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上官鼎 金刀亭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初试神功
2021-05-06 15:57:5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杜天林轻轻地向她点点头,这时他心中甚是紧张,因为自知立刻便要和神龙大战一场,是以无暇细思金蛇帮主面上神情的含意,他一直走到神龙身侧约莫三丈之处才缓缓地停下身来。
  神龙这才转过身来,望着杜天林,面上流露过诧异的神情,问道:“你是什么人?”
  杜天林平淡地答道:“在下无名小卒,就是说将出来,你也不会听说过的。”
  神龙听他说话口气不对,原先以为他不过只是路经此处,这样看来,难道他是这金蛇帮主一伙的么?
  神龙一念及此,转过头来向金蛇帮主道:“这人也是金蛇帮中的人么?”
  金蛇帮主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杜天林却微微一笑,接口向下说道:“正是如此!”
  神龙再侧着脸来对杜天林打量了一番,心中不由暗忖:“这少年人气宇昂藏,极是不凡,而且英气勃勃,较金蛇帮主犹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金蛇帮在江南崛起甚快,旗下人才济济乃是最大原因。”
  他心中思索,口头冷冷地道:“你来此处作甚?”
  杜天林镇静地道:“我寻帮主有要事禀告。”
  神龙嘿然一笑,道:“那你来得可不凑巧——”
  杜天林佯作惊诧之状,道:“先生此话怎讲?”
  神龙面色陡然一沉,道:“你没有瞧见老夫与你帮主正有要事待决么?”
  杜天林仍然平静地道:“可是在下这件事也重要异常哩!”
  神龙望了他一眼,冷冰冰的声音,说道:“老夫再劝你一句,赶快离开此地——”
  杜天林不待他说完话,已插口说道:“奇怪,若是先生与帮主之间有什么秘密相谈,帮主自会命在下离去,怎劳先生操心?”
  神龙陡然怔了一怔,望着杜天林洋洋自若之态,冷笑一声,说道:“这么说来,你是装聋作哑,有意来此的了?”
  杜天林微微一笑,道:“随便先生怎么讲,在下可不在乎!”
  他这时江湖阅历大是增进,面对神龙侃侃而谈,金蛇帮主在一旁听了,心中又是喜欢,又是焦急。
  她喜欢的是杜天林不顾一切为自己出头,虽明知对方功力通天仍丝毫不露怯态,焦急的是他一再挑起神龙怒火,动起手来怎吃得消,不过现下也顾不得如此许多,说不得等会两人联手相拒了。
  果然,神龙面上怒容大增,冷笑道:“少年人志高气盛,看来你是不把老夫的话,放在心上了。”
  杜天林默不作声,但面上却是一副默认之态,神龙陡然声色俱厉地说道:“你别自不量力,便是你帮主也非老夫之敌,凭你年纪轻轻……”
  杜天林不待他说完,再度以极不自然的口气,开口说道:“帮主功力高强无比,在下从未见他失手,先生此言在下不能相信——”
  神龙被他逗得无名之火直升上来,怒极反笑道:“你不相信老夫胜过你们帮主么——”
  说道一指地上金蛇帮主的断剑,正待再说,杜天林却插口接下去道:“你若想胜过帮主,须先击败在下再说——”
  这等当面挑战之语,他虽平淡说来,但心中却紧张已极,一口真气不知不觉间已密布全身。
  神龙呼地转过身来,望着杜天林一瞬也不瞬,这种向他面对面挑战之事已有几十年没有过了,今天出自这个少年之口,他心中不由为之一震!
  杜天林只觉他双目中射出慑人心魄的光芒,不由得暗中喘了一口气,但他竭力维持表面的平静,那金蛇帮主这时轻轻走到他的身边,低声道:“杜天林,你打不过他的!”
  杜天林摇摇头,仍是一言不发,那神龙忽然仰天一笑,说道:“好,好,好,老夫便从你先开始!”
  杜天林点点头,缓缓吸了一口真气,这时他一身功夫已为“达摩”神功所支配,无论运气法门,发力部位都已深深浸入其中,只要举手投足,自然而然便是“达摩真谜解”上的功夫。
  神龙见他面上一片庄穆之色,心中不由暗暗一怔,看来这少年的内家功力修为甚高,已达抱元归真之境,而且分明是出自名门正派,丝豪没有邪门左道之风。
  他乃是武学上罕见的大行家,一眼便能瞧出这许多端倪,杜天林此时已逐渐进入天人合一之境,对周遭一切都不及留心,过了一会,真气已直入中宫,下达四体,他缓缓半蹲于身子,作出古怪的姿势。
  神龙见他古怪的姿势,心中不由暗奇,虽可猜测得着杜天林这一套功夫必然有些稀奇,自己一时也说不出名堂,但他倚老托大,总不愿先行出手试探。
  杜天林抬起头来,凝神注视着神龙,口中低沉的声音吼道:“在下要出招了!”
  神龙冷笑不答,身形僵立当地丝毫不作准备,金蛇帮主以及场外的贺云,都紧张得透不过气来。
  杜天林见他默不作声,便不再多言,强大的真气在体内一遍一遍地流动着,霎时之间,他的衣衫好比灌满了空气一般膨胀起来。
  他半蹲着身子,右脚上前踏出一步,右掌随着这前进之势急拍而进,左掌却下垂胸腹之间。
  只听一股尖锐的破空之声,随着杜天林递出的右掌响起,可怪的是周遭并无丝毫激扬起来的掌风。
  神龙脸上忽然流露过惊异无比的神色,他身形一折,向左方平平弯低下来,同时间里右掌一拂而起,使了一式简易平常的“推窗望月”,自侧面一带而过,想要试试杜天林的内力强弱,同时自侧方将之带斜方位。
  哪知神龙内力才出,只觉力道一空,杜天林这一掌好比虚空比划,一点内力也没有发出,神龙吃了一惊,更觉其中大有蹊跷。
  两人错过身来,杜天林一挥手臂,右掌切着左臂外缘向外一绷,再度击出。
  神龙见他举手投足之间甚是凝重,原以为掌掌挟着深重内力,却不料他仅空空比划招式,这时见他又是一掌迎面拍来,当下一抬右臂直迎而上。
  他这一挥手臂之间,无比的潜力泉涌而出,存心要逼使杜天林发出内力一试深浅。
  这一下两人掌力正面相对,神龙只觉一股暗劲忽然直袭上身,心中不由冷笑一声,左掌一撤,护住前胸。
  蓦然之间,杜天林大吼一声,神龙只觉一股无比巨力好比平地冒出一般,包围着自己身前。
  这一股力道奇大无比,但却甚是柔和,神龙心中大吃一惊,借势上半身向后一仰,左掌也自推出,欲待抵消这忽起的压力。
  但是料不到那一股力道延绵极是长久,自己力道吐尽,仍未消除周身压力,神龙见机极快,低吼一声,吐出浊气,一连向后退出五步,方才觉得压力一轻,然而直至此时杜天林所发的内力犹自凝聚不散!
  神龙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这年轻人掌力之强,凝劲之久,实已达到令人难以置信之境了。
  金蛇帮主在一边见杜天林出手一式,竟将神龙逼退五步之多,这一份震惊,使得她连话也说不出来。
  神龙略一沉吟,心中暗忖:“看来这少年深藏不露,功力犹在金蛇帮主之上,我得要先行出手,在招式上瞧出他的门派来——”
  心念一定,也不再自持身份,呼地一声窜向前去,右掌一扬,画了一道半弧斜击而来,拳势带起刺耳尖锐之声!
  他与杜天林不过相距半丈,在如此近距离中,却招招式式以劈空掌力发招,这种内力收发自如,也只有他这种人物才能施得开来。
  杜天林钉立当地,那神龙掌式未到,掌风破空之声连接不歇,已凝成了一片风雷之声,这等激烈的打法,也真是前所未见的了!
  杜天林抱元守一,按照那“达摩真谜解”中的功夫气奔全胫,身形轻灵异常,在神龙有如排山倒海的内力之中闪跳自如。
  只是他自学习那“达摩神功”后,这还是第一次与人动手过招,谜解上所记录的招式临阵倒不容易施展出来,但真气在体内跃跃欲出,随时均可出掌伤敌。
  两人身形有如穿花一般,左右游动,金蛇帮主在一旁越看越是惊喜,这杜天林怎会有如此高强的轻功心法?
  一连十个招面,神龙的身形突然一停!
  这十招之中,他全是用右臂发出,左掌始终当胸而立,这时一停之际,左掌陡然沿着伸长的右臂,飞快的一划而出。
  只听“呜”地一声怪响,霎时杜天林只觉一股古怪无比的回转力道在自己身体四周产生。
  那一股力道在回旋之中,又产生一阵极其古怪的阴劲透体而生。
  回旋力道之强,杜天林只觉若不借势侧身相让,非得立刻受到内伤不可,但明知这一侧身,对方找到空隙,必将连环快攻不可,自己便再难有喘息之机。
  而那阴柔之劲,却使自己有一种麻木的感觉,仿佛一身功力要散开一般,他还不知道方才金蛇帮主便是失手在神龙这一手古怪力道之下。
  这一霎时之间,杜天林感觉到绝对不能退缩一步,否则再无翻身的余地,不如乘此时内力已然贯注之时,拼命予以反攻!
  这个念头闪入他的脑际,于是他坚挺身躯,绝不稍让,右掌急推,左掌握拳,也是一震而出,同时微曲的右腿一弹而起,猛可踹了出去。
  这一下他是全力而发,“达摩神功”一齐发出,登时周遭好比响起了一声闷雷,一股狂风迳向神龙扫去。
  果然,他这个打法正确无比,神龙原本便是等待他一侧身,阴柔之劲立刻可以迫使他无力还击,哪知杜天林不退反攻,竟然拼出两败俱伤的打法。
  更可怕的是这个少年发出的内力之强,真令他有莫之能御的感觉,神龙虽然是发出回旋之劲,但却不足以带偏杜天林的内力,只觉手中一重,强大无比的力道反震而回,袭向身前。
  神龙脑中陡然灵光一闪,已经知道杜天林内功的路数了,急切之间,他双足向后猛力一挪,左右双掌不断在胸腹之前交相削出,布出一张内力密网,身形却借势急急向后猛退。
  杜天林在极度紧张之中,拼力发出“达摩神功”,一直等到那逼体的回旋之劲及阴柔暗劲消失无踪,犹自不敢停下内力,同时身形也向后倒退以求万全!
  两人之间登时形成二丈多远的空隙,杜天林巨大的内力吃神龙回旋之劲逼在半空相触,呼地击在地上,硬泥土地被两股巨力一击,生生打出数尺深的浅坑,同时扬起漫天泥沙!
  神龙暗暗喘了一口气,冰冷的声音说道:“你——可是来自少林寺么?”
  杜天林心中暗暗一惊,这“达摩神功”虽说在练气之时与少林功夫有密切的关连,但每招每式,以及打出的劈空力道与少林心法却大相径庭,这神龙好深的见识,才只两度接掌便能观出自己的底细。
  杜天林歇了一口气,平静地道:“先生弄错了,在下并非来自少林!”
  神龙冷哼一声说道:“嵩山少林名门正派,你又何必否认?”
  杜天林仍是平静地道:“事实如此,并非在下否认!”
  神龙哼了一声道:“方才你出掌发力,分明是少林寺路数,难道老夫看走了眼不成?”
  杜天林也懒得和他争辩,冷冷地道:“就算如此又当如何?”
  神龙说:“你好大的口气,便是你们主持方丈在此,对老夫也得毕恭毕敬!”
  杜天林心中一震,故意说道:“先生此言过分了,方丈何等身份……”
  神龙挥挥手,不待他说完插口便道:“你快将与方丈的关系说给老夫听听——”
  杜天林见他满口狂言,仿佛有什么地方吃定了少林寺,那昔年神龙与金刀之间的事,据说少林是其中一大关键,难道他率飞龙寺红衣僧人夜闯少林罗汉阵后,与少林寺有什么约定不成?
  这些思念在他脑际中一闪而过,神龙见他若有所思的模样,冷笑道:“老夫倒要问问你,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杜天林故意略一思索道:“这个在下猜也可以猜到。”
  神龙咦了一声道:“你且说说看。”
  杜天林肃容道:“你乃二十年前名震中原的西疆神龙——”
  神龙哈哈一笑道:“不错不错,你既知老夫身份,又系少林弟子,还敢如此狂妄不尊么?”
  杜天林淡淡一笑道:“在下属金蛇帮下,你要能逼走在下,方才有望与敝帮帮主一战。”
  神龙见他忽然把话扯开,也不知究竟存的是何心计,但他岂能忍下这一口气,冷笑道:“好说好说,咱们还才打了两个回合——”
  杜天林嗯了一声,正待发话,忽然身旁的金蛇帮主叫道:“且慢!”
  杜天林转过头来望着她,只听金蛇帮主对神龙说道:“我有几句话,要和他商量一下!”
  神龙略有不耐之色,沉吟了一会道:“好吧,有话快说!”
  金蛇帮主将杜天林拉到一边,低声说道:“杜兄,你——你怎么会来此处?”
  杜天林低声道:“此事说来话长,咱们等会再谈。”
  金蛇帮主嗯了一声,忽然面上全是关注之色,低声道:“杜兄啊,你还要和他拼斗?”
  杜天林只觉她语气之中一片温柔,哪里还有半分争强斗胜之心,不由诧异地望了她一眼,这时两人相距甚近,杜天林清晰可见她眼眶中两粒晶莹泪珠,泫然欲滴,说不出的情意流露无已,杜天林心头一热,连忙柔声道:“别哭别哭,一哭就泄底了!”
  金蛇帮主轻轻点点头,杜天林又道:“咱们此刻除了一拼之外,别无他法,况且在下也未必便会败在他手中——”
  金蛇帮主嗯了一声道:“你的功力又精进多了啊——”
  杜天林见她已逐渐平静了,微微一笑低声道:“在下又有奇遇!对了,等会咱们万一打他不过,最好一走为上,令妹还躲在那边树丛之后呢。”
  金蛇帮主骤然吃了一惊道:“原来是这小鬼带你来的——”
  杜天林低声道:“你先别作声,等会咱们若是要逃走时,先用传音入密通知令妹,咱们一起行动,务必三个方向一同急奔,使得神龙一时拿不定主意——”
  金蛇帮主微微点了点头,这时那神龙冷笑一声道:“商量完毕了么?”
  杜天林伸出手,自然无比地轻轻握了一下金蛇帮主的手,这时他无暇分心多想,倒是金蛇帮主心头一震,怔怔地注视着杜天林转身走向场中。
  那神龙再也懒得多废唇舌,右手一抬,举掌待发,口中冷冷地道:“这一回可不是闹着玩的了!”
  杜天林一言不发,暗暗提了一口真气,心中默然自忖道:“千万要小心他那古怪的阴柔力道,随时随地须要运足真气在身!”
  他一边思索,那神龙一掌直劈而出,掌缘挟带着雄浑的内力,杜天林只觉那股古怪的回转力道再度产生,心念一转,知道紧接而至的便将是阴柔劲道,神龙这一套功夫不知究竟是什么名堂,居然能随手劈出一掌,立刻产生出来,要命的是这两种力量均足陷人于绝境,和他对敌之时,只要略一疏忽,立将败死当地。
  事实上已不容他再多考虑,立时大吼一声,竭尽全身之力,齐集右掌之上,一霎时之间他面上泛起了血红之色。
  说时迟,那时快,杜天林身形好比狸猫一般,呼地一个侧转,右掌疾疾倒打而出。
  一股劲风疾冲而出,撕裂周遭空气,“霹雳”发出一声暴响,好似平空响了一声焦雷。
  杜天林乘着这一掌打出,整个身形向下低直射而出,拼命用左掌遮掩身体,一口真气维持飞行了一丈之远,整个身形离地不及半尺,这一招施得委实险之又险,但是他拼命发出的“达摩神功”却令神龙再度生出极难对付的感觉,被迫放弃以内力追击之举。
  神龙呆了一呆,忽然他有一个感觉,对于这个少年,自己几乎已然达到无可奈何之地了!
  杜天林身形平飞出去,满脸紧张之色,神龙忽然冷笑一声,右手一扬,姆、中两指扣圈便弹!
  那金蛇帮主方才便吃了这“一指禅”的大亏,她见神龙乘杜天林身形犹在地上,再度发出,心头不由一急,脱口大叫道:“杜天林兄留神!”
  杜天林呼地抬头,眼前看见的正是神龙扣指将弹的一霎那。
  忽然之间,一股熟悉无比的热度一直冲入自己的右臂。杜天林虽已将达摩神功前后练就,一身功夫已受此神功所支配,但白回龙的绝学“一指禅”却有特别练气法门,杜天林依然能够施展而不受影响。
  这股热流冲入杜天林手臂之中,杜天林身形已经平平落在地上,侧卧在地,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杜天林已然扣指猛弹,发出“一指禅”!
  这一下两个对敌之人,一齐发出“一指禅”,此等巧合真可谓百年难得一见。
  神龙还来不及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两缕指风凌空相迎,嘶的一声直散开来。
  金蛇帮主在一旁见了,杜天林居然在危难之际,施出与神龙同样的绝学,一霎时真将她也弄糊涂了。
  神龙震惊得呆立当地,半晌也说不出话来,杜天林腰间用力,呼地跃起身来,神龙指着他道:“你……你,你也会这功夫?”
  杜天林冷笑道:“在下正想以同样的话请教先生呢!”
  神龙噢了一声道:“原来你是那白回龙的传人!”
  杜天林接口说道:“家师虽常提及神龙,却未告知在下,这指上功夫原来神龙也已学会——”
  神龙忽然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真气,直震得四周树木纷纷摇晃,杜天林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如此,而且从他笑声中分明带有几分兴奋之情,不由望了金蛇帮主一眼,但见她面上也是一片茫然。
  过了一会,神龙的笑声逐渐平息下去,他望着杜天林说道:“老夫到处找寻白回龙不着,今日你倒送上门来,真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杜天林啊了一声,冷然说道:“先生也不必太得意了。”
  神龙仍是一脸喜色说道:“白回龙与老夫交情非浅,但分手已二十年,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你快告诉我。”
  杜天林嗯了一声道:“这个么,在下说不出来。”
  神龙咦了一声道:“这话怎讲?”
  杜天林道:“家师退隐江湖多年,不愿重入武林,是以自送在下离山后,独自飘逸而去,现在隐逸何处,便连在下也不得而知,怎能告诉你呢?”
  神龙自然不会相信杜天林这一套话,面上神色陡然一沉,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老夫会相信你这一套么?”
  杜天林双手一摊,作出无可奈何之状道:“相信与否在于先生,在下有何主张?”
  神龙面色更是阴沉,冷冷地道:“老夫先以为你乃少林门下,后又得知你乃白氏门下,是以一直对你客客气气,你要再如此刁难,可怨不得老夫了!”
  杜天林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神龙微微一顿又道:“老夫只问你一句,那白回龙现在何处?”

相关热词搜索:金刀亭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如烟往事话从头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 儿女私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