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侠胆仁心
2022-01-01 13:47:5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熊竞飞向山下望去,只见那人在这一刻工夫之内,已奔近了数十丈。
  哈文泰默默凝视着山下,单手把玩着那支金剑,一袭灰衫随风飘着。
  呼的一声,那人如一片枯叶一般飘上了山坳中的石地上——
  只见来人身材硕长,长得眉清目秀,只是目光中闪烁着一种令人见而生畏的寒光,背上交插着两柄剑子。
  哈文泰冷冷地道:“请了——”
  那人睨斜着哈文泰,又瞥了熊竞飞一眼,忽然猛可伸出右手来,只见他右手上五指只剩下了四指——
  他冷冰冰地道:“你们还记得这只手么?”
  熊竞飞哈哈仰天笑道:“咱们自然没有忘记鬼见愁钟华呀!”
  那人嘿嘿怪笑,指着哈文泰道:“十年前鬼见愁在我剑下走不出十招,你们两人也是施剑的,嘿嘿,两位自比鬼见愁如何?”
  哈文泰双目盯在那人脸上,一字一字地道:“哈某自觉比不上鬼见愁,但是哈某自信绝不致走不出十招!”
  这就等于说出哈文泰对昔年鬼见愁丧命之事大有怀疑,那人不知怎地竟被哈文泰的目光瞧得全身不自在起来,他怒喝道:“那么你便试试看——”
  熊竞飞忽然大喝一声:“且慢——”
  那人大剌剌地道:“你有什么遗言要交代么?”
  熊竞飞一扬红袖,大步走了上来,指着那人道:“你背上是什么剑?”
  那人冷笑道:“你管得着么?”
  熊竞飞道:“好呀!原来武当山上的青虹宝剑是你偷了——”
  那人脸色微微一变,怒道:“是便又怎样?”
  熊竞飞笑道:“当然不怎样,不过我可要去告诉周道长一声,自有武当的道士来找你,哈哈……”
  那人双眉一竖,杀气毕露,一字一字地道:“只是你今生再无机会了!”
  叮然一声,那人身前一道金光一道青光同一时间,两支长剑都到了手中。
  灰鹤银剑向四处眺望了一眼,仍然没有鼓目神睛唐君棣的影子,他退了一步,一伸手,一柄银光霍霍的剑子到了手中,他低声道:“老熊,看咱们的了!”
  熊竞飞一步跨前,有如一朵红云一般,叮咚两声,也拔出了长剑,哈文泰道:“凶手你纳命来吧!”
  那人猛一伸剑,就如一阵旋风一般冲到哈文泰面前,举剑一挑,疾若流星地刺向哈文泰胸前,同时间里,他的另一支剑却是瞧也不瞧地倒刺而出,剑尖跳动处,正是熊竞飞脉门要穴,一分一厘也无差错!
  哈文泰一个欺身,不进反退,敌剑从他胸前三分之外刺过,而他的身形已欺入对方三尺之内,银剑锋芒暴吐,犹如长空电击!
  只这一招就显出了哈文泰剑上的造诣,华山神剑在武林中是顶尖儿的剑术绝学,自从昔年华山七剑血洗西岳,孤单单地就只剩下哈文泰一人,灰鹤银剑在“五侠七剑”中排名是最后一个,实则武林中人隐隐觉得哈文泰的剑术已凌驾其他四人之上!
  这时哈文泰一个照面就欺入敌手腹地,那边红花双剑熊竞飞焉得怠慢,他双剑齐击,各取敌人要穴,又快又狠——
  那人似是低估了哈文泰的剑上造诣,他一退身,反手剑出,准备重布攻势,但是哈、熊两人一声大喝,剑势陡然凌厉起来,那人内力直透剑尖,对准哈文泰的剑上点去——
  只闻得叮然一声,两人手中都是一麻,那人连忙绕剑一弹,卸去了内力,他心中暗自骇然,料不到这华山的名剑手内功是如此惊人。
  那人连续发动了十次攻击,换了六套剑法,却始终无法挽回第一招失去的优势,只见哈、熊两人三剑上下飞舞,节节进逼——
  剑光交迭之中,一袭灰衫与一袭红袍组成一片美丽的画面,这当今武林中最负盛名的两大剑术高手合力之下,剑势之汹涌澎湃,实是壮观已极!
  那人剑法愈变愈奇,但却仍是无法反持平手,一连被迫着倒退了七七四十九步——
  这时熊竞飞与哈文泰同时换式,那人竟在这一个不能算是空隙的空隙中双剑齐出,大喝一声,纵身跃出四丈——
  红光一闪,熊竞飞转了一个圈儿,那人招出如电,临空一剑刺了下来,熊竞飞举左剑一架,那人身体在空中一沉,另一剑斜刺下来,熊竞飞举右剑又是一架,大喝一声,内力暴吐,那人呼的一声被弹在空中,熊竞飞却是双足一沉,陷入地中半寸!
  那人在空中长啸一声,如大鹰一般盘旋而降,他双目圆睁,凶光闪闪,左右双剑挟着雷霆一般的怪声直刺而出,哈文泰一接之下,咦的一声惊叫,呼地退了三步!
  熊竞飞一个跨步填上了空档,双剑迎空一接,竟然也是惊咦一声,一连退了三步!
  哈文泰叫道:“熊兄留神——”
  熊竞飞也同时叫道:“老哈留神——”
  对面那人呼的一声落了下来。
  哈文泰道:“这人左剑是内家阴功,右剑却是外门剑路,这真奇了……”
  他话尚未说完,熊竞飞大叫道:“留神——”
  只见那人如一阵风一般扑了过来,双剑齐上,笔直地向哈文泰刺到,哈文泰把毕生功力聚到剑尖上,双目牢牢凝视对方来势,滞缓地一剑慢慢横削而出——
  叮叮接连两声,那人的两支剑同时都搭上了哈文泰的剑尖,只见三支剑尖缪持着,一金一银一青不住地跳动,煞是好看——
  叮咚之声一连响了十下,哈文泰忽然一个踉跄,一口气退了五步,脸色变得白中透青,他一张口便喷出大口鲜血,他狂喝道:“老熊你留神,这厮左右……相合……力道怪异无比……”
  那凶手杀机已起,举剑向哈文泰再刺,熊竞飞双剑一迎,那人却是临空飞起,在空中单臂一振,青虹剑如电光一般直射向哈文泰,哈文泰一个闪身,却是踉跄一滞,呼的一声那支青剑在哈文泰左臂上划过三、四寸长的深口——
  而在同时里,那人另一剑已递到熊竞飞胸前,熊竞飞双剑上迎,他听得身后哈文泰一声闷哼,他心中一惊,慢了半着——
  哈文泰狂喝一声:“老熊,举火烧天!”
  同时里,哈文泰把手中银剑猛掷而出,犹如一条银龙一般射向那人太阳穴!
  那人身在空中,耳闻破风之声有如雷啸,他大惊失色地奋力挥剑一架,同时急速下落——
  熊竞飞正在这一霎时间双剑并举,施出了红花双剑中的杀手锏——举火烧天!
  哈文泰毕生功力所聚的临危一掷,真有石破天惊的威势,那血屠武林的凶手奋力一架,勉强将银剑架斜,而熊竞飞不辱使命,飞起一剑刺在那人肩上,肩胛被一刺透穿!
  那人大叫一声退了三步,熊竞飞连忙回过头来一看,只见哈文泰面如白纸,已经跌倒地上!
  熊竞飞大吃了一惊,只听得那凶手呵呵狂笑,他不知何以一剑划伤竟令哈文泰倒在地上,忙走上前去一看,只见哈文泰臂上伤口流出黑血——
  就在这时,他的背后那凶手猛一扬手,又把那柄金剑对准熊竞飞掷来,熊竞飞一听背后风声大作,他连忙一闪身,岂料那柄金剑竟也一沉,仍是对准熊竞飞射来——
  熊竞飞吓了一大跳,他不料这人暗器手法竟也如此厉害,这时已是千钧一发之际,他若努力再闪,那剑直落下去,正好要刺到地上的哈文泰!
  熊竞飞一生身经百战,从来不知畏惧是何物,在这紧要关头,他毫不犹疑,伸掌便向金剑抓去——
  叮的一声,熊竞飞一指重重弹在剑身上,那金剑斜了数分呼的一声插在哈文泰的颈旁半寸地上,而熊竞飞的手掌上被割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
  熊竞飞抬眼打量那凶手,只见他已是两手空空,红花双剑仰天大笑道:“你要与我老熊比掷剑么?哈哈,你是找错了人!你给我一剑,我还你一剑!”
  他举手一扬,呜的一声,右手长剑也飞掷出手,这正是红花双剑的毕生绝技“雷霆乍惊”,天下再无第二种剑术把这飞掷自己兵刃当作一个招式来研究,只有熊竞飞这一门有这么一招,是以论起掷剑来,那凶手内力再强,又怎比得上熊竞飞这练千万遍的奋力一掷?
  “波”的一声,那人竟无法躲得过,肩骨上又中了一剑,也是鲜血长流。
  但是那人却仰天长笑起来,他狂喝道:“你们两个老匹夫完了,哈哈,报废啦……”
  熊竞飞吃了一惊,猛觉全身一麻,一口真气提不上来,他连忙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掌上也流出黑血!
  那凶手狂笑道:“哈哈哈哈……我的剑上喂过了‘南中五毒’!”
  熊竞飞一个跄踉,险些也跌倒地上!
  就在这时,一条人影如飞一般奔了过来,一个魁梧的大汉冲到了石坪上,大喝道:“是哈兄么?”
  那正是四川唐家的瞽目神睛唐君棣到了!
  “唐君棣!你快逃走!”
  但是他的喉头发麻,竟然喊不出来,只见那大汉大步奔到凶手面前,怒喝道:“喂——你是谁?”
  那凶手吃了一惊,也怒吼道:“你是谁?”
  他不知唐君棣是个瞎子,唐君棣喝道:“哈兄……”
  那凶手冷冷道:“你的哈兄已经报废啦!”
  唐君棣是依着打斗之声赶来的,虽然不明就里,但他知道对方这人是凶手了。
  他怒喝一声双掌齐出,重重地封向那人的双肋,那人退了半步,只觉掌风逼人,暗道:“怎么又来了一个高手?”
  唐君棣暗器功夫天下无双,但是拳脚功夫中也是一等一的,那人双肩受了剑伤,竟被一连逼退两步!
  唐君棣是在江湖上得到帆扬镖局的搭讯,虽与华山灰鹤银剑毫无交情,但是一听到搭讯,立刻日夜兼程赶到秦岭来,他奔上那石坪,已听不到打斗声,他以为哈文泰已经完了,而他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一个熊竞飞在场。
  瞽目神睛出掌有如神功,如不是已经知道的,谁也看不出他是个盲人,那凶手功力虽高,无奈双肩带伤,不敢出功相拼,只得连连退后。
  到了五十招上,那人猛一咬牙,一左一右拍出,又施出了那奇异无比的力道,唐君棣举掌一架,只觉半阴半阳,他惊咦了一声,连忙收掌退了一步。
  那人又是双掌拍到,唐君棣一架再退,到了第五掌上,唐君棣猛觉有如跌入一种强烈无比的吸力之中,一个踉跄向前扑倒——
  那人哈哈大笑道:“先废了你的招子!”
  他出手如风,呼的一声双指如钩,把唐君棣的一双眼珠抓了出来——
  立刻他发现手中的一双眼珠是两颗硬硬的水晶珠儿,就在这一愕之间,唐君棣怒施闭目金针!
  唐君棣急怒之下,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一十三根金针一点风声都不带地急射而出,那人一个觔斗翻出惨哼一声,十三根金针一根也没有漏,全打在那人身上!
  唐君棣回首便叫:“哈兄——哈兄——”
  那人强忍疼痛,冷笑道:“你的哈兄熊兄中了我的南中五毒!”
  唐君棣怔了一怔,随即仰天大笑起来,他捧腹笑道:“巧极了,你也中了我的南中五毒!我的金针上全喂过南中五毒!”
  那人似也发觉不对,他连忙从袋中取出一颗大红色的药丸吞下了。
  唐君棣笑得打跌道:“你不怕?啊——是了,你有解药,哈哈哈哈,你的解药送给我一点行不行?”
  那人嗔道:“为什么要送给你?”
  唐君棣道:“你的解药是不是红红的一颗颗的?哈哈,每天要服一粒,一共要服五十天,还要全身泡在雄黄酒里泡十二个时辰才能保命,哈哈,这也算得是解药吗?去去去,快滚下山去泡你的雄黄酒吧!哈哈……”
  那凶手听他说得句句不错,知道碰上玩毒的大家了,何况他对身上中的十三根毒针当真惴然,一句话也不多说,掉头便去了。唐君棣对他那种无攻不克的怪掌力也是提心吊胆,听见他走了,不由嘘了一口气。
  唐君棣全神贯注,好一会才确定那人已走了,回身叫道:“哈兄,哈文泰……”
  哈文泰目击这一剎时的巨变,血淋淋的一幕,心神一松,昏迷了过去。
  唐君棣叫了两声,不见回应,心中一急,他双目不见,口中只连连呼道:“哈兄,你在哪里?你,你怎么了?”
  他生性豪迈,虽与灰鹤银剑毫无交情,但一听哈文泰为主持武林正义,心中立即视哈文泰为同道之士,此时哈文泰危在旦夕,不由惊急交加。
  这“南中五毒”端的举世无双,以哈文泰、熊竞飞两人深厚的内力,也支撑不住,红花双剑中毒较晚,此时神智尚清,勉强呼道:“唐大侠……”
  唐君棣应声而至,扶起他道:“你……你是……”
  熊竞飞双目圆睁,望着唐君棣焦急的面孔,他感到心中有一阵异样的感触,酸酸的好像要流下眼泪。
  唐君棣左手一动,闭住熊竞飞大脉,熊竞飞舒了一口气,喃喃道:“在下熊竞飞!”
  唐君棣想也不想,陡然右手一顶,轻轻放在熊竞飞“紫宫”要穴上,熊竞飞只觉一股热流逆脉而上,心中一颤,唐君棣低声道:“熊兄别慌——”
  熊竞飞微叹一口气道:“在下与哈文泰,都已中南中五毒,唐大侠——”
  他只觉那股热流在脉中逆行,却周身舒泰,很是通顺,精神不由好一些,但仍昏昏欲睡。
  唐君棣哼了一声接口道:“唐某也曾中过一次南中五毒。”
  熊竞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骇然道:“你——你有解药?”
  唐君棣俯身又击散哈文泰的主脉,口中漫不经意的答道:“唐某自己发明一个法子解的。”
  熊竞飞好像在无边的黑暗中,找到了一线光芒,他无暇去理会这光芒的来由,只是全心所负的重担,都似放落在希望之中,立刻昏昏晕了过去。

×      ×      ×

  这时候——
  有两条人影在通往秦岭的山路上奔走,一大一小,比例显得特别悬殊。
  两人默默的奔在碎草成堆、杂草蔓延的山道上,长长的影子拖在身后。
  左面那个小人影突然开口打破沉默,问那右面的大汉道:“蓝大哥,你看他们会在什么地方相会?”
  大汉啊了一声:“秦岭山我来了好几次,有一处低回谷,地势险绝,他们很可能在那儿相会。”
  小孩道:“那么咱们快些赶去。”
  大汉微笑道:“小兄弟,等会倘若咱们扑了一个空……”
  小孩插口道:“蓝大哥,吉人天佑,你放心,咱们怎么也要找到唐瞎子。”
  两人相对望了一眼,谁也知道希望是多么渺茫,说完这句话,再也找不出一句,也不想多说一句,立刻又是一片沉默。
  两人奔到一个双叉的山道口,大汉停下身来,望望山势道:“咱们该向左走。”
  两人转了一个弯,只见山路更形窄小,只容一人行走,又走了半盏茶时分,那大汉忽一止身形,指着地上道:“小兄弟,你瞧。”
  只见地上血渍斑斑,一路延绵,小孩喜叫道:“有了,有了!”
  大汉哼一声道:“只怕他们已会过了呢?”
  小孩俯下身来,细细察看一番道:“这血渍大约是在半个时辰以前流下的。”
  大汉道:“分明有人负伤而奔,从此经过……”
  小孩道:“哈文泰和那凶手之战,不知鹿死谁手?”
  大汉道:“瞧这情形,唐君棣就算曾来助拳,恐也已经离开秦岭山区。”
  小孩为之默然,但他思索一会,坚决地道:“蓝大哥,咱们走!”
  大汉淡淡道:“回头还是前进?”
  小孩用手指指前方,四方山路一片崎岖——
  蓦然之间,一阵人语声随风飘至,两人连忙循声走去,走得近了,只听到有人在说:“……原来是当今武当掌教周真人,失敬,失敬……”
  “……不敢不敢……”
  他们加快脚步上去,只见上面的石岩上,站着三个人,地上躺着两个人——
  那孩子忍不住大叫道:“啊!瞽目神睛!唐……大叔!”他几乎又脱口叫出唐瞎子。
  那边的人都回过头来,孩子更是如同疯癫了一般,他呆了一会,然后像一阵狂风一般直冲出去,嘶声大喊着:“爸爸——”
  那站在唐君棣身旁的儒生一把抱住了孩子,喃喃道:“其心……其心……你可好?”
  唐君棣和蓝文侯都还不知道这个弱不禁风的儒生,就是不可一世的地煞董无公,他们只是惊奇其心怎会在这里碰上了父亲——
  蓝文侯缓缓走上来,站在唐君棣右边的老道无限惊讶地稽首道:“蓝帮主,别来无恙乎?”敢情江湖传说中蓝文侯早已死在居庸关。
  蓝文侯长揖道:“若非托道长洪福,蓝文侯只怕早已两世为人了!”
  唐君棣道:“昔日唐某中毒,多亏蓝帮主与贵帮五爷招呼,唐某江湖奔波,一直无缘拜谢……”
  蓝文侯连忙还礼,他一路崎岖山路上疾行,这时竟有些支持不住,面色苍白,摇摇欲坠。
  周石灵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他的衣袖,问道:“蓝帮主,你——你怎么啦?”
  蓝文侯叹道:“我……中了南中五毒!”
  唐君棣闻言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地上躺着的哈文泰与熊竞飞道:“哈哈,我唐瞎子没想到赶来秦岭,生意兴隆起来了,这位哈兄与熊兄也是中了南中五毒……全交给我啦!”
  蓝文侯挣扎着道:“那神秘凶手胜了么?”
  唐君棣道:“他也中了我的南中五毒,逃下山去啦!大家扯平,谁也不吃亏!”
  蓝文侯道:“那么那人究竟是谁呢?”
  唐君棣摇头不知,蓝文侯精神一松,终于昏了过去。
  其心拉着父亲的手,见唐君棣已经找到,心中大是放心,他走上前去看看哈、熊二人,一弯腰,“啪”的一声一件东西掉在地上。
  董无公道:“是什么?”
  其心笑道:“一个油布包,里面是张地图,听蓝大哥说……”
  他尚未说完,董无公奇道:“地图?……什么?”
  他把油布接过,打开一看,霎时之间,董无公的脸上现出无比的喜色,整个身躯都在微微地颤抖着,那情形真叫其心觉着无比的惊异,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激动成这个样子,他连忙问道:“爸爸,你是怎么啦?”
  董无公一言不发,轻轻拉着其心退了十几步,颤声低语道:“孩子……有了这图……这正是爸爸日夜寻找的东西……有了这图我就有希望了……”
  其心见父亲喜成这个模样,心中惊异无比地问:“什么希望?”
  董无公不答,只低声道:“跟我走!快!”
  其心道:“到哪里去?”
  董无公道:“到……这图上的地方去,快,其心,至少三年后咱们再回来!”
  唐君棣替蓝文侯暂时点治穴脉完毕时,他与周道长同时发现其心父子不见了,他们吃了一惊,四处叫唤也不见回音,唐君棣忍不住问道:“道长,董其心的父亲究竟是谁?”
  周石灵望了他一眼,心想还是不告诉他的好,于是他只默然摇了摇头,唐君棣望着地上三个中了南中五毒的武林高手,责任心使他立刻弯身一手挟起一个,转首对周道长道:“道长,麻烦你背一个,咱们先下山——”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九章 三年之后
上一篇:
第七章 秘上加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