己之间有这么一层关系。
  六指老人见他半晌不言,而带沉思之色,不由奇声问道:“你在思索什么?难道有什么怀疑之处么?”
  杜天林连忙答道:“在下正思索师父与金刀之间的关系。”
  六指老人咦了一声道:“什么,你也发觉有不对劲之处么?”
  杜天林点点头道:“师父这许多年来,对在下极是冷淡,后来在下虽发觉师父内心对在下极为关怀,但却始终作出不愿与我亲近的姿态,使在下惶恐难安,过了许久才习以为常。”
  六指老人嗯了一声,杜天林思索一会,又继续说道:“这许多年来,除了武学上有疑问之外,在下从不敢问师父任何事情,师父也绝不轻易与在下交谈,后来在下以为这乃是师父的天性如此,今日一听,原来他老人家与金刀有这么一层关系,究竟为了什么委实令人思之不透。”
  六指老人吁了一声道:“算了算了,这种事除非当事之人亲口说明,咱们胡思乱猜总是浪费功夫。”
  杜天林这时想起幼小时的回忆,红衣人赶到家门来追杀,一个中年大汉突下杀手的情景仿佛又回到目前,想来那些红衣人便是神龙派自西疆的手下了。
  六指老人忽道:“你此来既与西域禅宗门下发生争执,咱们此处无论如何终将为敌人寻着,此刻尚不到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之时,不如先行闪开为妙?”
  杜天林却道:“那丐帮叶七侠此刻未回,咱们还是在此等候,万一那禅宗门下真的追来,咱们再作打算如何?”
  六指老人想想倒也有理,便点头说道:“借此机会咱们不妨调息一会。”
  说罢闭目盘膝,杜天林长长吁了一口气,走到房屋左侧,也盘腿而坐。
  他这一坐下,只觉心中百念丛生,哪里静得下心来?
  想到有多少事一一牵挂心中不得解决,整个人似乎都被这许多思念弄得疲惫不堪,失去轻松自在之感。
  首先便想到这一次直奔终南山,原来的目的乃在于能见着金刀谷三木,他曾和自己约定在终南山见面。
  自己找着他后,为的是那百花谷中神秘老人,也就是丐帮帮主,身受寒毒,必须谷三木的三昧真火方能解救。
  想起那个神秘老人,杜天林心中便是一寒,那人布下重重骗局,其目的不外乎欺骗自己,使自己以为曾受他巨恩,耿耿于怀图求报答,然后施苦肉计自行伤残,种种巧环只为了一见金刀。
  单从其用心之深,不厌其烦,便知他要一见金刀,必是为了极为重大之事。
  天幸自己自幼深研阵式变化,自花阵中潜出,鬼使神差的听到他与罗仙子说话,揭露他的阴谋,如今在互斗心机之中,自己握着最重要的枢纽,便是对方深信自己仍然蒙在鼓中,利用这一个事实,杜天林有把握能占在上风。
  一念及此,杜天林心中不由微感轻松,这件事暂时不去管它,等见着金刀之后再作打算吧。
  接下来的便是些杂七杂八的思念了,对于自己的身世揭露,由于太过于突兀,杜天林反倒有一种分不出心思去想它的感觉,事实的降临,接受,仿佛是这样的自然,丝毫也没有勉强。
  也不知为了什么,以前每当念及自己身世之谜时,总有一种渴望能得知的念头,如今一旦真象大白,除了内心深处有一种骄傲的感觉外,杜天林并没有发现自己感到满足与欣喜,想想也不知为了什么,也许是过度震惊的原因吧,他不由自主地摇摆着头。
  从别师下山以来,自己的遭遇可说是越来越奇妙,不能次次均说是巧合,只能说是上天的一种安排,昔年的种种事情,已到了水落石出的时机,而自己刚好身为关键,于是遭遇,机缘集聚一身。
  想着想着,眼前浮起了白衣少女的倩影,不错,郭姑娘的一颦一笑,杜天林迄今仍是不能忘怀!
  自从邂逅郭姑娘之后,不可否认的,杜天林便开始有了一种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他是完全陌生的,也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与郭姑娘两度相见,交谈不过十余句,却产生了如此深刻的印象。
  每当念及于此,杜天林便有不敢多思多想的念头,仿佛坦白地思想便会幻灭内心的希望,而这内心的希望究竟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杜天林几乎要承认自己对她存了爱慕之心,这是不成熟的思念,却根深蒂固地埋于心头。
  那一次郭姑娘向自己打听汤武门徒的下落,一副焦急关怀之色形之于面,这个少女难道和汤武的门徒早已相识了么?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呢?好在自己天生的淡泊性格,可以控制自己不去想它,空想的结果一定是等于零的。
  第二个女子闯入自己的生活,要算那柳青青姑娘,糊里糊涂之间自己与她相识,为她邀约至西域八玉山庄。
  夜遭暗算,落入深谷,却巧逢大忍禅师,再见金刀神威,杜天林几乎要感谢柳青青给自己带来这一场厄运,反倒使自己更深一层进入秘密的中心。
  即使杜天林入世再浅,也发觉柳青青对自己特别的关怀,但自己对于这一位美丽、豪爽的少女所产生的感觉,与对郭姑娘可说完全两样。
  自己顺着她一言一行,只是不愿给予少女面上难堪,不愿显出无礼的风度,不是出于自愿,而是一种人为的,被动的行为。
  离开柳青青,自己根本便未去思念过她,直到在峡谷中又遇着她与金蛇帮众聚在一起,心头的感觉仍是一片平静,柳青青姑娘并未进入自己的内心。
  遇着她时,便会想起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情景,不见着她,连想也不曾想过。
  贺氏姐妹的闯入,引起杜天林心灵上重大的失据。
  先是贺云女扮男装,一开头便被自己发觉了身份,但自己一直不曾说明。
  贺云认为她在杜天林目中仍为男子身份,一切行动完全出于自然,毫无丝毫做作。
  杜天林得到机会与少女作纯真的接触,偏生贺云天性刁蛮,顽皮,处处取闹,但杜天林却只有感到兴趣,她的可爱,而不生厌恶之心。
  除非自己生性具有极浓的侠义之心,否则自己三番四次冒生命的危险,连考虑均无挽救贺云于危难之中,便证明她在自己内心之中占了很重的份量。
  想着贺云,杜天林忍不住嘴角便浮出了笑容,这个天真的女孩,生具善良之心,爽直的个性,虽然由于身份的尊贵,自幼养成骄横之习,但不但不引人讨厌,反倒格外显出她的坦诚与可爱。
  自己与她相处可说是最长久的了。一路同行,数次患难,分后再逢,逢后又别,好久不见小姑娘,思念之情登时大生。
  和她在一起,自己从没有不自然的感觉,虽明知她是女子,但自己始终感到,仿佛小姑娘真如她所装扮的男子身份,也仿佛她是自己的亲姐妹,在交谈行动之间,处处随心所欲,不必花费心机,思前顾后。
  贺云对自己如何?杜天林可从她的行动表情之间判断,那是十分真诚可靠的。
  相处越久,贺云对自己便越有依靠之心,只要自己在她身边,她便产生一切信心与力量,而这一点杜天林也感到非常乐意。
  仔细想想看,自己对于她究竟有否喜爱之心?杜天林暗觉自己的面上升起了红晕,但不可否认,若是自己有了这么一位终身伴侣,实是衷心情愿之事。
  贺云的姐姐闯入,是自己再也难以预料之事,尤其难以想象的,乃是她竟为金蛇帮一帮之主。
  撇开一切敌我观念,她那出奇的美貌,夺人的气质,初一露面委实令自己目眩神迷,尤其是以一个女子身份,年纪轻轻,一身功力已臻上上之境,便和灰衣狼骨之流对手也不逊色,在先入为主的观念上,自己对她便存有几分敬畏之心。
  杜天林曾在微妙的情势之下,与她同渡难关,仿佛两人之间的关系,骤然拉进了一步。
  但杜天林对她所存的是钦佩,羡愧之念,面对这个少女,自己心中便有形秽之感,压抑不住的自卑之心,好像自己样样比她不上,便是随口说话,总要思虑半晌,生怕冒犯,唐突佳人,在这种情形下,自己的感觉不用说是十分勉强的了。
  谈话之间已是如此,处处有着一种高攀难为的心理,杜天林发现对于她,自己的淡泊,随和均消失无踪。
  面对这位少女,杜天林的心神无端变得极度敏感,再无容人之量,想想看,这是自己的自卑感在作祟。
  上次与她言语之间骤生冲突,这种情形若是换了另一个人,不论是男子或是女子,自己也许根本不会将对方的言词放在心上,但一出自她的口中,便有一种不能忍耐的感觉。
  杜天林开始有了懊悔的感觉,那一日在终南山下客栈之中的冲突,都是自己的不对,诚诚恳恳的检讨,自己理应当面道歉。
  糟糕!那贺云自从姐姐与自己相识以来,神态之间便不大自然,莫非她生了误会之心,这倒是平白之失,总得找个机会说说明白,好在那八卦图形犹在身边,尚有再见她们姐妹一次的机会,这次见过之后,她俩既为金蛇帮人,说不定日后便将成仇!
  他思前想后,蓦然之间,室外呼地响起一阵风声,突地将杜天林自胡思乱想之中拉回了现实。
  重重思念,越想越乱,得到了突然的中止,杜天林反倒觉得精神一振,还是目下要紧,这些杂事哪里想得透,过后有机会再好生想想吧!
  依他的经验,室外已来了夜行人,他双目一扫,只见那六指老人依然闭目盘坐,似乎没有不曾觉察的道理,他一定存了静以待观之心,自己也不要先行妄动。
  心念一动,微微垂下双目,也自静坐聆神,继续注意室外的行动。
  那阵风声响了之后,久久不见动静,杜天林心中奇怪,几乎要沉不住气,只见六指老人神色木然,也只好暂时忍耐。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天罗遁形
上一篇:
第二十七章 石破天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