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波再起
2022-01-01 15:38:20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天色在逐渐变暗,看来入夜时将要更冷,董无公望着那疯疯癫癫的老人消失在视界里,他心中虽然涌起无限的奇异感应,但是他无法捕捉住那些幻渺的思维,他压根儿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生出那种奇怪的预感——
  不错,这个老人身上必然关系着一件大秘密,但是这秘密怎会和自己牵上关系?这……真是令人不解的奇怪预感。
  他摇了摇头,大步走进了城门。
  同样地,他立刻发觉了挂在树上的尸体,以及尸体上黄澄澄的短剑,他也发觉了躺在街心的五具尸身,所不同的是董无公一个也不认识。
  于是,他也注意到对街那半开着门的酒楼,董无公怀着满腹狐疑,走向那间酒店。
  他伸手推开了门,但是酒楼中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只是在地上有些打碎的酒杯及酒壶。
  董无公不禁咦了一声,他走入酒店中,咳了一声,问道:“喂!酒店里有人吗?”
  空荡荡的,只有他自己的回声。
  董无公很快地四方打量了一下,立刻他就发现前面的那张酒案上有一个酒杯被完整地嵌入了桌面内,直没在杯口。
  这正是一盏茶时间以前,齐天心用内家掌力压入桌面的那只酒杯,董无公皱了皱眉,他想不出在这张家口的地方有什么人能有这份掌力。
  “除非是其心!”
  他想到了这一点,但是他立刻又摇了摇头,暗道:“不会的,其心这孩子深藏不露,怎会在酒楼中显示上乘武功来出风头?不可能的……”
  他从两行桌子间走过去,猜不透究竟是怎么回事,一直走到底,他轻轻推开了一扇窗,窗外是个大天井,他看见天井中有六个人静得如同石像一般站在那儿!
  董无公立刻把身形一闪,同时他几乎叫出来,因为他看见那六个人中背对着他的第二个人,正是他的儿子董其心。
  其心的左面站着蓝文侯,右边却站着武功高强的齐天心。
  在他们三人的对面,却站着三个奇装异服的青年人,那三人都是皮肤白皙,鼻高眼凹,看来不是中原汉人。
  董无公想看看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只见那三个奇装汉子全都是怒目中杀气腾腾,董无公不禁大奇。
  蓝文侯开口了,他低沉地道:“我问你们三人,这些人头全是你们杀的么?”
  董无公吃了一惊,他一看地上,只见地上放着一个大麻布袋,袋口敞开着,里面竟然全是一个个的人头,看来至少有几十个,那袋子边上,还躺着一个女人,看上去是被点了穴道。
  只听得那三个奇装异服的青年当中的一个大笑道:“咱们到中原来,为的是带一百个中原武林的人头回去,现在已经有六十七个了,哈哈,加上你们三人,正好七十个了……”
  他话尚未说完,齐天心怒吼道:“你住嘴,我问你是从哪里来的?”
  那人冷笑道:“我先问你是什么东西?”
  齐天心大笑道:“齐天心,这名字你听过没有?”
  那奇装异服的青年冷冷一哼,猛可腿一抬,地上一只石凳子被他踢到空中,接着一脚踏出,那石凳如箭一般对着齐天心直飞过来,速度之快,有如弹丸。
  这一踢腿好不漂亮,那石凳少说也有三十来斤重,籍着这骇人的速度,呜呜地有如流星赶月,董无公看得暗中皱眉,这是什么人?会有这种上乘的功力?
  齐天心呼的一个大跨步,大喝道:“这点功夫就到中原来吓唬人么?”
  只见他手臂猛可一扬,一道金光疾发而出,“当”的一声,一柄金光闪闪的金匕首插入了右凳,那来势惊人的石凳竟然在空中翻了一个觔斗,斜斜地落在地上。
  那石凳之重在匕首十数倍以上,齐天心匕首掷出,竟然把石凳击落在地上,这等内力更是足以震惊武林的了。
  董无公万万料不到这个身穿千金皮裘,一副公子哥儿的少年会有这一手了不起的功力,他不禁想要上前去仔细打量一下这公子哥儿的面貌。
  齐天心大笑道:“现在从实说出来,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那异服青年扬了扬眉毛,冷森森地道:“咱们到目下为止,还没有把中原武林人物放在眼内哩。”
  蓝文侯是个叱咤风云的厉害人物,他一言不发,只是默默打量着这已经杀了六十七个中原武林人物的三个魔鬼,苦思这三人的可能来路。
  董其心更是冷静得连眼睛都没有眨过一下,他的脸上找不出一丝属于少年人的浮动,他只静静地看着,然而全身的内力却是暗中缓缓集到了掌上。
  只有齐天心一个人狂傲地喝道:“在我齐天心的眼中看来,你们三个未开化的蛮子,一身功夫还可笑幼稚得很呢。”
  他说着抖了抖身上的千金狐裘,背转过身来,瞧也不瞧那三个人。
  董无公总算瞧见了齐天心的面孔,他心中无端重重地震了一下,他自己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喃喃暗道:“这孩子好俊的面貌。”
  齐天心没有看见董无公,他傲然的嘴角挂着冷笑,眼中射出不可一世的神情来,董无公以一个历尽沧桑的老人眼光来看这狂傲的少年气,不禁会心地暗笑道:“这孩子的左面脸颊上好像写着‘我有钱’,右边的面颊上就像写着‘我本事大’,比较起来,其心这孩子可真是世上少见的人了,那么年轻,却是那么冷静!”
  那异服的青年冷哼了一声道:“既是这么说,你就先试我一掌吧!”
  他猛一伸掌,身形犹在原地,掌锋已到了齐天心的背上——
  齐天心是武林中公认的第一少年高手,纯从武学的观点来看,他的造诣实在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几乎没有人能解释他何以能以如此年龄练就这一身上乘武学,如果说有一个人能解释,那就是齐天心的父亲了,只有像天剑这种绝世奇才方始能教出这种奇迹来。
  齐天心听到掌风袭背,反手一把抓出,那出手之快之准,若是出自一脉掌门之手,方始不令人惊奇,然而齐天心只施出一半,立刻就停了手,因为那个异服青年的衣袖被人扯住了。
  扯住那人衣袖的正是站在齐天心身旁的其心,那异服青年一身怪异神功极是骇人,出手之快有如闪电,董其心只是漫不经心的一伸手,便扯住了那人的衣袖,这在旁人看来,也许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出奇,然而却令那三个异服的青年同时脸上变了色。
  其心淡淡地道:“先不要急着打,你还没有说完呢——”
  那青年一怔,道:“什么没有说完?”
  其心微笑道:“你始终还没有说出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何必那么急着动手?”
  那异服青年大怒,猛然一肘撞向其心,他肘锤飞出又近又急,再加上这异服青年的出奇内力,若是没有防备之下,只怕天下无人能躲得过——
  但是其心只轻轻退了一步便躲过了,因为其心是有防备的,无论什么时候,其心总是满怀防备的。
  那三个异服青年吃了一惊,三个人互相望了一眼,其中的一个忍不住问道:“你是姓郭还是姓罗?”
  其心一怔,但是立刻他就想到了什么,他反问道:“姓郭又怎样?姓罗又怎样?”
  那青年拱了拱手道:“兄台功力惊人,若是姓郭姓罗,那就难怪了。”
  其心狡猾地道:“我哪有罗文林那神妙的身法……”
  那青年喜道:“原来是郭兄——”
  说到这里,他忽然警觉,他想起其心起先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如果其心是“郭兄”,见了他们三人的衣服装束,岂有不知之理?
  这异服青年是个阴险的人,他一想即悟,面上却不露声色,双手拱了拱,伪装要行见礼。
  只见他笑嘻嘻的双手一拱,猛然掌力暴发而出,一股强劲无比的力道直取其心的胸前——
  齐天心叫了一声不好,却见其心双掌一扬,稳稳地硬接了一掌,两人都是一晃,其心是早有提防了!
  蓝文侯是知道其心的掌力的,三年前他亲眼看见其心一掌便要了来自天山的铁凌官的命,这时那异服青年碰了一掌,竟是半斤八两,他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其心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心中暗道:“怎么又出来这么三个人,武艺好不厉害,而且显然与那郭廷君、罗文林有着关连,这……这其中必然有着一个大阴谋……”
  那异服的青年则更是惊得双目圆睁,他万万料不到其心这个一言不发的少年竟然怀着深不可测的武功——
  齐天心忍不住望了董其心一眼,董其心也正在看他,于是他飞快地把眼光躲开,脸上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但是那神情却似乎在告诉别人他心中很是在乎。
  那三个奇装异服的青年互相望了一眼,齐声道:“料不到中原还有你们这等人物,不过你们可得要搞清楚了,咱们是打定了主意才到中原来的,大爷们行事顺我者生,逆我者——”
  他们停了一停才道:“死!”
  齐天心捧腹大笑起来,他指着那三人道:“就凭你们三个么?”
  那居中的一个冷冷笑了一声,把地上那袋人头抱了起来,背在背上,另一个伸手去把地上躺着的女人提了起来。
  齐天心道:“慢着,这个女人是……”
  他还未说完,当中那异服青年已阴险地笑道:“这个妞儿本来也是要杀的,只是大爷们瞧她生得漂亮,打算先玩玩再杀,哈哈……”
  他说着,他左边的人已将那被点了昏穴的女人掮了起来,那女子的脸孔随着一晃动,扬起了一下——
  霎时之间,只见其心如一只猛狮一般冲了过来,大声吼道:“放下,你这畜牲!”
  那人一怔,随即淫猥地笑道:“怎么?你也要玩玩么?”
  其心的脸涨得血红,他没有想到世上有这样脏的话,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只指着那人喝道:“你……你……放下她来!”
  那人退了一步道:“她是你什么人?”
  其心急怒地道:“她是我……”
  三年前喊惯了的称呼脱口而出:“……她是我姑姑!”
  原来那被点了穴道的竟是武当门下的女弟子伊芙,其心此语一出,倒令董无公吃了一惊,他暗暗奇怪地道:“什么时候跑出一个其心的姑姑来了?”
  那人存心戏弄其心,猛然一沉脸道:“便是你姑奶奶,大爷也要玩玩再说!”
  其心没有再说话,只是猛一伸掌,对着那人便拍了过去,只听得呼呼的掌风在陡然之间升了起来,有如天井之中突然起了一阵狂风,董其心双手吞吐之间,已经一连攻了三人!
  “碰”然连震了三下,然后只见其心站在那儿,平静得像是动都没有动过,那三个异服青年满面惊怒地站着一排,那被点中穴道的女子已到了其心的手中。
  这只是一瞬之间的事,其心急怒之下施出了最上乘的董家神功,一口气连攻了那三人每人一掌,迫使那掮着伊道姑的汉子放了手。
  齐天心虽然厉害,这时心中也暗自骇然,他深深地望着其心,那像是在说:“你终于练成了一身功夫,有志气的人总是成功的呀!”
  其心从他那眼光中,似乎又看到了四年之前在故居小河畔上那一双目光——那时他们都还是孩子,其心被顽童打得皮破血流地躺在河边,那骑着骏马的华服少年也用着同样的目光望着他,对他说:“受伤了么?报仇呀!”
  那印象留在其心的脑中真是深刻,其心也抬起头来,迎向齐天心的目光,他们的眼中都流露出相亲的光芒。
  这时那三个异服青年居中的道:“你们不要狠,也不要神气,咱们索性告诉你们,大爷们是非凑足一百颗人头不可的,作案的地方也告诉你们吧,开封、长安、洛阳,一个月内三个地方包杀三十三个中原武林人物给你们瞧!”
  他说完这几句话,猛喝一声:“走!”
  三个人陡然笔直地飞了起来,一直升到四面屋顶之上,才一个翻身飞了出去。
  齐天心喝道:“你们走得了么?”
  他一飞身也追了上去,当真是疾比流星,身法漂亮之极,蓝文侯忍不住暗中赞叹,其心伸手拍醒了伊芙,伊道姑一睁开了眼,猛一翻身跃了起来,蒙着脸跃上西边的房屋便跑——
  其心连忙追了上去,伊道姑跑得虽快,其心三个起落便追上了她,一把抱住了她,大叫道:“姑姑,姑姑,我是其心呀,其心你还记得么?”
  其心仿佛又回到了孩子的时代,他忘情地叫着,伊道姑满面是泪,听到其心的叫唤,止住了抽泣,反过脸来,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秀俊的少年脸孔,但是眉目之间依稀仍是昔日的董其心。
  她惊喜欲狂地紧抓着其心的肩膀,叫道:“其心,其心,原来是你,你……你长大了……”
  其心也说不出是喜是悲,武当山上的几个月,在他的生命中是难忘的一环,他曾被山上的长辈凌辱,伙伴欺侮,他也曾受到伊师姑的爱护,他永不会忘记伊师姑呵护他寒暖问嘘的情形,他激动地道:“师姑,你不要哭了……”
  伊芙不再流泪,她望着其心的眼睛,其心依然抱着她,她忽然嗅到其心身上青年男子的气息,她想起其心不再是孩子了,她不禁大羞,扭动着身子要挣出其心的怀抱。
  其心放开了手,他什么也没感觉到,他对伊芙笑道:“那三个坏人都跑掉了——”
  一提到那三个人,伊芙的脸上立刻红了起来,她转身便走,其心叫道:“姑姑,你到哪里去?”
  伊芙低声道:“我回武当山去。”
  其心脱口叫道:“我陪你一起去吧——”
  伊芙道:“不,不要,我一个人回去。”
  她转身便走,其心一怔,这时只见蓝文侯大步赶了过来——
  蓝文侯道:“小兄弟,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其心把伊芙和自己的关系说了,他道:“咱们要不要也去追那三个家伙一程?”
  蓝文侯摇了摇头,他的脸上神情变得十分严肃,伊芙已经走出老远,过了一会,他道:“我要到开封去。”
  其心道:“开封?……”
  蓝文侯道:“雷二哥此刻正在开封,我要立刻赶去,设法叫萧五哥和穆十弟立刻赶向长安,白三弟与古四弟赶向洛阳!”
  其心喜道:“对,那三人要在这三个地方作案,叫他们尝尝中原武林的厉害……”
  蓝文侯道:“那三人武功高得出奇,咱们是尽一份心力罢了……”
  这时其心和蓝文侯已走回到天井,一走到酒店的内门边,其心骇然发现了一张白笺:
  “其心:你与三异服青年之争,为父已尽看见,那异服青年最后的一招使为父想起一个人来,如果为父之猜测无误,则昆仑危矣。见字时为父已火速奔往昆仑寻飞天如来去也。
            父字。”
  其心喃喃道:“原来爸爸已经来过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蓝文侯道:“什么事?”
  其心道:“爸爸来了又走了——”
  蓝文侯道:“你怎么办——我这就要急着赶往开封!”
  其心的心中问题愈变愈复杂,那郭庭君、怪鸟客,这三个异服的怪人,还有父亲所说的昆仑掌教飞天如来,这……这一切似乎都与一个大秘密有着密切的关系哩!
  蓝文侯见他不答,催问道:“小兄弟,我说——”
  其心道:“不急不急,我先送你一程——”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二章 悠悠众口
上一篇:
第十章 翩翩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