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一回 地狱门风波骤起
2021-03-10 15:54:3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岑寂了!
  雪,停歇了!火,也已经烧尽了!
  只剩些焦炭,只剩些余烬……
  就这样,维护武林正义之所,主持江湖公道之地,从此烟消了。从此雪散了,唉!这地狱门!
  真的吗?
  恐怕未必,古人曾经说过,“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偶一疏忽,偶一遗漏,只要留下一条根,或者是一片芽,它又会茁壮,又会篷勃,葳猛,这一帮厉鬼恶灵刚才不是说了吗?
  “翻天印”罗于中浴血外窜,“文判”江彬也被一个小沙弥给救走这就是根。这就是芽!
  又何况地狱门的外围,如城隍,如土地,还有那两个巡行特使,他们都散落在四处各地哩!
  先说近的,就在当年麦无铭和麦小云摸进地狱门来的那条黄泉路,幽冥道,蒙蒙的雾气之中隐隐的有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影一个跌坐在地,一个蹲蹬一旁,那正是“沙弥”清心,那正是“文判”江彬!
  清心以壁隙间渗出来的,滴下来的山泉崖水,润着江彬的嘴唇,揩着江彬的血污,一次次,一遍遍……
  覆巢下的孤雏,大难下的余卵,两相依偎,两相怜惜。
  “‘侍者’……你,你……怎么没在侍候菩萨……”江彬忽然忆起了受难中的菩萨。
  他忍着剧痛,冒着汗珠,一阵哽咽,一阵喘息,断断续续地说:“老菩萨怎么样了?”
  “侍者”,是清心的头衔,“沙弥”则成清心的外号了。
  清心一脸忧伤,满怀悲愤地说:“老菩萨昏迷不省人事,我已经将他老人家移冒妥藏在一个隐秘之所了。”
  两个人的年龄相差不多,而志趣亦颇相投。
  清心是菩萨的传人,理所当然?他得侍候菩萨的起居生活。
  江彬呢?他乃是地狱门中文武双判官的文判,武王外,文王。因此记录着犯鬼们来历言行,传递着上司问呈牒旨文。
  是以,他们二人经常相处在……一起,交称莫逆,彼此说话也就坦率和随意了。
  江彬狠卢地说:“该死的恶獐。可诛的贼子,地狱门的规章也太宽恕,太仁慈了,这不足养虎贻患么?”
  他已经转过了气,是以语意也顺畅多了。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清心更是两眼通红,说得咬牙切齿。
  “那你走吧!潜出去搬救兵……”
  “远水岂能救得了近火?离此地最近的城隍庙是‘青阳’。”清心的心又忽然一动,接着转口说:“青阳城隍不正是令尊在执事?”
  “不错!青阳城隍正是家父江胜海,你快去……”江彬略一喘息说:“我们不一定要当场逮捕这些厉鬼。”
  “但是?俗语说得好,‘走得了和尚,却走不了庙’。至少可以早一点追缉他们……”
  说到这里。他似乎感觉有欠妥当,不由抬头看了看清心,显得不好意思,既歉疚又应景地笑了笑。
  因为清心乃是一个和尚,半大不小的和尚。
  “哎呀!”果然,生悲了,这一笑肌肉可牵动着受创的部位,他顿时噤声,顿时皱眉,阖上眼皮缓缓地调息起来了。
  江彬实在是多余,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呢?山洞之中,深夜之际,根本伸手不见五指。
  但是,这是人的习惯,讲话那有不看着人的道理?没礼貌嘛!
  少年人的心性,“沙弥”清心却暂时将悲痛压在一边。
  此时此地,他心中竟然一粲,不由调侃地说:“怎么样?我和尚碍着你了?还是犯着你了?活该,报应!”
  虽然是在开口,但没有药性,也没有意气,他们只不过同在黄连树下罢了。
  “喔!‘侍者’,你可别误会唷!我哪有这个意思?”
  “文判”江彬龇牙分辩着?忍痛解释着。
  “那你是什么意思?”
  “沙弥”清心也知道对方没这个意思,但他却故意地质问着?
  存心地为难着。
  “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也可以依样葫芦,到对方的庄院中去找他们,到对方的船帮内去制裁他们……”
  清心只有十七八岁,江彬也不过是二十出头,他们气盛,当然还没有磨砺到模棱不露,菩萨心肠,狱门神道的熏陶。
  “好,那我们这就走!”
  他们年轻,他虽然是久受地狱门的陶薰。
  “你走你的?暂且不必管我。”江彬情理不顾地说:“有道是“救兵如救火’,何况此地正是一片火海呢!”
  “不行!”清心坚毅的说:“我们患难与共,我必须要把你送到青刚。”
  “不行!”江彬也以同样的口吻说:“你必须快走,或许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我们个急在一时,也许地狱之火已经燎原,拯救也已嫌迟。但有一点你要切己,那说是菩萨的安危?早去早回,延误不得!”
  “这……”
  中肯之言,当头棒喝,清心果然愣住!
  但是,为了道义,为了友情,他还是亢声地说:“那我至少总得把你扶去菩萨庙之中。”
  幽冥道隐秘而崎岖,黄泉路凄凉而漫长,洞外葛藤垂扦,旁人甚难发觉,纵然发觉,里面阴森潮湿,也未敢贸然进去,就算进去了,也必定会废然而返。
  因为,幽冥道和黄泉路两州并不贯连,其中还间隔着一座恐怖绝伦的模拟地狱。
  若非地狱门小的成员入等,谁也难以意料叩接之处会装有出入暗钮。侥天之幸,诚如麦无铭当年气运特佳,或者是孝感动天,在无意中拍着了黑将军身上的掣钮,否则必然会被模拟地狱门内的刀山汕锅、鬼鬼祟祟吓得魂飞魄散,胆脏心碎了!
  “不必了。”江彬慨然地说:”虽然这黄泉之路难行,虽然我身胸各负创伤,但是,慢慢地,我尚能挨得出去。”
  清心略一迟疑,略一思维,他心中就有了决定,说:“既然如此,那我走了,当会尽快地去,尽快地回,你就在菩萨庙中等我黄泉路的前端有座菩萨庙,祭供的正是地藏王菩萨,也是地狱门的外围之一。
  “好,一言为定!”
  清心佝偻着身子刚刚跨出二步,江彬的话声又从后面传了过来,但是,他并未回头,也未转身,只是停住了脚步,如此而已。
  他虽然自幼跟菩萨习无尚神功,限于天赋,究竟还未登入堂奥,还未炉火纯青,不然,像麦小云兄弟一样,那又何惧洪振杰,何惧石镜涛?当也不会不是龚天佑的对手。
  是以,只听声,不凭影,就算回身也看不到什么,又何必非回身不可呢?
  “等一等。”
  “怎么?怕了?回心转意了?”
  “不!”江彬传过来的声音说:“我只是告诉你,青阳城隍等属决不是这些贼子的对于,你郑重地叮咛家严,必须火速以灵鸽禀告二位巡行特使,然后再通知各地城陛戒备……”
  “我省得。”
  清心摸到了幽冥道的尽头,拉开子暗钮,然后侧身从黑将军的身旁捱了出去。
  “黑将军”乃是黑无常的尊称。
  模拟地狱中一灯如豆,依旧是幽幽暗暗,光就摇摇曳曳,气氛更显得阴森而恐怖!
  由于他的介入,猛抬头,十殴阎王在上首一排并列,无常判官分左右两边环立。
  再回眼,座下、堂中,百刑俱动,鬼祟们眦跟裂牙,举刀扬叉,正在执行着他们的任务,有的在拔舌,行的在剖腹,有的在锯体,有的在炮烙……
  油锅中传来了哀嚎,车轮卜流出了血水,刀山一亡刺有犯鬼,蛇池内也有幽魂!
  场场逼真,栩栩如牛,真是怵目惊心!
  清心无心浏览,无心观望,身形一闪,立即改朝黄泉路上扑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回 二特使喜宴乍惊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