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神箭金弓
2022-01-01 15:40:43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董无公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中翻腾着的仍是那尸横遍地的昆仑古剎,他想着那紫黑色的血,不由得在心灵深处打了一个寒噤,于是他的热血也开始沸腾起来,十年来,董无公的名字与无数武林高手的血债连在一起,自从他被他的亲兄弟一掌毁了一身神功,在他宁静的心中早已远离那腥风血雨了,然而此时,董无公觉得他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日子里,几年来的修身养性功夫不知逸向何方,他的心中只是血、血、血、血……
  他翻过了一个峦头,山势渐渐向下坡斜了,他的身形有如一丝轻烟一般,又快又稳地飘了下去。
  忽然,他猛可地一停,一阵飘飘然的人语声传入了他的耳朵。
  他皱了皱眉,唰的一下子向左边飞跃了过去,两只大鸟被他突然的转身惊得尖鸣一声,一冲而起,但是董无公的身子竟比这两只大鸟冲得还要高,还要快,呼的一声掠过了鸟的头顶,直落而下。
  那间歇的人声渐渐清晰了——
  一个难听之极的嗓子呵呵笑道:“老秃驴,你还要苦撑么?你身中我的‘无情血掌’六掌之多,难道还有命么?……”
  另一个阴沉的声音:“老秃驴,你身中‘无情血掌’,从庙里拼到此处,整整总有二十多里路,你再运劲,那可是加速死亡啊……”
  董无公在心中暗叫一声:“是飞天如来!”
  他身形一长,如箭而前,然而前面出现了岔道,一左一右。
  董无公略一踌躇,他忽然想到:“二十多里?从昆仑古剎到他们现下争斗之处有二十多里?我离开寺庙至此最多只有十多里,难道方才那声音离我仍有十里之遥?”
  他一想到这里,心中恍然大悟,左边一条笔直地伸出去,右边的路却回旋着向下而去,他暗道:“是了,他们必是从右边这条路下去的,也许他们就在我的正下方不远之处,但是山路回旋曲绕,是以他说有十里之遥……”
  他不再考虑,起步便向右边路上奔去。
  这时,那边的人声又传了过来——
  “老秀驴,人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秃驴你的老窝都让咱们毁了,今日昆仑一脉是满门死绝啦,哈哈哈……”
  “秃驴,你还拼个什么?你昆仑那几手功夫哪一样我不知道?劝你还是免费心了吧!”
  董无公暗惊道:“听声音似乎凌月国主并不在其中,想来大约是他的两个师兄了……”
  他的身形又加快了一些,在盘旋而下的山道上如飞而行。
  下面的声音又清晰了一些——
  “怎么?哈哈,老秃驴,你要施展‘大般若神功’了?哈哈哈哈,十五年前在昆仑关上,老夫受你一掌之赐,今天老子既然来了,就不把你那两手狗屁掌力放在眼里啦!”
  董无公一跃八丈,他心中想道:“十五年前凌月国主的二师兄笑面血掌初闯中原,连破中原十道挑战,结果在昆仑关上被飞天如来一掌震退,那真是轰动一时的大事啊……”
  他心中想着,身形却是愈加快了,远看上去,就如一颗流星一般。
  这时,下面忽然传来了惨呼与闷哼之声,董无公心中一紧,侧耳倾听,然而却再听不到什么声音。
  骤然的寂静,使得董无公大为焦急,这个以“地煞”两字造成武林中空前大凶手的老人,这时候却是多么脆弱,甚至连任何的突变都感到焦躁难忍。
  他如一支劲矢一般呼的一声绕过了一个大弯,眼前出现了一幕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象。
  只见三丈之外呆立着一个人,那人的身边地上躺着一个人。
  那呆立站着的人似乎是震惊无比,站在那儿不知所措,董无公走上前去,只见那躺在地上的并不是飞天如来,胸前衣衫全碎,显然是中了昆仑派的镇山绝技——大般若神功!
  董无公环目四顾,却不见了昆仑掌门飞天如来,他抬起眼来,正好那呆立着的人也看见了他。
  那人身高八尺,面如重枣,望了望董无公一眼,忽然目中露出凶光,冷冷地道:“你是什么人?”
  董无公反问道:“阁下可是凌月国主的大师兄,人称西天剑神的金南道金老爷子?”
  那人冷笑道:“是又怎样?”
  董无公只淡然道:“是的话,久仰了。”
  那人走近一步,再问道:“你是什么人?”
  董无公仍不答他,又反问道:“如此说来,躺在地上的这位必该是令师弟笑面血掌申大爷了?”
  那人又逼近了一步,狂焰杀气高涨地道:“我只问你是什么人?”
  董无公不答,忽然仰天笑道:“想不到不可一世的笑面血掌十五年前让大般若三十六式败在昆仑关头,十五年后又在昆仑山上死在般若神功之下,哈哈哈哈,好一个飞天如来!”
  那人忍不住怒吼道:“飞天如来那老秃驴脚底贼滑,他今天跑掉了又能怎样?我还没有听说过中了无情血掌还能活过一个月的,嘿嘿!”
  董无公不理他,只是仰天大笑道:“好个飞天如来,一掌打死了笑面血掌,拔身就跑了无踪无影,哈哈,飞天如来那一手轻功可真行啊……”
  那西天剑神金南道一把抓了过来,怒喝道:“你究竟是谁?”
  他这一抓势如风至,但是董无公略一晃身便避了过去,他暗暗心惊,闻说中西天剑神金南道一身天竺神功已达炉火纯青地步,就凭这一抓的功夫看来,金南道是名不虚传了。
  董无公退了一步,暗道:“飞天如来虽则一身昆仑神功惊人,但是怎么样也不会是这两人之敌呀,他竟能在重伤之余突然出掌击毙了笑面血掌,然后抽身而退,这手轻功可真是够得上宇内独尊的了。”
  那金南道也惊骇地瞪着董无公,董无公道:“好毒辣的手段,昆仑百年古剎,中原武林重镇,竟让你们两人捣个血流遍地,活口不留,如此说来——”
  他停了一停,那西天剑神嘿然冷笑道:“如此说来便怎的?”
  董无公道:“如此说来,这地上躺着的真是死有余辜了!”
  那西天剑神正要开口,董无公脸色一沉,厉声道:“告诉老朽,凌月国主大举而入中原,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那西天剑神金南道吃了一惊,大喝道:“你怎么知道?”
  董无公道:“老朽在张家口看见三个奇装异服的狂汉,说是要在中原先取一百个武林人物的首级,那不是你们的弟子还是谁?”
  金南道仰天狂笑道:“你既要多管闲事,那么今日你是死定了!”
  董无公走进了一步,此时,他胸中那久埋藏着的江湖豪气重新复活了起来,他的双目中也逐渐现出了异样的光采。
  他紧逼着再问道:“你们突袭昆仑,不错,若是笑面血掌要报一掌之仇,那还有可说,但是你们为什么要设伏暗算武当的周石灵?你们莫非要到中原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么?”
  那西天剑神金南道大吃一惊,退了一步喝道:“你……你怎么知道得那么多?你……说什么?”
  董无公冷笑道:“可惜你人算不如天算,武当周道长没吃着你们的埋伏,倒是老朽差一点吃着了。”
  “嚓”的一声,西天剑神拔出了一柄蓝光夺目的长剑。
  董无公双手轻轻地垂了下来——
  金南道压了嗓子,狠狠地道:“既然你都知道了,今日你死定啦!”
  董无公双目中也射出了肃杀之气,他压低了嗓子一字一字地道:“走着瞧吧!”
  西天剑神是凌月国主的大师兄,本来中原武林根本不知道西域武学的深浅,只是大唐天宝年间,有三个天竺的苦行僧到了中土,在华山绝岩上以一路怪异无比的剑法连胜了中原十八位剑术高手,那时中原第一剑手是河南汤阴的周侠飞,周侠飞带着双剑赶到华山的时候,那三个苦行僧已经离去了。
  这是西域武学第一次被中原人知晓,近年来中原人只知道西域出了一个凌月国主,在一月之间破了西藏十八座大小飞龙寺的主持喇嘛,一跃而为西域武林之主。
  十八年前,凌月国主忽然只身到了中原,上了少林寺求见不死和尚,据说是有一个佛门的问题要请教不死和尚,结果两人关在少林寺藏经阁中三日三夜,出来时两人都是面露倦色,只听见凌月国主长揖道:“多谢禅师教诲。”
  不死和尚垂目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鲁施主珍重。”
  从此武林人才知道凌月国主是姓鲁,事后有人问不死和尚凌月国主究竟如何,不死和尚道:“其人学究天人,智慧盖世。”
  问他武学造诣,不死和尚只是说了“深不可测”四个字,便什么也都不肯说了。
  这是中原武林所知道凌月国主唯一的资料,从此凌月国主就没有再入过中原,只是几年后,凌月国主的师兄笑面血掌闯入中原,杀屠武林高手,结果惹下了轰动武林的昆仑关之战,昆仑掌教飞天如来一掌震退了笑面血掌,至于这位凌月国主的大师兄西天剑神,中原人是没有人见过的了。
  董无公说出了决裂的话后,他暗吸了一口气,把上乘内功提聚到全身,凝视着金南道那一支蓝光闪闪的长剑。
  董无公是个天赋异禀的武林奇才,他对于武学有一种特殊的敏感,任何艰难的武学妙招,他只要看过三遍便能得到其中奥妙,在他一生之中,他从没有对人发生过畏惧之感,除了一个人——那就是他的亲兄弟,天剑董无奇。
  但是此刻他的心中竟充满了紧张,这因为他自从失去了一身神功,这是他第一次与人动手,而对方是一个不知深浅的西域高手。
  金南道抖了抖手中的长剑,他的汉语说得流利无比,微微带着甘陕一带的腔音,狠狠地道:“亮家伙呀!”
  董无公尽量放得轻松,淡淡地道:“老朽对什么人都是这一双肉掌!”
  西天剑神猛一抖手,蓝光闪动,忽地“嗤嗤”之声响起,只见他一剑正中刺了进来——
  董无公看都不看,伸手便向剑抓去,金南道一翻身之间,一连五剑刺出,招式古怪之极,但是那快捷精准却是较之任何中原最上乘的剑术,绝无逊色之处。
  董无公心中充满紧张,出招谨慎万分,但是每一招都是妙绝人寰的佳作,只是出手之际八分守二分攻,往往显得顾忌太多,不够快捷。
  只见一片蓝光滚滚而起,西天剑神金南道真有一身惊世骇俗的神奇剑法,他名为西天剑神,即使到了中原来,只怕也找不出什么剑上能胜过他的人,但是奇的是他那又怪异又凌厉的剑招攻到董无公的身上,却是似乎丝毫不起作用,董无公只是平实地躲避,却是一一刚好闪过。
  到了这时候,金南道也知道面前这个陌生的老人必是中原武林中有数的高手了,只是猜不出他的名字来。
  匆匆之间过了五十余招,董无公渐渐消除了紧张,他那世上无双的神功一一施了出来,只见他潇洒无比地一窜而入了那凌厉的蓝光层中。
  董无公左一掌,右一掌,从守势变成了攻势,当地煞董无公展开了攻势,普天之下,再没有一种功夫能和他抢攻的,任你功力再高,也得等他攻到段落之时,方有机会反攻。
  只见那一片蓝光威势陡然一挫,董无公的掌风呜呜地传了出来,金南道大喝一声:“老家伙,看剑!”
  只见他身形陡然飞了起来,真如一条巨龙腾跃在空中一样,那一支蓝汪汪的宝剑闪烁之间,一连刺出了十剑。
  董无公双掌翻飞,暗道:“西藏飞龙十八剑!”
  他招出如风,要试试这西藏喇嘛的绝学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
  转眼之间,百招已过,这时西天剑神发挥了他剑道上的神技,只是二十招之间,变换了七种上乘剑法,没有半招是董无公识得的。
  在这种情形下,双方忽然都有了顾忌,双方都无法预料到对手每一个细微动作将会演变出如何厉害的杀着来,于是,你攻我守,我攻你守,转眼之间,已是二百招了。
  到了第三百招时,董无公忽然大发神威,伸手夹住了那蓝汪汪宝剑的剑身。
  剎那之间,由漫天飞动的场面变成静到极点,金南道内力泉涌,那剑身不住地抖动着,但是董无公双指钳住了剑身,就如一只钢钳一般,一动也不动。
  只见那支蓝色宝剑渐渐地被变成了一个大半圆,终于,在两股罕见的内家真力之下,那柄百炼宝剑“啪”的一声成了两截。
  董无公唰的一声退了半丈,冷静地凝视着西天剑神金南道。
  金南道的脸上流露出灰白色的难过神色,在西域,他得到“剑神”的威名,实在说起来,就算连上中原武林,要想找到他这一手神剑的也是难上加难,倒霉的只因他一出师就碰上了地煞董无公。
  他心中难过已极,把手中的半截剑子用力掷在地上,一言不发,默默俯身把地上师弟的尸身抱起。
  董无公此刻脑海中什么也没有,他被一种又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冲得醉醺醺,飘飘然,那种英雄的豪气在曾经枯寂了心田中汹涌着,他默默低头望着自己的一双手,那曾经在纵横湖海中击败无数强敌的手,也曾在心如枯井的岁月中书空咄咄的手,此刻,这双手再次坚强了起来,每一根筋脉上都似乎放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金南道默默想了一想,终于开口道:“你……究竟是谁?”
  董无公抬起头来道:“老朽董无公。”
  金南道的脸上闪过千万种难以形容的表情,又像是惊震,又像恍然大悟,那其中还夹着释然于怀的表情,是的,无论是谁,若是败给了地煞董无公,那总不算是太丢人的啊!

×      ×      ×

  在长安,另一场血战在酝酿着。
  清晨的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和一个青年的和尚一同走入了长安城。
  那正是丐帮的金弓神丐萧五侠和醉里神拳穆十侠。
  穆中原道:“五哥,憩憩吧!”
  萧昆露齿一笑道:“小弟要想喝酒就喝吧,何必说憩一憩!”
  穆中原率性笑道:“上去喝两杯怎样?”
  萧昆抬头一看,左边一座酒楼,斗大的酒字旗儿迎风招展,萧昆点头笑道:“好,好,就依你。”
  两人走上酒楼,酒保见一个和尚大模大样地要了两斤最烈的白干,都不禁窃窃私语,穆中原对这种情形是看惯了,丝毫也不在意。
  这时候“蹬蹬”的楼梯响,夹着哈哈的狂笑声,只见四个江湖汉子旁若无人地走了上来,哗啦啦地把椅子撞倒了两三张,大呼大喝地坐在穆中原身旁的桌子上。
  一个满脸麻子的大汉叫道:“喂,喂,酒保有什么吃的?”
  一个酒保连忙递了一张菜单上来,那麻子挥手道:“拣好的送上来,先来酒。”
  那酒保连忙上来斟酒,巴结地道:“四位爷这一趟镖去得好远,怕有三个月没有来光顾敝店了吧?”
  那麻子左边一个肥胖的矮子呸的吐了一口痰,干咳一声道:“你他妈的少多嘴,站在一边好好上酒上菜,不要惹爷们心烦。”
  那酒保没有脾气地赔笑道:“是小的多嘴。”
  那胖子对面是个两颊瘦凹的黑汉子,他端起酒壶对着嘴咕噜咕噜灌了一大口,却不咽下去,只有嘴里唏里呼噜嗽了一阵,“噗”的一声又吐了出来,开口骂道:“他妈的,几个月不来,你就拿出这种淡出鸟的水酒来对付你老子,你真不想活了?”
  那酒保作了一个揖,连声道:“是,是,小的这就去换,去换……”
  黑汉子哼了一声道:“唉,咱们镇威镖局这趟镖也真走得倒霉到家了,每天都得赶百二三十里的路,真累死老子了。”
  那胖子道:“老黑,你还唉声叹息什么?在青梅镇那天,一晚上怕不赢了十几两金子?”
  那黑汉子呸了一口道:“肥猪你叫些什么?你黑爷爷赢了钱哪次亏待过你?四个人吃喝玩乐,我黑大爷赢来的钱不当钱花,一路上你白吃白嫖,哪次不是我付的账?”
  另外两人连忙凑趣道:“不错不错,黑大哥人黑心白。”
  那麻子道:“黑大哥,青梅镇上那叫做什么彩娘的妞儿可真有一手啊,真把咱们黑大哥迷得祖宗姓什么都忘了。”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接下来更是无数不堪入耳的秽语淫笑,穆中原一口喝干了酒,低声道:“五哥,现在的镖师门愈来愈下作了。”
  这时,酒楼后面有人叫会账,接着三个人走了出来,那人走到那四个镖师的桌边,其中一个忽然猛一闪身,只听得“啪”“啪”“啪”“啪”四下清脆已极的响声,那四个镖师齐声惨呼,每个人的脸上都挨了一记重耳光,直打得四个人的牙齿脱落,满脸是血。
  四人一齐站起身来,正要动手,只听得“啪”“啪”“啪”“啪”四声,四个镖师每人脸上又挨了一记重耳光,四人都站不住脚,转了一个圈儿,跌坐在椅上。
  那动手的人冷冷道:“今天晚上再来取你们的性命。”
  穆中原一抬头,只见那正要下楼的三人全是身着异服,奇形怪状,穆中原低声说道:“五哥,是正点子到了。”
  他一弹指,一枝竹筷子如箭一般飞射而出,直射向那三人中最后一人。
  穆中原这一手弹指发箭是从少林金刚指的功夫中化出来的,端的厉害无比,那奇装异服的汉子背对着这边,忽然反手一掌挥出,那只竹筷子呜的一声被逼得斜了数寸,转了一个弯,“咔”的一声钉在墙上。
  那人随手一掌,竟把穆中原的筷子逼得转向,那份功力端的骇人,他们是吃了一惊,猛可回头,穆中原连忙俯身伏在桌上,装得喝醉了一般,萧昆咳了一声道:“唉,年轻人真不行,三杯白干下肚就像只醉猫了。”
  那人的注意力立刻移到萧昆身上,只见萧昆面前两支筷子放得好好的,他疑惑地望了那四个镖师一眼,蹬蹬蹬地下楼去了。
  穆中原缓缓地抬起头来,他的目光中露出骇然的神色,萧昆摇了摇头,低声道:“想不到这三个异服怪人功力如此之高……”
  穆中原站起身来,叫道:“堂官,会账!”
  他们两人走下了酒楼,萧昆道:“小弟——”
  穆中原知道他要说什么,但是他还是等他说出来,他应了一声,萧昆道:“小弟,咱们两人只怕寡不敌众。”
  穆中原没有答话,萧昆叹了口气道:“可惜七弟九弟远在江南,蓝大哥千里传信,说这三人可能先到开封,也可能先到洛阳,却不料他们先到了长安。”
  穆中原幽然道:“要是六哥没让庄人仪给毁了就好了。”
  萧昆道:“他们三人先到长安作案,总比先到洛阳好些。”
  穆中原知他的意思,但是他们又怎料到所谓的“奇装异服的汉子”,一共有九人之多,洛阳开封和长安是同时作案,穆中原道:“五哥你怎么说?”
  萧昆皱着眉,沉思又沉思,然后停下了脚步,他缓缓地道:“十弟,拼就拼了。”
  穆中原紧接着道:“正是,反正咱们以寡敌众的仗是打惯了的!”
  说完,两人忽然相对大笑起来,在街当中,行人都以为这是两个疯子。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四章 帆扬万里
上一篇:
第十二章 悠悠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