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洛川溶溶
2022-01-01 15:42:19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洛水缓缓的流着,初夏正是发水的时节,河面自然宽了许多,白茫茫的一片,一直连到纵横的阡陌的那一头。
  岸旁新茁的杨柳枝渐渐长了,静静地垂下来离水面还有数寸,风吹起,轻点着水面,涟漪顿生,太阳淡淡地洒在原野上,天空偶而飘浮几朵薄薄的白云,好一个风和日丽的艳阳天。
  这天河面上静悄悄的不见一条舟舫,平日此时,河上画舫穿梭如织,那些舟子原是打渔为生,可是在这春夏之交,一个个将船漆得一新,载渡红男绿女游河,赚上一笔外快。
  才一过午,游人渐渐多了起来,可是河上仍不见一条船来兜生意,众人之中,有些脾气暴躁的,已经开始大声叱喝,喧嚷不已,有些谨慎胆小的,已看见情势大异于常,偷偷开溜去了。
  这河上舟子何止百条,平日争夺生意唯恐不及,想不到突然之间踪迹全无,不知藏到何处,整个河面上只有潺潺河水,东流不返。
  突然人群中来了三个大汉,黑粗粗的如凶神下凡,那其中年纪较大的看了看四周,浓眉一皱,低声道:“老二,下水的家伙带来没有?”
  其中一个年纪较轻的道:“老大,点子吃死走不脱,何必着急,天气怪冷的,咱们等等瞧,难不成这洛川百十船户都死光了不成?”
  那年长的老大道:“老二,此事万万耽误不得,点子一过开封,便是秦老虎的地盘啦,咱们虽是不怕那厮,但和他硬碰硬却是不划算。”
  三人低声说了一阵,仍不见船只出现,那其中年纪最轻的叫骂道:“胡老八吃了狗熊豹子胆,爷们要过河,他却带着那群龟子龟孙他妈的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大哥,俺看一定是有人主使,和咱们作对,不然早也在晚也在,偏生这当儿连鬼影子也见不到一个。”
  那老大道:“老三小声,这里人多众杂,咱们还是到渡口去,这里把路水面,难道还瞧在咱们三人眼内么?”
  他三人不再言语,大步往上源而去,才一离开,人群中有一人窃窃私语道:“这三个正是河南境内三个凶神,黄河水面上的霸王河洛三英。”
  另一人惊道:“原来就是河洛三英,咱家乡吓唬小孩啼哭,只要一说出河洛三英来了,连小儿也噤口不哭,今日撞着这三个凶神没有出事,真是千幸万幸。”
  众人原来都是趁兴致来游河,这时知道是这三个凶神来了,都吓得心惊胆颤,纷纷离去。
  众人走得尽了,不久又来了一个老者,他背后插着双刀,神色穆然走到河边,口中高声叫道:“舟子,舟子!”
  恰巧此时远远划来了一条小船,那老者心中大喜,只道是船家听到自己叫唤划了过来。
  那小舟顺流而下,划行极是迅速,不一刻已到跟前,老者手一招道:“老夫身有急事,船老大只须渡过老夫,船费一定加倍给。”
  那操舟的也是个老头子,他淡然道:“客官,今天可是不能渡人。”
  那背刀老者怒道:“你是怕老夫给不出钱么?”
  他伸手怀中,一抖手抛出一个五两重的银元宝,砰的一声,落在船上。
  那操舟的老者道:“非是小老儿不愿意渡客官,咱们胡老八胡老哥传下令来,今日河中大小船只一律舶在南湾之内,不得他的命令不能外出,小老儿因为老妻生病,这才告假先回家去瞧瞧。”
  他口中说着,小船顺水而下,又行了很远,那背刀老者在岸上双脚微动,又赶到船边。
  背刀的老者道:“原来你是胡老八的帮众,老夫实有急事,也无暇和胡老八说去,你只管渡我过河,将来胡老八怪起来,你就说我孙帆扬……”
  他话尚未说完,那操舟的老者立刻改容相待,满脸惊佩之色道:“原来是孙老爷子,便请快上船吧!”
  孙帆扬纵身上船,那操舟的老者道:“小老儿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孙老爷子不但是咱们胡老爷子的救命恩人,也是这洛川上上下下几百个渔伙的救命恩人。”
  孙帆扬脸色沉凛,他缓缓道:“那也算不得什么。”
  那操舟的老者又道:“去年冬天一股冷流突然流过洛水,这周围数十里的水面的鱼都统统冻死,要不是孙老爷子拿出两万两银子来,这一年咱们靠什么吃?”
  孙帆扬沉吟不语,去年洛阳那个采药老道,出售成形灵芝,孙帆扬原已准备好银子去买,就是为了胡老八一句话,便将银子借给洛川渔民。
  孙帆扬忽问道:“胡老八可好?老夫近来琐务缠身,真是一步也离不开镖局。”
  那老者道:“胡老爷子很好,孙老爷子你看怪不怪?”
  孙帆扬道:“什么?”
  那老者道:“今天你老猜猜为什么河面上不见一船?”
  孙帆扬摇摇头,那老者道:“有一个年青公子带了女眷游河,他怕其他人游河扰了清兴,就把咱们河里所有的船全给包下了。”
  孙帆扬心念一动道:“这个公子可是生得俊俏已极?”
  那老者道:“这个小老儿倒是不知。”
  两人言谈之间,小船已然渡过河面,孙帆扬一纵上岸,挥挥手头也不回大步而去,耳后听到那老者叫道:“孙爷的银子咱可不敢要。”
  他心中想着另一件事,才走了两步,忽然背后风声一起,回身一揽,袖中卷起一物,他定眼一看,正是适才作为船资的银两。
  他抬头一看,那小舟已然行远,他身有急事,无暇再赶上去,心中却暗忖道:“胡老八手下大有能人,这老头手劲又准又足,难怪河洛三英横行黄河,对胡老八还是忌惮不已。”
  他边走边想,心中渐渐紧张起来,背后那柄长刀上的金环当当交撞,响个不停。
  他愈走愈远,渐渐地消失在平原的尽头,忽然河上一片清香,一艘华丽已极的三层大船,缓缓划了过来。
  那船张着一片小帆,迎风而进,船头上坐着一对少年男女,那少女生得如花似玉,白得透明的皮肤,时时露出一片红晕,正在呜呜吹着洞箫。
  她身旁那少年真如临风玉树,朗朗丰神,正凝目而坐,目中放出光芒。
  忽然箫声一停,那少女娇嗔道:“喂,齐……齐大哥,你……你在想什么心事呀?”
  那少年一惊忙道:“玲姑娘,你吹得真是好听,我……我听得入迷了。”
  少女正是庄玲,她病中齐天心每天都跑去殷勤照顾,病好了两人已经厮混得很是熟悉,这天风和日丽,杜公公见这对少年男女,真是珠联璧合,美不胜收,他心中老早就有意撮合,便出主意要他两人游河。
  齐天心是公子哥儿脾气,他一生之中第一次和一个少女单独出游,自然要落得面子十足,光辉异常,他推说怕游人众多,扰了游河清兴,便用一千多两银子包下所有河船,整个一条洛川,就只剩下他一条大船行走,他自觉光采十分,其实他心地善良,这种动作无非是表示他一种优越感,却也无可厚非了。
  庄玲嘴一扁道:“你别骗鬼了,我箫声停了半天,你还不知道哩,还说什么听得入迷?好,你不爱听,我可不要吹了。”
  她愈说愈是气愤,砰的一声,竟将那竹制长箫击断,齐天心一时之间不知所措,他只反来覆去的道:“怎么好生生的又生气了,怎么好好的又生气了?”
  庄玲嗔然不语,齐天心道:“玲姑娘,古人说余音袅袅,绕梁三月,你虽停止吹箫,可是我耳畔尚有余音,是以呆呆地不觉得哩!”
  他天资敏悟,这番话说得极是得体,其实也有几分真情,他平日何等高傲,只是高高在上发令施舍,从未说过这等圆满应付之词,这番说出,更显得诚恳无比,庄玲果然心花怒放,耸耸鼻子道:“偏你会说话,我可说不过你。”
  齐天心忽道:“这洛川水势缓慢,虽是河面宽敞,但总觉不够雄壮,倒是两岸平原万里,一望无际,令人心开不少。”
  庄玲道:“我可爱这种山明水秀,那种急湍恶水有什么好看?”
  齐天心道:“古人说黄河之水天上来,一登龙门,便觉天下之水皆是地下流出。”
  庄玲道:“我可不跟你抬杠来着,齐……齐大哥,杜公公说你本事通天,你年纪也不比我大几岁,怎么会练出这高功夫?”
  齐天心支吾道:“我武功也不比你高许多。”
  庄玲道:“你又在哄我啦!杜公公的武功我是知道的,可是他说在你手下走不过三招,你上次出手救人家,人家又不是没有看见过。”
  齐天心道:“我的武功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有一个人年纪比我还小,可是本事绝不在我之下。”
  庄玲急问道:“那是谁?我可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功夫高过你的少年人。”
  齐天心心中一甜,他平日别人对他都是又捧又拍,可是此时竟觉得庄玲赞他受用无比,比起别人赞他,那分量可重得太多了。
  齐天心道:“那人叫董其心,是个盖世奇才。”
  庄玲脸色突然苍白,齐天心奇道:“你认识他?”
  庄玲一惊摇摇头,齐天心道:“其实如果我出尽全力,还是有得胜之机。”
  庄玲喜道:“齐大哥,我相信你,你……没有人能和你比的……”
  齐天心受用无比,庄玲柔声道:“齐大哥,你……你喜欢听我唱歌么?”
  齐天心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点头道:“这个真是……真是求之不得。”
  庄玲嫣然一笑,开口唱了起来,声音有如黄莺初啼,又娇又脆,好听已极。
  齐天心迷迷糊糊,他万想不到这自己心目中高高在上的姑娘,竟会对自己这等好法,他怔怔的听着,只见庄玲肌肤赛雪,明艳无邪,心中不由生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又像是自卑,又像是自傲。
  这狂傲的公子哥儿,在他纵横四海的岁月里,这时第一次心中有了感激的感觉。
  歌唱完了,庄玲自然地又挨近一点,这时河风吹来,一阵阵吹气若兰,齐天心真不知是真是幻,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庄玲道:“时候不早了,咱们靠岸回去吧!”
  齐天心心中一万个不同意,口中却说不出来,他喃喃道:“你唱得真好听!”
  庄玲忽道:“只要你爱听,我……我……唉,以后的日子还长哩,谁都没法预料会发生什么事。”
  她自以为这已是很明显的暗示,不由俊脸羞红,齐天心却未曾理会得,庄玲心中发恼,头一偏去看两岸景色。
  齐天心忽道:“庄……庄姑娘!”
  庄玲心中更加不喜,她嗯了一声也不言语,齐天心又道:“如果庄姑娘不介意的话,我……我在洛阳城西买了一座大院,我过数日……过数日便要离开洛阳,姑娘你和杜公公可以搬进去住。”
  庄玲心中气道:“人家一个女孩子喊你大哥长大哥短,你还姑娘姑娘的叫,真是呆得紧。”
  她心中一有气,身子渐渐坐开,齐天心粗心大意,也没有感觉得到,庄玲没好气地道:“谁稀罕什么大院子,我知道你有的是钱,告诉你咱们是穷人,穷人住不惯大房子啰。”
  她尖刻的讥刺,想起从前父亲庄上的雄壮风光,不禁眼圈一红,几乎落下泪来。
  齐天心被她一顿抢白,真是莫名其妙,若依他平日性子,早就拂袖而去,可是此刻见庄玲楚楚可怜,竟是不忍离去,他柔声道:“好,不住便不住,我……我也是说着玩的。”
  庄玲如何不知这位公子脾气傲得紧,她适才无理取闹,此刻心中甚是歉意,她听到齐天心柔声劝慰,看见他俊目含忧,心中又是爱怜又是羞愧,泪水像雨一般不断流下来。
  齐天心叹口气道:“庄姑娘,我……在下……在下实是无心,你……你别气哭,你讨厌在下,我……我就去了。”
  庄玲睁开泪眼,哭叫道:“齐……齐大哥,你……你别走。”
  齐天心漫声应道:“只要你不哭便好了,便好了。”
  庄玲哭了一阵,心中大感舒适,她原是一个娇贵少女,这数年来和杜公公埋名隐居,东西飘泊,一些小姐的脾气不得已收藏起来,这时碰到眼前这个知己少年,不由又流露出撒娇放刁的少女天性,她听齐天心说得愈是亲切,心中愈是悲喜交加,泪水潮涌。
  过了半晌,庄玲收泪道:“齐……齐大哥,我脾气太坏,我是一个坏姑娘,不配和你作朋友,你……你走吧!”
  齐天心结结巴巴道:“哪里……哪里,你并不……并不坏……你心是……很好很好的。”
  他原想称赞庄玲一大段话,可是要他当面奉承一个人,却是从无此经验,是以结结巴巴,不知所云。
  庄玲叹口气道:“我脾气不好,我知道管不住自己,齐……齐大哥,你不会生我气吧!”
  齐天心摇摇头,庄玲又道:“齐大哥,我真是不好,老是和你斗气,咱们该好好谈谈!”
  她嘴角含笑,容光焕发,齐天心暗忖道:“对,这才是个好姑娘!”
  庄玲问道:“咱们相识这么久,关于你的事我还一点点也不知道,大哥,你愿意告诉我么?”
  她满脸恳求之色,齐天心忖道:“瞧你这可怜巴巴的样子,谁也不能拒绝。”
  他沉吟片刻道:“我的身世很隐密,我自己也弄不清楚,我生下后便和爹爹在一起长大,一年到晚不是念书便是练武。”
  庄玲问道:“那你武功是跟你爹爹学的啰!”
  齐天心点点头,庄玲又道:“能教出你这等高手,你爹爹定是本事通天的高手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姓齐的绝代高手。”
  她脸上全是惊疑之色,齐天心几乎忍不住要告诉她:“我不是姓齐,我是姓董,我爹爹是普天下第一高手,从来没有人能打败他。”
  可是他毕竟年事较长了,心知父亲隐名改姓,关系一个武林极大密秘,是以几次说到口边,又硬硬吞了回去。
  庄玲道:“你爹爹一定是个富可敌国的富人了。”
  齐天心道:“那也未必,我爹爹一年到头一缕轻袍,真是两袖清风。”
  庄玲不乐道:“你又在骗我,这几天洛阳城内哪个不在窃窃私语,说是城内来了一个财神爷,杜公公还说你一出手便是数十万两,数十万两,好怕人的数目哟。”
  齐天心道:“我爹爹虽是身无长物,可是却得到了天下藏宝总图,这是前朝地舆祖师林国源老先生所绘,他堪察地舆,足迹遍于天下,临死之前,将全国历代藏宝之处绘了一张大图,此图绘得极是怪异,数十年来无人了解其中之意,爹爹参悟了十年,这才通悟图意。”
  难怪他侃侃而谈,庄玲好生羡慕,她接口道:“难怪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随手取来皆是金银珠宝了。”
  齐天心为人极是爽快,他心中喜欢庄玲,这等隐密之事也告诉她,如果传到江湖上,一定会惹起一场极大风波,一来他也是仗着功夫高强,怀宝不惧。
  庄玲是少女心性,她听齐天心说得精采,脸上神情也不由有声有色,彷佛眼前就是金山银山,珠落玉盘,神采极是生动,要知女子天性爱财,庄玲虽则生于大富之家,可是与齐天心用钱若沙,而且顺手取来,永不竭尽,也不由心折不已。
  齐天心道:“其实金银珠宝又算得什么?那林国源跑遍全国,竭尽心智推敲,这才画下这地图,原想发掘宝藏,成为天下巨富,可是却因运脑过度,倒毙在一处荒郊,他一生精研地舆,也不知经过了多少藏龙卧虎之福地,可是倒毙之处却是一处极为险恶黑霉之地,后世子孙世世代代永远不得发迹。”
  庄玲听得极是出神,齐天心大是得意,他装得甚是沉重,叹口气道:“爹爹常说常人庸庸碌碌一生,只是为名为利,就算名利双收,死后也不过数尺方圆,青冢一垒,倒不如逍遥自在,我行我素。”
  他口中虽然如此说来,其实心中满不是这回事,他事事如意,怎会有这种遁世消极观念,不过是要在庄玲面前卖弄,表示自己是个成熟的大人,便顺口胡凑,还加上了爹爹的名义。
  庄玲道:“咱们不愁吃穿,自然有这种想法,若是一年到头都为忙着填肚子而营生,岂会想到这许多。”
  她自觉这番话说得甚是得体,齐天心道:“庄姑娘,你能不能告诉我一点你的身世。”
  庄玲黯然道:“我爹爹妈妈不管我,都先我而去了,我从小就跟着杜公公。”
  齐天心见眼里又将她引得悲哀起来,连忙噤口不再言语,庄玲瞧在眼里,芳心大感甜意。
  两人沉默半晌,大船在河上行得又平又稳,和风吹来,扑面生春,这宽大的河面,静悄悄地只有他两人,庄玲心中无限宁穆,她内伤新愈,身子还有些弱,眼帘低垂,只觉睡意大浓。
  齐天心心中也充满着柔情密意,他见庄玲久不说话,不由微微抬头去看,只见庄玲呼吸均匀,已经睡去了。
  齐天心轻轻替她盖上一件轻裘,他这动作甚是自然,瞧着庄玲那又白又红的小脸儿,他心中突然有一种突起的念头,竟想去亲一下。
  他呆呆站在那里,一阵风过,他全身一爽,暗暗责骂自己道:“齐天心,齐天心,你怎可有这种卑鄙想法,这姑娘何等高贵,岂是低三下四的人?”
  一时之间,他只觉无地自容,他瞧瞧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一人,心中略为安定,这时庄玲身子微转,轻裘掉在地上,齐天心又轻手轻脚替她盖上,生怕惊醒了她,这时如果熟悉他的人瞧见了,一定会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豪气冲霄,目空四海的少年,在这舟上一次次为一个女孩子盖被,而且目光是那么温柔多情。
  齐天心无意间触着庄玲露出衣襟之手臂,只觉冰凉凉的又滑又嫩,他如避蛇蝎似的连忙缩手回来,上次他为庄玲疗伤,虽在她前胸后背要穴按摩,可是却是心情紧张,并无异样感觉,此时河中波光荡漾,和风不断吹来,齐天心只觉柔情蜜意,心醉不已。
  他凝视着庄玲,心中弥漫着全是情爱,他心中喃喃忖道:“你永远不会想象得到,庄姑娘,你在我心目中的分量,那情感比我最亲的人还要重得多。”
  这时候薄暮冥冥,河上一片轻雾,过了许久忽然远远传来一阵乐音,飘荡在微风之中,庄玲翻身立起,她揉揉眼道:“呀!我怎么一下便睡着了,这一觉只怕过了一个时辰了吧!”
  齐天心含笑不语,庄玲自觉有些不好意思,她倾声听去,那声音甚是悠扬,她听了一会,和韵口中轻唱道: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东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心不起故园情。”
  她唱了两篇,忽然音乐一断,河面上又是一片寂静,她意兴阑珊地道:“曲终人散,咱们也该走啦!”
  齐天心正待答话,突然远远岸边传来一个尖嫩的嗓音,因为距离太远,庄玲听了一会,却没听清一句话,齐天心却道:“有人想要渡河有急事要办,咱们横直无事,载她一程如何?”
  庄玲点点头,齐天心将帆一收,那船侧面受风,立刻偏过头来,直往岸边驰去,岸上站着一个少女。
  那少女叫道:“船上的大叔行过方便,小女子渡过河去一定重谢。”
  说话之时,那大船已然靠岸,齐天心只觉那少女面熟已极,他瞧了几眼蓦然想起,原来正是柔云剑客的小表妹,小萍姑娘。
  小萍一上船,便认出齐天心,她笑吟吟道:“齐家大哥哥,想不到又碰上你啦,真是好。”
  齐天心道:“你表哥王雄呢?”
  小萍道:“他接到什么武当翠羽令,连夜赶回武当去了,他要我也赶到湖北去。”
  齐天心心中一凛,奇道:“你这样赶去,路可不对哪,一南一北可是愈去愈远了。”
  小萍嫣然一笑道:“齐家大哥哥,你真是细心,不像雄哥哥,一天到晚脑袋里也不知想些什么,从来就不会替我安排妥当一件事儿。”
  若说齐天心这人武功盖世,倜傥潇洒原本不假,如说他心细多思,那倒是奇闻了,其实柔云剑客心细如丝,他老就将小萍去路讲得清清楚楚,还怕她忘了,又替她密密麻麻写了一大段路上应注意之点,小萍心中气愤表兄一刻不留的赶走,是以心下颇为不快。
  齐天心笑道:“说了半天,原来你是赌气不去湖北武当了。”
  小萍笑道:“那也不是,我这次要远远离开家乡,我须要给爹爹妈妈辞过行哪,说不定三年两年不再回来了,没有人陪他俩个哪。”
  齐天心从王雄处早知小萍父母双亡,他心中大感奇怪,小萍黯然道:“我替爹爹妈妈作了许多他们爱吃的东西,希望这一路赶走,不要坏了才好。”
  她像是喃喃自语,齐天心心中一怔,立刻明白这姑娘原来是去祭坟的,他这人为人心肠极是热忱,便脱口道:“小萍姑娘,你这一过河,便立刻雇辆马车,快马赶回去岂不是好?”
  小萍脸一红,默然不语,她原本也是小康之家女儿,从来不知盘算省钱,可是自从家遭变故,父母双亡,流浪江湖,对这金钱便有了深刻的认识,柔云剑客也甚穷困,他替小萍治病,又花了不少银子,是以大感困难,他给小萍留下盘川不丰,小萍路上只得节省,不敢乱花。
  齐天心是聪明人,当下灵机一转道:“上次我手头不便,还欠下王雄兄一百两银子,现在也该还了。”
  小萍一忖,随即道:“雄哥哥说,我们欠下齐大哥一辈子的债,今生今世是报不完的了,齐家大哥,你怎会欠阿雄钱,你别骗我啊!”
  齐天心脸色凝重,从怀中取出一张百两银票道:“你信不信由你,我欠下别人的钱可不能不还,就托你带给王兄吧!”
  小萍见他说得认真,倒是半信半疑,齐天心道:“你这一路上雇马车快马赶去,又省时又省力,你一个人行走江湖,你表兄难道放心得下?”
  小萍从怀中取出一件物事,齐天心一看原来是武当门人出师时师父所赐短剑,他心中忖道:“武当弟子遍行天下,只要有这令信,旁人是不敢轻惹的。”
  他点点头道:“有这短剑,坏人果然不敢欺侮你了,你此去越快越好。”
  小萍心中一震道:“齐家大哥,难道阿雄有什么危险么?”
  齐天心道:“中原武林谁敢冒犯武当,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忽然想起了小萍对江湖中事一窍不懂,便住口不说了,他心中却暗自忖道:“武当自那三丰祖师开派以来,历代掌门人用翠羽令召集门人应付大事的,不过只有两次,周石灵道长不知遇到什么大事,可惜我不能赶去见识见识。”

相关热词搜索:七步干戈

下一篇:第十六章 借刀杀人
上一篇:
第十四章 帆扬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