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九回 寻公于独访样寺
2021-03-11 15:46:0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途中,麦无铭虚怀地、委婉地说:“蒙面人的行踪无定,姚姑娘难道还要守在海口?”
  姚凤婷恻然地说;“除此之外、别无去处。”
  “那在下就此别过了。”麦无铭关心地交待着说:“平时请多与城隍庙联系,下个月我当再次前来。”
  “再见!”
  麦小云离开了南浔,循着往西大路而行,去没多久,就到了一个熟悉的叉路口,他本能地弯了进去。
  那是什么地方?是桑头渚,桑头渚的故居。
  喔!不,如今该称之为新居,因为,这幢房屋他从未进来住过,麦无铭也然,要有,那也只是尚在母亲肚子中的时候。
  婚前,他们全体开过了家庭会议,两全其美,春柳双挂,一为完成麦文岳当初的愿望,二为不让桑头渚房屋继续荒芜,三为不叫沈家庄从此无后,四为不使沈氏四雄老景寂寞。
  是以,决定麦小云伉俪同老母回居太湖桑头渚,麦无铭和沈如婉则留在沈家庄。
  因此,他已经把房屋布置得美仑美英,那婚后的新房,那母子、婆媳长居之所。
  可是,地狱门事出突然,在道义上,在职责上,他和麦无铭不得不出来执行任务。
  幸亏沈家庄乃武林世家,幸亏沈如娴姐妹是江湖儿女,她们同情,她们谅解,但自己本身却不无感慨。
  麦小云抬手推开了拱门,院子中,两旁的常青灌木苍翠翠,绿油油,花枝、小草,也开始萌出了芽、探出了头,春天来了。
  迈进了客厅,巡逡着房舍,新的家具,新的装修,而且已尚无福去消受它,使用它,唉!劳碌命,真是身不由己!
  他无言地踱出了家园,落寞的离开了桑头渚。
  吴兴到了,麦小云正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忽然,街边的屋檐下冲出一个老妇人来,一把拉住了他的袖子不放。
  麦小云不由感到奇怪,感到惊异。
  他凝目一看,见这个老妇人大概有五十多的年纪,穿着不坏,气色也不坏,只是眸了中有些迟钝,有些呆滞的样了。
  老妇人欢愉地说:“孩子,崇文,娘终于找到你了,找到你了。”
  麦小云意会过来了,他温和地说:“大娘,我不叫崇文,我叫麦小云。”
  老妇人却固执地说:“谁说我认错了人,你叫崇文,是为娘十月怀胎,双手抚养长大的林崇文。”
  麦小云笑笑说:“你真的认错了,我不叫林崇文,我叫麦小云、”
  “你是的,你是的……”老妇人口里重复着,手中也紧拉着对方的衣袖不放。
  有不少看热闹的路人围过来了,其中一个说:“你真的不是这位大娘的孩子?”
  麦小云苦笑一声说:“当然不是,”
  另一个路人说;“这位大娘也真可怜,她想孩子想得疯了,在此地她已经徘徊了好几天了哩!”
  又有一个接口说:“她早年丧夫,是以母子二人相依为命,十天前,孩了突然地失了踪,因此精神就失常了。”
  “人要是迷失了路,或者被人给拐了去?她孩子有多大了?”
  “这怎么会?她的孩子已经是二十郎当的少年人了。”
  “这位兄台,那你可知她的孩子怎么失踪的吗?”
  那个路人生硬地笑笑说;“不知道,我也是听西街的一位朋友告诉我的。”
  麦小云摇头了,叹气了,这倒好,以前苦心地探访身世,找寻父母,如今却有人认他为儿子了。
  事情既然如此,他实在也不忍拂袖而去,只有管它一管,查它一查了。
  “大娘,那我们回去。”
  “好,回去,回家去。”老妇人露出一脸笑意,牵着麦小云往西街而去。
  她的家在西街的一条巷子里,环境不错,屋宇也颇气派,步入了偌大的一所院子,里面厅是厅,房是房,还有一间字画满壁的书房,这该是一个书香门第!
  “主母,你回来啦?”一个十七八岁的丫环展着笑脸迎了出来。
  “唔——”老妇人神情轻松地说:“家院呢?”
  “家院他出去找小主人尚未回来。”
  “不用找了,我已经把小主人给寻回来了。”
  “公子回来啦?”那个丫环欣喜地说“在哪里?”
  “他就是啊!”老妇人用手指一指麦小云说:“这不就是你的小主人吗?”
  丫环睁着眼睛朝麦小云看了一会说;“他……他不是……”
  “他是的。”老妇人沉下声音说:“阿春,你快进去准备午膳,小主人他一定饿了。”
  “是。”阿春委委屈屈地正待转身离去。
  麦小云却把她给叫住了:“这位阿春姐,请你稍等一下。”
  阿春闻声就停住了脚步,布着满脸疑云说:“这位公子叫我有事?”
  麦小云迈上两步,压低声音解释说:“我叫麦小云,只因中主母想孩子想得迷失了神志,错将……”
  他的话还未说完,那个老妇人已经在催促了:“阿春,你快去呀!别把公子给饿坏了。”
  麦小云回头笑笑说“大娘,我不饿。”
  老妇人又沉下了声音,但是柔和地、善意地说“你怎么左一个大娘,右一个大娘的?我是你娘,叫娘!”
  麦小云无法可想,他只有涩讷地叫了:“娘,让我再和阿有讲几句话。”
  “好吧!阿春,你等下去泡茶。”
  “是的,主母。”
  “茶也不用泡了。”麦小云说:“我看你主母倒是累了,你不妨扶她进去睡一会吧!”
  “我主母的精神这么好,她怎么肯睡呢?”
  丫环阿春又刻意地望望这位文文秀秀的少年人,她觉得对方的确有几分像她家的公子,难怪她主母不问情由地将人家给拉回家来。
  “会的,你跟着我过去吧!”麦小云转身走了过去。
  阿春也就疑疑惑惑地随在后面。
  “娘!你找我找了这么多天,必定累了,还是进房去睡一会吧!”
  “为娘不累……”
  老妇人的话尚未说完,麦小云已经一手轻轻搭着她的肩头,一手轻轻按上她的睡穴。就这样,老妇人的眼皮阖上了,脑袋也垂下了。
  她至少得睡上两个时辰。
  阿春一见,立即惊异地跨上两步,也扶住了她主母另一边的肩膀,往里面的卧房缓缓而去。
  到了卧室外,麦小云说:“阿春姐,卧房里我不便进去,你可要小心些,注意些。”
  “我理会得。”阿有顿时使出了全身之力,半背半负地将老妇人安放在眠床之中,替对方脱去了鞋,盖上了被。
  他们又一前一后的回到客厅之中。
  麦小云说:“你们不知道你们的公子去了哪里?但他平常所去的地方你可知道?”
  “我们公子平常都在书房中读书,他很少外出,偶而出去,那也只有去普济寺和方大大师论论诗词,弈弈棋子。”
  阿春又抬头看了麦小云一眼说:“不过,最近他出去勤了,时间也长了。”
  “哦——去哪里?”
  “依旧是普济寺。”
  “那我就到普济寺去问问看!”
  “不用了。”阿春立即接口说;“我家主母已经叫家院去问过几次,都说没有,后来,她自己也去了两次,由我陪同着,结果……”
  “结果还是没有?”
  阿春点点头说:“是的。”
  “或许我运气好也说不定呢!”
  麦小云步出院子,正待举脚跨出拱门的时候,忽然看见门口有一位姑娘在探头探脑地朝里面观望着。
  “姑娘找谁?”
  那位姑娘羞涩地瞄了麦小云一眼,说:“喔!你这里可是林家?”
  麦小云忆起老妇人曾经叫他林崇文,是以点头地说;“不错,这里正是林家。”
  姑娘吁了一口气说:“那林公子可有在家?”
  “林公子……”麦小云感到有些应对困难。
  而那位姑娘却误会了他的意思,说:“婢女是说你的弟弟,林崇文林公子。”
  她竟然将麦小云当成了林崇文的兄长。
  “他不在。”
  那位姑娘略一犹豫,然后小心翼翼地由怀中摸出了一个信封,说:“那就请你将它交给你的弟弟吧!”
  麦小云伸手接了过来,说:“姑娘贵姓?”
  那位姑娘已经掉头而去,她边走边说:“你只要将信交给他就知道了。”
  人家不报姓名、麦小云焉能勉强?
  他只有回头向阿春说“你可认识这位姑娘?”
  阿春摇摇头说;‘没有见过。”
  麦小云几经思虑,认为这封信必定与林崇文的行踪有关,但是,他未敢专擅,遂将信交给阿春说:“阿春姐,你拿去看看,里面写些什么?”
  阿春傻傻地笑笑说:“小婢识字不多,还是麦公子你抽出来看看吧!”
  麦小云既然要彻查林崇文的去处,些微的小节也就不容放过。
  他随手抽出了信笺,随口客套地说:“那我就越权了。”
  首先,一股淡淡的幽香钻进了他的鼻孔,接着,几行娟秀的字迹映入他的眼脸,那是一首捣练于令。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睬,数声和月到帘栊。”
  这首词意味着期待,意味着盼望,意味着怀念,也意味着相思!
  丫环阿春伸长着头颈,迫切地说:“里面写些什么?”
  “一首词。”
  “是普济寺老和尚写来的?”
  “应该不是。”
  “除了他还会有谁?”
  “这首词中情意殷切,该是送信来那位姑娘的主人。”
  阿春困惑地说;“那会是谁呢?”
  “难道你家公子没有意中人?”
  阿春摇摇头说:“没有。”
  这条线索由此断了,不过,就算不断,也算不了什么线索,因为写词的人不也在等待着林崇文吗?
  “那我走了。”麦小云间明了普济寺的所在,就出了南门。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十回 俏佳人养病精会
上一篇:
第八回 双娇乔装拐骗局