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一回 地狱门风波骤起
2021-03-10 15:54:3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黄泉路要较幽冥道旷坦了一些,宽敞了一些,但却也深长了一些。
  他尽可能的加快步伐,以争取时间,待一脚跨出了洞口,那庄严宏伟的地藏王菩萨庙就矗立在跟前了。
  地藏王庙本属地狱门的一分子,但由于其中间隔厂一座山头,来回不便,进出艰辛,是以平时联系不多。
  就因为两边联系不多,以故庙内一切如常,并未遭冷谷那一边所波及,只是执事与庙祝自发现了冲天火光,都未敢落寝,几个人惶惶然的或坐或站或在人殴中来回走动。
  “沙弥”清心这一出现,所有的人全都围了过来。
  “‘侍者’冷谷内发生什么事了?”
  “地狱遭劫,伤亡惨重。”
  清心哪有心情详述?只简洁地说了几句,即刻意地交待对方,派人去幽冥道援救被困的“文判”江彬。
  他不事稍息简直连喘口气的机会也没有,就立即驰往青阳而去。
  “华山派”的根据地也设在九华山上,怎不见他们前来声援或查查看?
  山南山北,幅员辽阔,华山派的人却是一无所知,一无所觉!
  就算他们知道了,就算他们挺身而出,但是,凭华山七子的功能,也绝不会足下内称最的这二个帮庄的敌手,不知最好。
  这天,就是这天,人雪纷飞的这一天,万物皆白的这一天!
  沈家庄院中也是一片的红!
  沈家庄,正是领袖武林,四分宇内的三庄一帮中其中的一个庄院。
  现今,石家庄凋零了,没落了,金家庄一本故步,墨守成规,依旧不涉江湖。
  而遍布河诲水埠的万里船帮,也是蛇无头而不行,他们四散了?他们分歧了,自相经营,各自为政。
  只有沈氏庄院,沈氏庄院的“沈氏四雄”雄风如音,沈氏庄院的“黑白双娇”英名回飘,还有,再加上“双龙”潜斯歇地。
  因此,沈氏庄院更是众望所归,在武林牛耳而独执了。
  红呀!大门口红绒横斜,梁栋问红灯高挂,供桌上红烛炯烧,红色的喜幛琳琅满目,红色的毡毯铺堂拥厅。
  有人红光满面,有人红裳遍体,鬓间缀红花,胸襟镶红球,是“青龙”麦小云,是“玉龙”麦无铭。还有“白娇女”沈如娴如此,“黑娇女”沈如婉亦复如此!
  因为,这是两姓好合,二双四好,他们大喜的日子,完婚的吉期!
  龙配龙,风配凤,由来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沈氏庄院源出秋阳真人,而麦氏兄弟更是当世二位圣僧之传人。
  僧道一家,向不屈分,又何况小四口两情相悦,宿世的姻缘!
  果真是喜在脸庞,甜在心底,有情人终成眷属,哈!
  筵开百桌,酒宴二日,设非世家,或许就此而吃穷了,不过,第二三天只限于内亲外戚,以及庄院内人等。
  三山五岳,是英雄俱皆来了,五湖四海,非豪杰没有不到,当然,其中也不乏沽名之辈,奉承之人!
  江湖客,爽直、豪迈,他们不作兴送礼,送银子太过俗气,因此多是两个肩膀扛个头,空手的来,吃饱了,喝足了,屁股一拍,又空手的去。
  不过,凡亲近的,知交的,也有人带礼包来,所带来的礼包当然也不是金块银砖,是珍物,是古玩,里面难免有价值连城的东西。
  人影晃动,脚步沓杂,四四三三,连贯把臂,户限为穿!
  谈话声滚滚,笑语声朗朗,祝贺声叠叠,赞叹声也此起而彼落。
  客人说:“沈庄主好福气,女是巾帼绝代,婿是人中骥骐。”
  主人说:“承蒙夸奖,愧怍汗颜。”
  那边说:“真是两对金童玉女。”
  这里说:“唔!郎才女貌……”
  “不妥当吧?应该是郎才女才,女貌郎亦貌!”
  “对!好一个女貌郎亦貌!”
  “哈、哈、哈哈……”
  “嘻、嘻、嘻嘻……”
  “总之,一门武林英豪。”
  “不错,果真是一门武林英豪。”
  “喝酒、喝酒,尽量、尽量。”
  只见主人殷勤劝酒,逢人照杯。
  “好!喝它一个尽兴,饮它一个尽欢!”
  只见宾客放杯痛饮,杯到酒干。
  在平时,他们都是大碗的酒,大块的肉,而今天,那是喜宴,盛酒的用杯,制肉成精肴,反而感到不习惯,不过瘾。
  但是,却不会客气,仍旧喝得头昏眼花,脚生踉跄,不醉不归!
  第二天,也在欢欣愉悦中过去了,第三天早上,二对新人正在客厅中向沈逸尘昆仲请安的时候,忽然,大门外摇摇晃晃冲进一个人来。
  在宴期末完,沈家庄院的正门,等太阳一出山头,它也就给开启了,到黄昏日落,才跟着一起关闭,以便宾客们随意出入“地狱门”。
  这个人浑身是血,他跨过玄关过门,口中嘶哑模糊地说了一声,随之“砰”地倒在天井之中不再动了。
  练武的人耳门灵敏,麦小云兄弟反应更快,他们在对方人影晃动,语声将落的时候,二个人就已经看得清楚,双双地射了出去。
  接着,沈逸尘兄弟也跟出来了,还有“黑白双娇”。
  麦无铭一把挽起了来者,探鼻息,按心胸,他脸上顿时现出于沮丧与沉重的神色。
  “翻天印!”
  “黑娇女”沈如婉凝眸观察,待她看出来者是谁的时候,不禁脱口地叫了出声。
  “不错。”麦无铭点点头说:“他正是‘翻天印’罗于中。”
  沈如娴迟疑了一下,接着说:“罗大侠好像说了一句‘地狱门’?”
  “也不错,罗大侠正是地狱门中的第八殿殿主。”
  沈如婉又冲口地说:“那他是阎王老爷喽?”
  “呃!”沈逸尘眉头一皱,说:“你们闲话少说,救人要紧,快把罗大侠送去丹药室……”
  麦无铭摇了摇头,他黯然地说:“他已经是血枯力竭,无法回天了。”
  众人不由默然了,过了一会,沈逸峰叹息一声说:“老四,那你去叫几个庄丁过来,暂且将罗大侠的遗体停在偏堂中。”
  “哦!”沈逸裕无力地应了一声,随之低着头走了。
  被突发的事故给惊呆了,这时愣在另一边的门房顿时醒悟过来,他急切地说:“啊……四爷,小人去叫,小人立即叫人前来搬抬……”
  他也不待对方回答,火急转身朝后面快奔而去。
  他们乃是武林中人,武林中人开明豁达,不为自己丧气,却替对方致哀,何况,地狱门曾经对沈家庄有过恩惠,施过援手。
  重新回到客厅里,重新地在原位上落了座,麦无铭经过考虑,经过思量,他再投目微征麦小云的意见。
  但是,麦小云却低头避之,于是麦无铭就慨然的把地狱门的一切一切给公诸了出来。
  沈氏庄中之人,个个脸上皆都泛起了惊奇和敬意。
  三爷沈逸川说:“这么说,那罗大侠必定是在外面执行仟务,逮捕人犯的时候失了手。”
  麦无铭说:“不太可能,地狱门一向计划周洋,谋定而动。”
  沈逸川不服气,他替自己辩护说:“智者干虑,难免有失,猎人也有被雁啄瞎眼睛的时候。”
  麦无铭为人谦冲,而对方如今又是他“泰山”之弟,不称“岳父”也得称为“岳叔”,因此委婉地说:“罗大侠的功力出神入化,普天之下,又有几个人能伤得了他?”
  这一点沈逸川也听闻多了,并且还亲眼见识过对方的功力,但是,为了面子,他又强自开口了。
  “但罗大侠毕竟是被人伤了。”
  “唔……”麦无铭沉吟了一下说:“那伤他的人会是谁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沈逸川口气一转,双手一摊地说着。
  “你不知道我知道。”沈如婉接口说:“或许是遭人暗算,也或许是寡众悬殊,你可听说过‘龙困沙滩’之词句?”
  果真是女心向外,她嫁给麦无铭才不过三天,说话的立场就截然不同了,怪不得由来都重男轻女。
  “咳!”二爷沈逸峰挫开目标,他转向麦无铭说:“罗大侠的伤口,难道只是右肩上之刀伤?”
  “不!”麦无铭黯然地说:“肩膀上的刀痕虽深,但那还要不了他的命。”
  “另有暗伤?”
  “是的。”麦无铭说:“他后背心遭到重兵器所击,伤及肺腑,而又日夜赶路,不眠不休,导致内伤起了恶化,外伤失血过多,因此自断了生机。”
  沈逸裕突然开口说:“他赶了很多路?”
  麦无铭略一沉吟,然后审慎地说:“是的。”
  “地狱门地在何处?”
  “安徽九华。”
  沈逸裕略一思维,接着决然地说:“那必定是地狱门出了事。”
  “应该不会。”麦无锦又将目光投向了乃兄麦小云,他也在寻找答案,或者是支援。
  但是,麦小云依旧不哼不哈,而且连看也不看他一眼,于是,他只有就事论事,独力单挑地说:“地狱门一来地点隐秘,二来里面天神地祗、高手无数,又有菩萨坐镇在那里,应该不会出事。”
  沈逸裕不再坚持了,因为,别说菩萨,就是那些天神地祗的功力,他也信得过,还有什么好说?
  无人说话,偌大的客厅似乎显得十分沉闷。
  这时,一向寡言的“白娇女”沈如娴却开口了,她说:“我以为凹叔的话不无道理,事情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罗大侠昔才口中所吐唯一的一句话,不正是‘地狱门’吗?恐怕地狱门里……”
  “对!”沈如婉又接口了,她率直地说:“恐怕是地狱门中有变!生性爽朗的麦小云不是不说话,那是因为图绘不出事情之因由,未敢贸然,不欲妄断,如今听娇妻沈如娴一提,又经小姨沈如婉一和,一拍一和,他心中也就一动,于是喃喃地说:“莫非会是他们?”
  孪生兄弟的心意经常是相通的,麦无铭听了眼中神光不山一闪,说:“大哥足说石镜涛他们?”
  “也可能是洪振杰他们。”
  “假如事情果真如此,”二爷沈逸峰十分慎重地说:“那有了石镜涛的人,洪振杰他们也必定会参与在内。”
  沈二爷足文武兼修,沈如娴是心思缜密,足以他们想的总要比别人多出一些。
  “不错,物以类聚,人多势众,这些人一旦筹谋倒反地狱,当然会互相招乎,彼此响应。”
  沈逸川或许有些冒失,但说的倒也是中肯之言。
  麦无铭依旧不以为然,他摇摇头说:“就算足石镜涛加上洪振杰,在地狱门中也掀不起波涛……”
  “假如有外援呢?”
  麦小云思维敏捷,构想力强,他立即串连起各个环节编成结沦,总是八九小离十,很少失误,当然,他没有想到地狱门的内部会生了虫。
  “我想不出石家庄或者万里一船帮还会有谁……”
  兄弟二人一般聪明,麦无铭只是较为保守,较为内向,再者,他曾经向地狱门小的阎罗们奋战过几场,因此对内情较为了解。
  当然,他也想不到地狱门中会生了虫。
  麦小云淡淡地说:“廖不一他们呢。”
  “这——”
  一言惊醒梦中人,这下子麦无铭震动了,果然?廖不一和潘松秋,那两个魔头功力通玄,而且,他们都进过地狱门,对地狱门的人事、地形十分清楚。非常熟识。
  万一他们的劣性犯下了,万一他们旧情难忘,石镜涛父子知遇之恩,万一他们好逸恶劳,在外面受不了风雨之苦,万一他们……
  这么说来,恐怕果真是地狱门出了啦,那……
  麦元铭脸热了,汗冒了,他已经坐不住了,迟疑,趋趑,最后依旧是向着麦小云说:“大哥……我们……”
  麦小云不等麦无铭落款,他爽口地说:“我们立即赶往地狱门!”
  “那罗大侠的后事……”
  “罗大侠的后事由我来处理。”大爷沈逸尘终于有说话的机会了,他义不容辞地说:“且待喜宴一完,我会隆重的、妥善的给料理和安葬。”
  “谢谢岳父……”
  “一家人何用说谢。”沈逸尘郑重地说:“你们去吧!”
  麦正铭吁出了一口气,现在还有一个人令他为难,那就是他刚成婚二天的娇妻沈如婉。
  因为,沈如婉不比沈如娴,沈如娴理性,沈如婉任性,沈如娴能事分轻重,沈如婉只颐自己的好恶。
  但是,事到如今,麦无铭不得不转头回身星眸朝沈如婉的粉颊上注视了过去。
  沈如婉的美目,原本在他的身上打转,待她一接触到麦无铭投过来眼波的时候,粉脸一凝,美目一挣,声浪教人难测地说:“看我怎么样,是么?”
  果真是不出所料。麦无铭话滞了,音窒了,他说:“我……”
  “黑娇女”沈如婉扬起了螓首,漾溢着秋水,语转声回地说:“你真以为我是蒸笼盖?我是牛皮糖?”
  毕竟是武林儿女,尽管他们情重,尽管他们意蜜,有人说,女人一结婚就成熟了。果然,沈如婉已经懂得古人的那一句名言:“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新婚也是一样!
  “谢谢你!如婉……”麦无铭心头的大石落了。
  沈如婉樱嘴一撅,说:“哼!稀罕!”
  说走就走,兄弟二人到后堂拜别慈亲,略作收拾,就双双出门而去。
  麦夫人王氏珠琅,在儿子成婚之前即已经由普陀来到了沈氏庄院。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回 二特使喜宴乍惊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